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5 日

御醫遲疑的開口,蕭煌立刻緊張的追問:“不大好是什麼意思?”

“就是王爺很可能會昏睡着醒不過來,或者即便醒過來也會變成白癡傻子。”

這話一起,蕭煌還沒有怎麼樣,牀前坐着的靖王妃早撲了過去傷心不已的哭泣着:“王爺,你怎麼會這樣,王爺,你不要丟下我,你不要有事啊。”

雲夢郡主蕭蓁也傷心不已的哭着,房間裏一片哭慟之聲,蘇綰望着牀上的靖王爺,一時犯了難,若要她說王爺真的傷了腦子,開顱去血塊是最有效的,可關鍵這開顱手術是很危險的,條件相對要嚴謹得多,這絕不是替芊芊取箭那麼簡單的事情,所以她還是不要輕易冒險,先讓御醫用土方法進行去淤化血,如惹御醫的辦法沒有效果,她再來想辦法就是了。

蘇綰心中打定了主意,倒是不太着急。

房裏御醫已經開口了:“因爲王爺身上有多處刀傷,所以王妃和郡主等人還是出去吧,讓下官在此處理就是了,等到處理乾淨了,王妃和郡主再進來也是一樣的。”

靖王妃和雲夢郡主自然不敢耽擱,早起身走了出去,身後靖王府的其他人也跟着出來。

最後蕭煌和蘇綰等人也走了出去,只留下虞歌等人在屋子裏幫襯着御醫。

待到一行人走出了房間,王妃便自招呼着鳳離夜,蘇綰去花廳坐下。

“這次的事情麻煩鳳太子和昭華郡主跑一趟了?”

鳳離夜微微的搖頭:“無礙,靖王妃太客氣了。”

靖王妃望了一眼蕭煌,又望了一眼蘇綰,最後心情沉重的說道:“本來再過幾日便是煌兒和昭華郡主的大婚之日,沒想到王爺竟然遇上這件事,我有一個不情之請,還請鳳太子和昭華郡主能夠答應。”

王妃說着站了起來,向兩位致謙。

蘇綰趕緊的走過去扶了靖王妃,讓她坐下來。

靖王妃不說,她也知道是什麼事,靖王爺眼下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他們的大婚自然要往後移,這事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蘇綰倒是不生氣,她望着靖王妃說道:“我知道王妃的意思是把大婚往後延期,我同竟了,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等王爺的病好了,我們再大婚也不遲。”

她說完蕭煌滿臉愧意的伸手拉着她的手道謙:“璨璨,對不起了。”

蘇綰直接的白他一眼:“我是那麼胡攪蠻纏的人嗎?靖王爺都受了重傷,我們大婚自然沒辦法如期進行,就等靖王爺病好再舉行大婚吧。”

“謝謝你了,璨璨。”

他本來以爲璨璨說不定會惱火的,可是她卻是如此的通情達理的,這讓他心中更是萬分的不捨,千萬個不捨,他絕不會放開璨璨的,一定會娶她的,老天既然把她送到他的面前,他就會娶她,然後保護她/

至於寧王蕭燁,實在是讓人無法信任的一個人,前世他負了璨璨,不代表今生他不負璨璨。

所以要讓他眼睜睜看着璨璨嫁給他,他絕不會答應的。

蕭煌心裏想着,臉上卻不表現出來,面容依舊攏着一股憂慮,似乎十分的爲自個的父皇憂心似的。

很快御醫替靖王爺處理好了傷口,身上的傷口和頭上的傷口,待到處理完這些,虞歌走過來稟報,一衆人便又進了靖王爺的房間。

看到靖王爺正昏睡着,頭上被白布包紮了,身上也包紮了。

御醫恭敬的說道:“王妃,世子爺,下官現去開湯藥給王爺服用,儘快替王爺除掉腦子裏的淤血,看能不能讓王爺儘快醒過來。”

“好,有勞御醫了。”

