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8 日

幾乎同時,柯兒從後面追了出來,她眼睜睜看著楚南消失,追尋不到他的一絲氣息,不由悵然若失。

而楚南變換了幾個方位后,心裡依然有些不舒服的感覺,那種被什麼東西盯上的感覺依然沒有消除,即使他幾度直接從空間中消失,但那種被盯上的感覺很快就會隨之而來。

楚南自信以他的實力,就算是聖境強者也不可能人追蹤得到,除非是被什麼追蹤至寶或者他的身上被人不知不覺動了手腳。

但楚南不認為那艘飛船上誰有這個實力在自己身上動手腳,那麼應該是前一種原因了。

「樓玉龍看來還有手段。」楚南心道,也不再藏匿,而是直接出現在紫雷城最繁華的街道上,這旁邊就是城主府。

此時,樓玉龍得知楚南出現的方位,冷聲道:「他倒是會找地方,以為在紫雷城的城主府我就不敢對他出手了嗎天真。」

樓玉龍旁邊的中年男子道:「少爺,十二龍衛已經到位,確定要動用嗎」

「廢話。」樓主龍咬牙切齒道。

「少爺,你這次不僅用了神龍之眼,還動用十二龍衛,成功了還好,一旦失敗,後果」中年男子道。

「不用再了,我就不信這姓楚的在十二龍衛的聯手攻擊下能逃命,就算是聞人紅妝怕也不行。」樓玉龍猛地一揮手打斷中年男子,惡狠狠道。

中年男子沒有再話,發出了指令,他知道,開弓沒有回頭箭了,一旦失敗,他這身邊人第一個腦袋落地。

楚南閉著眼睛站在大街中央一動不動,周圍人來人往,他卻如同水流中的磐石一般巍然不動。

驟然,楚南周圍的空間中有連續不斷的爆破聲響起,在上空中,十二道身影瞬間出現。

「轟轟轟」

在這十二道身影形成的包圍圈中,所有的人和物都被炸得粉碎,那些人連慘叫聲都沒來得及發出就粉身碎骨了。

剎那間,周圍一片混亂,而近在咫尺的城主府衛兵已經出動,但還沒接近便被人轟飛。

這一下,城主府響起了凄厲的警報,一根根玄力炮亮了出來,數十名帝境強者現身。

「滾回去。」其中一個龍衛沉聲喝了一聲,一個龍符在半空中閃耀。

頓時,這數十帝境強者心中一寒,這是九龍宗的標誌啊,他們屁都不敢放一個電一般散去。

而城主府的衛兵都撤走了,這四周空蕩蕩一片,沒有一個人敢再冒頭。

楚南半眯著眼,打量著這十二個穿著厚重龍鎧的人,心中本能的湧起了極度危險的感覺。

楚南手一伸,破殺刀出現在手中,手上的氣勢衝天而起。

但是,氣勢衝起之後,卻被一道恐怖如同銅牆鐵壁一般的死寂氣息擋住。

楚南心中一沉,這是十二個怪物嗎每一個絕對能與聖境強者媲美,而且十二人的氣息合而為一,就如同十二位一體一般。

… ?楚南倒是沒有想到,樓玉龍能請到十二聖境強者來狙擊自己。複製網址訪問: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從這十二人身上散發的龍煞以及他們對城主府的滿不在乎來看,他們毫無疑問是屬於九龍宗的。

