2020 年 11 月 18 日

就連袁夢,也是一樣的,雖然白斬天救了她,但她卻真的不知道白斬天的實力究竟有多麼厲害,她只希望白斬天能夠活下來。

就連袁夢自己都不知道是為什麼,也許是因為感激吧,就這麼短短的時間內,她就對白斬天產生了一種無法言喻的好感,這種感覺,就連她自己也分不清楚。

總之,她不希望白斬天有事,哪怕是她付出代價!

「小子,你死定了!」

一聲憤怒的咆哮,那個魔王一般的倭人走過來了,沐浴著血光,一步步的往白斬天走來。

他以為自己天下無敵,可是卻被白斬天一腳就踹飛了,這簡直就是一種恥辱,若不雪恥,怎麼能夠有臉君臨天下呢?

然而,他雖然表現的很強勢,似乎真的是天下無敵了,可是白斬天卻根本就沒有看他一眼。

似乎他根本就不存在似的,就連繚繞在他身畔的那可怕的血光,在白斬天的眼中,都彷彿不在,如空氣般。

「你….!」

被白斬天徹底的無視,倭人更加的憤怒了,用手指著白斬天,一步步的靠近,卻說不出話來。

看著這一幕,所有的人都不由得露出了喜色。

能夠無視倭人的人,要麼是傻子,要麼就是有真本事。白斬天顯然不像是傻子,必然是有真本事的人,這讓讓他們看見了希望。

一道道希冀的目光看向了白斬天,希望看到白斬天能夠創造奇迹。

雖然這個希望對他們來說有些渺茫,但這卻是他們唯一的希望了!

「吼!」

一聲咆哮,震耳欲聾,大殿都動搖起來,灑落了一片灰塵。

倭人化作了一道人形的閃電,帶著滔天的血光沖向了白斬天,要洗刷白斬天帶給他的恥辱!

轟!

一隻碩大的拳頭,彷彿穿破了時光的阻隔一般,以不可思議的速度轟擊了出來,對準了白斬天的腦袋。

倭人,最喜歡看著敵人的腦袋開花,腦漿噴洒的景象了。

那會讓他產生興奮,會讓他的血液跟著沸騰,會讓他感到無上的光榮!

人們驚恐,他們無法看清楚倭人的拳頭的軌跡,但是他們卻能夠清楚的感受到那隻拳頭上蘊含的力量,開山裂石絕對不在話下!

人的腦袋挨上一下還能活命嗎?

他們為白斬天擔憂,袁夢甚至閉上了眼睛,她已經不敢再看!

韓雪還好,堅信白斬天一定能夠戰勝倭人,瞪大了眼睛看著,想看到白斬天大敗倭人的震撼一幕。

很顯然,韓雪的選擇是對的,白斬天真的沒有讓她失望。

面對倭人可怕的攻擊,白斬天並沒有露出什麼特別的表情,只是雲淡風輕的伸出了一個手指頭,就這麼輕輕的點在了倭人的那隻拳頭之上,緊接著,倭人就飛了!

段飛露出了震撼的表情,白斬天的強大遠遠的超乎了他的想象了。那可是倭人,強大至極的倭人,比黑鐵二號厲害得多了。

可是白斬天對付他,依然是只用了一根手指頭而已,這簡直就是神跡!

「你太弱了!」白斬天毫不留情的奚落道。

在這些警察的眼中,倭人很強大,堪比無上的神靈。但在白斬天的眼中,這個倭人充其量也就是懂得一點修鍊之法的普通人而已,修為最多也就在真血境。

之所以會吃人,會吸血,白斬天很清楚,無非就是想要祭煉出真血而已。

真血,又叫做原始真血,是血液中最精華的所在,是藏在血液中的真正精髓,修士只有激發了原始真血,才能夠進一步的修鍊。

相傳,原始真血的價值不止於此,在遠古的傳說當中,原始真血還傳承了遠古始祖的力量,只要激發了原始真血,就能得到遠古始祖的傳承。

這就是所謂的血脈之力,強大的血脈之力,不僅可以讓修鍊之人變得強大,甚至還有希望達到遠古始祖的高度!

只不過,想要激發原始真血可不是那麼容易的,有的人靠自身的修鍊,有的人則藉助外力,甚至用一些比較極端的手段。

就比如這個倭人吧,就是想用活人的鮮血來祭煉自身的血液,想要通過這個方法來激活自身的血脈,激發他的原始真血。

這種手段雖然很便捷,但傷天害理,在白斬天看來,卻落入下乘了!

就算在他曾經所在的時代,這樣的方法也是很少有人會用的,因為得不償失,一旦被別的修士發現了,絕對是群起而攻之的下場。

轟!