王妃紅着眼睛道謝,又湊到王爺的牀前去傷心的哭起來。

蕭煌則望向鳳離夜和蘇綰:“鳳太子,璨璨,我看我父王這傷,一時兩時恐怕也不得好,不如你們先回安國候府,待到有什麼消息,我立刻派人告訴你們如何。”

鳳離夜望向了蘇綰,蘇綰想了想點頭同意了。

“好,那我們就回去等消息,你有什麼情況就派人通知我們,對了,你也別太擔心,如若御醫真的治不好王爺,還有我呢。”

到時候不管他是不是她的公爹,她都會出手一試的,醫者父母心,哪裏顧慮得了那麼多。

蕭煌沉重的點了點頭,然後一路送了鳳離夜和蘇綰走了出去,待到一行人走出了房間,蘇綰湊到蕭煌的身邊,小聲的嘀咕:“宮中的那個御醫,你要小心點,以防宮裏的那位使什麼壞心眼。”

蕭煌點了點頭小聲的告訴蘇綰:“這個御醫,是我的人,所以你別擔心。”

蕭煌如此一說,蘇綰總算不擔心了,一路往外走去,蕭煌送他們一行人出靖王府,臨了蘇綰又安撫蕭煌:“蕭煌,你別太擔心,靖王爺吉人自有天像,不會有事的。”

“我相信我父皇不會有事,只是我們的大婚卻無故推遲了,這一點實在是對不起你。”

蘇綰忍不住笑起來,瞪着蕭煌:“你以爲我有那麼想嫁你嗎?幾天都等不了,何況我們的大婚儀式還要靖王爺主持呢,所以他會好起來的。”

“謝謝你璨璨。”

蕭煌心情說不出的沉重,他真的很想告訴璨璨,這一切都是因爲前生那個九轉鳳鸞劫,就是因爲那個,他們纔沒有辦法在一起的,可如若璨璨知道這件事,她只怕義無反顧的大婚,而這就會害死她的。

她的性子一直倔傲,所以他不敢冒這個險,他還是先和她一起前往青霄國,等到解決了這九轉鳳鸞劫,再告訴她今天這個事。

到時候即便她惱火生氣,他也會哄得她原諒他的。

蕭煌心裏想着,眸光溫柔的望着蘇綰,一直送她和鳳離夜上了馬車,直到馬車走出去很遠,他也沒有轉身。

一寵成癮,豪門新娘太撩人 馬車之上的蘇綰自然看到了,心裏暖暖的柔柔的,回首看到鳳離夜眸色瀲灩的望着她,蘇綰嬌羞的瞪着鳳離夜,然後一本正經的問鳳離夜:“舅舅,你有喜歡的女人嗎?”

鳳離夜愣了一下,這小丫頭,竟然過問起舅舅的事情來了。

“沒有。”

蘇綰一聽俏麗的小臉上滿是憂愁:“舅舅,我愁死了,這天下有誰能配得上我舅舅呢,實在想不出來。”

鳳離夜愣是被她給逗笑了,伸出手輕彈了彈她的腦門,心情放鬆下來,他相信青霄國的大祭司,一定有辦法破解九轉鳳鸞劫,所以他不要太擔心。

“你啊,只管關心你的事情,不要操心舅舅的事情,舅舅自己會處理的。”

“我幸福了,我就希望全天下的人都幸福,天下所有有情人皆成眷宿。”

蘇綰說完咯咯的輕笑,鳳離夜心中酸楚不已,馬車一路駛往安國候府。

兩人剛從馬車上下來,忽地身後的街道上響起急速的馬蹄聲,隨之幾匹黑色的駿馬疾駛而來,眨眼的功夫便駛到了安國候,幾個人翻身而下,飛快的衝到鳳離夜的面前,恭身稟報:“殿下,護國公主的情況不大好了?”

------題外話------

票票記得投啊,笑笑麼麼噠/ 安國候府門前,鳳離夜飛快的望向那翻身而來的手下,又氣又惱的:“公主不好了,怎麼回事?”

