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1 日

復活了,僅兩刻鐘的時間,在鬼精族眼中死去數百年的族人忽然站起來,他有些莫名其妙的摸了摸自己的臉,然後很是茫然的看著周邊目瞪口呆的族人。

「你們這樣看著我做什麼?」

所有的鬼精族立時激動起來,他們又跳又叫,完全瘋魔了,這樣子讓剛剛復活,腦子還沒有變得靈活的鬼精族立時懵逼了,他感覺這傢伙是不是傻了,為何一個個看上去都是瘋子。

「公子真是神靈下凡,居然能夠復活死去的族人,這實在是太好了。」

一個鬼精族的老頭走出來,他的實力非常恐怖,讓葉凡吃了一驚的是居然是一個半神。

我滴乖乖!

葉凡暗呼僥倖,幸好自己天賦異稟,要是跟鬼精族發生衝突,絕對會死得很難看。

「能夠幫上忙這是小子的榮幸。」

惹火燃情:首席老公好誘人 葉凡微微行禮,他臉上的笑容好生燦爛。

sanjiangge 發現鬼精族擁有半神坐針之後,葉凡的心思立時就變了,幫忙復活鬼精族死去的族人當然不是問題,不過這個自然不是免費的,他提出交換的條件,那就是請鬼精族幫忙收集能夠再生骨頭的鬼葯。

對於這個交換條件,鬼精族答應了,在他們看來雖然有一定的危險,但是如果有人死了,再讓葉凡幫忙復活就是了。族人不會真正死亡,這對於鬼精族來說是沒有損失的,同樣生死的考驗最是容易磨練人,或許一個武者死上一兩次還能有更大的好處。

鬼精族對於承諾還是非常看重的,所以在跟葉凡達成協議時,他們第一時間就派出族中的精銳殺進古戰場,去幫忙採集葉凡所需要的鬼葯。

有了鬼精替自己辦事,葉凡自然非常的滿意,他相信有地頭蛇一樣的鬼精族幫忙,這種鬼葯將更容易採集到,所以他安心投入到復活的事情上。如今葉凡的實力已經非常強悍了,媲美最強劍尊的硬實力,讓他能夠復活任何半神以下的鬼精族。

看著族人一個個復活,鬼精族的族老們自然會將葉凡奉為上賓,不管族人是否全都復活,只要是一個稍稍有腦子的人就會知道跟他交好百里無一害,要是將來自己不小心掛了,可是要求他幫忙的。

鬼精族非常熱情,最好的東西供葉凡享用,要不是鬼精族的女人體型實在是太嬌小了,他們或許還會招葉凡做他們的女婿。

好在鬼精族沒有提出聯姻這種事情,不然葉凡看著拳頭大小的美女,他一定不知道該怎麼辦。

不知道怎麼辦?

葉凡忽然發現自己還有震古爍今這個天賦,自己似乎可以隨意變換大小,這真是一個非常了不得的天賦能力啊,似乎跟鬼精族也是可以交流的。

腦中閃過這樣念頭,葉凡很快打了一個寒顫,他將這個可怕的念頭甩出去,雖然自己可以變小,但是碰上一個全都大小的美女,這種感覺還是讓他心裡發毛。

好在鬼精族並不知道葉凡這種能力,更不知道他有這樣的想法,要不然那些正在挖空心思考慮要如何將他跟鬼精族綁在一起的族老們鐵定會將最美的鬼精送給他。

在鬼精族的日子還算是不錯的,葉凡一共復活了數百名鬼精,這些都是鬼精族歷史上比較天才的那些人物。有時候復活的精英多了能夠增強鬼精族實力,可是有時候也會引來鬼精族的混亂。這些死去的精英自然都是鬼精族歷史上的強者,他們一旦復活機會有亂七八糟的想法,就好比原本跟葉凡關係相處還算是不錯的鬼精族中誕生了一批要將他囚禁在鬼精族的心思,讓他永遠給鬼精族服務。

只要是生靈就會有很多自私自利的人,鬼精族雖然不是人,但是他們同樣是生靈,所以自然也會有這樣的想法。將葉凡永遠留在鬼精族這是符合鬼精族利益的,所以雖然有人反對,但是這個決議還是通過了。

葉凡很快就感到了鬼精族的變化,這段時間他的四周出現了不少鬼精族的強者,完全就是一副要監視他的架勢。葉凡又不是傻子,鬼精族的變化如果察覺不到,這些小人對自己看來有想法了。