樓玉龍的名字中有個龍字,估計是有一定的身份,要不然也不可能請動這十二龍衛來對付他。

被這十二龍衛鎖定,就如同被鎖入了天牢之中,逃無可逃,避無可避。

驀然,這十二龍衛齊齊一聲低吼,那聲音滾滾如潮,如同憑地起雷,將鎖定的這片空間撕扯得粉碎。

楚南的身形如飄渺的煙霧一般,在破碎的空間里扭曲。

剎那間,楚南一聲長嘯,轉瞬間斬出十二道刀印,每一道刀印之中,又由十三道刀印組成。

巨大的十二道刀印組成了一片蒼穹,又剎那間炸開,如同整片宇宙爆炸一樣。

而幾乎與此同時,十二龍衛發動了攻擊。

十二位聖境強者如同一體的攻擊,何其恐怖,那天地都如同被撕裂出了一個大口子,周邊的建築在那滅世般的壓力下剎那間化為齏粉。

如此恐怖的攻擊,遭遇楚南發揮到了極致的破殺刀法,兩兩相撞,那能量竟然在剎那間徑渭分明,僵持了數息的時間。

隨即,十二龍衛的能量以近乎碾壓的方式瞬間吞噬了楚南破殺刀法的爆發能量,將楚南所站之地變成了一塊死地,除非是超越聖境的強者,否則絕對承受不了如此恐怖的攻擊。

十二龍衛這一擊之後,再度獨成一片天地封鎖住這四周,被能量凝成了一個巨大的圓柱體。

而此時,這封鎖的圓柱體中全是齏粉在飄散,絕對沒有超過一個指甲大小的物體存在。

楚南化成齏粉了

十二龍衛面無表情,但目光里的神色顯然是以為楚南已經不可能存活了,所以,他們都有一絲本能的鬆懈。

而恰巧在這時,異變突生,一點光亮自那廢墟中冒出,幾乎在同時,恐怖的銀色焰芒轟然炸開。

十二龍衛那一張張冷漠的臉上終於現出了一絲驚色,但是,他們的鬆懈讓他們嘗到苦果。

那靈焰火爆的威力恐怕是製造它的楚南都沒有想到,只在一剎那,十二龍衛就被打散,十二位一體的鏈條被衝擊得斷裂。

而就在這時,更恐怖的事情發生了。

有一位龍衛心間一寒,回身就要攻擊,但是他胸口的龍甲突然碎裂,一截刀尖出現,那刀尖上繞著一圈圈金色的光芒。

一夜回到改開前 刀尖乍現,又瞬間抽回,這龍衛慘叫聲都沒發出,在驟然黯淡的目光中,他分明看到旁邊一個同伴的頭顱飛了起來,而那鮮血噴洒間,一個渾身皮開肉綻的血人猙獰的笑著。

誰也不會想到,在這電光火石間,情況逆轉至廝,十二龍衛中,有二個聖級強者的龍衛轉瞬隕落。

楚南此時心裡涌動著無比的快意,這種快意讓他感覺到渾身的疼痛都已經不存在,手刃兩大聖級強者,還是九龍宗的龍衛,這是多麼令人驕傲得意的事情。

但是,當楚南準備對第三個龍衛下手時,心頭突然一個激靈,其餘十龍衛已經反應過來,氣息重新連成了一個整體。

tw.95zongcai.com/zc/31933/ 鮮血並沒有蒙蔽楚南的雙眼,於是,楚南趁著在包圍圈之外,轉身一閃,開始瘋狂的逃竄。

而此時,剩餘的十龍衛因為損失了兩個同伴而瘋狂了,他們追著楚南,所過之處,建築被摧毀,人口被屠殺。

紫雷城的標誌性建筑紫雷樓上,擠滿了遠遠看熱鬧的人,這其中,樓玉龍赫然就在其中。樓玉龍捏碎了手中的酒杯,看著遠方一路過去的廢墟,額頭青筋暴露。

「廢物。」樓玉龍低聲吼道,他花費了多大的代價才請動十二龍衛啊,本想著觀看楚南如何被折磨死,結果他不僅逃了,而且竟然殺死了十二龍衛中的兩個龍衛,這事要是傳回九龍宗,估計他家老爺子都會扒了他的皮。

而此時,紫雷樓上的人群也都快要瘋狂了,他們本想看個熱鬧,看看九龍宗傳說中的龍衛是怎麼虐人的,結果人沒虐死,反倒虐死兩個龍衛。

「什麼你確定被十二龍衛圍攻的是那紫月書院的楚南」

「那還有假,我那大哥與他坐一艘飛船過來的。」

「我靠,原本我還不服氣,這楚南憑什麼能壓過聞人紅妝,這下知道了,我還真是坐井觀天啊。」

「聞人紅妝現在的實力,恐怕也不會比這楚南做得更驚人。」

「哈哈,你就捧著聞人紅妝吧,我看聞人紅妝陷入這十二龍衛的包圍也是吃不了兜著走,如此看來,楚南當真是實質名歸,我看這第一天才的名頭要易主了。」

就在這時,有人突然大叫一聲,直接從紫雷樓上跳下,飛快遁逃。

只見得那本是朝著遠方衍伸而去的恐怖能量突然掉轉一個彎,朝著這邊衝來,所過之處,一切都被夷為平地。

樓玉龍的反應慢了半拍,他一開始還在想著他與十二龍衛間的關係,就算他們過來,也不會拿他怎麼樣,但是隨即,他才反應過來剩下的十龍衛是在追逐楚南,他們往這個方向追,那豈不是說明楚南正在往這邊逃。