“是的,殿下,你走後不久,寒王和肅王二人便向皇上和皇后娘娘發難,說冰玉寒池乃是皇家治傷療傷的重地,不能一直被一個半死不活的人霸佔着,這一霸便是十多年,所以這一次他們要皇上讓出冰玉寒池,皇上怕自己支撐不了多長時間,所以立刻派了數名高手出來,可是路上很多人被寒王和肅王的手下殺了,只剩下屬下等幾人衝了出來。”

他們馬不停蹄的趕路,累死了多少頭馬,好不容易纔趕到西楚國,然後一打聽,知道殿下住在安國候府,所以立刻趕了過來。

鳳離夜的臉色此時已是十分的陰沉難看,雖說先前他也派了手下假裝是阿姐生病了,這樣好把小綰兒帶回青霄國去,可是他的人還沒有出來,青霄國的這些人便到了。

鳳離夜一想到寒王和肅王做的事情,周身攏着殺意。

寒王,肅王,一直以來他都對他們很客氣,看來他們真的嫌自己命太長了,若是阿姐有了什麼三長兩短,他不介意把他們滿門皆屠。

鳳離夜飛快的望向一側的蘇綰。

蘇綰立刻點頭:“舅舅,我隨你前往青霄國一趟。”

反正眼下她和蕭煌的大婚沒法如期舉行,她不如隨了舅舅前往青霄國一趟,如若能救好自個的母親,她還可以讓母親和舅舅一起給她主持大婚事宜呢。

鳳離夜心裏很欣慰,綰兒是個懂事的孩子。

“那舅舅進宮一趟,你進府去把後面的事情交待一下,待到舅舅從宮中出來,我們立刻啓程回青霄國。”

“好,舅舅。”

蘇綰同意了,鳳離夜轉身便又坐回了馬車,一路進宮去了,事實上他進宮只是順便,他是爲了找蕭煌,讓他隨着他們一起走。

而蘇綰並不知道這一切,她領着白沁等人一路進了安國候府。

“我要跟舅舅前往青霄國一趟,你們幾個是留下還是跟着我一起前往青霄國。”

紫玉等人自然想跟着蘇綰一起前往青霄國,因爲她們當年都是公主救的,自然想第一眼見到公主。

“我們願意隨公主一起前往青霄國。”

蘇綰點了點頭望向白沁,白沁立刻沉聲說道:“奴婢也跟着郡主回青霄。”

“那拜月山莊怎麼辦?”

“奴婢發信給紅玉,讓她留在西楚國打理拜月山莊的事情。”

蘇綰想了想,同意了,紅玉一直領着人在宮裏刺殺老皇帝,雖然沒有成功,但是三番兩次的刺殺已經搞得老皇帝很緊張了,而且之前她聽舅舅說過,他給老皇帝下了焚心之毒,這老傢伙的日子現在不好過,所以可以把紅玉調回來了。

“行,那你就派人發信給紅玉,讓她立刻回拜月山莊,坐鎮拜月山莊。”

白沁點了點頭,蘇綰又望向一側的聶梨,緩緩的吩咐道:“聶梨,你此次就留在安國候府內,幫襯着候爺居理一些瑣事,外面有什麼事交給你爹去做。”

聶梨點頭同意了,眼下她十分的信服蘇綰,從前她就知道自己的主子不是簡單的人物,現在看來果然如此。

蘇綰一行人剛進了安國候府,便看到安國候蘇鵬迎面走了過來。

蘇鵬一看蘇綰的身後沒有跟着鳳離夜,立刻滿臉笑的走過來,關心的詢問:“綰兒,靖王爺沒事吧,我怎麼聽說他今早出宮遇刺了,嚴不嚴重?”

不管怎麼樣,眼下那靖王爺可是他的親家,他自然要關心。

蘇綰臉色有些沉重,點頭道:“是挺嚴重的,他傷到了腦子,不知道能不能順利的清醒過來?”

