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3 日

從做筆錄開始到問話,足足用了一個多小時,幾位省廳的警察看再問不出什麼有價值的線索來了,這才起身都告辭走了,刑貴慌慌張張地和楊偉打了個招呼,忙著送省廳地人。,今天的一幹事情下來,已經快零點了,一出辦公室地門,卻見得周毓惠還在傻傻地等著,大慨是聽到人聲,探頭探腦地從另一間辦公室里看,見得楊偉出來,高興地迎了上來。

「六呢!」

「走了!」

「你怎麼還不走!?」

「我等你!……楊偉,我們十幾分鐘就完了,你怎麼現在才說完。」周毓惠有點奇怪,兩人並肩著走的,快步出了公安局上了車,直到上了車楊偉也沒有說話。

「我說,你以後別跟個傻老娘們等漢似地,傻等在公安局,我要出不來了,你也等著呀!」楊偉上車了,不知為何發起火來。

「怎麼了?是不是有其他地事絆住了。」周毓惠沒生氣,很善解人意地輕輕說了句。

「哎,沒什麼事,是省公安廳問伍利民的事!這小子級別又升了,紅色通緝令……咂……」楊偉吧唧了半天嘴,實在不知道該說什麼。

周毓惠閉嘴不言了,再問地話,楊偉肯定又要生氣。楊偉不放心又打電話問了賊六,知道沒人問他這才放心了幾分。景瑞霞駕著車直回了公安小區,看楊偉和周毓惠下了車,很知趣地先上樓了,突發了這麼件事,讓倆人晚上多少有點愉快心情又蒙上了一層陰影,把周毓惠送上樓,到了訕說了句:「毓惠,對不起,剛才心情不好,不該對你發火,別生氣。」

「沒關係,你發火是因為擔心我,我怎麼會生氣呢!」周毓惠輕輕地說道。一點也沒有生氣的意思。

「明天我就走了,可能需要一兩周的時間,有事電話聯繫。」

「嗯!」周毓惠點點頭。

楊偉咬咬牙,轉身要走的時候,被周毓惠拽住了衣服,一回頭卻見周毓惠很脈脈地盯著自己,嘴唇囁喃了半天說了句,注意安全。

「你也要注意,自己照顧好自己……回去吧!」

楊偉說著,愛憐般地觸觸周毓惠的臉蛋,彷彿看著這傷很讓他心疼一般,看著周毓惠開了門,一轉身走了………(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

() 上來就是非常有誠意的道歉!

蘇沐在侯柏涼過來的時候,已經是從椅子上站起來,倘若說這時候還要繼續坐著的話,那倒是成了他的不是。而且蘇沐現在也有著自己的想法,官榜的五次絕對不能夠浪費,就全都用在這裡吧。

嘩啦!

伴隨著和侯柏涼雙手握住的瞬間,官榜便開始旋轉,出現的信息讓蘇沐心底不由輕蔑的笑著,果然是如此,真的是沒有能夠逃過自己的猜測。這個侯柏涼真的是夠陰險的。

親密度為零!

不說別的,光沖著這個,難道還不夠說明問題嗎?侯柏涼對蘇沐現在表現出來的親熱全都是虛假的,一個對蘇沐親密度數值為零的人,也就意味著他從心底裡面是排斥蘇沐的。

這只是開始!

窺私一欄顯示的是:蘇沐竟然會這樣年輕?如此乳臭未乾的毛頭小子有什麼資格坐在我的上面?真的是豈有此理,我是絕對不會配合他的,他就等著被我落面子吧。這次過後,等到我將李建新收拾掉之後,就開始動手收拾蘇沐。

還用說什麼嗎?

