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1 日

思考著,權衡著,帝王理智與帝王性格之間的激烈較量,讓他罕見的猶豫了。

半晌,下方,似乎黃夫也說的有些不耐煩了,向董恆再次微微一禮道:「恆王可還有什麼問題?」

他沒有問董恆同意與否,而是直接問他還有什麼問題想問,顯然、他相信董恆會同意,不敢拒絕大炎皇朝。

或者說,他是在激怒董恆,想要董恆拒絕。

不過不管他是什麼心思、都不重要了,因為董恆已經做好了決定。

他是一名帝王。

不管何時何事,他的身份都首先是一名帝王,然後再是其他。

以身相許 而當一名帝王沒有實力時,那就只有一個辦法——忍。

「不知炎皇打算什麼時候正式結親?」董恆神色平靜如昔,淡漠地說道。

黃夫目光一亮,這話由董恆說出來,顯然是默認了結親一事。

滿朝官員也都自然明白了,有的喜有的憂,也有的不當一回事。

「正式結親一事、我皇已經有了打算,半年之後天瑩公主正式嫁入大恆。」黃夫微笑道。

「好,半年後,寡人會派人前去迎接公主。」董恆沒有任何異樣地說道。

隨即,黃夫就與禮部尚書李如晦開始商量起細節,比如彩禮、規格等等之類的。

直到一個多時辰后,才初步商量完,黃夫要趕回大炎皇朝回稟這個消息。

然後,大炎會再派禮部官員來大恆、雙方正式準備結親的一切事宜。

……………… 朝會散去,董恆率先離開,鄭和、蓮在身後跟著。

如今擔任地網首領的蓮已經是大恆從二品官員,也算是董恆的隨身護衛,連上朝也與鄭和一左一右站立著。

跟著董恆向御書房而去,蓮毫無反應,像是個木頭人,而鄭和下意識放輕了腳步,減低自己的存在感。

因為他已經能稍稍感覺到那平靜的身軀下,隱藏的足以翻江倒海的怒火。

他更清楚這種怒火從何而來,這時候,他需要做的就是小心再小心、謹慎再謹慎。

「讓龍慶、夏瀟、方言喻、李如晦御書房覲見。」

冰冷的聲音響起,鄭和立刻應是,然後安排起來。

不多時,龍慶四人在御書房向董恆行禮后,在董恆的命令下,開始說起大炎皇朝可能的陰謀,和預防的措施。

聽完后,董恆並沒有多說什麼,讓李如晦負責此次結親之事,一些規格也都說了下。

看上去毫無異樣。

不過龍慶四人心裡卻能感覺到一股壓抑,好似火山爆發前的壓抑一般。

他們不敢有什麼多餘的舉動,在董恆的命令下、小心翼翼的退了下去。

頓時,御書房安靜無比。

董恆雙眼似合非合,大袖下的雙手還是忍不住死死握緊。

憤怒嗎?

當然憤怒,這種屈辱他已經好久沒有受到過了。

但還是那句話,他首先是一位帝王,然後再是其他。

當帝王理智與帝王性格發生衝突后,並不是說誰能一定壓下誰,而是要看實際情況。

看看帝王性格下行事引發的後果,你能不能承擔起?

