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6 日

很快,兩人就到了合金門門口。

「輸入密碼,快。」葉雄命令。

教授沒有絲毫猶豫,將密碼輸下,合金門咣的一聲開了。

葉雄眉頭皺了起來,這教授太聽話了,看他嘴裡不停地呢喃著,像在數著什麼。

「兩百三十,是什麼意思?」葉雄突然問。

教授嚇了一跳,他害怕忘記時間,嘴裡一直不停地念著數字,但只是動動唇,根本就沒出聲音,沒想到對方居然能從自己嘴唇,看出自己想的話。

「不是吧。」

葉雄抓起他的腳,準備再讓他嘗試一下九穴神穴之中,最折磨人的秘法。

教授被他剛才那種手段,折磨得差死去活來,他這輩子從來沒有試過這麼痛苦的折磨,彷彿將人體所有痛快無限放大,當下就害怕了,急道:「我,我。」

葉雄沒理會他,人在最痛苦之下,無意識無思考出的話,可信度最高。

蛋疼的針法,為什麼要在腳底施針呢?

葉雄決定回去要找慕容如音商量一下,看看有沒有其他辦法折磨人。

抓郭芙蓉的腳,他很樂意,誰讓她的腳那麼漂亮巧。

大仙農 至於教授這隻老腳……

葉雄越想越氣,銀針狠狠地砸落。

片刻之後,教授殺豬般尖叫起來。

「我,是引爆裝置啟動時間……」

葉雄恨不得一刀滅了這個傢伙。

「有沒有辦法阻止?」

「引爆裝置一旦啟動,無法停止。」

草。

葉雄狠狠一拳,將教授打暈,飛快地進去。

朱雀聽到慘叫聲,朝這邊趕來。

「通知基地所有人離開,三分鐘之後,基地會引爆。」葉雄大聲命令。

「你還愣著幹什麼,一起走啊!」

「鳳凰還沒找到,我必須要找到她。」

「沒時間了。」

「快走,這是命令,聽到沒有?」葉雄怒吼。

見朱雀還傻愣著,葉雄走過去,狠狠地推著她,一直推到合金門之外,指著她鼻子罵道:「朱雀,別讓我瞧不起你,走啊!」

朱雀緊咬下唇,眼睛里一抹淚水在轉動著。

終於,她轉身跑了出去。 嬌妻:總裁的小魔女 (未完待續。) 蘇宏亮一邊滑動著滑鼠,一邊繼續說道:

「由於沒有人證所以也沒有辦法給這兩兇手定罪,就只能無罪釋放了,但是兩個人內心的罪惡感卻是無法抹掉的,因此在本學期開學前從犯周小川選擇了上吊自殺。」

蘇宏亮抬頭看了看許玉揚,許玉揚咬著牙道:「沒事小亮子你繼續說,還能怎麼樣?」

蘇宏亮接著說道:「而主犯孫教授也由於內心的自責與恐懼再不敢進入外語系的圖書館,並口口聲聲稱裡面有鬼,從而一蹶不振不僅失去了晉陞系主任的機會,同時被學校以精神失常的名義免去了教授職稱,終止其授課許可權,留校從事勤雜事物管理!」