蘇沐現在是一下就知道了侯柏涼的所思所想,瞧著他那雙雙眼,心底更是感覺到這官場之人帶著的面具真的是不容易的。瞧瞧人家現在流露出來的這種氣勢,簡直是讓人感覺到恢宏的很那。實際那?卻是十足十的虛偽者。

人脈:江苛,馬文雋,余順,夏春梅,寧邊遠…

侯柏涼的人脈樹也清晰的被蘇沐捕捉到,當這個人脈樹呈現出來的時候,蘇沐並沒有多少吃驚的意思,這和他之前收集到的資料是相符的。侯柏涼的後台就是市委副書記江苛,在這殷玄縣之內。結成的戰線是後面四位縣委常委。

要是再加上侯柏涼手中的那一票,十一位縣委常委中,侯柏涼竟然一下子掌握了五票。這樣的票數在如今的縣委常委層面,已經是真的不能夠算少的,是掌握著大話語權的。

侯柏涼是不知道自己的底細在這時候已經被蘇沐看穿,他現在想到更多的是,真的是太年輕了。就蘇沐這樣的年齡。自己兒子都比他不小多少。可是能夠相比那?

瞧瞧人家蘇沐已經是成為縣委書記!

要是說蘇沐背後沒有人撐腰的話,打死侯柏涼都是不相信的。但就算是有所謂的後台撐腰又有何妨?侯柏涼心底對蘇沐是不屑一顧的,這樣年輕的人,就算再老謀深算,都是沒用的,是沒有可能擊敗自己的。

如果說之前侯柏涼還是提心弔膽的話。現在見到蘇沐后,這樣的謹慎之意就徹底的消失掉。

「侯縣長,你好!」蘇沐倒是很為平靜著。

「蘇書記,真的是很抱歉,發生這樣的事情,是縣公安局這邊做的不到位。幸好你現在是沒有什麼事情,不然的話。那可就真的是不知道該怎麼辦了。一群不長眼的東西,我會好好批評他們的。」侯柏涼和蘇沐只是碰觸了下,很快就鬆開手說道。

和剛才的那種擔心相比,這時候侯柏涼說出這話時的神情明顯是變的要隨意多。

蘇沐眼睛一眯縫,嘴角露出一抹不經意的嘲笑。 豪門獨寵之千金冷妻 你侯柏涼還真的是夠陰險的,上來就說出這樣的話,將事情的性質定義為所謂的誤會嗎? 最佳婚聘 什麼叫做不長眼的東西,你好好批評。這是好好批評就能夠解決的問題嗎?

蘇沐倒是沒有辯解什麼,因為就在這時,門外面是魚貫的向著審訊室內不斷的走進著人。幸好這個房間還算是夠大,不然這麼多人一下全都湧進來,還真的是不夠地方落腳的。

真的是夠齊全的!

蘇沐放眼望去,分別和腦海之中已經記下來的資料分別對號入座著。他知道這些人這時候都出現在這裡,更多的原因是因為態度問題。而並不是涉及到站隊問題。

這就像是侯柏涼出現在這裡似的,如果說到站隊的話,侯柏涼會過來嗎?自然是沒有這個可能的。

苗力峰這時候是真的嚇得雙腿都軟了,如果說不是因為自己是刑警大隊的隊長。他早就會嚇趴下。更別說心理承受能力比苗立峰要遠遠不如的李建新,這時候更是面如死灰著。如果說要是平常情況下,遇到這樣的一幕,他肯定是會激動的。

全體縣委常委到場祝賀,這樣的資格,可不是誰想要享受就能夠享受到的!

但現在這事卻是壞事,而且還是很壞很壞的事情,你讓李建新如何能夠有好心情面對,他能夠在這裡勉強的站著,就已經是夠他受的。可以的話,他真的想要就這樣趕緊溜出去。

除卻最開始到來的縣委辦主任孟嘗直,其後便是縣長侯柏涼之外,依次進入到審訊室的分別是縣政法委書記馬文雋,縣專職黨群副書記費默,常務副縣長余順,縣紀委書記顧演里,縣委組織部部長潘蔚然,縣委宣傳部部長夏春梅,縣委統戰部部長張鐸。

除卻東罡鎮鎮黨委書記,縣委常委寧邊遠因為沒有在縣城之內居住,而是在東罡鎮鎮上之外,其餘在家的縣委常委如數到場。

如此場景真的是很為壯觀!

任憑誰都沒有想到過,和縣委書記,即將掌管這座縣城的蘇沐第一次見面,地點會是在這裡。

還真的是夠諷刺的!

