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5 日

“幹到你,我們就我們就勝了。”

隨着牛博宇他們向着雲天趕來,明天一臉微笑的看着天龍。

兩個人已經算是平分秋色了,這有三個隊友的幫忙這一次,他們可是必勝無疑。

原本天龍大隊想給黃泉小隊一個下馬威,但現在看起來已經不可能了。

“那倒未必,你不會有這個機會。”

看着背後三人趕來,天龍一個後空翻避開了對方的襲擊,雙手向右後一抓,兩個煙霧彈已經被彈了開了。

“小心,對方有詐!”

一時間煙霧繚繞,明天急忙開口提醒,四個人同時向着中間聚攏,背靠着背的他們屏住呼吸。

濃煙密佈的草坪上,四個人站在一起,這樣一來對方就沒有機會。

背靠背的他們,把自己的薄弱點交給自己的戰友,這是對於戰友最高的信任。

可就在這時,一個人影突然從濃煙中衝了過來,怒吼一聲冷汗,硬生生的撞在了劉博宇的懷中。

“大家集體陣亡嘍,這一局打平。”

命中註定的花火 隨着五人倒在地上,天龍放開了手中已經拉開保險栓的手雷。

伴隨着一聲巨響,這教練手雷爆炸,預示着十米之內的所有人都已經全部陣亡。

“老爸你這是玩兒賴!”

明天呼呼帶喘的倒在地上,看着躺在不遠處的老爸,這傢伙實在是太賴皮了。

“戰場之上,這叫計謀。”

天龍哈哈大笑,並不在乎雲天的嘲諷,戰場之上,賴皮也是一種戰術。 訓練依舊繼續,平日裏的汗水對於戰士來說可是相當的重要。

即便是已經達到了顛峯時期,訓練依舊是不可以減少的。

禁足的日子對於黃泉小隊,只是一種暫時的休整。

有充沛時間來彌補自己的不足,針對一些特定環境進行訓練,這也是很有必要的。

不過,這樣的日子算起來也比較無聊,除了訓練之外就無事可做了。

轉眼間,又是兩個月,禁足令遲遲沒有消退,沒有任務可做的黃泉小隊已經換了三個營地了。

這一天,太陽冉冉升起,看着那初升的太陽,完成了潛伏訓練的五個人這才站起身來。

向着營地走去的他們,一身的輕鬆,趴在那裏一動不動幾個小時,這對於早就是家常便飯了。

遠遠的,一臺吉普車呼嘯着向着這邊衝來。

“是天龍!”

潘瑤擡起手中的奪命,透過那狙擊鏡,看到了吉普車裏的人不正是天龍嗎。

“難道說是禁足令解除了嗎?”

天龍突然而至,這讓幾個人心中都是一喜,算起來送禁足令開始到現在已經過去了四個月。

手癢難耐的他們,已經剋制不住想要大幹一場的衝動了,畢竟猛虎又豈是在牢籠中鎖住的呢。

快步向着操場走去,此時吉普車也徐徐的停在了他們的面前。

跳下車子的天龍,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五個人,現在的他們猶如五隻猛虎一樣。

被困在山中這麼久了,他們一定是快要受不了。

“這是誰啊?”

就在他們準備開口的時候,唐曦突然發現,在後座上還有一個女孩。

樣子大概也就八九歲左右,穿着花裙子的她,坐在那裏還顯得有些害怕。

怯生生的樣子,真是讓人有一種心疼的感覺,扎着的兩個馬尾辮,眨着大大的眼睛。

“老爸,這是什麼情況,不會是給我添了個妹妹吧!”

雲天順着唐曦的目光,也看到了那個女孩。

這小女孩是誰,怎麼會和天龍一起來呢。

“別亂說,她是笑面虎的女兒,哎……”

說道這個女孩,天龍常常的嘆了口氣,一回身走到車前,拉開車門,將女孩放在了地上。

牽着女孩的手,來到了幾個人的面前。

“喬雪,來,叫哥哥姐姐!”

拍了拍喬雪的頭,天龍的眼神之中帶着心疼的感覺。

笑面虎可是自己最好的戰友,自從他犧牲之後,天龍更是把他的遺屬當作親人一樣照顧。

“哥哥好、姐姐好!”

乖巧的喬雪雖然還有些拘束,卻依舊甜甜的喊道。

“喬雪真乖!”

一聽說是笑面虎的女兒,潘瑤和唐曦急忙走了過去。

女性之間的交流自然是更加的親切。

“喬雪,走,我帶你去參觀一下我們的基地好不好?”

拉着喬雪的小手,潘瑤笑眯眯的說道。

“好!”

看着美麗的潘瑤和唐曦,喬雪立刻露出了笑容。

雖然這些日子一直都有天龍照顧,但是畢竟天龍長得就比較嚴肅。

所以在天龍的面前,她總是有些害怕。

於是急忙點頭,被兩女帶着向着遠方走去。

“是不是發生什麼事情了?”

這裏可是祕密基地,天龍絕對不會是帶喬雪來參觀,畢竟這裏也沒有什麼好參觀的東西。

雲天意識到了問題,於是急忙開口問道。

“天有不測風雲,沒想到這厄運來得這麼快!”

天龍望着喬雪的背影,又長長的嘆了口氣。

雖然天龍會在百忙之中抽出時間去照顧她們母女,但屋漏偏逢連夜雨。

就在半個月前,喬雪的母親在一次交通意外中身亡,這失去父親又沒有了母親,喬雪一下子成爲了孤兒。

因爲長輩早就離世,父母又沒有什麼直系的兄弟,天龍一時不知道如此是好了。

他不忍心,讓自己兄弟的女兒去往孤兒院,但她年紀太小,需要人照顧。

但別說照顧她了,就算是雲天當年也是在頭狼的幫助下長大的,現在的天龍和火鳳,依舊沒有辦法照顧這個女孩。

“沒問題,這件事情交給我了,我讓潘瑤的父母幫忙照顧一下!”

