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0 日

張玄穿過了好幾條街,也沒有找到一個看不順眼的人。

走在大街上,一眼望去,大部分都是匆匆忙忙趕路的陌生人,又或者是小孩子,學生,沒有什麼看不順眼的傢伙啊。

說來說去,看不順眼這個東西帶有非常主觀的色彩。

只有在對方不小心得罪自己的時候,才會看不順眼吧。

這個日常任務,稍微有一點難度呢。

張玄逛了一上午都沒有什麼發現,臨近中午,找了一個外觀看起來不錯的餐廳走了進去,決定在這裡解決一下午餐的的問題。

這是一家普普通通的日式料理店,張玄走進去后,坐在椅子上,問道:「這裡有什麼特色嗎?」

「特色?」老闆是一個四十多歲的大叔,聽到張玄這麼問,指了指牆壁上掛著的牌子,說道:「拉麵算不算?」

「那就給我來一分叉燒拉麵吧。」張玄說道。

RB拉麵這種食物,其實當年是由新炎黃共和國流傳到RB去的,事實上,在RB的三大面,烏冬面,拉麵,蕎麥麵中,只有蕎麥麵勉強可以算得上是RB的傳統麵食,而中華料理中為人所熟知的拉麵,正是現今RB拉麵的原身。

只不過後來引進了RB之後,被人家加以改動,形成了今天的日式拉麵。

張玄不得不承認,對方改的還不錯,口味別有一番風味。

吃了一碗日式拉麵之後,張玄說道:「再給我來一碗海鮮拉麵。」

「好,海鮮拉麵一碗。」老闆大聲說道。

不多時,海鮮拉麵呈上來之後,張玄再次吃完,擦了擦嘴說道:「嗯,這個也不錯,那就再給我來一碗咖喱拉麵吧。」

老闆微微一愣,看著張玄問道:「你還能夠吃的下嗎?」

「還行吧。」張玄如此回答。

實際上他的身體強化之後,胃口早已經到了非人的地步,一頓飯相當於別人吃好幾頓,三碗拉麵不算什麼。

張玄吃到第四碗豚骨拉麵的時候,兩個在外面巡邏的警察走了進來,坐在桌子上說道:「老闆,來一份海鮮拉麵,一份豚骨拉麵。」

老闆點了點頭,大聲的重複了一遍。

「吶,聽說了嗎,那個炸彈狂魔的事情。」

「聽說了,聽說了。」

一開始張玄並沒有在意,不過當兩個警察把話題轉到炸彈狂魔的身上時,張玄不由豎起了耳朵,他有感覺,兩個警察說的炸彈狂魔,很有可能就是自己。

「聽說那個炸彈狂魔要炸掉東京塔。」

「那個是假的。」

「假的?」

「沒錯,那個囂張的傢伙說要炸掉東京塔,把很多警察都嚇了一跳,結果到了約定的時候,卻沒有出現,把那天在場的所有警察,狠狠的戲耍了一番。」

「嘖,現在的罪犯,越來越囂張了呢。」

「沒錯,確實越來越囂張了。」

「那結果呢,逮住了那個炸彈狂魔了嗎?」

「怎麼可能,那傢伙從頭到尾就打了兩個電話,怎麼可能逮住。而且我聽說,那個炸彈狂魔很有可能是一個神經病?」

「神經病?」

「沒錯,實際上在新宿區的炸彈,並沒有開啟,所以不會有爆炸,只不過那個傢伙可以弄到真正的炸彈,讓很多警察緊張起來,後來東京塔的事情,所有的警察被放了鴿子之後,警察們才認為,這傢伙完全就是一個神經病,專門來戲弄警察的。」

張玄聽到這裡,忍不住笑了起來,看樣子警察局的那群傢伙,也不是一群蠢貨,很快就分析出了自己意圖。

說實話,如果不是為了完成普通任務,張玄也不會故意去戲耍警方。

不過這樣一來,事情就麻煩了啊。

警方的人認為自己是一個神經病,那麼自己再打電話,告訴他們自己要綁架大明星,豈不是沒有公信力。

張玄忍不住嘖了一聲,不由思考自己到底要如何才能夠完成這個普通任務。

該不會,真的去綁架一個大明星吧。

畢竟大明星也不是什麼時候都可以遇到的。

而且RB的明星雖然多如牛毛,但真正可以算得上大明星的人,卻屈指可數。

難不成要潛入對方的家裡?

