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6 日

想罷安德魯趕忙表明來意:「我是代表黑暗議會為華夏送來重要的消息和寶物,還有我們議會諸位議員想要雙方達成合作的意願,來傳達給貴方首領!」

那五人其中一個孩童模樣的開口說道:「首領,我華夏修道界沒什麼首領,不過我等五人算是能做的了主的,有什麼話你就在這裡直說吧!」

安德魯也顧不得驚奇對方年紀樣貌,據說東方人一向追求的就是長生不死、返老還童,兩個孩童能坐於上位,下方的年長修士們還對他們敬畏有加,自然不是普通人物,。以他的智商,很快就想通了這些,當下恭敬的說道:

「不久之前我們黑暗議會一位大巫師失蹤了,根據一些線索,議會探查到了正是那偽善惡毒的教廷所為。而且探子還意外發現了教廷的一個大陰謀,那就是他們準備實行殘忍的獻祭,企圖召喚沉睡了千年的教廷偽神。一旦讓他們成功喚醒了偽神,派遣天使下來,不光我黑暗議會將要面臨毀滅的危難,就是對貴方來說也是一個大威脅!所以各位議員決定派遣使者來到華夏,向各位尊貴的華夏修士請求合作。目前也只有貴方有實力能夠破壞教廷的陰謀,而且身為侵略者的教廷,也是我們兩方共同的敵人!」

說完,安德魯便屏住呼息,注視著在場華夏修士的神情,等待他們的答覆。

這四方黑暗勢力所說到也不錯,簡單商議了片刻之後,眾修士就做出了決定,仍由江元峰代表出言道:

「合作的事情,只要你們提供的消息準確,我等便暫且同意。現在你再為我們說說,那塊玉板是怎樣落到你們黑暗議會手裡的?」

安德魯聞言心喜,也沒有什麼可隱瞞的,就將黑暗議會獲得那仙府玉牒的過程講述了一遍。

結合江元峰由東華帝君那裡得知的消息,眾華夏修士才知,原來那天庭投出玉牒之後,不巧起初並沒有進入人間,反而是流落到了空間亂流之中。他們西方黑暗議會其中有一位出身巫師協會的議員,極為擅長空間魔法,在數十年前進行的一場空間召喚魔法陣的試驗中,無意間將這方仙府玉牒召喚到了人間來。

不過西方那些巫師們雖然精神力強大,但都沒有能達到化神期元神化為實質的存在,集合多人之力,也只是看到了玉牒內容的前幾個字。研究了幾十年仍舊無果,僅僅知道了這東西無法憑他們的力量毀壞,裡面記述的是一種失傳已久的華夏古老文字。

之後,又恰逢一位議會大巫師的失蹤,使他們探查出了教廷計劃的大陰謀,感覺以他們自己的實力恐怕無力抵抗教廷殺手。

於是經過商議便決定派人前往華夏尋求合作,並獻上這來自華夏的寶物以示誠意!

「各位道友,此人說的與東華所述大體一致,看來應該不假。那耶荷華沉睡了千年,估計就是教廷不去召喚他,不久之後也應該要有什麼動作了,我等也該早作準備才是!」

眾修士皆點頭稱是,安德魯.赫斯見自己的任務算是完成了,也不免心中大喜,鬆了口氣。

這時,有一個道盟弟子進來稟報,說滇西五毒教傳來消息,他們於緬甸採購翡翠時,逮到了兩個西方教廷的探子。經審問原來卻是那由軍方手底下逃走的兩個聖殿騎士,於是派人押來了總部,現在正於路上,不多時就可趕到。

江元峰得知消息,想到那五毒教曾先後兩次幫到自己,這個人情不得不還,於是心中有了想法,說道:

「這五毒教雖被歸入邪派旁門一流,但行事還算正派,向來潔身自好,不與其他邪道同流合污,都為各派所見。現在該派又擒住了教廷敵人,沒有交給天魔教處置,反而第一時間送來我道盟,就可知其心向正道。不如趁此次機會,將他們也歸入我道盟旗下,日後對我等在西南的事務還多有益助!」