因為場合的不對,所以沒有可能誰進來之後都像是侯柏涼那樣,和蘇沐握手。所有人都擠在這裡,一下子就讓這個審訊室變的有些狹窄和擁擠起來。但卻沒有誰想著離開,從他們進來那刻起,就意味著他們必須站在這裡。

只是當這些人看到蘇沐之後,全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氣。原因很簡單,誰讓蘇沐實在是太過於年輕了。他們怎麼都沒有想到,之前已經想到過的,蘇沐會是非常年輕之人,卻沒有想到,真正見到之後,這種感覺會比之前還要更強的衝擊。

年輕的不像話!

這麼年輕的人,真的是比他們當中有人的孩子歲數還要小。但誰能夠想到,就是這樣的人,卻要成為殷玄縣的縣委書記。別管他們願不願意,這都是上級領導安排下來的。

僅僅是這樣也就算了,偏偏蘇沐第一天前來殷玄縣,得到的便是這樣的待遇。

張眸的事情他們在場的人都已經知道,並且誰都清楚是怎麼回事。但那又如何?能夠說出來嗎?別說張眸這次是侯柏涼請過來的,就算不是侯柏涼請的,憑著張眸在商禪市的人脈關係,誰能夠貿然得罪他?

一邊是縣委書記蘇沐,一邊是商禪市的大師張眸,這問題原本是沒有必要猶豫的,但誰想到,在這殷玄縣,就真的是有著縣委常委心底猶豫著。

「蘇書記,真的是讓你受委屈了!」

「縣公安局的人是怎麼辦事?」

「苗力峰,你們刑警隊還能不能繼續幹下去了?」

……

短暫的安靜過後,這些縣委常委們就開始沖著苗力峰發飆。殷玄縣原本就這麼大,苗力峰又是刑警隊的隊長,不可能沒有人認識的。就是因為認識,所以說他們現在才要狠狠的訓斥著,沒準真的能夠因為這樣的訓斥,讓苗力峰逃過一劫也不是沒有可能的。

苗力峰低著腦袋,任打任罵著,絕對不敢犟嘴。

「蘇書記,你看這事交給馬文雋同志就行,你是不是先離開這裡再說?」侯柏涼說道。

「侯縣長,你客氣了,我現在還沒有上任,所以說只是一個最為普通的人而已。不過既然侯縣長這樣說了,那我自然是會給你這個面子的。」 竊玉偷香 蘇沐知道自己縣委書記的身份,是沒有可能被誰忽視的。

反正事實是擺在那裡的,就沒有必要再造作。

「馬書記!」蘇沐向前一步,直接站在侯柏涼身前,這一步邁出的時候是那樣的果斷,絲毫沒有考慮侯柏涼的想法。而侯柏涼原本就不高的身材,在蘇沐的面前,真的是顯得更加不堪。當被蘇沐擋住之後,侯柏涼是真的臉色一沉,不過卻是沒有開口說什麼。

「是!」馬文雋趕緊道。

「這件事情如何處理是你們政法系統的事情,我只是希望你們能夠給出一個公平合理的處理結果。整件事情到底真相為何,你可以調查,也可以隨時向我錄取口供。這兩天我是不會離開的,會一直在縣城之內的。」蘇沐平靜道。

「是,我絕對會在最短的時間內將整件事情徹查清楚的!」馬文雋果斷道。

「是應該徹查下,不然我真的要懷疑,路上超車就要被訛詐被毆打。旅館住著,卻被搜出來毒品,指責為販毒銷贓。這樣的事情要是不查清楚的話,我的清白就真的要葬送在這殷玄縣了。」蘇沐不輕不重說道。

這兩句話說出來,全場的縣委常委心底都開始罵起來。

縣委書記販毒?你們還真的是夠可以的,這樣的罪名按的夠利索夠狠的!

尼瑪啊,見過哪家縣委書記,還沒有上任,就帶著毒品前來所要就職的縣城嗎?

