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7 日

怎麼好像-在幫自己?

旋即,他沒有絲毫猶豫,將五行真元調動出來。

刷刷——

金木水火土,五種真元浮現在蒼穹,形成五行相生相息,頓時爆發出濃郁的天地屬性,很快就看到天地束縛崩裂的地方,頓時被極速修繕。

就這麼。

天地束縛形成大網,不斷潰敗,古木五行真元不停為其修繕空間裂痕。

一個碎,一個修,同時進行,而那天地塌陷的感覺,也變得極為微弱。

當年修繕天地平衡,讓符文封印穩固,-一場造化,-一件功德無量的事情。

這一次。

古木不斷修繕空間坍塌,也-一場造化和功德。

只看他懸於天穹,筆直而立,全身竟-散發出一股股微弱的光芒。

與此同時,他仿若能夠聽到這個世界的呼吸,就好像自己不斷為她療傷,已經得到認可,得到了她的祝福。

「很親切,很奇怪……」

古木抱著女兒,不單感覺到對這片天地有著濃濃的親切感,同樣,還能感覺到一股股奇怪的力量在湧入自己體內。

這股力量不同於靈力,不同於真元,-一種他不得而知的屬性。

奇怪屬性凝聚在丹田處,漸漸壯大。

稍許。

古木微微睜開雙眸,驚訝的發現,在基地內上空聚集著很多奇怪屬性,而它們的出現,則-從諸多武者身上散發出來。

尤其徒兒岳峰和古家嫡系,身上爆發出的奇怪屬性最多。

諸天大聖人 「這-怎麼回事?」

古木不解自語道。

正在衝擊尊者的夙沙幽然,則傳來冷冷聲音:「這-信仰之力,看來,你在修繕空間裂痕,獲得這個世界的信任,擁有了凝聚信仰的能力。」

「信仰之力?」

古木更-迷惑了。

夙沙幽然冷道:「這-信仰業力,唯有一個世界才有這種能力,而你能夠獲得,以後在衝擊尊者之際,可以有很大幫助。」

古木還-聽得迷迷糊糊。

不過這個女人既然-,對晉級武神之上有幫助,那就明白這-好處,必須值得高興,於-咧著嘴笑了起來。

夙沙幽然不再言語,而-將全部精力投入在晉級尊者上。

但心裡卻在無奈的想著:「夙沙幽然,你為什麼要和他廢話,你為什麼要告訴他這些!」

……

喀嚓——

喀嚓——

整個世界,天羅地網般的束縛被一一打破,被古木一一修繕。

這種情況,持續了近乎兩個多時辰。

咻——

當最後一道束縛被擊破,夙沙幽然身上的氣勢已經達到極點,最終在烙印璀璨耀眼閃爍下,成功突破到尊者!

嗡——

在她晉級尊者的霎那間,這片天穹產生劇烈顫抖,就好像-在迎接至尊強者。

此刻的古木,並沒去在意夙沙幽然突破,沒去想她會不會解開銀針的控制,而-凝心去感悟世界所帶來的信仰之力。

就在他沉浸其中。

一汩汩奇怪屬性順著他的周身,融入僅僅只有幾個月大的古心怡小身體內,後者不停地笑著,手舞足蹈著,同時,體內經脈在發生蛻變。

夙沙幽然晉級成功后,那股至高無上的氣勢已經攀升極致,基地諸多武者,仿若在這一刻,看到的不-一個人,而-一個至強神尊!

「嗯?」

剛剛恢復尊者實力后,夙沙幽然看向女兒,見她身體散發著一抹抹信仰之力。

旋即神識運轉,籠罩其中,那高傲的女王范兒頓時消散,旋即化為欣喜。

古木在感悟信仰之力,有著無限好處。

女兒夙沙妙華作為他的血脈,又在他懷裡也受益匪淺,經脈被信仰之力改造,身體也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這絕對-一次大機緣。

嘭——

就在夙沙幽然欣慰之際,那遠在大陸的天門,也在一聲爆破傳來最終打開。

如此便預示著商崇連成功突破武神,成為尚武大陸的第三位武神!

這隻-開始。

在天地束縛徹底破裂后,那阻礙天門出現的枷鎖徹底打開,國級勢力中,被困武聖巔峰幾百年乃至幾千年的強者紛紛召喚出天門。

一時間。

這片天穹,頓時出現十座!

還有更多沒有出現,因為這個世界只能承受這麼多。

需要排隊晉級!

極品特工:很萌很潑辣 ……

三天,轉瞬即逝。

在這短短的幾十個時辰,尚武大陸迎來最為瘋狂的晉級,這種晉級不-武皇和武聖,而-武神!

國級勢力的底蘊十足,巔峰強者足有好幾個。

在天地束縛被打破,成為繼商崇連后,第一批獲益的武者,最終紛紛打破瓶頸,打破天門,踏入夢寐以求的武神境界!

國級勢力的晉級后,沈天行緊隨其後,順利晉級武神,傅怒天、靳戈、岳峰、**等這些服用過龍珠的歸元劍派諸多強者也紛紛踏入武神境界。

短短三天。

本來僅古木夫婦兩人的大陸,如雨後春筍,紛紛湧現諸多武神境界,算上一些隱世強者晉級,算上商崇連,此刻這個世界已經擁有二十名武神!

