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8 日

張玄咳嗽了一聲,趕緊道歉,因為長時間待在家裡,所以他接觸的東西都有些污,比如日久生情,鞭長莫及,以及博大精深什麼的。

偶爾間聽到這種詞語,總會情不自禁的想歪。

王子珊白了他一眼,繼續說道:「這群組織背後的勢力固然可怕,但別忘記了,這裡是金三角,他們的手再長,一時半會也伸不過來,到時候軍團長你一統羅阿那普拉,兵強馬壯,也不想要畏懼這群組織。」

張玄頓時明白了,只要自身強硬,其他的根本不算什麼。

就在此時,飯菜端了上來。

張玄說道:「先吃飯吧,吃完飯再說。」

王子珊從善如流的點了點頭,拿起筷子夾了一塊紅燒排骨,放進自己的嘴巴里。 「這塊肉是不是太硬了。」

作為原北區,毒蠍街區的首領,王子珊也曾經在這裡用過餐,對於老闆的手藝十分敬佩,但這一次吃的,似乎有點怪怪的。

張玄一愣,夾起一塊排骨,咬了一口,確實感覺肉質有些硬,而且入口之後,有一股奇特的味道,普通人可能唱不出來,但張玄這種強化過的人,一口就吃出來了。

他立即吐了出來,「不要吃,裡面加了東西!」

雖然不太清楚裡面到底是什麼東西,但絕對不是好東西。

然而他話音剛落,王子珊眼睛一閉,撲通一聲倒在了地上。

張玄連忙衝過去,將王子珊抱了起來,仔細檢查一番,發現王子珊只不過是昏迷了過去,沒有中毒的跡象。

與此同時,樓下的食客紛紛起身,剎那間衝上了二樓,將出口堵住,拿著槍瞄準了張玄。

伯文從廚房施施然的走了出來,將貓屋餐廳【正在營業】的招牌又一次換回了【暫停營業】,不慌不忙的走上了二樓。

張玄此時已經明了,自己被人埋伏了。

「你是誰?」

看到伯文,張玄目光陰冷,計算著角度和距離,這群人加上領頭的,也只不過是七個人而已,不足為懼。

雖然六個持槍的歹徒一個比一個兇狠,滿臉精幹,一看就知道是精銳之兵,但張玄卻根本不放在眼睛里。

以他的速度,可以在剎那間就把這群人收拾了。但唯一的顧慮就是倒在地上的王子珊了,如果自己進攻,敵人開槍,很容易誤傷了她。

面對張玄的質問,伯文沒有回答,看著拍了拍手說道:「我在菜裡面放的葯可以迷倒一頭大象,普通人就算是舔一下也要昏迷,但你卻沒有任何事情,這讓我很好奇啊。」

說罷,他上下打量了張玄幾眼,似乎想要看出對方到底是怎麼回事,竟然絲毫沒有昏迷的趨勢。

「我還以為是誰,原來是伯文先生啊。」

張玄忽然一笑,說出了伯文是身份。

伯文臉色一變,眉頭皺了起來,「你認識我?」

「我當然認識你了,高崎理事的心腹,金三角大名鼎鼎的管家。」張玄站了起來,想要和伯文來一下擁抱。

但伯文卻說道:「不要動,站在原地。」

張玄只好停下腳步。

伯文好奇的問道:「你怎麼會認識我,在我的印象里,好像從來都沒有見過你吧。」

張玄說道:「你沒有見過我,我卻見過你,我們還是一家人呢。」

「一家人?」伯文的心頭頓時咯噔了一下。

這個答案出乎了他的意料,但似乎又在情理之中,超人軍團背後的勢力,似乎露出了冰山一角。

在金三角這種地方,敢毫不猶豫得罪赤血會,又有阿帕奇武裝直升機的勢力,除了猛虎組織之外,還有……赤血會。

如果超人組織的背後是赤血會其他的理事呢?

金三角是一個肥缺,他的姐夫雖然是東南亞分部的六大理事之一,但因為這個肥缺,讓其他的理事眼紅,明裡暗裡不知道下了多少絆子。

有人想要利用超人軍團,在金三角攪風攪雨,從而給自己的姐夫扣上一個失職的大帽子,也不是什麼不可能的事情。

人類自古以來,最擅長的事情就是內鬥。

勾心鬥角這種事情,從古代到現在,從來都沒有斷絕過,家庭內頭,朝廷內鬥,家族內鬥,組織內鬥……赤血會家大業大,想要所有的人都齊心協力,心往一處擰,勁往一起使,那毫無疑問是在白日做夢。

