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1 日

怎麼可能不急。白小然趕緊掀開被子,穿上鞋就要走。

她走到壁櫃處,茫然的看着合上的壁櫃門。“怎麼打開?”

顧寒辰無奈的看着她這副傻樣,“這裏,這上面我已經錄了你的指紋。以後我不在的時候,你可以上來休息。”

白小然沒有注意聽最後一句話,目光全都被男人的操作吸引住了。

見壁櫃打開,她眸子閃過驚歎。原來還是要用指紋的,她以爲只要輕輕旋轉那個酒瓶就可以了哩。

走出偌大奢華的辦公室,白小然站在走廊裏,有點迷失方向。“電梯在哪?我要從哪回去?”她現在還沒有搞清楚到底是要上去還是要下去。

整個帝迦大廈高大108層,最頂層是總裁辦。下面一層則是祕書辦。第106層就是珠寶設計部了。

“從這邊。”顧寒辰牽着她的小手,走到自己的專屬電梯。

白小然看着這個藏在角落裏的電梯,晃着腦袋心想。難道這是高層人員專門用的電梯?她從一樓前臺處上來的電梯不是在這個位置。帝迦每一層辦公樓都太大,她總是莫不清楚方向。

“以後你上來的時,從這個電梯走。不會有人看到你。”顧寒辰淡淡的道。

白小然點點頭,“好,我知道了。”

電梯門打開,她走進去。男人單手插兜站在門口,俊美冷漠的面龐染着一絲輕柔。

白小然深深看了他一眼,突然有些戀戀不捨。期期艾艾的說道,“我下去工作了。”

話音剛落,突然男人大踏步進來。一把將她抵在電梯壁上。左手抵在她後腦勺上,右手環住她纖細的腰,往自己懷裏送。低頭俯身,狠狠吻住她的脣。

白小然瞪大眼睛,“嗚嗚嗚……”來不及了,她要去上班。

可是沒一會,她踮着腳尖。雙手環在男人脖頸,漸漸沉浸在深吻中。

事後,她大口喘着氣,癱軟的靠在男人懷裏。說道,“我、我遲到了。”

顧寒辰深眸暖着笑意,大掌撫摸她的腦袋,“不用擔心,沒人敢說你。”強大的氣場頓時散發開來。

白小然只想翻白眼,她纔剛進來工作,壓根就不適合樹敵。雖然他身份很高,但是她想靠自己一步一步走上去。

“你、你出去。我真的要趕回去了。”白小然雙手推搡着男人結實的胸膛,耳朵根子卻發熱的燙人。

男人順着她的力道往後退。白小然輕而易舉的將一個快一米九的高大男人推出了電梯。

這次,白小然順利的按下電梯,106層。

她躲在電梯裏,雙手用力的對着自己扇風。她臉頰太燙了,肯定通紅一片。殊不知,她粉嫩的嘟脣更是誘人的緋紅。

出了電梯,白小然按着記憶力男人帶着她走到路線,漸漸摸索回到辦公樓中間的走廊。她走處拐角處,看到面前站着一個面無表情的人,頓時嚇了一跳。

遲到被抓住把柄。白小然有些欲哭無淚。她結結巴巴的打招呼道,“李、李姐!”

被叫做李姐的人瞪着兇猛,怒斥道,“新人第一天上班就學着遲到,你以後是要上天嗎?”

白小然搖搖頭,急中生智撒個小慌,“我、我剛纔上廁所去了,不是故意耽誤時間。”

李姐嚴肅的表情才稍微緩和一點,但依然凶神惡煞,“念你是第一次犯錯,這次我給你個機會。以後可不是那麼好說話了。”

白小然點點頭,連忙發誓道,“我以後絕對會謹記,不會遲到。”

李姐瞪了她一眼,才轉身朝辦公室離去。

白小然鬆了口氣。天哪,李姐真的好凶。剛纔嚇死她了。無視周圍那些看笑話的人,她快速走進辦公室。回到自己的工作位置上,繼續整理上午的沒做完的工作。

時間滴滴答答的流逝,白小然也不敢鬆口氣,一直在幹活。到最後實在是累極了,才緩口氣拿起杯子喝口水。

“白小然,你過來一下。”王玫的聲音從左邊格子間裏傳來。語氣透着高高在上的頤指氣使。

她的工位和王玫是緊挨着的,所以一說話,白小然就能聽見。

白小然把水杯擱在桌面上,站起來看向她。問道,“什麼事?”

王玫仰着下巴,遞過去一沓紙,“拿着,把這些圖紙照着第一頁紙給的樣稿整理順序。這是明天客戶要看的初稿。很重要,千萬不能出任何差錯,知道嗎?”