如果現在他是第七境強者,大恆中也有兩三位第七境強者,他會毫不猶豫的拒絕,即使不拒絕,他也會將那什麼天瑩公主封為妃子,好來羞辱一番大炎。

那時即使大恆會損失一些利益,但他也能承擔得起,自己的驕傲霸道,一定會讓他不在乎那些損失。

可現在,一旦順了性格來,後果他承擔不起,所以他只能壓下性格,平靜的去接受這份屈辱。

帝王可以說是萬物生靈中最為複雜的一類人了,他們永遠在計算,在防備,在權衡。

也許可以為了一個面子問題而伏屍百萬,也可能別人當面侮辱,也能若無其事。

有時是天下最守承諾的人,有時承諾這東西在他們眼裡一文不值,毫不猶豫的就拋棄。

更重要的是,真正的帝王有一個最為特別的地方,那就是他們沒有性格。

不管是誰,都有性格,或冷漠、或熱情、或遵守承諾等等等等。

唯有真正的帝王,一定程度上、是沒有性格的。

所謂的帝王性格,也是隨時可以變化。

所有表現出來的性格,都是因為需要表現出來,所以才會出現。

換句話說,真正的帝王可以隨時變換著性格,性格只是服務他們的一種工具。

所以、他們無情。

這也就是真正的帝王。

董恆自認自己是一個真正的帝王,他也只是一位帝王。

即使屈辱,即使憤怒,他也會接下來。

沉默半晌,雙手鬆開,淡漠道;「看著貴妃的動靜。」

「是。」鄭和立刻應道,心裡輕嘆一聲,果然、後宮之中王上還是最在乎貴妃娘娘。

與此同時,收拾妥當,坐著皇級飛天船離開的黃夫神色中儘是凝重,似乎在思考著什麼。

「公子,差事不是辦完了嗎?為什麼還要想這麼多啊?」還是那名婢女,在黃夫身後輕輕地捶著,嬌聲問道。

黃夫臉上沒有什麼神色,語氣悠悠道:「差事是辦完了,不過私事卻是還需要考慮啊?」

「嗯?」侍女明顯有些疑惑,「公子在這小小王朝中還有私事嗎?」

「小小王朝?哈哈哈!」黃夫猛然笑了起來,「要知道就算是我們的炎皇都很重視這個王朝,也就只有你敢這樣稱呼小小王朝了。」

侍女一愣,她還真不知道這次黃夫來大恆是來結親的,現在聽到黃夫的話,不由暗自驚訝。

黃夫似乎打開了話匣子,也不知道是說給侍女聽,還是說給自己聽,平靜的聲音幽幽響起:「這個大恆王朝不簡單啊! 生活系大佬 不說那暗中的絕世強者究竟是什麼情況,單單是恆王幾人就足以讓世人重視了。」

也不管侍女有沒有聽懂,自顧自地說道:「能打破七級陣法、深不可測雄才偉略的恆王,領悟三種真意、妖孽一般的赤子之心李元霸;

有些平淡卻絕對無法忽略的岳飛,來自龍家天才、摸不清底細的龍慶;

領悟陰之真意、快之真意以太監之身聞名的鄭和,來歷神秘、殺之真意已經圓滿又是軍事妖孽一般的白起;

人刀合一、以身化兵潛力無窮的蓮,還有那看似最為平凡卻兩次被恆王托以監國重任的夏瀟,以及展露頭角的小將王超。

這些人哪個不是值得重視?

絕大部分都可以稱為絕世天驕,就算在大炎、又能找到幾人?」

平靜的聲音讓侍女聽不出黃夫的情緒,不過她也不用猜測,因為她已經有些驚住了。

原來被傳的沸沸騰騰的大恆這麼厲害!

絕世天驕!

在強大的大炎中,能被稱為絕世天驕的也沒有幾個!

