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1 日

巨大的雪浪洶湧而過,朝山下呼嘯而去,連帶將周圍的樹林一起壓倒淹沒。

直至「轟」的一聲,雪浪衝到了山腳,連帶一起將冰湖,森林覆蓋。

雪浪所到之處無可阻擋,竟然一直衝擊出去數百里,若有人在此地,放眼望去,雪山之下一片蒼茫純白平原世界,彷彿世界誕生之初。

似乎又過了許久許久,久到天空中再一次下起了鵝毛大雪,大雪紛紛,此處冰雪世界依舊祥和而平靜,如渺無人跡的雪域。

大雪下了很久,久到從灰濛濛的蒼穹到漆黑的夜空,如此連續三日,最後迎來了雪停的第四日晨曦曙光。

「站住!跑什麼跑?死老頭,站住——」

忽然平靜了許久的平原上,傳來了嘈雜的聲音,有數十人在奔跑的聲音,有謾罵叫囂的聲音,還有求饒聲等等。

只見一名滿頭白髮老者帶著一名幼兒在平原上奔跑,身後一群著青灰色短襟衫持劍的人窮追不捨。

「嘭——」

跑在前方的老者似體力不支,徑直倒在了地上,幼兒立即去扶,然而老者掙扎幾次卻怎麼也站不起來了。

身後的眾人見此立刻團團將這一老一幼團團圍住,皆一臉凶神惡煞,不懷好意的看著地上二人。

「哼,老不死的,你倒是跑啊?怎麼不跑了?」

「嘿嘿,死老頭,乖乖束手就擒吧——」

「咳咳——」躺在地上的老者只能虛弱的咳了起來,放在嘴邊的手有鮮血點點滴落下來。

幼兒頓時撲到了老者身上,哽咽哭道:「爺爺,你怎麼了?爺爺,你千萬不要有事啊——」

老者撫了撫幼兒的頭,抬頭朝圍住自己的眾人頭領看去,目帶哀求:「求求你,放過我們,我們真的沒有,咳咳,那個東西……」

那小頭領聞言「呸」的一聲往地上唾了一口吐沫:「死老頭,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你乖乖識相的就把那東西交出來,否則……哼——」 「沒什麼。」

她不願多說,楚城也不好多問,握住她的手,將她牽下車來。

兩人一起朝著電梯走去,警衛跟在身後。

走了幾步,喬小諾便頓住腳步,對身後的警衛吩咐,「你們不用跟著了。」

「大小姐……」警衛欲言又止。

「難道你們想跟著我們一起約會?」喬小諾冷清的反問。

警衛被她一句話,堵得啞口無言,點了點頭,便要轉身離開。

楚城眉頭緊蹙,「還是讓他們跟著吧。」

聞言,喬小諾不可思議的轉頭,「楚城,你在說什麼?」

「我說,讓他們跟著吧。」

「呵。」喬小諾嗤笑,讓警衛跟著,還算什麼約會?

大家一起聚會算了!

他以前不是最喜歡兩個人一起約會,沒有別人打擾,也沒有電燈泡的么?

美女總裁的透視高手 現在怎麼變了?

「他們在,至少能保護你。而我……」楚城苦笑,「我現在保護不了你。」

他現在的身體狀況,自身難保,更別提保護她了。

「隨你。」

九煉歸仙 喬小諾甩開他的手,徑自往前走。

楚城對著警衛們道,「你們跟上吧。」

來到電影院,喬小諾指名要看科幻片,楚城去買票,知道她喜歡吃爆米花,順便又買了果汁和爆米花回來。

「我們走吧。」

他帶著爆米花回來,遞給她,喬小諾不滿的撇嘴,「為什麼沒有可樂?」

「喝碳酸飲料不好。」

「我就喜歡喝。」

楚城拿她沒轍,幾不可聞的嘆息一聲,「那我去買。」

說著,他轉身要走,喬小諾涼涼的扔下一句,「不用了。」

「小糯米。」楚城攥住她的手腕,柔聲哄著,「抱歉,我現在就去給你買。你等我一會兒。」

「我說了,不用了。」

楚城站在原地,俊臉微白,不知道哪又惹得她不快了。

他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樣,看得喬小諾有些於心不忍,「不是你說喝碳酸飲料不好的么?」

