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9 日

從門外吹來了一陣微風,此時正值春季,萬物復甦,卻依舊有一絲寒意,讓睡夢中的季成打了個寒顫。

季成睜開了眼睛,望了望窗外,時辰還早,才只是早上,不過他還是有些擔心,醒來后第一件事便是查看身體狀況,他能明顯的感覺到,身體已經越來越虛弱了,有時躺在床上,甚至都有種透不過氣來的感覺。

將注意力集中起來后,季成的眼前又浮現出了小紅框,他的身體數據十分清晰的出現在了眼前。

體質:3(虛弱)

力量:2

敏捷:1

智力:1

快刀十三式(入門級,熟練)

屬性點,0,無法分配!

看到自己的身體素質和昨天沒什麼變化,季成微微鬆了口氣:「不錯,總算沒變了,也不知道小妹和母親找到了多少青藻?」

季成現在最關注的便是小妹和母親能夠找到多少青藻,畢竟青藻是生長在河流深處,不是那麼容易採集到的。

季成正準備收回注意力,不再查看身體的數據,不過他的眼角餘光,卻無意中看到了一個小紅框內一個數字的變動。

「體質1(虛弱)」。

季成瞬間臉色大變,這數字是剛剛才變動的,他的體質從3變成了1,一下子掉了兩點,這是非常危險的,一旦變為零,那就是季成毒發身亡之時。

「糟糕了,沒想到毒素擴散的這麼快……是了,毒素越到後面,擴散的就越快!」

季成臉色變幻不定,毒素比他預想中要擴散的快,而且還得多虧了昨天那碗青藻湯,讓他的體質增強了一點,否則,季成這一覺還能不能再醒來,就很難說了。

但即便這樣,現在的季成也是隨時處在危險當中,畢竟誰也不知道毒素會在什麼時候擴散到心脈內,一旦擴散到心脈內,那即便有蛇膽也遲了。

「四哥!」

就在這時,房門被推開,小妹急匆匆的跑了進來,她的模樣很憔悴,眼圈烏黑,腳上還沾滿了污泥,手中端著兩碗青藻湯。

「四哥,今天母親為你熬了很多青藻湯,你快趁熱喝下,不夠的話,廚房裡還有一些青藻,母親隨時都可以熬。」

小妹微微發黑的手,端著瓷碗向季成遞了過來。

「小妹,你昨天晚上去找青藻了?」

季成厲聲問道。

小妹雙手微微一頓,不過看到季成凌厲的目光,還是悄悄的說道:「四哥,這有什麼,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從小的水性就很好,寨子后的那條河,我已經摸的很熟了……」

季成看了看瓷碗內的青藻湯,心中很感動,他來到這個世界四天的時間,卻收穫了家人的關懷,這種溫暖的親情,是比青藻湯這種美味更大的收穫。

良久,季成才開口道:「小妹,辛苦你了!」

隨後,季成沒有再多說,他將感激之情都默默的記在了心裡。

季成開始喝下青藻湯,與此同時,他也在關注著屬性點的變化,一碗接著一碗,一連十多碗,直到肚子實在是裝不下了。

但屬性點,才只有區區兩點。

「怎麼回事?昨天一碗青藻湯就增加了一點屬性點,怎麼今天十多碗,卻僅僅只增加了兩點?」

季成有些發愣,果然是期望越大,失望就越大。原本指望著青藻湯能夠幫助他快速的增強體質,化解蛇毒,但現在看來,是他有些樂觀了。

僅僅只增加兩點屬性點,充其量,只是延遲了毒素的發作罷了,季成依舊沒能脫離危險。

「明白了,青澡湯喝的越多,實際上效果就越弱,不可能無限的增加屬性點……」

季成心中明白,不能再指望青藻湯化解蛇毒了,現在只能多喝青藻湯,只要能多增加一點屬性點,那也能延遲一下蛇毒的發作,等到父親季威帶著五彩花蛇的蛇膽回來,化解毒素,那樣才能從根本上解決毒素的問題。