他面前的九公子就是其中公認的一個。

所以才能成為大炎五大家族黃家年輕一輩毫無爭議的領軍者。

才能年紀輕輕就成為大炎三品官員。

「未憂勝、先憂敗,也許我黃家、也應該做一後手才是啊!」忽然,黃夫悠悠地嘆道。

侍女有些不懂,正下意識有些好奇的想問時,忽然感覺心口一痛,意識模糊起來。

只能看到自己的九公子轉過頭面無表情的看著自己,淡淡地說道:「你只是一個平凡的侍女,平凡的侍女是不應該知道這些的,所以你還是上路吧。

看在你也伺候我一段時間的份上,我親自送你。」

說著,元力一激,侍女帶著不敢相信的表情,魂飛魄散,連六道輪迴也去不了。

這時,她忽然明白,為什麼傳聞九公子經常換侍女了。

……………… 「哎!」看著侍女死不瞑目的樣子,黃夫輕輕一嘆,「別怪我,誰讓你想當我侍女的,果然,心裡的話一說出來,就是好受多了。」

很少有人知道,大炎皇朝大名鼎鼎的九公子有一個怪癖,那就是他不喜歡將話都憋在肚子里,他認為那樣很累。

所以他想了一個辦法,那就是他有時會將心裡話說給身邊的侍女聽,或者是女人聽(侍女居多),然後再將這個侍女或女人殺了,驅散魂魄。

這樣一來,即使他說了心裡話,誰也不會知道。

因此,他雖然風流成性、容貌妖孽,天賦、家世都是非常好,但身邊的侍女、女人卻從來最多是中上之姿。

因為他怕這個女人要是太美了,他下不去手。

所以他從來不碰真正容貌絕美的女子。

又是輕輕一嘆,元力掃過,侍女的肉身也消失了,再不留一絲痕迹。

至於這個女子的家人,黃家可是大炎皇朝五大家族之一,自然能讓對方閉嘴不追究。

這就是這個世界的冷酷,這就是權力、實力的好處。

處理了侍女,黃夫安靜思考起來,他跟侍女說的沒錯,他是想要在看似潛力無限的大恆留上一手,以防萬一,但如何留這一手卻不是容易的。

要讓大恆領情,卻又不能讓大炎發現。

至於這樣做會不會不好,他從來沒想過這個。

鐵打的世家,流水的勢力。

這便是世家的生存原則。

······

大炎皇朝。

在出了大恆王宮,黃夫就用通訊法寶將消息傳回了大炎。

一間說不出宏偉的宮殿中,一道身穿金色龍袍的中年男子靜靜的坐在龍椅之上,他只是坐在那,就好像是天地的中心。

身上的氣息沒有主動去釋放,但自然而然就彷彿是一汪大海、一方天空般,似乎沒有極限,強大的可怕。

他就是大炎皇朝的主宰,傳言距離第八境大帝之境也只有一步之遙的炎皇蕭岩峰。

只見他正雙眼微眯,似乎思索著什麼,半晌、才輕輕一笑,低聲自語著:「董恆,你可不要讓朕失望。」

頓了頓,繼續道:「傳旨天瑩公主,讓她準備好出嫁。」

「是。」

······

大恆王朝。

朝會散去不多時,整個無疆王城就沸騰起來了。

大恆要與大炎皇朝結親!

王上會迎娶大炎皇朝唯一的公主!

這個消息太過巨大,頓時讓許多人都有點反應不過來。

方圓數百勢力內,誰不知道大炎皇朝最為強大?

是當之無愧的霸主。

現在居然要與大恆結親,還是唯一的公主下嫁,這當然是無比巨大的好事。

如此一來,大恆還有誰敢欺辱?

安全性也會大大增強。

普通百姓自然會高興。

不過也有很多人並不高興,比如後宮有人的家族、派系都是很煩悶。

大炎公主一來,必定是大恆王后,如此、對他們來說自然是大大的壞事。

同時,這個消息正以風暴般的速度、開始席捲大恆境內,還有周邊勢力。

偏寵小萌妻 不止大恆,在大炎皇朝中,天瑩公主下嫁大恆之主董恆,這個消息更為的轟動。

畢竟大炎皇朝的影響力無疑更加巨大得多。

唯一的公主下嫁,當然轟動,加上對方還是這些年突然崛起的董恆,就更加引人注目了。

整個東靈域都有無數勢力關注著。

畢竟在東靈域中,大炎皇朝可是上品勢力之下、最強的中品勢力之一了。

連東靈域中的主宰、上品勢力都頗為關注。

而說起東靈域,就不得不說說神州大地的地勢劃分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