「那你喝果汁么?」

「喝。」

楚城笑了,眼眸清澈乾淨,染上了柔軟的笑意:「那我們進去吧。」

進了放映廳,楚城和喬小諾找到位置坐下,警衛就在他們周圍坐著,呈保護的姿勢。

電影過半,喬小諾竟然看得有些睏倦了,腦袋順勢就靠在了楚城的肩膀上。

一桶爆米花,她已經全吃光了,果汁也沒剩多少。

她無聊的道,「真是爛片,我們現在走還來得及么?」

「累了么?」

「嗯。」她聲音透著一抹倦意。

「那就睡一會兒吧。」

楚城把兩人之間的扶手,收了起來,讓她能靠得更舒服一些。

靠在他的肩膀上,彷彿回到了當初。

回到了兩人趁著他不用兼職的時候,一起到電影院看電影的時光。

他總是尊重她的喜好,每次都由她決定想看什麼,偶爾選到了爛片,兩人就一起吐槽。

也像現在這樣,她吐槽著吐槽著,就靠在他肩膀上睡著了。

他總是耐心的看完,等她睡醒之後,告訴她結局是什麼。

「小諾,小諾?」

睡得迷迷糊糊的時候,耳邊傳來了男人低沉溫柔的呼喚。 幼兒立刻將老者護在身後,對著小頭領惡狠狠道:「你們這群壞人,要是再欺負我爺爺,我就殺了你們——」

「哎喲,小雜種,看爺爺今天不宰了你!」

小頭領頓時惱羞成怒,揚起劍就要朝幼兒砍去。

「咔嚓」一聲,小頭領的劍剎那斷成了兩截。

小頭領臉色一駭,朝老者望去,只見老者揚起的右手發出一道紅光將他的劍擊斷。

「咳咳咳,噗——」老者放下右手,猛地吐出一口鮮血,鮮血也將潔白的雪地染的愈加鮮紅,抬手擦去嘴角的血跡,喘了口氣慢慢道:「莫要逼人太甚,否則我們爺孫倆拼著死也要將你們一起同歸於盡——」

幼兒早已嚇得哭了出來,眼淚汪汪的扶著老者:「爺爺,您不該帶我走,這樣您就可以早早脫身了。」

「傻逸兒,爺爺最不放心的就是你,怎麼會把你扔下,只是現在,爺爺怕是護不了你了……」

老者一臉慈愛的看著幼兒,抬起蒼老乾枯的手放在他的頭頂上,眼底滿是不舍以及悲傷。

小頭領抹了一把額頭冷汗,似想起了什麼,昂首挺胸,帶著一臉鄙夷不屑道。

「哼,死老頭,還以為你有多厲害,不過是被打廢的築基修士,再厲害也變成了待宰的畜生,老子就不信你還能斷第二把劍。」

然後他從身邊之人手上搶過佩劍,再一次揚起劍,面露殺機,惡狠狠喊道。

「兄弟們,主人可是吩咐了,這老不死的如果不配合,那就帶這老頭和小兔崽子屍體回去找主人領賞——」

「是!」

「殺了他們——」

小頭領以及周圍一眾皆揚起佩劍,劍尖冷光凌冽,朝中間眼露悲傷絕望的老者和一臉仇恨赤紅著雙眼的幼兒步步逼近,鋒利的劍刃立刻揮下,他們眼底帶著嗜血殺意,亦自信的篤定,下一刻這對爺孫定會血濺當場。

「噗嗤——」

「啊——呃——」

「噗通」「噗通」「噗通」……

抱在一起的爺孫愣愣的看向前方,在他們以為下一刻就要命喪當場時,卻見意料之中要揮下來的劍卻突然斷裂,都詫異的微微張開嘴怔住了。

原本圍住爺孫兩人的一群人包括小頭領好似被人定住了一般,還不待他們反應過來,手中的劍已經斷裂,每人喉嚨之處多了一條血線,鮮血在空中飛濺,這群人一個又一個陸續倒下,一擊斃命!

嚇呆了的倆爺孫:這……這位……壯士……

爺孫倆人愣愣的看著站在一地屍體中間的黑衣身影,見此人背對著自己,右手把玩著一把泛紫光的法器。

只是此人很是嫌棄的拍了拍衣襟,語氣裡帶著冷意:一群渣滓,竟敢吵醒老子。

爺孫倆再次呆了呆:恩……恩人……好像不太高興……

此人轉過身來,赫然便是當日被雪崩淹沒的澹臺鳳,頭髮有些凌亂,但看起來卻沒受什麼傷。

她是挺不高興的,本來舒舒服服的躺在樹上睡覺來著,誰知來了一群惡奴擾她好夢,那也只好動手讓他們閉嘴了。

老者拼著全力扶著幼兒的肩膀站起來,靠著他輕輕咳嗽:「咳咳,多謝恩人相救,恩人可否告知姓名,他日必將報答。」

澹臺鳳仔細的看了看爺孫倆,眸底神色平靜,隨即擺了擺手:「算了,只不過這群人打擾到我了,當不得謝。」

其實,一開始她確實存了看戲的心思的,因這兩個老弱病殘的爺孫定是惹到了不一般的人物,她能救一時,卻救不了一世。這兩人能被逼到這般地步,想來已是無處可援,那麼救與不救這個問題對現在的自己來說,實力不足的前提下,承擔不了太多的因果,她畢竟是自私的,而這世界本來便是弱肉強食的。