蘇綰之前只管着急自個的孃親,倒是忘了去想靖王爺的事情,眼下一想,不由得擔心,如若自己離開了西楚國,靖王爺病重怎麼辦?她越想越憂心,最後喚出暗處的晏歌立刻送信去靖王府,告訴蕭煌一聲,她要啓程前往青霄國,不能去靖王府了,讓他仔細些靖王爺的傷。

晏歌領命而去,安國候一聽蘇綰要離開西楚回青霄國,一下子呆愣住了,隨之反應過來,一張老臉就苦了,拉着蘇綰不放。

“女兒啊,爹又是哪裏做得不好了,你要棄爹不顧。”

“你說,爹一定改,求你不要拋棄爹啊。”

“嗚嗚,爹太可憐了,身邊一個人也沒有,連最愛的女兒也要拋棄我了。”

安國候是真的挺恐慌的,不知道爲什麼,最近他挺依賴蘇綰的,一聽說她要走,心裏下意識的便恐慌了。

同時蘇鵬還不忘拿眼瞄白沁,白沁就好像沒看到似的。

是的,她對候爺有些意思,可是再有意思,他也比不上公主對她的重要,眼下公主生死未卜,她才懶得理會別的人別的事情。

蘇鵬一看,白沁竟然沒有用往日那祟拜的小眼神看他,心裏越發的傷心了,嗚嗚哭得無比的傷心。

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就好像沒人要的孩子似的。

蘇綰一臉無語的望着他:“爹,你能再逗比點嗎?我去青霄國有事,很快就會回來的,你忘了我要嫁給蕭煌的,你哭得這麼傷心做什麼,好像我一去不復返似的。”

蘇鵬愣了一下,然後想了一下,是喔,綰兒是要嫁給蕭煌的,她怎麼可能一去不復返,看來是他想多了。

蘇鵬一下子笑起來,臉上半點眼淚都沒有,歡喜的問道:“女兒啊,那你去什麼時候回來?”

“只要我娘沒事,就回來了。”

蘇鵬喔喔的點頭,然後一臉驚恐怕擡頭望着蘇綰:“你,你娘?你娘她,她一一一。”

蘇鵬指了指天上,意思她娘在天上,怎麼會沒事,她這是打算去見她了。

難不成她是想一一,蘇鵬又要哭了,蘇綰一看他的樣子就知道他瞎想啥,她發現這便宜爹越來越逗比了。

“閉嘴,我娘還沒有死呢,眼下在青霄國境內待着呢,只不過她眼下病了,我去就是爲了救她一命的。”

蘇鵬一臉的驚悚,然後想到什麼似的飛快望向白沁,一臉的猶豫,最後望向蘇綰一臉擔心的說道:“小綰兒,你說你娘她會不會回來?”

蘇綰掉頭望向蘇鵬,發現他臉上不是歡欣,反而是一種鬱結,那小眼神還不時的瞄着白沁,蘇綰飛快的掉頭望向白沁,卻發現白沁也正望着蘇鵬,正瞪着蘇鵬,示意蘇鵬別總看她,望什麼望,再望郡主就發現了。

蘇綰卻已經發現了,瞄了瞄蘇鵬,又望了望白沁,這意思是現在兩個人看對眼了嗎?

不過她娘若是醒過來怎麼辦?這一刻蘇綰實在想不明白她娘,既然是青霄國的公主,聽人說得驚者豔豔的,那怎麼就會看上她爹了呢,想不透想不透,至於她娘會不會回來,還真難說。

不過大概她是不可能回來的,以舅舅的個性也不會容許她待在西楚國安國候府。

“爹爹你別擔心,舅舅或許是不會讓我娘回來的。”

蘇綰說完後蘇鵬臉上釋然了,最後又小心的開口問道:“那你娘不回來,白沁會不會回來?”