想到這裡,樓玉龍赫然驚醒,直接從樓上跳下。

驀然,一隻金色的手印瞬間轟向了在半空的樓玉龍。

樓玉龍下意識一擋,隨即覺得雙手一陣劇烈的疼痛,當下慘叫一聲,整個人倒飛出去,嵌在了紫雷樓的一根巨大的柱子里。

渾身浴血的楚南出現,他冰冷的盯著樓玉龍。

「不不要殺我」樓玉龍張嘴急呼,但卻發現他沒有喊出一個字。

而剎那間,楚南染血的臉龐近在咫尺,他手中的破殺刀絞碎了他的脖子。

樓玉龍在眼前的光明消失之時,腦海里已經湧起了無盡的悔意,但這已經沒有什麼用處了,生命只有一次,他用生命挑釁了楚南,所以他掛了。

楚南繼續逃遁,小青連續幾次短距離空間傳送都沒能讓他擺脫追殺,而他一開始硬抗十二龍衛一擊的傷勢已經開始控制不住了。

… ?滴落的血跡以及濃郁的血腥味已經無法掩飾楚南的氣味,十龍衛有幾次都差點鎖定住了他。

而依照楚南此時的境況,一旦被鎖定,就是十死無生的下場。

楚南咬著牙,眼前的景物都已模糊不清,但是他依然本能機械的逃竄著,這種恐怖的本能簡直是駭人聽聞。

巨大的紫雷城,在這一追一逃中幾近被完全摧毀。

從高空視角來看,可以看到無數人由紫雷城螞蟻一般逃向四面八方,這景像極為壯觀。

恐怕誰也不會想到,造成這一切的會是一個帝境玄修與十二聖境龍衛間的戰鬥。

在稍有常識的人心裡,一個帝境強者能在一個聖境強者手下撐上幾招都是了不得的事了,但是,此刻,這種常識被顛覆了。

楚南這麼一個帝境玄修,在十二龍衛的聯手之下,不僅沒有被秒殺,反倒是擊殺了其中二名龍衛,並且在這一場戰鬥中幾近毀滅了整個紫雷城。

這一戰,若是楚南活下來了,他在年青一輩中的名聲,怕就算是聞人紅妝都要遜色一籌了。

但是,也沒有誰以為楚南能活下來,因為他已經是強弩之末了,如何逃得過十龍衛的追殺能撐這麼久,已經是空前絕後了。猛烈的氣流如同決堤之洪水,瞬間湧向了楚南。

楚南本能的作出了反應,但遲鈍的身體卻讓他的身體被這氣流擦邊擊中,他悶哼一聲,一口鮮血吐出,身體斜里墜落。

但就在隨後的攻擊襲來時,他的身體再度憑空消失。

一片廢墟之中,躲藏在其中的小青已經萎靡,它已經用盡了最後一分力氣將楚南傳送過來了。

楚南踉蹌的往前跑著,即使身體已經遲鈍到幾近麻木,即使意識已經一片混沌,他依然沒有放棄生的希望。

以他這樣的速度,頂多只有三息時間,他就將被發現,然後被鎖定。

一息

二息驟然,一片薄如蟬翼的東西籠罩在了楚南的身上,他的身形瞬間消失。

而幾乎在同時,十龍衛出現在這裡,他們那瘋魔一般的目光掃視著,剛剛明明感覺到在這邊的,怎麼會消失得如此迅速

十龍衛氣機相連,卻是分散開來,以這裡為中心開始向四周擴散搜索。

他們的氣機上天入地,一旦有活物在範圍內,立刻就會被他們感知到。

而此時,在十龍衛為中心的那小一塊地方,有兩顆大石撐著的一個狹小的空間,在裡面,有肉眼看不見,神識感知不到的兩個人影。

其中一個,是隻身著一襲絲薄披風,除此之外沒有穿任何衣物的柯兒,如果她這模樣能被人看見,恐怕男人的鼻血都會流干。

柯兒這幾近透明的披風裡,還攏著一個人,正是被十龍衛苦苦搜尋的楚南。

他一身血跡,腦袋靠在柯兒那雪白飽滿的胸脯上,嘴唇正好觸碰到那嬌嫩的粉色蓓蕾。