八派掌教聞言自然沒有意見,這事對他們來說也是有百利而無一害,只說稍後就去處理此事。

眾人說的這些,也沒有背著殿中唯一的外人,安德魯聽到追殺自己的那兩個教廷聖殿騎士,倒霉的正巧撞到了前往緬甸購買玉石的華夏修士而被擒住,不由得心裡一陣暢快。

一頓飯工夫之後,兩名身穿鎧甲,五花大綁的教廷騎士被押上了殿來,看到他們原本的目標安德魯.赫斯站在此處,不由大是憤怒的狠狠盯著他。

安德魯對兩個教廷騎士的目光毫不在意,很是得意的沖他們笑著。畢竟他們黑暗議會在與教廷的抗爭中,多數時候都處於下風,很難得見到這般令他們開心的情況。

說來也真是這兩個聖殿騎士走了霉運,本來以他們身上鎧甲的防護能力,很少會被人擒下。不過卻遇到了善於施毒放蠱的五毒教中人。只是簡單的在他們飲食中下了些小東西,這兩個騎士就渾身無力的任人宰割了!

不過他們那鎧甲也真有也厲害之處,在主動護主的情況下,外人無法脫去,也無法傷害到其中之人。沒有審問出什麼有用的消息,五毒教只好將人送到了道盟來。

見了教廷的俘虜,眾華夏修士也不去審問,安德魯只看到中央那位白衣年輕的華夏修士首領將手一抬,那兩個教廷騎士就被吸往了對方身前。

一隻手覆蓋在其中一名騎士的頭上,無視那套全身盔甲的保護,只輕輕一振衣袖,就將他們黑暗議會眾多首領也無輕易解除,更別提法在不傷教廷騎士性命的情況下便摧毀了鎧甲。

片刻之後,兩個騎士化為了灰燼,被一陣輕風卷至殿外,殿中只留下了一堆鎧甲的碎片。

就聽那名修士道:「兩個教廷的小人物,不知道詳細的計劃,不過從他們腦中取得的一些動向也表明西方教廷真的是在進行很大的陰謀了!」

安德魯.赫斯見此過程,不由得心裡一陣發寒。

如此輕易的就能從人的腦中獲取信息,這簡直就是神魔般存在的人物,還好自己方才說的大部分都是實話! ?二百一十八再塑龍脈(1)

處理完了仙府玉牒、西方使者這一連串的事件后,江元峰再次召集除了四大化神高人之外的修道界各門派修士高層。

大殿之中,只見一揚手,由袖中放出上前道流光浮於眾人眼前。

「道友這是?」

崑崙掌教天心子看著殿中懸浮著的一顆顆光點有些驚疑的問道。

「此千顆助長修為的靈丹是江某由府邸庫中所取,分天地人三階九品,其藥力由高到低,上至金丹化氣,下至引氣入門,對我輩修士皆有妙用。」

這是他有感現今修道界實力仍是不足,就從自己的庫存中拿出了這些丹藥。多是之前閑暇時積累下來的,其中近半都是幾年前的練手之作,品級都未達到地階之列,這些低階靈丹他門下的弟子家人已不需要,對於道盟一些高手來說也是無用,不過用來送給各門派家族的低階弟子,幫助他們儘快突破先天卻是十分合適。

另外接近一半數量的靈丹則多在地階上、中、下三品不等,正適合道盟中金丹期以下的各階段修士來服用。其中數量最少的那幾十粒天階靈丹,每一粒都有驚人的藥效,其靈氣之充足,金丹期修為也不能小視。幾位結丹末期接近突破的道盟長老,服之一粒,便立即突破到了夢寐以求的金丹境界。短短數日功夫,江元峰這批丹藥就可為道盟各派增添了八位地仙金丹高手,其他金丹期以下的更是數以百計。

最後那最珍貴的數枚天階極品靈丹,藥力之猛,金丹期以下服用能把自己活活撐爆,被江元峰分給了三大仙宗與嶗山派前代掌教屠龍老人,這幾位修為在地仙金丹和天仙化氣後期的高手。他們停滯於煉精化氣頂峰已經超過上百年,道行修為都遠超自身功力,有了這些接近仙丹的頂級靈丹,說不定很快華夏修道界就能再多出數位鍊氣化神的高人了!

