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9 日

“憑什麼?他跳的跟屎一樣,也能晉級,我跳的難道不比他好嗎?”

陳燁目光灼灼看着那裁判。

“我……”裁判目光閃爍,有些心虛的不敢看陳燁的眼睛。

實話說,連他自己也覺得陳燁應該晉級。

“切,小子,你懂個錘子,勞資跳的那叫藝術懂嗎?你不懂藝術就不要亂說!”

小愛仰着脖子一臉自得。

“藝術你大爺,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出來,你跳的就是一坨屎,我不服,憑什麼他能晉級我就不能!”

陳燁冷漠的低吼一聲。

“因爲你是陳燁!”

一道譏諷的聲音傳來,尊陽揹着手似笑非笑的盯着陳燁。

“尊陽?”

陳燁扭頭冷冷看着尊陽。

他算是看出來了,一定又是尊陽和元圖在背後搞鬼。

“看什麼看,想咬人啊!”

尊陽不屑的冷笑一聲:“小子,你跳的的確很好,讓我大開眼界,但哪有如何,本少說過,你晉級不了,你就是晉級不了,你服也好,不服也好都得從這裏滾蛋!”

“你……”陳燁攥着拳頭,雙眼泛起一抹血色。

“叮,檢測到極度怒氣值,上品武學王霸金刀激活中,恭喜宿主王霸金刀修至大成之境!”

“小子,你現在明白了吧,這世間哪有什麼公平,也從未有什麼公義,所謂公平,是要用拳頭殺出來的!”

系統聲音沙啞而冷漠:“去吧,用你刀去斬斷這世間的不平,用你拳去打爆這世間不公,殺……殺……殺……”

“難道真的只有拳頭才能解決一切嗎?”

陳燁盯着自己的雙拳,一股冰寒的氣息自周身漣漪而出。

瞬間周圍衆人只感溫度都降低了幾分。

“你們太過分了吧,陳燁明明跳的很好,他憑什麼不能晉級!”

就在此時舞兒貝齒輕咬的沉吟一聲。

“就是,我也不服,我兄弟應該晉級!”

夏門久久仰着脖子站了出來。

“不公平!”

“有黑幕,我們不服!”

瞬間不少學員義憤填膺的吼了起來。

聽着那一道道呼聲,陳燁眼中的血色迅速消融。

“兄弟,我挺你!”

夏門久久拍了拍陳燁的肩膀。

替嫁嬌妻:冷情凌少腹黑寵 陳燁愣了愣,旋即咧嘴一笑:這世界上的確有不公,但亦有真情。

“尊少,這……”

裁判臉色難看的看着尊陽:“再這樣鬧下去,若是讓楊總知道就麻煩了!”

尊陽眉頭輕挑。

“給我住嘴!”

他目光冷漠的掃過衆人:“誰敢再多少一句,立馬給我滾出佳星,永不錄用!”

聽到他的話,夏門久久一羣人瞪着眼珠子敢怒不敢言。

“陳燁,你想晉級是吧,也不是沒有可能!”

尊陽一臉譏笑:“他們不是挺你嘛,可以啊,晉級的名額只有五十個,只有他們其中任何一個願意退出,你就能晉級,我倒要看看,有誰願意把名額送給你呢,哈哈哈哈!”

“這……”聽到尊陽的話,衆人臉色瞬間變得難看至極。

晉級名額何等珍貴,他們都是帶着夢想而來,好不容易纔走到現在,怎麼可能會有人退出。

“切,你們剛纔不是吼的挺厲害嘛,還打抱不平,現在怎麼不吭聲了,呸,垃圾!”

小愛仰着脖子不屑的冷哼一聲。

“嗯?”

他一句話沒說完,瞬名感覺脊背一涼,扭頭看到陳燁正似笑非笑的盯着自己。 “嗯?你看我幹嘛?”

小愛嫌棄的瞟了陳燁一眼。

“呵呵,我看你長得真帥!”

陳燁幽幽一笑,那眼神看的小愛渾身直起雞皮疙瘩。

“切,勞資自然知道我很帥,還用得着你說!”

小愛不耐煩的擺了擺手:“你這醜逼趕緊滾,不要再污染本少的眼睛了!”

“尊少,你剛纔說,只要前五十中有人只要退賽,我就能晉級?”

陳燁似笑非笑的看着尊陽。

“不錯,你不會真以爲自己臉大的有人會把名額讓給你吧!”

尊陽譏笑着搖了搖頭。

“呵呵,尊少可能不知道,我這個人啊,從小運氣就好!”

陳燁眯着眼淡淡笑道。

“運氣好?什麼意思?”

尊陽有些懵逼。

陳燁淡淡一笑,旋即扭頭看向小愛。

“靠,小子,你有完沒完,還看我?”

小愛瞪着眼珠子不悅的吼道:“你不會以爲你看我,我就會把名額讓給你……哇……”

他一句話沒說完,瞬間白眼一翻,渾身抽搐的癱倒在地上。

嘴裏口吐白沫哇哇亂叫。

“靠,這……什麼情況?羊癲瘋?”

“突然發病?”

周圍衆人瞬間目瞪狗呆,一時間愣是一個人都沒反應過來。

“小愛……你怎麼了?”

尊陽臉色狂暴,焦急的吼道:“醫護,他麻蛋醫護在哪裏,趕緊救我表弟啊!”

聽到他的吼聲,兩名醫護一臉無語的跑了過來。

“表弟?”

陳燁似笑非笑的看着尊陽:“原來他是你的表弟啊,怪不得跳的跟偏癱患者一樣,還能晉級!”

“黑幕,赤果果的黑幕啊!”

“我就說嘛,他跳的還沒我好呢,也能晉級,原來是因爲這個!”

“這人真不是東西!”

感受到周圍那一道道冷漠的目光,尊陽臉色更是難看至極。

“哼!”他狠狠瞪了陳燁一眼,此刻哪有心情理會他們。

“醫生,我表弟到底怎麼樣了?”

尊陽一臉擔憂的看着那醫護人員。

醫護人員檢查一翻,旋即搖了搖頭。

“你搖頭是什麼意思,你他麻倒是快說啊!”

尊陽一把攥住了醫護的領口。

“你吼什麼吼?起開!”

醫護一把推開了尊陽的手,不耐煩的吼道:“突發性癲癇病,這小子估計不行了,就算能治好,每個兩三月也恢復不了,建議退賽吧!”

“什麼?退賽?”

尊陽瞪着眼珠子,瞬間有種鈤了狗的感覺。

周圍衆人目光齊刷刷的看向陳燁,面色瞬間變得怪異至極。

“擦,這運氣……太好了吧?”

“竟然真的有退賽的?”

陳燁眯着眼睛,臉上笑容依舊。

“醫生,你不是開玩笑?”

尊陽臉色青紫一片。

“你看我是在開玩笑的樣子!”

醫護搖了搖頭:“這是神經性疾病,他現在手腳失控,別說跳舞,墳頭蹦迪都費勁!”

“歐……”就在此時,小愛倒吸了一口冷氣,渾身一哆嗦陡然睜開了眼睛。

“醒了,醒了!”

“小愛,你沒事吧!”

尊陽焦急的扶住了小愛。

“表哥,我不要退賽,我覺得我還可以堅持一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