攻婚掠情,二爺的心尖前妻 這樣的事情要是傳出去的話,整個殷玄縣都會出名的。

馬文雋聽到這個,臉色當場就陰暗下來,牙齒咬的咯吱咯吱響! 紅男綠女第八卷【以惡報惡】第24章聲色犬馬皆為欲

難得的一個好天氣,初冬暖洋洋的太陽照著長平大的,如果不是街邊的枯枝和星星可見的落葉的話,或許會把這個難得暖和的天氣當成春天來了。,一年四季的氣候兼有了山的溫帶和黃土高原特點,令人難以捉摸,夏天時有時候飛石走沙、遮天敝日;而冬天裡卻經常暖洋洋的溫如初春。

好像一個病人的迴光返照,更好像大戰來臨前的平靜,這裡的冬天一般在寒流將來來臨的時候,都會有這麼一段溫潤如春的時間,再暖和也冬天將來來了!

西苑小區,一幢單獨的別墅,這是一幢占的600平米的別墅,米黃色的牆、黑色的鐵藝大門,仿歐式的花式鐵藝,冷冰冰的鐵被軋成這來花里胡哨的樣子,倒也覺得俏皮。大門口,杵著兩個保安模樣的人,一大早就迎接了形形色色的來人。

今天立冬,長平的習俗是吃油炸嫩豆腐,配生氽丸子,這一習俗據說最早起源的長平之戰的時候,趙的百姓對於坑殺二十萬降卒的秦將白起恨之入骨,便有了「煎白起」這一說,古趙的的百姓打不過秦將白起,便弄了這麼個習俗來y把白起放鍋里煎!……當然,在舊社會生活尚不富裕的時候,見見油腥倒也饞人。時代變了,這個習俗留下來,和朋友小聚的日子。

別墅,是朱家的府弟。來的客人,也算得上半個家人。

新晉的新貴趙宏偉卻是很謙恭的早來了,帶著媳婦女兒來給這位半路大哥問安!

長年混跡在鄉下的趙三刀,帶著幾個手下風風火火的來了,尖厲的剎車聲一直開到大門口,那兩位看門的已經司空見慣這位囂張的老三了,趙三刀好像是故意這樣才能顯示得出和老大的關係非比尋常一般,被朱前錦訓了幾次低調低調,依然故我。今天來的趙三刀刻意打扮了一番。臉刮乾淨了,臉頰上三道刀痕卻顯得更清晰了,那幾刀破壞了脖子上的神經,讓趙三刀經常莫名其妙的搖頭,這是唯一的遺憾了!

老二古建軍也是帶著家人來的。右手提了一包土特產,左手提了個鐵籠子,籠里咕咕叫著關了兩隻羽色鮮亮的山雞,這東西倒也稀罕。比他乘坐的這輛svu在長平大街上還稀罕!

這是黑窯被炸后第三個立冬,古建軍記得第一次小聚的時候那時候很難堪。前錦公司賴以生存的十幾座自有的共建的黑窯,被市裡工作隊兩天不到,掀了個乾乾淨淨。上千萬投資一夜之間化成了泡影,趙三刀神情激憤的時候甚至揚言要生吞活剝了這個帶頭的。不過大哥畢竟是大哥。瀾,把原來就傳話的小趙宏偉啟用了。而且還委以重任,這個玲瓏八面的趙宏偉起初倒不覺得是個人物,不過幾番較量下來,連朱前錦也不得不心服口服,非法的生意丟了,而趙宏偉左右逢源,卻盤迴來更多更大的生意。而且是合法的生意………黑窯被炸后公司的財務狀況幾個人心裡怕是都有數,由於高玉勝一案涉黑涉賭,朱前錦還向市政府主動檢舉舉報了高玉勝的犯罪事實,並主動上交了和高玉勝經濟來往的八千萬餘款,贏得了一片喝彩,不過這八千萬已經在他的公司的流動了近一年的時間。

有了朱前錦的底子加上趙宏偉的運作,前錦公司越洗越白,外部看來,儼然成了一個合法的企業、長平的納稅大戶。白得再不能白的民營企業。

這兩年發生了很多事,很多讓趙三刀和古建軍沒有看太懂的事,由長平市有色金屬經營公司經銷的盈盛煤業。到現在除了朱前錦,都沒有人看懂這個市直企業差不多一半的股份。如何就落到了前錦公司里;拴馬村自己原來的兄弟仨搶了幾年沒有入手,不知道在趙宏偉手裡如何就不動聲色的抽了百分之十五的股份,這個大礦的煤炭銷售,現在直接到了趙三刀手裡,簡直是匪夷所思;更匪夷所思的是,古建軍曾經和趙三刀私底下討論公司的資產一億剛出頭,而且大多是不動產,不知道這老大從那裡來的錢能辦這麼大事,兩年把公司的資產翻了幾番!