想到這裡,伯文的臉色頓時陰沉不定。

張玄看到對方的神色,不由在心底笑了起來。

實際上他是真不認識伯文,要不然也不會在伯文剛剛出現的時候,問對方是誰。

不過張玄有作弊器……遊戲商城。

他花費了十幾個遊戲幣,終於得到了眼前這個人的身份。赤血會東南亞分部,六大理事之一,高崎理事的心腹兼小舅子。

於是在電光火石之間,張玄想到了一個好主意。

冒出赤血會內部成員。

這個主意的靈感來自於自己見過的一個人,自己還在自己的家鄉時,見過的赤血會東亞分部派遣過來的調查員……譚風雨。

當初自己一言道破對方的身份時,對方就曾經認為自己是赤血會的一員。

所以這一次,張玄再一次道破對方的身份,企圖冒充赤血會的成員,因為他的心裡,一個奇妙的計劃,正在緩緩成形。

「赤光紅血。」

忽然間,伯文開口說道。

張玄一愣,不明所以。

伯文卻笑了起來,冷冰冰的說道:「差一點就被你唬住了,連赤血會的暗語都不懂,還敢冒出赤血會的成員?」

畢竟赤血會的成員太多,遍布亞洲,很多人彼此之間根本不認識,需要他們街頭的時候,就會使用赤血會的設定的暗語。

張玄說道:「誰說我不懂了,我只不過是一時沒有反應過來而已,而且也你知道,我們赤血會的暗語太多了,血河流淌。」

赤光紅血的下一句,就是血河流淌。這是張玄剛剛花費了幾個遊戲幣購買來的情報,如果沒有遊戲商城的話,他老早就曝光了。

不過張玄倒是沒有想到,赤血會竟然還有暗語。

為什麼當初譚風雨就沒有說出暗語,難不成是等級不夠?又或者是因為其他的原因?

伯文沒有想到張玄竟然真的可以對上暗語,難不成對方真的是赤血會的成員?他一時間有些搖擺不定。

如果張玄真的是赤血會的成員,那麼這件事情就變得麻煩了,自己應該處理不了,需要自己的姐夫,高崎理事來處理這個問題了。

「你真的是赤血會的成員?」他忍不住問道。

「連暗語都對上了,那還能有假?」張玄反駁道。

「既然如此,你為什麼要殺死金盾商會的人,別告訴我你不知道,他們的後台就是我們。」

張玄無奈的嘆了口氣,說道:「知道是知道,但問題是,我沒有辦法啊。」

是時候表演了。 伯文眯起眼睛,不動神色的說道:「你什麼意思。」

張玄在剎那間花費了十幾個遊戲幣,給自己兌換了一個演技精通,就好像當初的語言精通一樣,可以在一瞬間獲取影帝級別的演技。

他長嘆一聲,低聲說道:「這是上面的命令你,向我這樣的小卒子,有什麼辦法?」

「上面的命令。」伯文眉頭一挑。

「沒錯,高崎理事樹大招風,有人看不順眼,就讓我來這裡攪風攪雨,說白了,就是想要給高崎理事扣帽子,而我……我就是一個棋子。」

張玄雖然這麼說,但實際上高崎理事是哪個鬼,他壓根就不認識。

畢竟他剛才購買的,是伯文的情報,和高崎理事沒有任何關係。

不過既然情報中講出,伯文是高崎理事的心腹和小舅子,是金三角的管家,那麼反向逆推,高崎理事必然是金三角的土霸王。

整個東南亞分部,有幾位理事,張玄不知道。

但他很清楚,毒品是赤血會的支柱型產業,金三角又是世界三大毒品源之一,那麼能夠管理著金三角的理事,必然會樹大招風。

伯文心頭咯噔了一下,因為張玄說的,和他剛才想的不謀而合。自己的姐夫佔據著金三角這個肥缺,早已經讓其他幾位理事垂涎欲滴了,說樹大招風,一點也不為過。

他看了張玄一眼,眼瞳內的殺機悄然散去,問道:「你今天忽然向我坦白,表面自己的身份,是又是所求吧。」

張玄點頭道:「我想要求高崎理事救我一命。」

伯文驚訝道:「有人要殺你?誰要殺你。」

張玄坦然的說道:「明人不說暗話,我被派遣到這裡來攻擊自己人,雖然上面說事成之後會給我獎賞,但實際上我很清楚,我就是一個棄子,就算是事成之後也不會給我什麼獎賞,反而會坐實我對抗赤血會的行為,甚至給我安上一個叛徒的身份,到時候,我的下場必然凄慘無比。」