最後蘇宏亮緩緩說道:「這篇文章最後總結是天里照張報應不爽,禽獸怎能當教授!」

張妍聽完笑嘻嘻說道:「我去沒想到學校里竟然發生了這麼大的事,真是太過癮了!這可比現在的狗血劇有意思多了。」

說話時禁覺得脊背發寒,轉頭時卻見許玉揚一雙冰冷的眼鏡正死死的盯著自己,急忙陪笑道:「呵呵,揚洋姐我這是說著玩那,開玩笑而已,孫教授怎麼可能會是這樣的人?」

許玉揚氣得眼鏡都要碎,原本綠油油的臉這時候都已經變成黑紫色了。

「小亮子能不能查到這騙鬼東西是誰寫的?」

蘇宏亮的雙手在鍵盤上飛速的敲擊著,「這篇文章是在一家論壇上轉載的,至於始作俑者是誰真的查不到了。」

宋小安道:「揚洋姐您也別生氣了,現在總有一些唯恐天下不亂的人在網上胡亂髮布這樣的東西,您也別太介意了消消氣。」

周娜娜一邊大嚼特嚼嘴裡的好吃的,一邊問道:「為什麼說這些是胡亂寫的?我看有鼻子有眼的挺像那麼一回事的呀!」

瞿小凡一邊逗著沈惟一吃東西一邊盈盈一笑:「這篇文章一看就知是假的了,玉揚姐有什麼好生氣的。」

許玉揚抬頭看了看瞿小凡沒想到這位瞿府祠堂的大小姐現在竟然會為自己說話。

周娜娜卻一頭霧水的問道:「小凡姐您為什麼認定這篇文章是假的呀?」

宋小安呵呵一笑:「這篇文章一看就是假的了,是人意淫出來的,要說真呀恐怕也就幾個人的姓名是真的。」

說到這裡宋小安頓了頓:「孫教授幫助周小川拿到獎學金,這件事別人怎麼知道的?孫教授怎麼做得手腳?孫教授怎麼幫助周小川成為假期義工的?這些事發帖人是怎麼知道?」

周娜娜道:「這有什麼的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這世上哪有不透風的牆?」

宋小安道:「這些先不說我們就來說說這篇文章最大的一點,死者張穎假期去圖書樓撞見了孫教授與女學生的不軌行為真的會引來殺神之禍?」

「既然孫教授和周小川都已經決定痛下殺手了,殺人滅口,那這篇文章的作者是怎麼知道的?」

周娜娜似乎恍然大悟,:「是呀,這篇文章的作者是怎麼知道的呀?」

宋小安道:「這就是這篇文章最大的漏洞,既然連警察都以沒有人證為由將孫教授與周小川無罪釋放了,那麼文章作者又怎麼能夠斷定就是這兩個人殺人滅口哪?這不是典型的信口雌黃嗎?」

許玉揚聽到這裡點了點頭心想:小安子說得太對了,就是這樣呀,警方都因為沒有人證為而認定孫教授與周小川沒有犯罪了,卻還能有人把這兩個人的犯罪經過說得有聲有色,這不是明顯得再造謠生事,無中生有嗎?

雲舒的聲音在許玉揚心頭響起:「是這個道理,玉揚能想明白也不容易了!」

許玉揚沉吟片刻心頭道:「雲舒神君您是在說我笨嗎?」

雲舒冷冷一笑,「沒有,我是在誇你反應快!」

許玉揚冷哼一聲,雲舒道:「我說你,玉揚你還不願意聽,你這不是又跑題了嗎?我們現在是在考慮圖書樓里的怨氣如何而來,你可倒好,卻在想究竟是誰發的帖子?這兩者關聯度似乎並不是很高吧。」

許玉揚心頭一顫:似乎好像是這麼回事!

雲舒接著道:「現在看來這裡面疑點最多的返到正是這個孫教授。」

許玉揚不禁一驚,開口道:「為什麼?」

眾人幾乎同時將目光落在許玉揚身上,張妍道:「揚洋姐,您剛說什麼為什麼?」

許玉揚略作遲疑,自己一不小心把心裡話說出來了,只得略顯尷尬得斷斷續續的說道:「我說網上的這些混蛋為什麼這樣肆意的詆毀孫教授?」

雲舒冷冷一笑,「文章里提到了三個人,其中死了兩個,你說去找誰?」

許玉揚立時啞口無言,雲舒則接著說道:「今日看那位孫教授確實是印堂發黑,難免有災,玉揚要是真的關心這位教授的話,就應該盡全力弄清楚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免得他遭遇不測。」