當然,看不懂的事不需要太看懂,跟著老大幹就成!

幾個人落座不久,一身唐裝的朱前錦從二樓下客廳招待來了,偌大的客廳給人感覺絕對是中西合璧,從門外進來,歐式的鐵藝門、穹頂、弓形的窗,但進門之後的感覺就不同了,客廳居中是一副木雕字畫,一位偉人的沁園春詞,而且老朱最喜歡「數人流人物、還看今朝」的這一句。木沙發有點老舊,不過是紅木的;客廳中央放著茶座整個是一座根雕,這是長平出名的根雕藝術家的作品,花十幾萬買來之後,就當茶桌了。

像所有的暴發戶一樣,錢能買到的東西差不多買遍了之後,就得花錢買品位了,雖然不懂品位,但情形使然,還裝也得裝出品位來;雖然不懂風雅,但有錢的話,收集收集字畫、古董,久而久之,倒也離風雅不算太遠了!要說起來,朱前錦比長平有些一夜暴富的小老闆強了不少,好歹是高小畢業,最起碼不會扛著一麻袋現金去買車買樓,從這點上看,素質確實提高了不少。

女人們領著孩子上樓找朱家大嫂聊去了,老朱這老婆是二婚的,前妻這長相和他本人差不到那,實在拉不到人前,前錦打發回老家去了,不過朱前錦也念舊,前妻一家子,吃喝用住,基本都管著。二婚這老婆原來是一位小學的教員,跟了朱前錦后又生一個男孩,老來得子,這朱前錦可寵得不行,剛上初中就給送到國外吃洋麵包去了,老朱這隔三差五齣國,其實就是沖著兒子在那兒去了。

男人們談的事永遠是大事,每年的這個時候聚會,也是一年中黃金時間開始的時候謀定大計。有些有經營上、運輸上和銷售上的細節,茶間飯間基本就定來了,今年的討論卻沒有什麼細節可言,基本都已經定下來了,幾個煤場吞吐量翻了幾番。說實話,一天二十四小時不間斷的裝車運煤,趙三刀說了句,這錢掙得人都有點煩了!

這句話引得大家哈哈大笑,笑罷這趙宏偉想起今天要彙報的事來,小心翼翼的說道:「朱委員,鳳城那邊的事出了點小意外。惠揚那邊好像有點小動作。」

「是嗎?說來聽聽。」朱前錦靠著紅木椅,笑呵呵的說道。這話也引起了趙三刀和古建軍的興趣,兩個的眼神也被吸引過來了。

「噢。不是什麼大事……今天早上秘書收到了一份傳真,惠揚發的函,原定於後天的公開競賣取消了,取消的原因是,他們的債權還沒有說道,這表情落在誰眼裡,絕對是一個標準的儒商。

「債權?」朱前錦有點奇怪了。

「您忘了。古經理的叔輩兄弟,候甲煤礦礦長,扣了他們三百五十萬的預付。這個錢還壓在礦上。」趙宏偉提醒道。

「呵……呵……還是你出得餿主意!看來這女人呀,天生難成大器,都成了破罐子了,還捨不得摔,哈……」朱前錦卻是知道整個事件的前前後後,乍聽之下發了這麼個評價,回頭笑著說了句:「宏偉呀。這個事你看著怎麼辦?我是覺得呢,將來長平向南一線,還是有一個中轉站比較好一點。北連長平、西接澤州、陽明、南下可長驅出省,這個位置還是很重要的。這個女人還是有眼光的,兩年前就選了這的方,不簡單呀!現在這批煤場的手續不是錢不錢的問題,而是有新政策,根本就批不了。」