葉凡很是惱火,他這次復活沒有動用那種控制的手段,讓這些鬼精族的傢伙完全向著自己。這不是葉凡不能,而是他不想引起鬼精族的敵意,畢竟這裡可是有半神坐鎮,一旦發現他在高這種手段,很可能讓原本融洽的關係勢同水火。

可是葉凡絕對想不到自己的小心卻換來鬼精族的小心思,這幫傢伙還真以為他是好欺負的。葉凡雖然沒有動用控制的手段,但是被他復活的那些鬼精族畢竟是通過生命系神咒復活的,所以他還掌握了逆轉的神咒,這是一種比較激烈的手段,一旦施展,就會讓那些被他復活的人重歸掌控。

葉凡不想動用這種手段,因為只有真正撕破臉才能做,現在還不是時候。對於鬼精族的咄咄逼人,葉凡還是非常淡定的,雖然他的身邊沒有半神,但是劍奾的實力絕對恐怖,她感覺這妞的實力要拖住一尊半神還是有可能的,如果真是那樣,大不了一拍兩散。

既然鬼精族起了歪心思,葉凡也不打算繼續復活他們的族人了,他倒要看一看這些傢伙到底想要怎麼樣。

葉凡在鬼精族也有十多天了,那些外出的鬼精族精銳始終沒有歸來,也不知道是否能夠得到那種傳說中的鬼葯。古戰場跟外界有不小的差異,在這裡的白天黑夜更長,所以葉凡用了十多天,或許會有大半個月的時間。十多天了,一點信息都沒有傳回來,葉凡感覺鬼精族或許壓根沒有打算將他所需要的鬼葯給他的意思。

這種情況讓葉凡的心情自然不會有多好,不過他沒有發作,只是待在自己的住處,他在等,前些天鬼靈族的族老可是說過,要進入祖地,那裡埋葬了更多的鬼精族,只不過這些天因為鬼精族內部出現分歧,這事也就脫下來了。

葉凡倒也不是很急,不過東宮月卻是非常焦急,鬼葯是幻劍宮需要的東西,如今鬼精族看樣子想要食言,這讓她很是憤怒。

「這幫該死的小矮子,居然敢食言而肥,真是氣死人了。」

東宮月在屋中走來走去,這女人成為活人之後,擁有了更多人形化一面,這種情況還是非常不錯的,這表明她正在恢復正常。

「不用擔心,只要這些傢伙先一步撕破臉皮,那就不要怪我動手腳了。」

葉凡臉上儘是冷笑。

東宮月好奇道:「你打算怎麼做?」

葉凡淡然道:「我的方法其實非常簡單,復活的時候動手腳,接下來如果復活的人數不斷增加,我的手中掌握的力量也就越強,如果能夠復活一兩尊半神境就好了。」

「真的?」

東宮月的臉上露出喜色。

葉凡淡然道:「本來我不想用這種手段的,但是鬼精族自己找死,那就不能怪我了。」

葉凡可不是善茬,鬼精族居然騎到他頭上來了,那他自然需要反擊。

嬌妻入懷:裴少,棒棒噠! 「這些鬼精族的實力還是很強的,如果我們能夠將之控制在手中,那我們的實力將獲得難以想象的提升。」

東宮月眼睛很亮,作為月聖殿的聖女,她的心思就是跟一般人不同,心中很多時候要考慮的都是宗門的利益。

等待並未持續多久,鬼精族的人還是很快來到,這次來的就是被葉凡復活的幾個,他們叫什麼他自然沒有心情去記。

貴竹的臉上掛著淡淡的笑,走進也發的居所,他直接道:「幾天前跟公子約定了,接下來就是進入祖地了,不過在進入祖地前我們需要做一些事情,只有如此,我們才能讓公子進入屬於鬼精族的祖地。」

葉凡心中冷笑,他知道肉戲來了,接下來貴竹所說就是關鍵,不過他面上卻是淡然的道:「不知道需要做什麼?」

貴竹沉聲道:「祖地對於我們鬼精族非常重要,決不能讓外族的人隨便你進入,所以公子在要想獲得進入祖地的資格就必須跟我們鬼精族簽訂契約,只有成為我們鬼精族一員,才可以獲得進入祖地的資格。」

葉凡嘴角綻起一個笑容道:「既然有這樣的規矩,那我不進入其中不就得了,你們可以將祖地需要復活的人帶到一個合適的地方,這樣我在幫你們復活不就成了。」

貴竹臉上表情毫無一絲變化道:「祖地埋葬的都是我們鬼精族的真正先祖,我們作為後人豈能隨意移動他們的軀體,所以將他們從祖地弄出來是不可能的,我們作為後輩決不能做出玷污先祖的事情。」