如此奉獻,倒不是說他江元峰大公無私,而是這些對他來說不過是九牛一毛,拋出來后卻能使得修道界實力大長,對付那些敵人更有把握,而且最重要的是還可以賣給道盟各派一個天大的人情。

加上他多次為華夏所為善舉,現在江元峰不說在修道界說一不二,但只要他說出的話站得住理,那便基本沒人會反駁。

打點好了這些,江元峰就拗不過天心子再三催促,忙起了答應崑崙派的那個請求。

不過再行塑造龍脈,勾通一方大陸可不是什麼小事!

那天心子拉上了他兩位師叔元靈子與元真子,與崆峒派元通子,上清蒼鶴道人,還有其掌教玄微子,足足商量了兩個時辰。

經過一番討價還價,最後商定崑崙派所求事成之後,上清、崆峒兩派也不要他崑崙的好處,只要再集眾人之力,將兩道龍脈接引到羅浮山與崆峒山的兩派山門之下,把他們洞天的靈氣提升到不輸於崑崙就是。

雖然出力最多,但江元峰也樂得情況如此。三大仙宗鼎足而立,又因為前代的恩怨導致他們互相競爭,卻不可能聯合,這對華夏修道界未來的發展來說很有好處。總比一家獨大,引發紛爭來得要好很多。

而且江元峰雖與三家表面上都交好,但最親近的還是上清一派。一是上清派是他最早接觸的一派,而且該派中修士為人都是恩怨分明,處事乾脆,性格十分對他的胃口;二來當初因為通天道人門下也多有妖族異類的關係,所以少昊一系與他通天門下也有不少交情,在三清之中關係相處的最為融洽。

其次的就是崆峒一派,元通子性格豪爽,很難讓人不心生好感,而且該派秉承著他們祖師廣成子的訓示,多在山門隱修,從不過問修道界中的利益權勢。

三派之中,唯獨這崑崙派讓江元峰很難與之交心。首先他們讓人感到強勢的作風,以及自傲是玉清正宗,便不將其他門派放在眼內的態度,都讓江元峰有些反感。其次,幾天前的商議中,只有他崑崙派固執一心的堅持希望打開天人通道,甚至至今仍有些未死心。

江元峰不知道他們想要這麼做的目的是什麼,但只此一點,就完全可以將其推到自己的對立面去,如果不是現在修道界面臨危機,需要他崑崙的人手,江元峰萬不會再答應他們修復崑崙靈脈的請求。

實際上江元峰心底總有些擔憂,就怕修道界危機過後,崑崙派會另生心思。為此以防萬一,他已經做好了某些準備,只要日後崑崙生了異心,他也不是那般優柔寡斷之輩。以自己手下所掌握的實力,江元峰有七成的把握能夠把這支玉清道統由人間抹去。

崑崙山脈之上,五人凌空而立,各將神通法力顯化出來。

「各位道友,我等現在開始施為吧!」上清蒼鶴道人當先道了一聲,然後就開始默默施法。

只見蒼鶴道人身披五色霞光,一道清氣衝出頭頂三尺,化作幾乎凝結成實質的玄鳥狀元神,將手朝下方一指,就有五色清光裹住數道零散的地脈將其歸攏與一處。此乃上清仙法煉就的紫府元神與五氣朝元之象,蒼鶴道人因是異類得道,所以元神顯化出來就是他的本體上古仙禽玄鶴,此種由本體煉就出來的紫府元神比一般修道人要強橫數倍,而且還能具有本體的不少天賦神通,乃是上清一脈秘傳的絕學。