似乎……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張玄想起自己的日常任務,忽然有了一個不錯的想法。

乾脆,綁架一個自己看不順眼的大明星如何?

張玄想到這裡,立即掏出自己的手機,開始搜索RB的大明星,張玄對RB的大明星知道的並不多,但像是福山雅治,木村拓哉之類的人,還是知道的。

這些應該都是RB的大明星。

但張玄的目光並不是他們,而是一個叫千葉真的大明星。

從新聞上來講,這個人應該是大明星了,光是對方的資料就有一大堆,雖然基本上都是負面新聞比較多一點。

什麼耍大牌,騷擾女藝人,公開辱罵後輩之類的。

但這些都不是最主要的原因。

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這個人曾經在公開場合炮轟過新國人,說新國人素質低什麼的,讓張玄很不爽,自然看這個傢伙就不那麼順眼了。

所以張玄就決定,揍一頓這個人,順便綁架對方,給警察打電話,告訴警察,他想要綁架這個人。不,已經綁架了這個人,這樣一來,警察就會相信自己了。

不過在此之前,張玄必須仔細的規劃一番。

首先,他花費了一個遊戲幣,購買了這個千葉真的日程規劃表。 根據日程規劃表上面顯示的情報,千葉真今天的日程被安排的很滿,早上要四點鐘起床,然後開車去拍一個雜質的封面模特。

五點鐘到了工作室,化妝時間一個小時,然後六點鐘開始拍照。

拍照時間兩個小時。

結束了拍照之後,這傢伙就必須趕到戲場拍戲,到了晚上還要去參加一檔電視台的節目,大約晚上十二點左右才能夠回家。

張玄看了幾眼日程規劃表,嘖,真夠忙碌的。

看起來,明星也不是一般人能夠當的。

張玄隨手把日程規劃表撕成粉碎,扔進垃圾桶之後,打了一輛車,前往秋葉原。

按照他今天拍戲的進展,今天下午有一場戲,應該在秋葉原進行,所以張玄搶先一步來到了秋葉原。

秋葉原這種地方,就算是張玄也可以說是如雷貫耳。

畢竟他是一個死宅。

對於RB的宅聖地,還是很清楚的。不少動畫和漫畫之中,都會出現這個地方,但實際上秋葉原不僅僅是宅聖地。

而且還是RB非常著名的電器街。以JR秋葉原車站西側的中央大道和神田明神大道為中心,這裡仍有大大小小約有250家電器店。

而千葉真今天要拍的戲,就在電器街,而不是所謂的御宅之街。

因為要拍戲的緣故,電器街今天多出了很多台攝像機,拍戲的場地已經布置的七七八八,大部分的演員都已經到位。

張玄站在外面,可以看到不少的小女生圍繞著一個男子,索要簽名。

這個男子看起來頗為眼熟,但想不起來叫什麼名字,反正在很多日劇中都看到過他的臉,不是男二號就是三號,很少當主角的。

不過因為人長的帥,所以在小女生之中很有名氣。

張玄在附近等了一個多小時左右,才算是等到了千葉真的到來。

按理說,這傢伙早在半個小時前,就應該抵達現場,結果卻硬生生的遲到了半個小時,才姍姍來遲。

看到這傢伙出現之後,張玄就混在人群之中,觀察著他們如何拍戲。

看了半天之後,張玄終於看明白了。

今天要拍的是一場出軌系。

好像是女主角和男二號來逛電器街,挑選自己喜歡的電器,結果這一幕不幸被男一號,也就是千葉真看到了,所以千葉真怒氣勃發,上來就給了男二號一巴掌。

原本按照居住人員的要求,這一巴掌是假打,但拍戲的時候,千葉真卻擅自改了戲,一巴掌切切實實的甩在了男二號的臉上。

所有人都被嚇了一跳。

張玄看到女主角的臉在一瞬間都僵硬了,一時間竟然不知所措。

男二號被扇的暈頭轉向,半張俊俏的臉,刷的一下紅了起來,多出來一個鮮紅的巴掌印。

一時間,三人近乎沉默。

原本這個時候,導演應該立即喊停,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覺得這一幕效果太好,這傢伙選擇了視而不見,並沒有喊停。