許玉揚聞聽雲舒所言句句在理,自然不再與之爭辯微微點了點頭。

袁姍姍卻呵呵一笑:「詆毀一個人無非就是想整他,想黑他了,這位孫教授是不是得罪人了?」

說話時卻已然拿著酒瓶子在往杯里倒酒,只是已經一滴都再倒不出來。

黃三郎呲著牙嘿嘿一笑:「小姑娘來喝點三爺的酒怎麼樣?」說著伸手便將那隻黃色的酒葫蘆放在桌子上。

袁姍姍一點不在乎,拿起來就又將自己和黃三郎面前的酒杯倒滿。

對面的許玉揚嚇得一咧嘴,雖然杯里的酒還算晶瑩,看不出有何異樣,但是誰知道黃三郎的就葫蘆裡面裝的是什麼?

雖然與袁姍姍交往不深,但是也不想這個性情豁達的女孩子就這麼稀里糊塗的喝下不乾不淨的東西,急忙開口制止:「姍姍,你、、、、、、」

許玉揚的話還沒有說完,袁姍姍早已將那一杯白酒一飲而盡,放下酒杯看了看許玉揚:「玉揚姐姐怎麼了,有什麼事嗎?」

看著袁姍姍此時許玉揚還啊能再說什麼?只是微微一笑:「三爺的酒辣的很,我想勸你慢點喝!」

袁姍姍重重地吸了口煙,呲呲牙,「小老頭的酒確實夠辣,不過只有這樣也才夠勁呀。」

此時黃三郎也已經那滿滿的一杯酒一飲而盡,袁姍姍再次拿起酒葫蘆分別滿了兩杯。

黃三郎嘿嘿一笑:「來來來小姑娘吃點菜,別光喝呀,時辰尚早,咱們才剛剛開始呀。」

說話時拿起一塊骨頭啃了起來,袁姍姍道:「小老頭你吃你的,我有煙就夠。」

黃三郎呲牙一笑:「小老頭也是好久沒抽煙了,來給三爺也點一根,咱們倆一起鼓搗。」

袁姍姍自然應允,這一老一少在一邊又抽又喝,當真可謂煙酒不分家。

胡慧娘看了看正在對著沈惟一無限發嗲的瞿小凡道:「不知道小凡妹妹有何高見?」

瞿小凡一邊幫沈惟一夾菜一邊微微一笑:「姐姐您道法高深,修為了得,此時竟然來問妹妹我?怎得實在考量妹妹嗎?」

胡慧娘笑道:「小販妹妹開玩笑了。」

瞿小凡道:「我家雖然乃是仙門氏族只是可惜呀妹妹我實在是仙緣淺薄,沒能習得母親的半點修為。」

說話時便又端起杯來向沈惟一敬酒,沈惟一滿臉羞澀與尷尬的把那杯酒一飲而盡,瞿小凡見勢笑得小臉紅撲撲的。

「既然是在圖書樓里出得事那就應該去圖書樓里找原因呀。」

周娜娜在旁邊「咦」了一聲,「自打出了那事之後聽說外語系的圖書館就變成了鬼樓,都沒人敢進去了。」

「而且聽住校的同學說呀那棟樓每天晚上都會傳出女人的哭聲,老嚇人了,結果弄地現在大家白天都不敢去了,就算是他們外語系的學生沒有必要的話都不敢去裡面看書了。」

瞿小凡卻微微一笑:「別人是那麼說的,但是我相信我們的惠娘姐與玉揚姐又怎麼會怕鬼?」

言畢之時瞿小凡微微一笑,便又去逗沈惟一,而許玉揚此時卻已暗暗下定決心,無論連海城外語系的圖書樓里究竟有什麼,自己也一定要去走一圈,看個明白。

雲舒卻又在其心頭髮聲:「玉揚同學您這可是自找的喲,到時候可別說我和神仙姐姐不幫忙!」

許玉揚心中惱怒,只哼了一聲,便不再發聲,只想著如何才能還孫教授一個清白,一不辜負之前孫教授對自己的幫助與提攜。

雲舒雖然在許玉揚心頭那般說話,心中卻在感嘆玉揚知恩圖報,不失乃是有情有義之人。