「蒼鶴道兄果然修為精深,只怕再有個數年功夫,就要踏入返虛境界了!」

「貧道也不過是佔了修行年頭多的便利,你這小子可到好,只花區區數百年就趕了上來!」

看了另一方向的江元峰一眼,元通子不無嫉妒的笑說:「我這點成績哪比得上人家江道友,不出十年便已經修到鍊氣化神境界,你老鶴可要加快修鍊,莫要被人搶先進入了返虛期才是!」

蒼鶴道人卻不在意,心態平和的對元通子說道:「江道友乃上古神人轉世,我蒼鶴不過一野鶴得道,怎能與之相比,你小子切莫再說了!」

崆峒元通子聞言也不再開口,只將頭頂顯出一片火紅的雲光,其中冒出一株碗口大的半開金蓮,周身垂下白光瑞氣護體,也施展法力聚攏了一道大型地脈。這元通子所顯化的便是所謂的三花聚頂了,此乃三清門下獨有的神通。那蓮花看似弱不經風,實則乃其千年道行成果,一身精氣神凝聚,不但具有辟邪退魔等數種神通,還能用來抵擋劫數,一朵蓮花便相當於多了一條性命。一朵成熟的蓮花代表著鍊氣化神大成,兩朵蓮花就表示該修士已是煉神返虛的境界,三花齊聚,那便是天仙修為的境界。

元靈子看了那兩人感嘆說著:「都是三清大法,師兄,我們也出手吧!」

就見元靈子與元真子兩個童子各自一拍頂門,現出了三尺元嬰之身,相貌也為肉身模樣,只顯得肥嘟嘟的有些可愛。兩個元嬰沒有了蒼鶴道人與元通子那般憑藉元神顯化所施展的神通,只能親力親為的化為兩道流光鑽入地底之下,各施道法收攏地脈。

這就是將自身元神在陰神未成陽神時,便融入大成的地仙金丹之中,以精元之氣為體魄,本命元神為靈魂,構成了另外的一個自我。等到元嬰大成,便可以拋棄肉身,以純能量體的形式存在,如此就更容易穿越天人屏障,飛升九天仙府。

因感天仙大業艱難,中途放棄了玉清正宗,退而求其次,改修了更容易進步的地仙法門,元靈子二人雖有些後悔,但起碼在人間來說,他們的實力還是絕頂。只不過元嬰之體雖有許多便利,穿山入地如游魚入海,而且肉身出了問題對其影響也不大,大大的消減了走火入魔對修道人自身的危害,但其本身除了可以脫體出竅、飛天遁地之外,卻沒有了正統元神出竅那諸般厲害的神通,只能靠著自身修習的玉清仙法來彌補元嬰在攻擊防禦方面的不足。

見眾人都已開始行動,江元峰也自雙目綻出三尺神光,腦後金光層層暈開,已近擴大到了一丈方圓。身外紫氣隱現,卻也有五色清光,其中遊走著五道精虹,便是以那上清五鬼搬運大法修成的五行分神。而他頭頂清光之中竟也現出了一株比那元通子稍小一些的青蓮,作盛開之狀。

另外四人驚奇之下手上法力就是一緩,忙向江元峰投去驚異詢問的目光。

江元峰也不忙著出手,笑著為幾人解釋道:「各位道友不必驚奇,卻是因江某今世由上清一脈入道出身,故也輔修了玄門正法上清升神經,初步有了這五氣朝元和那三花聚頂的天仙神通!」

元真子四人聽了這才釋然,其中蒼鶴道人對此最為感到欣喜,這位上古神人天帝傳世之身由他上清支脈入道,也算是與他上清派有了香火情分,觀其如今情勢,不出百年定能進軍返虛大門,甚至一步升天,達至天仙境界。有了這位的存在,對他上清一脈來說自是有利無弊的大大好事。