白小然小心翼翼的接過來,看着上面精緻的設計圖稿,心裏閃過一抹驚豔。這太美了。淡藍色的蝴蝶輕輕落在粉色桃枝上,恰到好處的撬動少女的心。

“好,我知道,”白小然目光緊緊盯着上面的設計圖案,捨不得移開。每一張圖紙,裏面的設計圖案都是不盡相同。但是,它們卻渾然一體,相得益彰。每一個圖紙的靈感點都是從上一個出發,從上一個的相同點引申另外一個相似但又截然不同的設計。

這拿出去絕對很震撼人心。

白小然如飢似渴的吸上上面的知識。不僅是設計的創意,還有設計的結構和技法。這些全都是她在學校裏不曾親身實踐過的。

白小然一邊認真的看着學習,一邊按照要求整理順序。

突然聽見有人在喊她的名字。她擡眸看去,一個看起來小巧玲瓏年紀不大的女同事正對着她說,“白小然,你過來一下。薛經理叫你過去。”

“啊?”白小然的聲音透着濃濃的疑惑。不知道薛經理是要找她什麼事。

“快點,不要讓薛經理等着你。”

“哦。我知道了。這就去。”她依依不捨的放下手裏的設計稿,起身離開。

咚咚咚!

白小然緊張不安的敲擊門板。

“請進!”門內傳來聲音。

她推門進去,邁着小步走到辦公桌前。問道,“薛經理,您叫我有什麼事?” “坐下說!”薛美落伸出修長的手指點點面前的位置。

白小然看了眼轉椅,乖乖坐在上面。雙手搭在膝蓋上,十指緊緊捏着。

薛美落精緻的豔眸透着冷意,脣角卻勾着笑意,“小然啊,我可以這樣叫你嗎?”

白小然誠惶誠恐,“當然可以。”她一個經理這麼對她,是不是太客氣了。白小然心裏美滋滋的,覺得薛經理和藹可親,一點也不像是在雜誌裏看到的那樣冷豔高貴。

“我今天聽小李說你午休的時候遲到了?”薛美落漫不經心的說道,氣勢卻十分的足。

白小然大氣不敢喘,解釋道,“我、我上廁所耽誤了時間。以後一定不會再犯。”

“別緊張。”薛美落笑吟吟的說道,“我已經責備小李了。你是剛進來的新人,小李對你太苛刻了。不過,你也不要怪小李。小李是主管,爲人又比較嚴肅死板,所以纔會兇了一點。她平時人挺不錯的。”

被這麼一說,白小然鬆了口氣,她還以爲薛經理是要責怪她呢。沒想到薛經理人這麼好,她急忙說道,“李姐這麼說也是爲我好。您不要責備她。”

薛美落臉色一僵,眸子閃過陰怒。面上卻扯脣自然笑道,“那就好,你出去工作吧。”

白小然摸不着頭腦,薛經理叫她進來就是爲了這事?挺和藹可親的。

出了經理辦公室,白小然朝自己的位置走回去。一時,竟沒有察覺到腳下有東西。

左腳一崴,身體失去平衡。重心朝前傾。而她工位上的水杯,不知道何時被挪到了桌邊處。

白小然下意識扶着桌面不讓自己摔倒,卻不小心碰到了水杯。杯子裏的水像是不受控制的調皮小孩,肆意流淌在桌面上。浸溼了所有紙張。

她眉心一跳,不顧腳踝處的疼痛。急忙將最重要的設計稿拿起朝下豎着,將上面的誰倒掉。可水擴散的太快,已經有一大片區域被完全浸溼。

白小然手忙腳亂的用抽紙將上面的水漬沾幹,可到底還是留下了痕跡。稿紙上不同顏色的區域都被都暈染成了亂七八糟的顏色。

“白小然,你在做什麼!”一道怒吼從前方傳來。引來大家所有的關注。

“我、”

“你什麼你?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麼?”王玫臉色氣的鐵青,“我不是一再囑咐你這資料很重要的嗎?你是不是爲了報復我,故意把資料損壞?”

“報復你?”白小然驚詫,她咬脣說道,“我爲什麼要報復你。這件事是我不對,我會想辦法彌補。”

王玫見她不上鉤,只好挑開另一個話題,“就你?你知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白小然忽略她的譏諷和嘲笑,認真說道,“我可以把剛纔的圖稿重新畫一遍。”

“呵!畫一遍?說的好聽。”王玫嗤笑,“客戶明天就要,你一晚上的時間能夠重新畫完?而且這就是原稿,還沒有來的及備份。你以爲這是隨便就能畫的?”