大批武聖巔峰晉級武神,註定要讓整個世界為之瘋狂,也在對抗鬼魅族上有著極大幫助,畢竟,後者頂尖力量也-個級別。

天地束縛破開,不僅僅只有這個好處,很多武王和武皇巔峰,也在此次破裂中獲得感悟,紛紛召喚出境界之門,從而順利突破更上一層樓。

太古、上古兩個時代。

一個被稱為武道的誕生之年,一個被稱為武道鼎盛之年。

武道一途在人類智慧下,肯定越走越高。

可到了近代,反而走下坡路,而這一切都-天地束縛在作祟。

如今夙沙幽然和商崇連合力破開,世界再次恢復如初,現在的大陸等於上古年代,不再有任何束縛,甚至更勝以前。

因為在古木的五行真元孕育下,天地屬性強盛無比。

不出幾百年。

這個世界肯定會煥發新生,會真正的崛起!

到那時候,也許武皇和武聖多如牛毛,武神大能不再-那麼遙不可及,甚至超越上古時代,達到一個全新的武道鼎盛時期。

當然。

這個前提-,尚武大陸能夠擋住鬼魅族的進攻,化解浩劫,否則一切只-美好的瞎想。

……

諸多武者獲益,尚武大陸的綜合實力提升了一大截。

受益的還不止這些人,受益的還有古木!

這三天來,他始終沉浸在感悟信仰之力的狀態中,蘊藏於體內奇怪屬性不斷吸收諸人身上浮現出的信仰,逐漸強大,最後開始自行淬鍊。

這種屬性的突兀出現,讓古木很意外,隨著幾天的淬鍊,更-獲得了難言的好處。

無數信息湧入識海,烙印在其中揮之不去。

這則-天地法則!

龐大的天地法則不斷灌入,不斷熟記於心,古木的修為也在瘋狂提高,原本達到中期巔峰的境界,竟-有了晉級徵兆。

嘭——

當屬性達到極致,當天地法則越聚越多,古木識海傳來一聲爆炸,其修為順利突破至武神後期,甚至直接達到穩固!

咻——

晉級后的古木猛地睜開眼,感覺自己神識比之以前強大幾倍,五行和其他真元更-再次增強,前所未有的力量充斥在周身!

「好爽!」

達到武神後期的古木,心情通暢。

而且當他神識施展,發現這片天地所蘊含的天地法則乃至五行屬性,均-有著難言的情切感,就好像-自己的知己,就好像-自己的親人!

……

尚武大陸的天地束縛被打破,諸人紛紛晉級,而在遙遠無邊的地方,一個浩瀚沙漠內坐著一位慈祥老者,黃沙布滿衣肩,卻紋絲不動。

若-古木看到此人,定然會認得出來,因為他就-在造物之城曾出現過的雲鶴老人!

稍許,老者微微睜開雙眸,深邃的目光仿若透過時空,看向尚武大陸,頗為欣慰的道:「老夫不久前。神識融入故鄉幫助那年輕人,感覺有著一股力量將天地束縛,如今被打破,充滿無限生機,看來不出千年,大陸會有提升星階的可能啊。」

「嗯?」

雲鶴老人在感嘆之際,突然臉上升起一抹驚訝,然後道:「年輕人竟獲得大地之源的認可,成為自身的本命之源!」

「哎,這個大陸星階太低,年輕人與其結下本命之源,雖可以短時間得到好處,但想要成就更高,亦被限制,-福還-禍呢……」

雲鶴老人自言自語。

稍許站了起來,將目光轉到另外一片星空,然後喃喃自語道:「蒼冥之主,老夫此次調養好傷勢,必然要將你擊敗,一洗恥辱!」-罷,他的身體突兀消失,離開這片浩瀚的沙漠天地。 睜開眼,小胖拳也開始出擊。

一拳一個準,穩穩的打在宋雲遲臉上。

宋雲遲懵了了,他不敢相信的看著宋景行,「臭小子,你揍誰呢?」

「嗚嗚。」小胖拳還不夠,又加上小胖腳,雙管齊下。

毫無章法的往他身上揍。

宋雲遲深呼吸,告訴自己,這是親生的,不生氣。

不要生氣!

小景行哭鬧得厲害,宋雲遲拿他一點辦法都沒有,只好抱起來,哄著:「好了,別哭了。你打我我還沒生氣呢,你有什麼好哭的?」

小傢伙哭得鼻尖紅紅的,一不小心冒出個鼻涕泡來。

他愣了一會兒,呆愣楞的。

宋雲遲無情的嘲笑,「看看你的醜樣子,髒兮兮的。」

我真不是木匠皇帝 指尖戳破他的鼻涕泡。

小景行哇的一聲,嚎啕大哭!

宋雲遲:「……」

這臭小子!

…………

一連幾天,慕靖南都沒有再出現。

每天都是警衛把慕言禮送到公寓,便離開了。

晚上,警衛再過來把他接回官邸。

漸漸的,兩個敏感的孩子,也察覺出了異樣。

洗完澡的安璇,濕漉漉的頭髮用粉色的毛巾包裹住,司徒雲舒去找吹風機,安璇屁顛顛的跟在她身後,對著食指,囁喏著問,「媽媽,安璇可不可以問你一個問題?」

「當然可以,問吧。」

安璇抬起腦袋,「媽媽是不是……和爸爸吵架了?」

司徒雲舒拿起吹風機,神色未變,「沒有。」

「那……」安璇小心翼翼的瞄了她一眼,發現她並沒有生氣之後,才問,「那爸爸為什麼一直不來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