不過與出身妖族的蒼鶴道人不同的是,因為江元峰乃是正統人類,元神形態也是呈盤古之形,所以便也同元通子一樣顯化為了三花神通,而非本命元靈之形。妖族一脈須渡過四九重劫,達至天仙法體之後,才能隱去本體元靈,顯化三花俱全。在此之前,元神法力雖強,在神通之上卻無頂上三花的種種神妙。

只是上清法門與玉清畢竟有些區別,所以江元峰與元通子兩人頂上才一個顯了青蓮一個是為金蓮。這頂上三花乃仙人之精氣神成天地人三才之數,以玄門正法凝聚三元顯化,因為江元峰得金光紫氣之助,在元神修為比元通子要強,所以他的頂上蓮花才會盛開,而在肉身真元修為上,江元峰卻遠不如元通子修鍊千年的積累來的紮實,故他這株青蓮要比對方金蓮來的小些。

其實江元峰還有一個最大的神通沒有顯現出來,那就是他秉承上古神族才有的天人法相,結合已初入門徑但還為成體的不滅金身大法,這是他壓箱底的最終手段。不過他暫時還不想把這秘密也透露出來,留待日後的關鍵時刻,說不定能起到意想不到的大作用。

有五大鍊氣化神期高手,事情便容易了許多,除了元靈子與元真子相當於化神中期的境界,餘下三者包括江元峰在內都有著化神後期的實力。

江元峰雖然自身修為差了一點,但他修鍊的上古鍊氣士無上法門足可以將他的弱勢彌補至化神中期,再加上他的元神在無數信仰願力的滋養下,已經壯大到了化神後期頂峰,幾乎達到元神大成突破反虛境界的地步。可陽神出竅行走世間,各種神通信手拈來!

因此原本在其他四人眼中實力處於最末的江元峰,反而是五人之中的第二高手,僅次於活了數千年的異種老鶴,眼看就要突破到煉神返虛境界的蒼鶴道人之下。

這種情形不得不令其他四為化神高人心中震撼,但又一想及對方前世的身份,便覺理所當然,就算人家馬上成了天仙,他們也不會覺得怎麼吃驚!

與其他人全力施展神通法力來改造地脈不同,他江元峰顯化那些神通不過是做做樣子罷了。此刻他在神光籠罩之中,手執一隻古銅鐸,輕描淡寫的朝那下方土地揮去。

如今的江元峰已是今非昔比,化神境界的修為法力施展之下,輕而易舉的就驅動了原本只能動用不到一成威力的天庭治土至寶驅山鐸。只見一道道黃光波紋輕而易舉的就將方圓百里內的地脈元氣梳理在一起,與其他人凝聚的支脈聚合,最後在千丈地底組成一道粗達數千丈的龍脈,一頭銜接在昆崙山主脈之上,一頭如龍似蟒般滾滾朝著中原方向奔行而去。

不過受江元峰手中那至寶神器威力的震撼,和他有意的掩蓋之下,誰也沒注意到他在其中搞了一點小動作。

雖然江元峰表面上是將龍脈連接到了崑崙主脈源頭上,但卻也暗自把位於東崑崙的崑崙派駐地之下的那條靈脈的位置移動了一點,使其稍稍的偏離了主脈。這樣在若即若離的接觸下,吸取到的就都是由龍脈源頭中散溢出來的地脈元氣,雖然仍舊濃厚非常,但卻導致他崑崙仙境得到元氣的比例至少比全盛時下降了三層左右。

做完了這些,江元峰心中暗忖:「如此一來,就不會令崑崙得天獨厚的占居龍脈源頭,日後發展成修道界他崑崙一家獨大的危險狀況了。而且此般施為還萬難被人發現,除非親自下到地脈介面處仔細察看,不然崑崙派這個暗虧算是吃定了。」