*****

一天、兩天……

季成靠著青藻湯,又增加了一點屬性點,也都加在了體質上,勉強多活了兩天。但今天早上,青藻湯已經徹底失去了效果。

在這期間,季成也曾經嘗試了其他一些食物,卻都沒有和青藻湯一樣,能夠增加屬性點的。

如果季成有時間的話,倒是可以慢慢的尋找,總能找到和青藻一樣有相同效果的東西,不過現在他最缺的就是時間了。

兩天時間過去,季成的體質又重新變成了1,他感覺到身體越來越虛弱,甚至連話都不想說,小妹和母親也都只能坐在床前,無助的陪伴著季成。

「難道我真要死了?老天既然讓我來到了這個世界,為什麼又不給我機會?」

季成感受著生命力一點點的消失,內心又有些不甘,他已經死過了一次,不想再死一次,更何況,他喜歡上了小妹以及母親這種為他營造的「家」的感覺。

這種感覺很溫馨,儘管才短短几天,但季成卻並不想失去。

儘管心有不甘,但季成卻連喊都喊不出來了。

「我本不該屬於這個世界,或許,老天給我一次生的機會,本就是個意外……」

季成嘴角間露出了一絲無奈的笑容。

「成兒!」

忽然,門外傳來了一聲如野獸咆哮般的聲音,雖然聲音是從外面傳來的,但依舊震得季成耳朵都嗡嗡作響。

「砰」。

房門被一腳踢開,一道魁梧的身影衝進了屋內,目光瞬間便望向了床榻上的季成!

「父親!」

「威哥!」

小妹和母親看到這道突然闖進的身影后,都驚喜交加的站起身來。

季成也用最後的力氣,緩緩的睜開了眼睛,看清了屋裡多出的一個身材魁梧,身穿獸皮,只遮住半邊身子的男子,其裸露出的手臂上,還沾染著殷紅的鮮血。

尤其是其右手握住的那一柄大刀,刀刃都翻卷了起來,一看便是不知道經歷了多少的血腥戰鬥,才終於趕了回來。

「成兒!你怎麼樣了?」

魁梧男子正是季家寨的第一高手,季家寨寨主,季成的父親季威!

季威此時渾身都散發著如同野獸般的恐怖氣息,目光緊張的盯著季成,眼神中滿是緊張和關懷之色。

季成望著這個魁梧如野獸般的男人,這就是他的父親,在面對病榻上的季成時,盡顯作為父親的慈愛。

不過季成也只能用目光看著父親,他現在虛弱得連說話都是一件奢侈的事。

母親急忙站起身來,來到季威的身邊,焦急的說道:「威哥,快給成兒服下蛇膽吧,成兒已經快撐不住了。」

提到蛇膽,季成的精神似乎也振奮了起來,父親去了山林一趟,肯定得到了蛇膽,現在只要服下蛇膽,他就能夠化解蛇毒,最後再慢慢調養,肯定能夠恢復。

一時間,季成的目光中也充滿了期待!

季威向四周一看,所有人的目光中都是期待之色。良久,他卻搖了搖頭,表情十分複雜的說道:「夫人、成兒,這次我幾乎深入到了山林的深處,但很可惜,卻沒有遇到一條五彩花蛇。」

ps:新書上傳,大家一定要鼎力支持,上本書法師,我們都沒有進入新書榜,實在是一個遺憾,但新書不能再有這個遺憾,大家把票投起來,咱們衝上新書榜!

網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原創! 「沒有找到?」

季威的話,不禁讓所有人微微一愣,若沒有五彩花蛇的蛇膽,豈不是不能化解季成體內的蛇毒了?