白小然皺眉,怎麼會沒有備稿呢?她仔細回想剛纔翻看的設計稿,設計圖案依然栩栩如生的映在腦海裏。只是,她剛纔被薛經理叫去談話,不知道有沒有把設計稿看完。

“怎麼?不出聲了。做不到就不要誇下這個海口。”王玫幸災樂禍的說道。

白小然冷冷看着她,不語。視線環視周圍同事的冷漠和漠不關心,心裏突然閃過一絲懷疑。她剛纔走過來,好像是腳下突然多了個東西,纔會沒注意被絆倒。而且奇怪的是,她明明特意把水杯放在電腦另一邊,就是擔心會不小心碰到杯子水溢出來。可剛剛,水杯的位置明顯被挪動了,而且放在了桌邊沿,很容易被碰到。

然而,最引她心生懷疑的是。既然這一單設計稿這麼重要,爲什麼沒有備份?爲什麼大家只是冷漠的看着她,而沒有上前來指責?一般自己的設計心血被毀了,不應該是很憤怒纔對嗎?怎麼會無動於衷。

想到此,白小然漸漸鎮定下來,她不知道這是不是王玫又或者是其他人針對她的陰謀。她雖然性子有點軟綿,但也不是人人拿捏的包子。

既然對方敢拿這種重要的事情下賭注,就是爲了陷害她。說不定還有後招,她不順着對方的意思朝下走,豈不是浪費了對方的一番心意?

白小然裝作恐慌的樣子,緊張說道,“那怎麼辦?有什麼彌補的辦法嗎?”

王玫掩住脣角的得意,愁眉苦臉說道,“這要是違約了,可是要賠一大筆違約金。”說着,還焦急的在自己的位置上來回轉。

“既然是我犯下的錯,我就會承擔。你說,只要我能辦到的我一定回去做。”白小然十分誠懇的說道。

王玫皺着一張臉,苦笑道,“辦法有倒是有,可是你能做道嗎?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沒關係。再難,我都會去做。”

王玫狐疑的看了她一眼,“你?別開玩笑了。白小然,你纔不過剛來一天不到。你怎麼確信自己做到?如果你做不到,明天要拿什麼給客戶?到時候違約金你來賠償嗎?”

白小然不慌不忙,“我賠。”

王玫心裏咯噔一跳,總覺的有一絲不對勁。試探道,“這違約金可是天價,你可知道?”

白小然抿脣,“是我的錯,我一力承擔。”

王玫認真看來半天,只覺得白小然是個愣頭青的蠢貨。不過這樣也好,不然怎麼進行接下來的計劃呢。“既然你認錯態度這麼好。這件事我會和李姐那邊好好說。我儘量拖着她,你只要完成我接下來說道,就不用擔心。”

白小然面上感激,“我到底應該怎麼做?”

王玫勾脣,道出自己的最終目的,“這份設計稿雖然咱們部門還沒有來得及備份。但是當初遞交總裁室的時候,有一份備稿是用來簽字的。只要你能去總裁室拿到那一份備稿,就能解決這個問題了。”

白小然擰眉,原來她打的是這個主意。就連她這個剛來不到一天的新人都知道,帝迦總裁的禁忌。王玫會不知道? 沒有允許不準有任何人擅自去總裁辦。而且,傳說中的帝迦總裁那麼神祕莫測,她一個小蝦米上去要備稿是找死嗎?

王玫的打算明明就是讓她知難而退,而且還是一箭雙鵰。進,去總裁辦那備稿,但是惹怒了總裁一樣要被辭職。退,沒有備稿,她就要承擔失責的下場甚至還有面臨高額賠償。即使賠償這種可能性很低,因爲她篤信王玫或者是背後的人不會拿這種重要的事情開玩笑。

可無論是不是開玩笑,對她來說,都是極其不利。

白小然擰眉,一時糾結不已。就她目前的處境來看,第一種進,應該是相對比較好的選擇。她雖然不認識帝迦的那個神祕總裁,但是她認識韓浩。應該、應該會看在顧寒辰的面子上,幫她一點忙吧。

白小然心裏極其不確定的想着。

“想好了嗎?”王玫有些不耐的提醒。

白小然回道,“我想好了。我會想辦法去總裁室拿到備稿。”

王玫心裏冷聲嗤笑,這個蠢貨。居然選擇了最笨的一個辦法。真的去了總裁室那可是有去無回,如果不小心惹怒了上面的人甚至在整個行業都生存不下去。不過,這也正和她意。“祝你順利。這件事情很重要,你最好在明天下午三點之前把備稿拿到。不然連我也救不了你。”

白小然看着她珊珊離去的背影,心裏閃過一道冷寒。雖然沒有辦法證明這件事情就是她做的,但王玫也絕對脫不了關係。

但不管如何,她還是要解決現下的問題。

白小然愁眉苦臉的坐在桌子上,收拾東西。也幸好水杯裏的水只有一半,其他的資料並沒有受到嚴重損失。只獨獨那一份明天要使用到的資料受到了毀壞。也真是夠倒黴的。

桌面上傳來一陣手機振動響聲,白小然沒有注意。繼續收拾手裏的資料。一直到下了班,所有人都走了,她的資料還沒有整理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