要知那地底龍脈乃大地精氣奔涌匯聚之處,除非有驅山鐸這般土行至寶,否則只有天仙級別的人物才有膽量實力到那下面一游,而且即便天仙高手也無法在其中多待。

崑崙這邊龍脈塑成,稍加鞏固,五人便驅趕著龍脈走勢,一路行至青海雪山地界,將龍脈在此一份為二。一道由元通子與元靈子與元真子三人護持,途經崆峒山下,一路奔涌至華夏之北眾多座名山與大城,最後由東北方繞了一圈匯入首都,然後向南流去。

另一道由實力最高的蒼鶴道人與江元峰二人朝著華夏南方驅趕,直至嶺南、海南與羅浮山地脈相通,連接到朱明洞天仙境,然後轉道匯入金陵,向北方行去,最終與北都流出的那條龍脈銜接。

如此,兩道主龍脈起步崑崙,將地脈元氣流經華夏南北兩方,正與華夏兩大水脈走勢差不多相鄰,最後由北都、金陵與嶺南之間的沿海地帶會合,在華夏地圖之上形成一個不規則的大圈。

經過江元峰與三大仙宗的通力合作,如今這華夏大地是再換新顏。

不但以前貧瘠的地帶植物瘋長,沙漠邊緣漸漸綠化,就連那些名山大川之中,原本稀少甚至將近滅絕的生物也都不時的冒出頭來。

而充沛的元氣又代表著更加良好的居住環境。很大一部分人們都發覺了,原本他們總有些小毛病的身體,現在無痛無災,身輕體健;一些患有各種疾病的人們也察覺到他們的病情開始日見減輕了。

人們大喜之下,紛紛朝著東天宮的方向遙拜,因為這是東天大帝賜予的神恩。甚至少數電視、網路都開始正面宣傳東天大帝的聖名。

在信仰方面,有靈驗神聖的東天大帝給與人們希望,那些諸多外族宗教勢力自然早就被人們排除了在外。

為此,一些被搶了飯碗的世俗宗教協會相關人員,還跑到政府部門去大鬧了幾場,要求封掉那東天宮。不過轉眼功夫就被政府壓了下去,按照某官員的說法:你們這些出家人就老實的在自己的地方去研究宗教理論好了,自有政府給與經濟補貼,何必去跟人家真神去爭那些香火供奉?要自尋短路不如去找塊豆腐撞死還來得痛快點!

倒是與道盟有著一絲聯繫的道家協會,不少有道之士也開始轉信了東天大帝,卻是為江元峰帶來了不少世俗方面的人才。 ?二百一十八再塑龍脈(2)

「師尊,神官的人選已經準備好了,現正在殿外候著!」

東天宮,昭明大殿之中。護法神將天關將軍陶俊躬身向大殿寶座之上的東天大帝玉身法像稟報。

只見那玉像忽然幻化出江元峰頭戴八寶紫金朝天冠,身披山河雲霞九龍袍的身影,卻是他駐留在此的一縷神識主持的靈體分神,當初那珈藍寺塑像里的靈體早就被他同化收取了,如今成就了東天大帝分神法相。雖只神靈之身,但在神職法則加持之下,卻也有著化神初期實力,加上二護法神將協助,駐守東天宮卻是穩妥之極了。

只聽這身影說道:「祭典準備開始吧!」

「弟子領命!」陶駿恭敬退下金光一閃,內殿中就消失了他的身影。而後大殿之外便奏起一陣仙樂飄緲,金霞聖光齊放。

殿外跪拜著的是十二位沐浴齋戒之後,披頭散髮,身穿素色白袍的男子。他們年紀各有不同,但都是容貌氣質出類拔萃之輩,此時臉上俱是一副虔誠聖潔的表情。

而江元峰在東天宮創立最開始選的那位宮中執事道人,現正立於這十二人之前,身後還有兩個童男童女各捧著一隻漆木托盤,上面放著冠袍等衣物之類。這兩個童子就是當初被東天大帝顯聖所救治的絕症少女姐弟倆,他們是不久前自願入宮侍奉大帝以還天恩的。