「不過這個女人可夠刻薄了,我們派人商談的時候,她這話說一次比一次難聽,價格出到了一千二百萬她都不賣,現在我估計還是心疼,捨不得出手。」趙宏偉笑著接了句。

「宏偉哥!」半天沒開口的趙三刀說話了:「要我說,我們去上幾十號人,把她趕走得了。不就一小娘們嗎?開煤礦的咱們照趕不誤,她算什麼?」三刀其實就怵王大炮那人海戰術,一出來就是幾百人,這打都不用打把自己這方的氣勢就壓下去了,沒了這個悍人,趙三刀還真不懼其他的人。

「對,我同意老三的。」古建軍插了句嘴。

「咂,你少說兩句。」朱前錦有點不大高興的訓了古建軍一句,這老古屁事辦不了,凈捅婁子,金村村長金根來進煤場的事卻是已經傳回了長平,這事讓大家吃了蒼蠅般的難受,就聽朱前錦說道:「你當時要把金村這攤子全收賣過來,說不定現在這事已經定了,我說老古,找女人的時候沒見你小氣過啊,怎麼遇到大事反倒摳門起來了。這消息要確認了,真是村裡人經營起來了,趕都沒法趕了。」

「大哥,我不是覺得這三萬塊就可以了嘛,想省倆錢,誰知道這老金真不的道,回頭就把咱們賣了自己個幹上了。嘿,我說這老傢伙,沒看出來還有這本事。」古建軍強自辨白道,現在還沒看明白,這金根來怎麼著堂而皇之的進煤場當場長了,這人對於長平而言也是個難纏的主。

朱前錦擺擺手:「得得,聽聽宏偉的意見!」

趙宏偉不動聲色的說了句:「各位,我是這麼想的!這事嗎,我們什麼都不幹,就晾著!」

「晾著!?」趙三刀、古「好辦法!好辦法!」朱前錦笑著誇了句,也許這句正說到了自己的心坎上。

趙宏偉接著朱前錦的話頭說道:「大哥的意思呢,很明白,現在他們的存煤已經出完了,長平一線沒人敢給她供貨;候甲煤礦壓住了三百多萬的貨款,他們今年賠不了錢,而且再干還是賠錢生意。煤場幾十號人,我想他總不能一冬天都養著不幹活吧,以前是他們耗得起,咱們不敢耗;現在是咱們耗得起,她沒辦法耗。像這們情況,他們能堅持一個月,就已經很不錯了。咱們撐到她自己堅持不住的時候再出手,那就是最便宜的時候了,除了我們。誰還敢買這個破場子。」

趙宏偉解釋道,把細節的創意以老大的口氣更完善的幾分,好像一切都是朱老大設計的,一切都完美得不能再完美。

「噢……」這下趙三刀和古建軍倆人算是明白了。古建軍這見風使舵的快,馬上豎著大拇指,不知聽明白了沒有,嘴裡說道:「好辦法!好辦法!」

「不過大哥,我可聽說炸咱們礦洞的那小子可回來了啊!」趙三刀冷不丁冒了一句。

「楊偉!?」這一句嚇得古建軍心重重的跳了幾下。兩年前就因為這個人,自己差點連老本都賠進去了。趙宏和這個人沒有打過什麼交道。

朱前錦聽到這個人,眉毛挑了挑,怕是也有觸動,忙問了句:「消息可靠嗎?」

「可靠,一直有人給咱們傳消息……不過好像他是一回來就走,上次出車禍不是還有一個半死不活的小子嗎?聽說他和惠揚那女的周什麼來著,要一起帶著這個半拉人上北京瞧病去。」趙三刀說道。

「還有什麼消息?」朱前錦好像對這件小事比煤場還重視。

「沒有了。就這些,我也是來這兒的時候剛知道的。」

「宏偉,你怎麼看!」

趙宏偉欠欠身子,把精緻的小茶碗放到了茶桌上,想了想說了句:「我覺得這個人,是個識時務的人。兩年前炸完黑礦在鳳城攪得亂七八糟然後就遠走高飛,誰拿他也沒辦法……我看這次呀,瞧病是假,離開這個是非圈子是真。畢竟在鳳城,他已經沒有可用之人了。最大的一股的勢力控制在我們手裡,他本人又離開了兩年。我想,他這是明哲保身吧!」