季成內心中原本生出的一絲希望,徹底的粉碎了,沒有蛇膽,他終究還是逃不過死亡的結局……

母親臉色煞白,忍不住再問道:「威哥,你真的沒找到五彩花蛇?」

「五彩花蛇體型很小,速度又快,很難找到,我在山林找了三天三夜,一直都沒能找到。不過,後來我去抓了一隻黑紋毒蟾,以毒蟾能解百毒的血液,希望能夠化解掉成兒體內的蛇毒!」

季威從獸皮袋裡,抓出了一隻拳頭大小,模樣醜陋的黑紋毒蟾,傳聞黑紋毒蟾的血液能夠解百毒,不過畢竟只是傳聞,到底有沒有用,還需要季成服下毒蟾的血液才知道。

「威哥,黑紋毒蟾在山脈的最深處,你需要跨越危險的橫斷大峽谷才能捉到黑紋毒蟾,那可是山林的禁區啊!」

母親看著季威手中的毒蟾,臉上露出了一絲心疼之色,這隻小小的毒蟾可沒那麼容易得到,需要跨越危險的橫斷大峽谷。

而橫斷大峽谷對於周圍的寨子來說,是絕對的禁區,即便季威實力很強大,但跨越橫斷大峽谷,也要冒著巨大的風險。

幸好,季威沒出什麼事,否則,整個季家寨都會受到影響。

聽到母親提到了橫斷大峽谷,季成腦海中的記憶也被觸動了,他的腦海中立刻就浮現出了關於橫斷大峽谷的一些傳聞。

再看到父親身上的血漬,以及那一柄卷刃了的大刀,季成即便沒有親眼看到,但也能大致猜到,父親在山林中,肯定遇到了很多危險,都是艱難的度過。

季成張了張口,卻什麼話都沒說出來,只能用眼神流露出一絲感激之色。

隨後季威深吸了口氣,將黑紋毒蟾拋向空中,他猛的提起了卷刃的大刀。

「咻」。

這一刀太快了,快到季成都以為父親並沒有動過那柄卷刃的大刀,不過看到毒蟾的腦袋都被生生的切掉,流出新鮮的血液,季成才知道,原本父親已經收刀了。

「好快的刀!」

季成心中不由得微微一驚。

「成兒,快喝下去!」

毒蟾的血液流了小半碗,母親愛憐的扶起了季成的身子,隨後輕輕的將毒蟾血液灌進了季成的口中。

黑紋毒蟾的血液剛剛進入腹中,季成便感覺到猶如一團火焰在熊熊燃燒一般,一股股的熱流散發向了全身四肢,令他精神都為之一振。

「怎麼樣,有效果嗎?」

父親神色緊張的看著季成,他沒找到黑紋花蛇,心中已經很愧疚了,若是連黑紋毒蟾的血液都救不了季成,他就會在內心悔恨一輩子。

季成張了張嘴,勉強露出了一絲笑容,就是這絲笑容,讓季威和母親等人都長鬆了口氣,臉上露出了一絲輕鬆之色。

而後,又有一個大夫模樣的老者,輕輕的在季成身上把脈,隨後口中含笑道:「不錯,黑紋毒蟾的血液能解百毒,果然不虛,季成體內的蛇毒,已經大大的減輕了,相信再調養些時日,肯定就能夠調養好了。」

「哈哈,成兒,聽到沒有,你沒事了!」

季威開懷大笑了起來,這個渾身散發著野獸氣息一般的男人,卻讓季成感到異常的親切,心底流露出一絲絲的暖意。

不過,季成卻不怎麼相信老者的話,他立刻開始查看起了身體的狀況。

體質:1

力量:2

敏捷:1

智力:1

快刀十三式(入門級,熟練)

屬性點,0,無法分配。

這便是現在季成所看到的身體數據,令季成欣喜的是,在體質後面,雖然體質依舊是1,但卻沒有了「虛弱」的標註,這說明,蛇毒的確是被毒蟾的血液給化解了,季成暫時已經沒有了生命危險。 神仙三爺是個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