當仙樂響起的時候,那執事道人神情肅穆的捧起一篇聖文,口誦大帝諭旨。然後就見神光天降,聖潔的白光之中有十五朵霞光凝聚的金花飄下,落入在場的十五人頭頂,緩緩融入他們印堂之中。

而後這十五人俱都覺得身輕神爽,彷彿置身於雲端一般飄然。耳邊傳來一陣威嚴而縹緲的聲音,雖聽不甚清,但其中意念卻已牢牢印入他們腦海心間。

與此同時,在外人看來,卻見原本凡人之軀的十二人全身都泛起了金光,恍如神人一般聖潔。這一幕令在宮外遠遠看著的眾信徒們大感崇敬與羨慕。

這十二人都是江元峰在候選者當中細心挑選的一些心性純良辦事能力又強的世俗道士,加上那位執事與兩名童子,舉行這場祭典是為了把他們加封為東天宮中神官。

只要在東天宮中入籍在冊,經由大帝印璽加蓋,便是正式有了神職加身,即使是最低級的從九品神役,也能使得這些神官們在肉體死亡后,靈魂託庇於神明聖光之下,自行轉化為最低階的陰神,達到世人一直以來所追求的長生不死的意願。

所以,經由信徒們傳揚,這些看到了長生希望的人們,對東天大帝的信仰不由更加的虔誠純粹起來,甚至於還出現了不少的狂信者之流。好在祭典之後,江元峰及時的任命新晉的神官們採取了措施,將這些信徒收攏在一起安撫下來,不然很容易就會造成動亂事件!

畢竟還是有一些人,在某些勢力的暗中推動之下,進行反東天宮的行動。

隨著東天宮的興起,各地也陸續出現了一些道觀神廟,一時間,什麼牛鬼蛇神也都跳了出來。雖然多是神棍騙子藉機巧立名目,騙取信徒錢財,但其中卻不乏一些懂得修行之輩在此渾水摸魚,以達到其不可告人的秘密。

不過怕得就是他們不出來,如今這些潛在的威脅都浮出水面,江元峰門下聯合道盟同國安方面進行了磋商,對那些觀廟進行了審查,凡不正當者皆立即採取查封的處置,很快便肅清了華夏民間的信仰!

這其中最大的一夥邪教組織背後竟然是滿清薩滿教餘孽所支持,在政府某些官員來不及反應的時候,這伙薩滿教餘孽就已經被實力連翻幾翻的道盟所剿滅了。當年在江元峰劍下僥倖脫逃的主謀薩滿教長老,如今的薩滿教主舒穆譚拜也被武當一位執法長老在修道界各門派與政府方面的觀禮者面前手刃祭天,可說是為華夏萬民除一大害。對此江元峰並為表態,畢竟以他如今的實力,舉手之間就可將隱患剷除,這些牛鬼蛇神自然翻不起什麼大浪。

至於暗中收買薩滿教餘孽為他做事的那位長官,在道盟羅列了薩滿教數十罪狀,昭告天下之後,也就再沒了想要向道盟討個說法的聲音。但從魏建國的話語里透露出來的些許意思,估計那位以後的仕途也算是走到了盡頭!對於邪教惑民一類事件,各國政府向來是採取嚴厲處置的,跟這種事情扯上關係,一般官員不死也要脫層皮。

且不說世俗這邊風風火火的宗教肅清行動,遠在西北平涼的崆峒山上空,一青一紅兩道仙光以及一片雲光齊齊由天外飛來,朝著當中一座高聳的山峰落下。

霸道冷少放我走 崆峒山自古就有「西來第一山」之美譽,相傳為上古金仙廣成子得道飛升之所,因軒轅黃帝曾親臨問道廣成子於此山,而被道教尊為「天下道教第一山」。

不過江元峰卻知道,《爾雅》一書有載:「北戴斗極為崆峒。」說的乃是平涼崆峒山正位於北斗七星的下方,乃人間天罡地煞交匯之處,平時不顯神異,但實則卻是比華夏十大洞天也不遜色,甚至更有超出的仙山福地。