雲天聽出了父親的無奈,畢竟照顧一個女孩,可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

天龍火鳳自然是沒有時間,好在他還有潘瑤的支持,潘瑤的母親一定很願意接納她的。

“哎!”

天龍現在唯有長嘆了口氣,自己竟然連兄弟的女兒都無法照顧,他真的感覺對不起笑面虎。

好在兒子出息,而且還找了這樣的媳婦,也算是一種安慰了。

“不過老爸,這件事情我解決了,我們的事情你啥時候幫着解決一下啊!”

雲天急忙岔開話題,不希望父親再自責下去,身爲軍人,很多時候都要爲大家棄小家。

“我這次來就是給你們送信的,禁足令暫時解除,但也沒有什麼任務,最近天堂集團都很老實,所以你們將協同緝毒大隊前往邊境伏擊一些毒販!”

天龍這一次來,就是通知他們解除禁足令的,最近天氣較好,邊境的毒販又開始躁動了。

所以天龍決定,讓黃泉小隊前往,雖說有點殺雞用牛刀,但他們出動絕對是萬無一失。

“有毒販打也不錯啊!”

牛博宇和紅龍一聽,立刻開心的跳了起來,整天打靶子可一點都不過癮,就算是毒販也比待着強啊。

“雲天,你不是要陪穆嵐完成第一次任務嘛。”

就在三個人開心的準備回去收拾行裝的時候,天龍突然繼續說道。

“這麼快?她什麼任務?”

雲天一愣,她這纔剛剛進入天部沒幾天,怎麼就接到任務了呢。

“現場勘察!”

天龍這才把穆嵐的任務大概的說了一遍。

爲了配合解救人質行動,風部已經將囚禁人質的位置找到,現在要做的就是提前偵查。

雖然現在科技發達,衛星偵察也進入到了一個新的時代。

但對於精細的人質解救,爲了保證足夠安全,必須要有人提前進入祕密偵查。

利用無人機進行空中偵察,同時還要祕密潛入,將大概的建築物外貌和周圍地形全部偵查出來。

只有掌握了足夠的資料,解救人質的行動纔可以順利完成。

把所有的資料傳回國內,在搭建一個相同的地形地貌建築,在加以訓練。

這是人質解救的標準流程,而穆嵐所要執行的,就是這前期勘測任務。

“什麼時候執行?”

作爲這一批最優秀的女兵王,上級決定讓她獨立完成這次的勘測任務。

對於她隻身前往那海盜橫行之地,雲天自然是不放心了,這種事情他一定要暗中保護。

“她已經踏上飛機了,按照計算明天就會開始了!”

天龍算了算時間,差不多明天她就會從護航編隊的戰艦上進入到任務執行地。

“好,那我也準備動身!”

雲天點了點頭,轉身向着潘瑤和唐曦走去。

臨走之前,他自然要把喬雪的身世和潘瑤、唐曦交代一下。

在得知是笑面虎的遺屬之後,兩女更是對喬雪的身世感覺到的憐惜。

潘瑤立刻答應,一定會讓繼母照顧好這個可憐的女孩的。

“長大了我也要當兵!”

雖然稚氣未脫,但是當喬雪看着潘瑤和唐曦的時候,也不忘大聲的說道。

巾幗不讓鬚眉的她當然不會知道,她的從軍路也將會開啓,後來更是成爲了穆嵐的得意門生,更是和雲天的二徒弟擦出了愛情的火花。

當然,這都是後話,此時的她還什麼都不知道呢【詳情請關注新書《最強特種兵傳說》】。

仙桃村首富 禁足令解除,黃泉小隊自然又有了新的征程。

這營地的訓練,也算是宣告結束了。

坐在車上,衆人還在討論,等事情結束,一定把七營全部好好地走上一遍。

卻不知道,接下來的突變,讓他們無緣再回到這片流血流汗的訓練場了。

潘瑤請了個假,去安排喬雪的事情了,唐曦、牛博宇和紅龍,則配合緝毒緝私的任務去了。

至於雲天,卻低調消失的無影無蹤,於此除了黃泉小隊之外,也只有幾個人知道他的去向了。

穆嵐揹着揹包,看着那開啓的艙門,藍天白雲下,是一望無際的森林。

不過從她的位置,還看不清楚具體的情況。

劍問大道 緊了緊降落傘,最後確定了沒有問題,她這才衝出艙門。

張開雙臂,她快速的向着白雲間落了下去。

經過了無數次的跳傘訓練的她,這可是第一次單獨執行任務。

此時猶如自由的鳥兒一般,她快速的從六千多米的高度向下飛落。

異國他鄉的美景她可沒有什麼時間欣賞。

看着右手的高度記錄器,她高挑低開,在八百米的時候,這纔打開了降落傘。

雪白色的降落傘,緩緩的落在了那樹林之中,快速收拾好痕跡的她,間降落傘掩埋後,這才重新出發。

卻不知,那運輸機一個盤旋,再一次飛臨那片區域,緊跟着一個身影也從高空中挑落下來。

有了穆嵐位置信息的雲天,並不着急追上去,控制着降落傘落地後,他慢條斯理的準備好一切,這才繼續出發。 目的地距離這片叢林還有百餘公里。

在這個亂成一團的國家裏,個股勢力相互重疊。

各路武裝也都擁有很強的戰鬥力,所以爲了避免不必要的誤會,穆嵐必須要穿過幾個勢力的地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