葉凡嗤笑道:「那挖祖墳就不是一種褻瀆?」

貴竹的臉色猛地一變,葉凡的話一下子就讓他的理由變得蒼白起來,既然連祖墳都挖了,哪裡還在乎移動祖宗的軀體,所以他的話根本站不住腳。貴竹的臉色變得陰沉下來,他上下將葉凡打量,忽然笑道:「公子是明白人,我們鬼精族的先祖時必須復活的,而且必須在祖地,公子必須旅行承諾,這是為個公子好。」

葉凡冷笑道:「你在威脅我?」

貴竹冷笑道:「公子完全可以這樣理解。」

葉凡冷笑道:「看來你們鬼精族打算撕破臉皮了,什麼契約,我看這契約或許壓根就是一個賣身契,打算將我徹底拴在你們鬼精族吧。」

貴竹冷笑道:「這裡乃是我們鬼精族的地盤,公子認為還有選擇嗎?」

葉凡的臉上浮現笑容道:「我的確還有選擇,本來還有些難辦,不過既然是你們幾個過來,那一切都有可能。」

貴竹眼皮猛地一跳,他死死盯著葉凡道:「公子這話什麼意思?」

葉凡微微笑道:「簡單啊,因為你們會幫助我應對眼下的難題,並且讓鬼精族為自己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貴竹几位鬼精族的強者臉色都是一變。

葉凡冷笑道:「你真以為我將你們復活不做限制嘛,嘿嘿!本來這種限制擁有都不會起到作用,但是你們鬼精族實在是太貪婪了,居然想要將我永遠留在鬼精族,如此一來,那就不要怪我動用禁忌手段了。」

「你居然敢對我們動手腳。」

貴竹這些鬼精族的強者臉色同時一變,幾乎瞬間一人怒吼道:「將他擒下,不要給他任何機會!」

「遲了!」

葉凡的臉上浮現冷笑,幾乎在那一瞬間首當其衝的貴竹臉色瞬間就變了,他的眼神一陣閃爍,很快體內的力量變得平靜下來,他看向葉凡的目光透著恭順道:「大人,不知道您有什麼吩咐?」

葉凡嘆道:「這種逆轉手段吧恩來可以永遠都不用的,奈何你們鬼精族需要的實在是太多了,這些要怪就要怪你們自己的貪婪吧。」

葉凡對於這種情況很是無奈,所實話他倒是想要有真正的朋友,而這種手段說來也並不光彩,不過防人之心不可無,他跟鬼精族完全不了解,弄一些底牌很正常,如果證實這些傢伙靠得住,他自然可以悄然將這些手段抹除,只不過鬼精族根本經不起考驗,如此一來那就只能說抱歉了。

嘆息一聲,葉凡的心情忽然變好了,跟鬼精族翻臉也是一種好事,本來他還要畏手畏腳,如今根本不用擔心這些。

接下來怎麼做?

接下來要做的事情自然簡單,葉凡的想法就是假裝簽訂了契約,然後進入鬼精族祖地,將那些祖地的強者復活,那時候他手中將掌握一支強大的武力,如果能過有幾尊半神那就跟好了,這樣可以將鬼精族鎮壓下去。

搖了搖頭,葉凡開始詢問鬼精族的打算,這些傢伙弄出來的契約果然有問題,這東西一旦簽訂,葉凡就等於宣誓向鬼精族效忠了,這一輩子都要替鬼精族辦事。對於這種慶康東宮月很是憤怒,要不是葉凡將貴竹這些鬼精族的矮子控制住了,她或許要超劍出鞘將之幹掉。

「我們接下來怎麼辦?」

東宮月的憤怒來的快快,去的也快,她忽然變得很是興奮,對於掌控鬼精族充滿動力。

「接下來你就待在這裡,我會進入鬼精族的祖地。」

葉凡沒有理會東宮月的激動,開始準備進入鬼精族祖地的準備。

「為什麼將我留在這裡?」

東宮月很是不滿。

葉凡淡然道:「我現在按道理來說已經向鬼精族效忠了,你跟著去做什麼,難道想要讓鬼精族的人懷疑我?」

東宮月有些不滿的癟癟嘴,葉凡的態度非常堅決,她也只能幹瞪眼。

「好了,如果發生了什麼意外,你只需要抱住性命就是,不要跟鬼精族的傢伙硬碰硬。」

「我可不會投降。」

東宮月有些撒嬌的說,那模樣真的有些幽怨。

葉凡有些無語,懶得理會東宮月,他直接吩咐一番女神們,這次他誰都不會帶,所以這些女神都會留下來。至於對於自身的安危,葉凡到不怎麼擔心,如果真的一發不可收拾,他就躲進天賦秘境中,他相信不管是誰來了,都不可能殺進天賦秘境找他麻煩,至於接下來會怎樣,那就以後再說了。