只是,到底是那老者最後的絕望悲傷神情讓她有一絲觸動。

她想起了21世紀的師傅,待她如親女的師傅,他最後閉眼之前也是對自己露出這般絕望悲傷還有擔憂的眼神,讓她在師傅去世后很長一段時間內無法忘懷。

老者眼底滿是感激之色,並顫顫巍巍的站起身朝澹臺鳳拱手作揖道:「恩人,這份恩情老朽和我這孫兒會一直記著。」

還不等澹臺鳳再度拒絕,只聽得「噗通,噗通」兩聲,見那老者和幼兒直直朝她跪了下去,同時亦彎腰將頭深深磕了下去,整個人半俯在雪地上。

「哎,你們不必如此……」

澹臺鳳無奈的將老者扶起來,也不得不放鬆語氣,面色也溫和了許多:「叫我譚鳳就好,現在受了你們的禮,便是兩清了。你們一路往前走,就能走出去,看到有人居住的鎮子了。」

老者卻固執的不肯起來,並且讓孫兒也一起跪在她面前。

澹臺鳳看這情形,心頭一跳,暗道不好,這老者怕是有事相求。

果然,老者一臉堅定,神色鄭重,用顫抖的雙手從自己懷裡掏出了一個巴掌大小的藏青色木盒。

「譚恩公,老朽知道,您已經幫了我們大忙,實在不應該再要向您求助。可是還請恩公息怒,老朽實在是……沒有辦法了……自從兒子兒媳為保護老朽和孫兒逃出來而死的那日起,老朽就知道,這東西我們保不住的……」

老者滿臉淚痕,一手將木盒遞到澹臺鳳面前,一手摟住身邊的孫兒,全身籠罩著絕望和哀傷。

澹臺鳳卻並未被老者的凄慘哭訴所動容,而是極為平靜的望著這爺孫倆,眼底帶著審視和思量。

其實她心底還有一絲憤怒的,可是看到這爺孫倆哭訴的如此可憐,她並未同情,這世上值得同情的人多了去了,所以她只覺得有些無奈。

她救了這明顯是個大麻煩的爺孫倆,卻並不代表會幫他們到底,尤其是在這老者拿出木盒的那一刻,她頓覺,麻煩大了。

老者看澹臺鳳沒有將木盒接過去,神情有些尷尬,整個人顫抖的愈加厲害,靠著他孫兒的身體有些搖搖欲墜。

澹臺鳳雖然曾經是個心狠手辣的黑幫老大,也不是個聖母白蓮花,但此時看著還在吐血的虛弱老人也還是帶著不忍道:「抱歉,不是我不想幫你們,只是……」

「小鳳兒,答應他。」

還不等澹臺鳳拒絕,識海內白似影的聲音突然響起,語氣異常堅決。 睜開眼,喬小諾發現放映廳的燈全都亮起了,人也走得差不多了。

身邊的楚城,依舊保持著被她靠著的姿勢,他目光灼灼,正深深的凝視著她,「醒了?」

「結束了?」

「嗯。」楚城扶著她站起身,喬小諾剛醒來,整個人還軟綿綿的,使不上力。

被他扶著站起身,忍不住抱怨,「你幹嘛呀,我走不了。」

楚城順勢攬著她,「我扶著你走。」

「楚城,你……」

嘀咕著抱怨著,離開了電影院,楚城問她餓不餓,她點頭,確實有點餓。

距離午餐時間也差不多了,兩人便就近在商場里的餐廳解決午餐。

不知道楚城是有意還是無意,他去的餐廳,是之前戀愛的時候,常去的那一家。

熟悉的餐廳,熟悉的菜色,熟悉的味道。

一切,都是熟悉的。

跟回憶里的,一模一樣。

喬小諾喝著水,一手支著額角,懶洋洋的問,「為什麼選這家餐廳?」

「你不喜歡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