此後大家便不再提及此事,邊上兩位「三爺」勢必要見個高下,兩個人推杯換盞,莫說是幹掉了兩瓶白酒,後來便是從黃三郎的就葫蘆中也不知又倒出了多少杯,當真喝得痛快。

而瞿小凡這一頓飯下來便只圍著沈惟一轉,又是倒酒又是夾菜,這位瞿府祠堂的大小姐當真可把沈惟一服侍好了,就差嘴對嘴的餵給沈惟一吃了。

弄得沈惟一一臉尷尬,真不知道是喜歡還是不喜歡,高興還是不高興!

張妍、宋小安他們卻是吃的樂樂呵呵,高高興興,有酒有菜,又有戲看怎會不開心?

至於周娜娜則和胖子兩個則是一頓胡吃海塞,哪裡管他們那麼許多?

倒是許玉揚吃著,喝著心裡卻覺得這些酒菜都沒有什麼味道,一心只想想著自己師妹怎會無故上吊,想著一向為人謹慎,對學生關愛有佳的孫教授怎麼會幹出網上傳言的那諸多醜事來?

燈筆 「所有人,統統離開,洞穴要倒了,快快快。」朱雀大喝。

這裡很多人是無辜的,她不能見死不救。

聽到她的話,整個實驗室亂成一團,無數的人朝外面湧出去。

就連獸組織的護衛也不管了,一起逃跑,整個實驗室頓時亂成一團。

時間一秒一秒地過去,很快實驗室的人跑得精光。

朱雀咬咬牙,朝牢室跑去,她不能眼睜睜看著葉雄跟鳳凰困死在裡面。

葉雄快步走進牢室。

裡面是兩排大鐵牢,關著很多人,加起來應該有十幾二十個,每個鐵牢裡面關著兩三個人不等。

時間不多,葉雄一個個飛快地看著。

鐵牢里的人,見到有人進來,奇怪地望著他,不知道他到底是什麼人。

葉雄正準備查看,突然聽聞幾聲低沉的獸吼,轉身一看,裡面的地上,卧著三頭巨狼,全身通體黝黑,皮膚像澆鑄一樣,又長又亮的獠牙閃爍著。

三頭巨狼看到有人進來,同時站了起來,個頭比人還高。

它們嗚嗚地朝葉雄撲過來,站在他五米處,呲牙咧齒,唾沫一絲絲掉到地上,看起來非常恐怖。

又是該死的基因狼,葉雄咒罵。

正在這時候,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

「阿雄,心。」

聽到這個聲音,葉雄十分激動。

從進這裡那一刻起,他的心一直在懸著,不知道鳳凰會怎麼樣。

特別在外面沒找到鳳凰,他的心更是提了起來。

現在聽到這聲音,明她沒死,如何能不激動?

三界淘寶店 遁聲望著,鳳凰被關在最裡面一個鐵籠里,站在牢邊看著他。

相公別懵:夫人又裝傻了 聽到鳳凰的話,其他鐵牢的人,全都望著葉雄,知道有人來救,全都非常激動。

時間不多,葉雄沒有絲毫遲疑,抽出冷墨匕首,朝三頭巨狼撲過去。

這些基因狼,葉雄殺過不少,在磊山基地殺過,在江南江邊殺過,加起來殺了十幾頭。

但是以前殺的時候,他是在變身的情況下,現在他不能變身了,只能靠真正實力去殺。

還好,他最近實力大漲,加上有絕世神兵在手,又懂九宮步,未必沒有一戰。

生死關頭,他沒有絲毫保留,火力全開。

一道殘影閃過,轉眼之間,他已經攻到個頭最那頭基因狼旁邊,握起匕首狠狠地紮下去。

三頭基因狼非常有默契,同時撲了過來。

頓時,一人三狼,大戰在一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