柯兒貝齒咬著下唇,俏臉紅得滴血,就連脖頸都漫上了一層粉暈。

只是,這樣香艷的場景,身為主角之一的楚南卻是無福享受,他已經昏迷了過去。

似乎是確定楚南已經昏迷過去,柯兒臉上的紅潮漸退,這件遮天披風的使用,必須是赤身的穿起它,才能引動它的能量。

她低頭,看著一臉血污的楚南的臉龐,心頭微微一抽,下意識的伸手輕拂了一下他臉上的血跡,血跡被抹去,就是紙一般蒼白的膚色。

「你救了我一命,今天我還你一命。」柯兒心中輕嘆道,當恩情沖抵,內心似乎有什麼東西破土而出了。

柯兒看著楚南,看著他的嘴觸及到她神聖的地方,竟不由自主的有母愛在心底湧出。

就這樣,柯兒抱著楚南,一動不動,兩人姿勢曖昧到了極致,但涌動在她心頭的卻是別樣的一番滋味。

十龍衛幾乎將整個成為廢墟的紫雷城搜了個底朝天,卻是一無所獲。

最終,他們不甘的低吼著,帶著兩個同伴的屍體還有樓玉龍的屍體電射而去。

這是一個小鎮安靜的清晨,天色還朦朧,空氣中籠罩著一層淡淡的霧氣。

在小鎮上一間雅緻的小院里,一個衣著素裙,氣質淡然的正在整理著面前的藥材。

就在這時,抬眼,輕聲道:「這丫頭怎麼來了」門被推開,一個少女扶著一個昏迷的青年神色匆匆的闖了進來。

「柳姨,你快來看看他。」少女急聲叫道。

身形一晃,出現在兩人面前,她一看這青年的模樣,便不由大吃一驚。

「柯兒,你瘋了,他不就是那個柯兒,是你,是你從十龍衛的眼皮底下救走他的對不對」柳姨驚聲道。

「是我。」柯兒點頭。

「就知道是你,除了你的遮天披風,還有誰能神不知鬼不覺的把他從十龍衛那裡救走,你還真是膽大包天,這要被人知道了」柳姨道。

「柳姨,你先別說了,看看他現在是怎麼了。」柯兒急切的打斷柳姨。

柳姨用一種異樣的目光看了看柯兒,眉頭輕蹙了一下,沒有再說什麼,直接接過楚南進了屋,將他放在床上,開始仔細的檢查他的傷勢。

「奇怪,他的傷勢致命,傷及四肢百骸,五臟六腑,但卻偏偏生機旺盛,根本不像重傷之人。」柳姨訝然道。

「那他為什麼醒不過來」柯兒問。

柳姨沉吟了一下,那眸子里卻突然流露出一絲笑意,道:「或許是因為他看了不該看的,刺激過甚,所以就醒不過來了。」

柯兒一怔,隨即紅著俏臉跺了跺腳,嗔道:「雪姨,你再這樣,我就不告訴你趙叔的情況了。」

柳姨也是一滯,換成她紅了臉頰了,她這一羞,讓風韻尤存的她更顯出幾分嬌媚。

「好了,其實他的情況我也不知道,他的體內有一種恐怖至極的生命力,與這天地都隱隱契合,我看他的傷勢並沒有什麼大礙,只需調養即可。」雪姨道。

「那就好。」柯兒鬆了一口氣,目光望著昏迷的楚南,一時間神不思守。

… ?九龍大陸,九龍盤雲山脈。,

這裡是九龍宗所在地,又被人稱之為神龍山脈。

在神龍山脈的最高峰飛龍峰上,星羅棋布的分佈著一幢幢建築,而在峰頂,更是有一座恢宏壯觀的巨殿,殿有九角飛檐,每一個角都有一隻形態顏色名不同的神龍雕塑。

突然間,一條背生四翼的飛龍從雲間電射而來,它的背上隱約可見坐著人。

「四翼飛龍,專門用來彙報緊急情況的,已經少有見到了,看樣子是出大事了。」飛龍峰上,一個九龍宗弟子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