「讓公子久等了。」

鬼精族的半神笑眯眯的出現,他對葉凡的態度還是非常不錯的,或許因為大家現在是自己人,所以他的態度顯得更加的親切。

摸骨神醫 葉凡冷笑道:「真沒想到鬼精族都是一群虛偽的傢伙,算是本少爺看錯了。」

半神有些尷尬的道:「這些事情雖然不是老夫當初的意願,但是對整個鬼精族是有好處的,所以現在的情況還是非常不錯的。」

葉凡不屑道:「現在也是對你們鬼精族來說比較好,對於我來說那可是糟糕透頂了。」

半神微微笑道:「我們的族人已經將公子需要的鬼葯弄來了,這期間我們可是遇到了不少巨大的麻煩,不過都被我們一一克服了。只要這次公子將祖地的那些老祖們復活,這些鬼葯都將送給公子,這算是公子幫鬼精族辦事的酬勞。」

葉凡冷哼一聲,他淡然道:「你們祖地的老祖們實力如何?如果都是半神,我要向復活可不會容易,說不定還會失敗。」

半神笑道:「公子上回不是說嘛,只要條件合適,就算復活半神也是有可能的,我們鬼精族特意將公子需要的東西弄來了,就是需要讓公子幫忙,嘗試復活我們鬼精族半神級老祖。」

葉凡皺眉道:「你們倒是處心積慮,不夠本公子事先聲明,復活半神已經超越我的能力極限,失敗的可能性太大,要是復活出現什麼不可控制的變化,你們自己負責。」

半神點頭道:「公子只要做好自己力所能及的就成,如果真的勉強,那隻能說我們的老祖沒有這個機緣。」

所謂話不投機半句多,葉凡也懶得跟鬼精族的傢伙胡扯,他開始只會這些小人們開始活動,將各種材料準備好。這些材料都是用來複制陣圖的,必須承認,這個古戰場上的材料還是非常吩咐的,鬼精族居然能夠找到配置陣圖繪製的東西。

繪製陣圖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葉凡早就在試煉夢境中弄出了最完美的陣圖,同樣也繪製了無數次,不過這是他在現實中的第一次,自然需要小心。繪製陣圖可是非常兇險的事情,一個不好就會將自己玩死,在試煉夢境中葉凡可以隨便來,可一旦到了現實中這樣干就是跟自己的小命過不去了。

葉凡非常的小心,繪製半神陣圖可不是容易的事情,容不得半點分心。一切都很順利,隨著修為提升,葉凡對於陣圖的繪製也變得駕輕就熟起來,看著一座真正意義上的神陣在自己手中完成,特別有成就感。

情掠一世錯愛 sanjiangge 繪製神陣自然是高深的,葉凡的行動在所有個鬼精族的眼中那就是高大上,他們一個個在一旁目瞪口呆的看著,至於他真正幹了什麼,他們其實不是很清楚。對於這種情況,鬼精族其實也是沒有辦法的,他們是特殊種族,武力解決問題或許是強項,但是要讓他們去像葉凡這樣的繪製陣圖,那簡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其實鬼精族會想要讓葉凡徹底成為自己人,就是處於這一點,因為他們根本不知道這傢伙到底在玩什麼,或許全都被坑了,還要替葉凡數錢。對於這種不在掌握的事情,很多時候人們是不會放心的,所以他們會拚命地想要將之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葉凡如果知道鬼精族這種心思,他只能說這些傢伙根本就是想多了,他本來壓根就沒有想要將這幫傢伙怎麼眼的心思。可惜鬼精族的傢伙自己撞上來,葉凡只能對他們說一聲抱歉了,這一切都是你們自己找死,那可不是他的錯。

繪製神陣絕不是一種叫簡單的事情,既然被稱之為神陣,那就表明陣圖應當是數以神靈的一種手段,一般的非神靈要想繪製可不是容易的事情。往往要想繪製出一座神陣需要將這座神陣無限複雜化。