伯文實際上也是這麼想的,他不禁對張玄刮目相看,這是一個明白人。

張玄繼續說道:「所以我想要投靠高崎理事,只要高崎理事願意救我一命,我願意做污點證人,指證那個人。」

伯文搖頭說道:「光憑你,可指證不了對方。」

不是他看不起張玄,一個小卒子而已,有什麼資格去指證一個理事。

雙方的差距太大了。

這就好像一個平民指證總統殺人,不會有人把他的話當真。

張玄想了想,咬牙說道:「那我可以幫助你,剿滅那個人的一支嫡系部隊,殺光了金盾商會的人,就是我上面那個人的秘密部隊乾的。這群人都是精銳,實力很強,一旦損失,必然會讓我上面那個人肉疼。」

伯文想到了自己收集而來的情報,金盾商會在一夜之間被滅門,來來往往所有人都死的乾乾淨淨,沒有一個活口。

甚至除了幾個被留了一名的流鶯之外,沒有任何一個人知道這件事情。

如此乾脆利落的行動,不是普通人的部隊可以做到的。

而且從現場來看,金盾商會的人基本上是被雷霆掃穴一般剿滅了,沒有半點還手之力,如果不是精銳之兵,做不到這一點。

像是這樣的精銳之兵,他姐夫手裡也只有一兩個,個個都是寶貝。

如果能夠把這群人留在金三角,確實可以給對方一個教訓。

伯文想到這裡,不由精神一振,說道:「那好,你跟我回去,向高崎理事說明一切,能不能活下去,就看你的表現了。」

「可以。」張玄眼睛一眨不眨的答應下來。「什麼時候出發。」

「當然是越快越好。」

「那行,等我把她送回去,交代一下,就跟你們走。」張玄指了指自己懷裡的王子珊。

伯文眯著眼睛看了張玄一眼,心想這傢伙不是想要把我坑到他的基地,利用人多的優勢,把我們幾個一網打盡吧。

「不行,我現在還信不過你。」

張玄後退一步道:「那你把解藥給我,讓她醒來之後自己走,我跟你們回去。」

伯文淡然說道:「你什麼時候聽說過,迷藥也有解藥的,一天之後,她自然會醒過來。」

張玄想了想,又說道:「把她留在這裡我不放心,好歹也是跟著我的人,萬一放在這裡,豈不是置她於危險而不顧,我做不出來。」

「那你想要如何?」

「這樣吧,我叫一個人過來,帶她回去,如何?」

伯文想了想,說道:「可以。」

張玄當即掏出了手機,給林凜打了一個電話,讓她一個人趕過來。

不多時,林凜趕來,進入貓屋餐廳,上了二樓,看到張玄和一群不認識人並肩而坐,旁邊還有一個昏迷不醒的王子珊,十分不解。

她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看起來不像是綁架?

而且她根本不認為這群人可以綁架張玄,雖然看起來很精幹,但這群人加起來,也不是BOSS的對手。

「來了。」張玄朝著林凜招了招手,等她走過來時,把王子珊推進了她的懷裡,「你現代她回去,這幾天我有點事情,可能要耽擱一會,我不再的時候,讓王子珊代理我的位置,明白了嗎?」

「是,BOSS!」林凜點頭答應下來,BOSS的命令是絕對的。

送走了林凜和王子珊后,看著兩個人開車離開,張玄迫不及待的對伯文說道:「我們現在可以走了吧。」

「可以。」 重生極品禍妃 伯文全程監視,看到張玄並沒有耍鬼,放心的點了點頭,認為他很有可能真的想要投靠自己的姐夫。

「走。」

一群人很快驅車,很快就離開了羅阿那普拉這座城市。

當汽車將這座城市遠遠的拋到了身後,伯文才如釋重負的鬆了口氣,現在總算是安全了。

一路上,張玄十分配合,彷彿真心投靠,沒有一丁點的小動作。

數個小時之後,眾人進入撣邦的領地,伯文帶著張玄來到了一座繁華的別墅府邸。

整座別墅被保護的水泄不通,每個幾分鐘就有一支隊伍巡邏,明處暗處都有哨崗,還有監視器,紅外線之類的先進的儀器。

可謂是飛鳥難渡。

就算是一隻蒼蠅,也休想飛進來。

但可惜的是,張玄的眼力界不夠,根本看不出其中的奧妙,只能看的那全副武裝的巡邏隊伍,明處的哨崗,以及樹上,草叢裡面的監視器,攝像頭。

哦,還有門衛處養著的一群……藏獒。

一個個高大威猛,野性十足,放在草原上,連狼都敢硬懟。

「這裡就是高崎理事的駐地?」張玄輕聲問道。

伯文點了點頭,說道:「待會表現好一點,否則的話,你很有可能走不出這座府地。」

「一定,一定。」張玄被嚇了一跳,連連點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