大殿被砸破了,煙塵四起,那個倭人,倒在了廢墟之中,掙扎著,半天無法起身。

很顯然,他敗了,自以為天下無敵的他,敗在了白斬天的一根手指頭上。

「他….勝了!」

人們驚喜,瞬間熱淚盈眶,從生死之間轉換,他們經歷過了,無法用言語來表達此刻的心情。

段飛的心情很複雜,還活著的人,他感到欣慰,但是已經死去的人呢?

活著的也好,死去的也罷,那都是他的屬下,都是因為這神秘而又可怕的古廟才陷入危險當中的,都是英雄,他應該用同樣的心來對待!

「他….死了嗎?」段飛問道。

誰說執法者就不想在私下裡殺人?只是沒有到那個程度而已!

像這個倭人一樣的人,段飛就想親自動手殺了他,把他千刀萬剮也不足以泄他心頭之恨!

「現在還沒有,不過也活不長了!」白斬天說道。

殺一個修為還在真血境的人,對白斬天來說根本就沒有絲毫壓力,一個手指頭都已經嫌多了。 之所以沒有立刻殺他,是因為白斬天還不想讓這個倭人這麼快就死了,留著他,也許還有用處。

「我要親手殺了他!」段飛咬牙切齒的說道。

他不是倭人的對手,但此刻倭人已經被白斬天打傷了,他覺得自己已經可以殺倭人了,畢竟他有槍在手。

這麼做,雖然有失身份,但段飛真的是憎恨這個倭人。是這個倭人生吃了他的屬下,害死了這麼多人,就算是把這個倭人千刀萬剮也不足以泄段飛的心頭之恨!

不止是段飛有這樣的想法,所有警察都有這樣的想法。

吃人的倭人,就是魔鬼,不能以人的標準來判斷,用不著顧忌什麼顏面。

嘩啦!

子彈上膛的聲音響起,所有的警察都掏出了配槍,就想去殺那個倒在廢墟中的倭人。

不過,這個時候,白斬天卻說道:「你們殺不了他,就算是他受傷了,你們也不是他的對手。」

彷彿在印證白斬天的話似的,在那廢墟中,倭人站起來了,繚繞在他身畔的血光雖然有所減弱,但依然很濃郁。

「吼!」倭人咆哮著,如受傷的野獸一般,張牙舞爪,猩紅的眼睛盯著白斬天,就像是仇人一般,要吃了他。

實際上,他們也的確是仇人,是白斬天打傷了他。

只不過,他也只敢咆哮一下而已,盯著白斬天卻不敢真的上前。

他的理智還在,白斬天給他的感覺是危險,非常的危險!

警察們動容,心有餘悸,他們可不是白斬天,受傷的倭人,不是他們可以對付的,就算他們手上有槍,也無濟於事。

曾經,在他們剛剛來到這裡的時候,就已經有人驗證過了,手槍的威力雖然強大,但根本就傷不了那個倭人,不但破不了繚繞在他身畔的血光,就算真的打在了他的身上,也只不過是多了一個印記而已,連皮膚都打不破。

說起來這有些可怕,子彈都打不破倭人的皮膚,可見倭人的皮膚比那鋼鐵還要堅硬,但這就是事實!

白斬天沒有理會那倭人,也沒有理會警察們,而是神情嚴肅的在大殿之中掃視著,似乎在尋找什麼。

「白斬天,有什麼不對嗎?」韓雪來到了白斬天的身旁,問道。

雖然接觸的時間不長,但白斬天在所有的警察的眼中都已經成為了高不可攀的強大存在,敢在這個時候和白斬天說話的,也就只有韓雪了。

韓雪與白斬天最熟,通過這段時間的接觸,她也比較了解白斬天,知道白斬天雖然很強,但其實很好說話的,不會在意這些小事情。

「沒事,有個傢伙在暗中窺探我,我找他出來。」白斬天隨意的說道。

「嘶!」

所有人倒吸冷氣,白斬天說的隨意,他們卻不敢如白斬天一般隨意。

白斬天的強大有目共睹,敢在這個時候窺探白斬天,可見那個窺探者也必定非常強大,是友還是敵?

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挪動著腳步靠近白斬天,只有離白斬天越近,他們才感覺越安全。

「那你…找到他沒有?」韓雪問道。

「當然。」白斬天自信的說道。

「在哪裡?」韓雪問道。

所有的警察也都睜大了眼睛,掃視四方,想要找出暗中的窺探者。

段飛更是有一種荒謬的猜想,他聽黑鐵一號說過黃金級強者的厲害,難道暗中的窺探者是黃金級的強者不成?