這種複雜是必須的,往往神陣中非常簡單的一個結構,如果要用第一級別的力量繪製,那就必須用一套全新的理論來全譯,自然而然,因為自身的等級不夠,所以就必須複雜化,用更多的陣圖來完成原本最簡單就可以完成的事情。

陣圖終於完成了,足足耗費了葉凡數天的時間,對於這種難度,說來他也是非常無奈的。這是一座真正的神陣,可不是以前他所繪製的那些所謂神陣,因為這是需要復活半神的特殊陣圖,內容是一點都不能馬虎的。

陣圖既然已經完成,那麼接下來自然就是復活死掉的鬼精族老祖了,由於是半神級別的存在,所以這次復活對於葉凡來說是最為特殊的一次。葉凡有過復活太多人的經歷,他非常清楚,一旦超越自己的極限去做一件事情,對於精神力的負荷實在是太大了,或許整個過程中會將他的所有精神力都抽空。

鬼精族的墳墓自然不能跟正常的人類相比,他們的族老也只是拳頭大小,所以埋葬他們的地方就算激昂墳墓盡量修大,也只有那麼點大。

開棺,一名滿頭引發的鬼精族老祖出現在葉凡的眼中,他如今在鬼精族見識過數百次鬼精族的人掘墓了,所以他見過的死者數量可是非常多的,他發現鬼精族的族人死後,屍體都不會腐爛。

葉凡可以肯定,這並不是鬼精族動用了什麼反腐技術,這應當是鬼精族作為貴族的一種特殊能力。

葉凡仔細打量著這尊鬼精族的老祖,他發現這傢伙的實力非常恐怖,通體似乎縈繞著一股讓他心驚肉跳的力量。

這傢伙的實力似乎很強啊。

葉凡眉頭不由皺起來,如果他的判斷沒有錯誤的話,這尊鬼精族的族老實力絕對要在現在身邊這位活著的之上。

「你認為復活這個沒有問題?」

葉凡有些不滿,頭一次復活半神,你給我整出這個一個實力恐怖的半神,是不是盼著我失敗?

半神自然也能看出來,這尊半神要比自己強大很多,說來這也不能全怪他,畢竟都死了,誰還能夠記得這些死掉的半神實力到底有多強。

「這個實在沒有辦法,我也不知道到底哪一個墓穴中埋葬的半神實力更強。」

半神攤手看,對於這種情況自然很是無能為力,完全就是一副你自己看著辦的樣子。

葉凡暗自搖頭,他發現鬼精族的傢伙對於死掉的族人還真是不尊者,這位半神居然示意他想掘誰的墓,就可以去掘誰的墓。

既然鬼精族的人都不在乎,葉凡有必要在乎嗎?

什麼死者為大,嘛葉凡那知道在一個遍地都是鬼的地方,這話果然就是一句鬼話,這是不能相信的。

既然鬼靈族的傢伙不在乎,葉凡自然不用在乎,他一揮手就讓其餘的鬼靈族動手,按照他的要求掘墓。

這些傢伙挖了數百座墳墓,如今絕對是專業的掘墓能手,就算是半神的古墓,他們也非常麻溜的將之挖開。

別看鬼精族的傢伙一個個拳頭大小,這幫傢伙的力量還是非常恐怖的,掘墓這種體力活輕輕鬆鬆就搞定了,不多時一具全新的棺木出現,這回打開時葉凡發現內里居然是一個非常漂亮的鬼精族美女。

對於縮小版美女,葉凡倒不會有什麼特別的想法,畢竟她實在是太小了,同樣現如今正處於死亡的狀態,他的胃口遠沒有如此強大過。

將鬼精族的美女放在神陣上,葉凡這才開始吟誦復活咒語,這回要復活的乃是半神,他自然不能馬虎應對。一開始葉凡就全身心投入,神咒剛剛開始,他就輕鬆感應到那恐怖的吞噬力量。

這一切遠遠超出葉凡的想象,要不是有神陣作為一個擴大器,他絕對會被半神復活的恐怖吸力吸干。

半神雖然只是半步神靈,但是他們體內的力量實在是太恐怖了,這已經怨言超出了葉凡的預料,他感覺這已經不是多少倍了,而是彼此完全就像似兩個不同世界的人,根本不會有可比性。

「轟!」

復活在繼續,神陣順利的被激活,磅礴的神力超乎想象,就算是一旁的半神都要為之變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