好一會,女主角才反應過來,上前查看男二號的臉。

千葉真說道:「你們在做什麼?」

他說的是台詞。

但表情卻十分豐富,怒髮衝冠,臉色通紅,彷彿剛才挨了一巴掌的人不是男二號,而是他自己一樣。

張玄不得不承認,這傢伙人品不怎麼樣,但演戲的技巧卻爐火純青。

在他的帶動之下,男二號和女主角總算是找回了感覺,將這場戲演完。

而後,導演喊了一個卡,宣布這場戲過了,他走過來拍著千葉真的肩膀大勝讚歎道:「不愧是千葉桑,演戲就是精湛,只不過是稍微改動了一下,這場戲彷彿真的活了一樣,完全不像是在演戲,我相信這場戲如果播出,一定會引起觀眾們熱烈的反響。」

至於他剛才擅自給了男二號一巴掌的事情,彷彿從來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原本經過這一場戲之後,應該接著拍第二場戲,但因為男二號的臉種的比較厲害,必須消腫,所以暫時停工。

張玄覺得自己的機會來了。

他首先花費了五個遊戲幣,購買了一張武俠小說裡面的人皮面具,找了一個沒有攝像頭和人的地方,戴上面具,變成了普通的男子。

而後,他又花費了一個遊戲幣,購買了一張工作證,輕而易舉的混入了這個劇組。

畢竟一個劇組需要的人太多了,除了導演之外,還有副導演,監製,編劇,攝像師,燈光師,化妝師,造型師,布景師,道具組,後勤組。

一個干雜物的混進來,不要太輕鬆。

只要掛著工作牌,不要和人接觸,交談,被揭穿的可能性不大。

張玄就這樣混入了劇組,找到了正在車裡休息的千葉真。

現在大部分的人都聚集在男二號的身邊,商量著應該如何消腫,儘快的趕進度拍戲沒有幾個人看到張玄擅自和千葉真接觸。

張玄鑽進汽車裡面,關上門,千葉真抬起頭看了他一眼,皺眉問道:「你是誰,幹什麼的,立即出去!」

總裁我要蛇寶寶 張玄微微一笑,一拳打了過去,他用的力氣不大。

以他現在的力量,如果不收斂的話,一拳打下去,千葉真的頭蓋骨都會被打碎。然而就算是張玄收斂了力氣,但這一拳依舊不是普通人能夠受得了的。

千葉真被這一拳直接打蒙了,腦袋發出了嗡嗡嗡的聲音,整個大腦都在顫抖,彷彿腦震蕩了一樣,說不出話來。

張玄不客氣的又打了他幾拳。

錦鯉農女有慧眼 當然不是沖著腦袋,他真怕自己幾拳下去,把千葉真打死了。

千葉真受到了重擊,身體的自我保護機制開啟,瞬間昏厥了過去。

張玄掏出手機,拍了幾張他的照片,然後給東京的警方打了一個電話,「喂,你好,是我是我啊。聽出來了沒有,是我啊。」

接電話的警察一臉懵逼,這個自來熟的傢伙是什麼人?

張玄說道:「沒有聽出我的聲音我嗎,是我啊,要炸掉東京塔的那個人。」

一時間,張玄就聽到接電話的警察發出了撕心裂肺的慘叫聲。

「是炸彈狂魔!!!」

而後,整個警察局都炸開了。 在東京的警察局總部,也就是所謂的警視廳,最近幾天最火的是什麼?

當然是炸彈狂魔了。

先是在人流量最多的新宿區放了一顆炸彈,然後又打電話威脅警察局的人,說要炸掉東京塔,絕對是首屈一指的恐怖分子。

而且還是非常囂張的恐怖分子,竟然在犯罪開始之前,向警方發出了預告。

這個舉動,讓整個警察局的警察都沸騰起來,一個恐怖分子而已,竟然敢敲詐警察局,而且在犯罪之前通知他們。

這是什麼意思?這根本就是在看不起他們啊。你們這群警察,完全就是垃圾啊。

所有人都覺得自己被小看了,一個個咬牙切齒,想要抓住這個炸彈狂魔,給對方一個教訓。所以整個警局的警力都出動了。

為了抓住這個炸彈狂魔,所有警察連夜加班,制定了一個詳細的計劃,在東京塔附近部署,調集了大量的警力,甚至考慮到了每一個意外,以及善後處理事情。

就連抓捕失敗的事情都已經考慮到位。方方面面,動用了大量的警力和人力。

結果呢?

東京塔屁事都沒有,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對方壓根就沒有來,把所有人都給耍了。

在確定了自己被放鴿子之後,東京的警察局所有警察感覺自己彷彿吃了屎一樣噁心,所有人都把那個炸彈狂魔恨到了骨子裡。

他們已經布置好了天羅地網,結果對方竟然沒有出現。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