只是,這個答案恐怕只有白斬天才能揭曉了。

「藏頭露尾的傢伙,還不快給本座現身!」

在人們驚訝的目光中,白斬天對著虛空拍了一掌。

一股無形的力量洶湧而出,擊穿了大殿,打進了蒼茫星空之中,消散在了遠處。

無聲無息間,大殿竟然在剎那間消失了,就連整座神秘的古廟,也在剎那間消失了。

所有人都站在了西山陵園的最高處,周圍除了墓碑,什麼都沒有。

只有在那遠處,黑鐵一號以及剩下的警察們還矗立在那裡。

暴風雨沒有停息,籠罩了所有的人。

「這裡是神的居所,小子,你侮辱了神,如今我要懲罰你,包括這裡所有的人。」一個浩大的聲音在天地之間響起,在西山陵園的上空回蕩著。

彷彿真的是神靈的意志一般,隨著這浩大的聲音響起的同時,有一股無上的威壓出現在了天地之間,就像在那暗中隱藏著一個高高在上的王者一般,在俯視大地。

警察們驚恐了,這種景象前所未見,就連電視劇中,也沒有見過。

太虛幻了!

就連遠處的黑鐵一號等人,也露出了不可思議之色,他們也聽到了那個聲音,也感受到了那可怕的威壓。

「怎麼辦?」

所有人都傻眼了,感到了惶恐,感到了害怕!

只有白斬天依然很淡定,冷冷的笑了起來,說道:「裝神弄鬼,再不現身我就抓你出來了。」

他有些鬱悶,原本以為一掌就可以逼迫那個暗中的人現身,沒想到暗中的人竟然比他想象中的要強大得多了,不但躲過了他的那一掌,還唱了這麼一出。

讓神秘古殿消失,讓他們出現在西山陵園頂端經受暴風雨的考驗,這是要幹什麼?

白斬天搖搖頭,有些無奈,沉睡太久了,判斷力都差了。

隨手打出三道金光,籠罩了韓雪,袁夢以及段飛,不讓他們受到暴風雨的侵擾。

幫助韓雪與袁夢,是因為她們都是女人,白斬天雖然不好女色,但終究還是懂的憐香惜玉的。至於段飛嘛,他是公安局長,以後偵探社的生意還得要他幫忙呢,所以只能照拂一下了。

這讓所有人都羨慕,只是,沒有人敢提出意見,如今,他們的希望可全都在白斬天的身上。

「神的居所?狗屁的神!」白斬天毫不留情,說道:「有什麼招就使出來吧,別整那些沒用的。」

「吼!」

就在這時,一聲咆哮,那個倭人竟然動了,化作了一道血光就沖著遠方的黑鐵一號他們所在的地方而去,快若閃電。

「啊!」

驚呼聲響起,所有人都驚恐了,就連黑鐵一號,也感受到了倭人的可怕,忍不住簌簌發抖。

段飛等人更是閉上了眼睛,他們猜測到了倭人要做什麼,肯定是要吃人,要以人的血肉來彌補他的消耗。 吃人的倭人無疑是可怕的,這裡除了白斬天以外,沒有人是他的對手。

只是,白斬天正在與暗中的窺探者對峙,他來得及救援黑鐵一號等人嗎?

許多人都認為不可能,因為相隔太遠,也太倉促了。

人們絕望的閉上了眼睛,不願意再看,那可都是他們的同事,不希望看到殘忍又血腥的場面。

槍聲響起了,黑鐵一號反應了過來,想以手中的槍阻止倭人的靠近。

他沒有試圖以自身的實力來對抗倭人,因為他感受到了倭人的氣息,絕對不是他可以抗衡的,遠在他之上。

子彈飛嘯,準確的擊在了倭人的額頭上。

只可惜,飛嘯的子彈威力雖然強大,但倭人的額頭顯然更加的堅硬,除了留下了一個淺淺的子彈痕迹以外,什麼都沒有留下,更沒有能阻止倭人的步伐!

「這…..怎麼可能?」黑鐵一號驚恐,感到不可思議。

就算以他的實力,雖然也能夠硬抗子彈,但也絕對不輕鬆,會受傷。倭人的氣息雖然強大,黑鐵一號自認不是其對手,但也沒有想過子彈連倭人的額頭都打不進去。

難道他的額頭是鋼鐵鑄造的嗎?

強大的黑鐵一號都是如此的驚恐,更不用說其他人了。

黑鐵三號還好一些,畢竟他的實力與黑鐵一號也差不了多少,倭人雖然強大,但他自認為還是能夠一戰的,至少保命應該沒有問題。

那些警察們就真的害怕了,他們可沒有黑鐵小組的人的那種實力,槍就是他們最強大的依仗,槍都無用了,他們還能怎麼辦?

還好這些人並沒有見過倭人吃人的場面,要不然恐怕會更加的驚恐!

看著被滔天的血光籠罩著的倭人越來越近,黑鐵一號大喝一聲沖了上去,要與倭人一戰。

朕懷了攝政王的崽崽 黑鐵三號也是一樣,跟在黑鐵一號的後面就沖了上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