白沁沒想到蘇鵬竟然膽敢說這種話,立馬虎了臉,不滿的叫起來:“候爺,你問郡主這事做什麼,奴婢自然要追隨公主的。”

蘇鵬一聽臉黑了,好半天沒有吭聲,蘇綰直接的無語,看來這事她要告訴她娘一聲,她知道的話,應該不會留白沁的。

想着,蘇綰伸出手拍拍蘇鵬的肩,認真的說道:“爹你那點小心思我看看明明白白的,放心,這事,我會和我娘說的。”

蘇鵬立刻熱淚盈眶了:“綰兒,爹沒有白疼你。”

他哭着便來拉蘇綰的衣袖,想抹眼淚,蘇綰立馬抽開手,狠狠的剜他一眼,從前她受了那麼多的苦誰給的,還疼她,呸。

也就是她現在自己幸福,恨不得全世界人都幸福,纔有成全的心思,如若她不幸福,估計分分鐘的想拆散所有人。

“行了,我們回去收拾一下,待舅舅從宮中回來,我們就該走了。”

蘇綰說完領着白沁等人一路往聽竹軒而去,身後的蘇鵬望着她們一行人離開,想到她們很快便要走了,只覺得安國候府很快就空蕩蕩的了,心裏說不出的酸楚,真想辭官跟着她們一起前往青霄國湊湊熱鬧,不過也只能想想罷了。

鳳離夜很快進宮和老皇帝辭行,老皇帝一聽到他要走,說不出的高興,尤其是聽到蕭煌和蘇綰的大婚延後之時,老皇帝笑得見眉不見眼的,雖然心裏火死了,因爲他的焚心之痛,便是這個男人實施的,他能不火嗎

不過表面上絕對不會顯露出來,待到鳳離夜從宮裏出來,老皇帝立刻派人通知了寧王蕭燁。

蕭燁一接到消息,便掙扎着起身。

他之前自己刺了自己一刀,爲了讓蕭煌看到效果,所以下了狠手的,現在傷還沒有好呢,便接到自個的父皇派人送了消息過來,他不由得着急起來。

Click this link to – https://tw.95zongcai.com/zc/58965/ – and leave the Treasury website now 本來他以爲,自己把前世的事情告訴蕭煌,蕭煌便會想辦法取消和蘇綰的婚禮,沒想到蕭煌卻是演了一齣戲,假借靖王爺受了傷,推遲了大婚的日期。

雖然事情不如預想的那麼好,但好歹大婚之期推後了。

他也鬆了一口氣,可是沒想到這一口氣還沒有鬆下來,鳳離夜竟然要帶着蘇綰回青霄國了,他自然不能不去。

蕭燁掙扎了一下起身,靈隱法師看着他,滿臉的不贊同:“你不要命了嗎?傷還沒有好呢,你便想跟着她們去青霄國,如若這樣,你的傷只怕難好,若是你出了什麼事可怎麼辦?”

“我帶一個懂醫的大夫隨行就行了,師叔,你放心,我不會有事的。”

蕭燁堅持要跟着蘇綰他們一路前往青霄國。

蕭煌沒辦法隨行,而這正是他的機會,他一定要抓住這次的機會。

靈隱法師自然也知道他的心思,所以沒有再阻攔,只能叮嚀那隨行大夫,注意哪些細節。

待到蕭燁趕到城門口的時候,便看到蕭煌正在城門口送行,蕭煌和蘇綰兩個人正站在馬車一側說着話,蕭煌看到他出現,那臉色陰沉得可怕,瞳眸更是滿滿血腥的戾氣。

蕭燁自然知道蕭煌爲什麼這樣,不過現在他纔是贏家不是嗎?蕭燁一點也不生氣,躍下馬一路走了過去。

蘇綰並不瞭解眼下身遭發生的事情,所以看蕭燁並沒有多大的感覺,看蕭燁一臉的蒼白,她挑了一下眉問道:“寧王殿下,你臉色好難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