「嗯!應該是這樣。咂……這個人很奇怪啊。這麼多年了,還是說黑不黑、說白不白,要以他的本事這幾年一直闖蕩在道上的話,現在應該也是一方人物了吧!可惜呀可惜,現時下這年頭,容不下也好……他要在鳳城,鳳城肯定太平不了。」朱前錦說了句。

這話,都深有同感,這個人在的時候,確實沒有太平過!這次連趙三刀也沒有太發狠話,兩年前被炸黑窯那茬無形中已經揭過了,如果沒有那一次破而後立,也沒有今天的風光了,要說起來,還得感謝這個人呢!

問完了工作就問得著生活了,幾個人里就趙三刀光棍一條,一會就是幾大家子湊了一桌子,男人的碰杯喝著、女人們聊著,趙宏偉家這個寧寧的小女孩得得煞是可愛,被人挨個逗來逗去,反倒成了飯桌上的主角,幾家子在一起,倒也其樂融融………

鳳城,通往太行關的二級路上,一輛全身貼著cityspecial標誌北京吉普車冒著輕煙顛簸在坑坑窪窪的路面上,行李架掛在車頂上,就像遠道而來的遊客。

輪子送這車的時候,明顯看出景瑞霞眼裡的不屑,不服氣的說道,別看這車不貴,才6萬多,可改裝花了12萬,我告你瑞姐,你那天要開這種車跳十米的溝,根本不打咧蹌,下了河灘照樣走……這可越野者俱樂部幾大高手改裝的……

景瑞霞當然不相信,在城市平整的大道上倒也不覺得什進山路,得,這車的優勢出來了,基本就放開了走,不像底座太低的轎車,還得留意著那裡有坑那裡有石頭。景瑞霞好歹也是保鏢出身,什麼好車沒見過,無非就是一輛很好的越野而已,不過越看越發現,這車貌不起眼,可實在是內容豐富得很。四驅電噴動力強勁得很,爬坡的時候換檔都不用,這發動機上肯定搗鬼了;寬幅的輪胎抓的很緊,試車的時候,把車開進河灘的里都不打滑,據說是進口實心輪,一條輪四千多塊;這減震更不用說。根本很感覺不到路面的顛簸。裡面的座位更是別出心裁,放倒了,直接就是一小床,半躺在上頭,實在是舒服得緊!這根本不是改裝。純粹就是再做了一輛,趁著停車的時間,景瑞霞再細看看,居然發現車身換上了鍍鋅鋼板,這東西景瑞霞知道幹什麼用的:防彈!

加上前面的倒刺保險杠,這車基本就一防彈裝甲了,景瑞霞駕著心裡別提多爽了。偏偏這爽還只能自己享受著,上午就從鳳城出來了。一路上走走停停,周毓惠是想什麼問題。楊偉好像在解決什麼問題,倆個人都不太說話。景瑞霞悄悄觀察了觀察楊偉,發現這人手裡拿得居然是一幅立體圖,上面一條曲曲彎彎的小路正自己所處的路線,被楊偉密密碼碼的標註了一些符,楊偉就比劃著手勢好像丈量什麼,弄得景瑞霞只覺得楊偉這裝神弄鬼比其他的本事都要大!對。還有一位,坐在車上基本沒下來,裝深沉呢!

周毓惠可沒裝深沉,只是因為從昨天晚上開始想的問題多了些,讓她看上去有點深沉

噢,鄭重解釋一下,什麼也沒有發生……

周毓惠緊緊的抱著從背後抱著楊偉,這是有生第一次這樣對一位男人示愛。很矜持的周毓惠現在覺得自己不在乎這張臉面了,不管他直奔主題上床也好、不管是回頭輕薄濕吻也罷,她只想和這個人在一起。那怕最底要求就這麼抱著,就這麼抱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