若不然,也不會被廣成子那般玉虛宮十二金仙之首的人物選為洞府,開創了崆峒一派傳承至今。

當年十二上仙被玉清聖人打落凡塵,因與人間崑崙派一言不合,故怒走玉虛宮,遠遁中原海外之地,尋找名山福地各立門戶!其中有記載的文殊廣法天尊傳道於五台山,普賢真人定居在蜀中仙山峨嵋,慈航道人則選了遠離中原腹地的南海普陀島落迦山。其他玉虛門人各自覓地潛修,傳下道統的只有前面三者加上廣成子四位。

那時天下仙山福地大多都被人間散仙地仙以及各修行門派佔據了,一心尋一處世外仙山的廣成子不好仗勢強奪,也不想同他一些師兄弟般找個尋常的福地將就修鍊,於是遊歷人間多年,才選中了崆峒山這一未經開發的處女地。

有史以來,崆峒山這處廣達千里的地域,之所以沒有什麼修道人佔據,並不是說此地就是荒蕪靈氣的空山,而是因為正對北斗天罡之下,受天罡地煞交匯影響,滿山都是大部分修道人畏之如虎的罡煞之氣,也只有一些修鍊上古劍道的修士會偶爾來此以罡煞之精磨鍊胸中劍氣。故而崆峒雖為人間頂級仙山一流,卻也成了雞肋一般無人問津。

也是廣成子乃金仙之身降世,雖法力神通被削去,但道行見識到底非同一般,以其天仙級的法力,配合幾件上界至寶,就將那天罡地煞之氣受攏在一起,交匯成為樞紐,上映北斗七星,布置成了天罡北斗七煞大陣。並以大陣為基,將千里崆峒山一地開闢成了同崑崙仙境一般的依託於人間大地龍脈存在的洞天福地。

如此一來,既解決了崆峒仙山的靈氣問題,又為他這洞府添了一道厲害之極,地仙之下堪稱絕殺的護山大陣。這也是崆峒立派數千年來一直屹立不倒的最主要原因。

方才出現的那五道雲光,正是重塑了華夏龍脈之後,受崆峒元通子之邀,赴崆峒山來解決那軒轅法王遺禍的江元峰、蒼鶴子等五大化神期高人。此時他們降下雲頭,落在了崆峒東峰望駕山之上。

望駕山突兀聳立,氣勢雄偉,站立峰頂,涇河川和平涼城盡收眼底。相傳黃帝向廣成子問道,山上雲霧遮罩,虛無飄渺,大臣們在此山前壘土相望,故稱望駕山。

在此遠望崆峒山全山,其間峰巒雄峙,危崖聳立,似鬼斧神工;林海浩瀚,煙籠霧鎖,如縹緲仙境。

眾人將下之後,崑崙元靈子耐不住性子問道:「火瘋子,我們到了嗎?你說那軒轅老妖的別府在哪?」

元通子說:「急什麼,那別府在北山深處,我先給派中發一道訊符,讓弟子們做好準備,免得待會兒出什麼意外!」

說著,就見他抬手放出一道符紙,轉眼化為一道火光飛入遠處群山之間消失不見。

做完了這些,眾人在元通子的帶領下繼續朝崆峒山北方飛去。

不過多時,就來到了一處危崖突兀,幽壑縱橫的地方。轉過突出的懸崖,五人進入了一道深壑之中,此地涵洞遍布,怪石嶙峋,連草木都奇形怪狀的好似一個個張牙舞爪的妖魔鬼怪,稱之為窮山惡谷也不為過。

谷底深處一片怪石林前,七個年紀不一的青袍道士盤坐在一方巨石之上。感覺到五人的到來,為首的一個中年長須的道人睜開雙眼。

「師兄你老人家終於趕回了,那老魔這幾天可是很不安分,藉助大陣,我等七人合力,才勉強制的住它不生出事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