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1 日

憤怒至極的我,一把薅住周蕊的脖領子,“走,跟你媽說說去。”

我今天已經打算和她徹底翻臉了。

如果在她媽那裏還嘴硬,我就直接將手機裏的錄像放給她們看。

不是我要變得惡毒,而是他們逼得我!

我現在已經失去了理智,隱忍了這麼多天之後的我,終於要爆發了!

“左志,你幹嘛呀。”周蕊大聲喊叫着,“你弄疼我了。”

我沒有理會她的喊叫,我現在要的是一個道理。

氣急敗壞的我,已經不會顧及她的感受了。

周蕊不甘心地掙扎了兩下,被我拖到了門口。

當打開房門的那一刻。

沒想到周蕊她媽,竟然站在我的門口。

頓時,我鬆開了手。

實話說,當我面對她,還真不敢過分囂張。

岳母是那種及其有氣質的人。

雖然她在農村,但是,絲毫看不出來,她是一個面朝黃土背朝天的人。

並且,她說話也很有水平的。

在我認識的農村婦女中,她無論說話還是做事,都屬於上乘的女人。

“您,您怎麼在?”我惶惑地問道。

“你不是要知道事情的真相嗎。”岳母說着,轉身向客廳走去,“那我就告訴你全部。”

“媽。”周蕊喊了一聲。

岳母坐在了沙發上,她臉色冰冷,“左志,我先向你道歉,因爲我的原因,讓你們兩個吵架。”

我冷着臉沒有說話。

我還真想聽聽,她們母女兩個,更給我給我編造出什麼謊言來。

“其實,周蕊她爸,並不是她親爸。”岳母講到這裏,然後低下了頭。

我一臉蒙圈地擡起頭來,不可思議地看看岳母,又看看周蕊。

她們說的是真是假?

如果她爸不是親爸,那麼誰纔是她親爸呢?

我的目光盯着周蕊,半天沒有移開過。

這麼大的事兒,周蕊看來是早就知道了。

可是,她爲什麼從來都沒有對我講過?

也對,這件事兒又不光彩,有什麼好講的。

突然,我想到了一個讓我都十分震驚的問題。 慕殤對女媧一族的怨恨全部投注在了柳凝悠的身上,就連泠無痕也察覺到他的異樣。他冷著眼望著慕殤,陰沉著臉道:「慕殤,她是朕要的人,你分清楚自己的身份。」

「君…少主子,你要知道女媧一族到底給我們帶來了多大的傷害,對您是,對君…那位也是。」慕殤擔心泠無痕重蹈覆轍,連忙規勸道。

「他的事與朕無關。即便你是死老頭的人,也無權干涉朕的所作所為。」泠無痕根本不將慕殤的話放在心中,更不把他的人放在眼中。在他眼裡,慕殤不過是老東西的一條「狗」而已。

「少主子!」慕殤再次喚著,希望他不要再一意孤行。

「廢話少說,先對付這個老傢伙完后再說。」泠無痕冷冷的瞪了一眼慕殤,挑眉望向立言真人。

「……」慕殤聞言想想也是,有些話沒必要當著他們的面前說,於是便噤了聲,全力與立言真人交起了手。

此時,柳凝悠已調息完畢。她將更多的靈力灌注在玄洛奕的體內,加快了驅毒的進程。一盞茶后,柳凝悠睜開了眼。她冷冷的拭去唇邊的血跡,扶著玄洛奕站了起來。

「奕,你先坐在這裡,自己催動靈力調息片刻,我先去幫一下二師父。」柳凝悠見立言真人以一敵二,甚是不公,於是飛身相助。

四人再次交起手,靈動的身形穿梭在空中,極快,讓人的目光很難捕捉。

此番暴露行蹤已經讓柳凝悠憂心,未免夜長夢多,還需速速了結爭鬥,於是,她釋放出聖玉的力量,將慕殤跟泠無痕震了出去。

若非方才給玄洛奕驅毒,需要用到辟毒聖玉,她早就釋放四塊聖玉的力量,哪還會受傷?如今玄洛奕傷愈,她也可全力一搏。

「凝悠,沒事吧?」立言真人知道柳凝悠懷有身孕,怕她動了胎氣,連忙追問道。

柳凝悠撫了撫小腹,發覺小腹之中的孩子並無異常,不由得鬆了口氣。「我沒事,二師父!」

聽柳凝悠如此說,立言真人這才放下了心。

「還望二位交出小女,否則…休怪我不客氣。」立言真人一聲正氣凜然,淡漠的臉上露出點點殺機。

「不客氣?你能殺了朕不成?別忘了你們絕塵門的立場!」泠無痕陰笑著立言真人,面色滿是譏諷之意。顯然,他並不把立言真人放在眼中,他更相信立言真人這等人不會將個人恩怨牽扯在門派之上。

「老夫自然不會連累絕塵門。不過,為了女兒,老夫就算是脫離絕塵門,也無妨。冰凞皇帝,老夫就這一個女兒,為了她自然什麼都敢做。」立言真人利眸沉沉,神色凜冽,單手背負的站在泠無痕一丈之內。

「師叔!」此時,孟寒澈突然出現,一個飛身,出現在立言真人身側。他附耳在立言真人身旁嘀咕了幾句,讓立言真人神色大變。他周身毫不掩飾著自己的怒氣,眼中的暴戾之氣大增。他咬牙切齒的瞪著泠無痕,一字一頓的咬牙說道:「泠-無-痕!」 周蕊的親爸爸,該不會是吳大爺吧?

想到這裏,我的目光緩緩地落在了岳母的身上。

“其實,老吳他,他纔是周蕊的親爸。”岳母表情有些難爲情地說道。

看她的樣子我就知道,她沒有騙我。

試想,究竟會有哪個女人,往自己的身上潑髒水呢?

只不過,這些事情,我還需要進一步驗證。

我一定要得到自己的答案纔會安心。

“媽,你別說了。”周蕊連忙說道。

周蕊臉色十分的難看,她瞥了我一眼,然後低下了頭。

岳母嘆了口氣,然後轉身回了自己的臥室。

周蕊十分認真地對我說道,“老公,有很多歷史性的問題,本來我是不打算告訴你的,因爲涉及到上一輩的事情。”

“但是,如果你想知道,我可以告訴你。”

我沒有說話。

事情的真假,我還需要進一步驗證。

至於周蕊的話,我可以暫時當成一個故事來聽。

“我媽年輕的時候,在吳家當保姆。”周蕊嘆了口氣,然後雙眉緊蹙,“而吳家,在整個楓城都是數一數二的大戶人家。”

整個城市的大戶人家。

極品複製 “你說的是,帝龍國際集團?”我詫異地問道。

周蕊點了點頭。

我覺得這事兒一點都不可能。

帝龍國際集團,莫說在楓城,就是全國都十分有名。

反過來再看看吳大爺,他的裝束打扮,也就是個普通的退休大學教授而已。

怎麼可能和帝龍國際挨的上邊呢。

這簡直是無稽之談。

“對。”周蕊十分肯定地說道,“老吳就是帝龍國際集團創始人,吳成天的二兒子。”

聞聽此言,我倒吸一口涼氣。

這麼說,我還有一個挺牛逼的親老丈人?

我怎麼感覺,這個故事一點都不真實呢?

“我媽在吳家當保姆的時候,那一年她才十九歲,而老吳二十六歲。”周蕊雙手交叉,“後來,老吳追求我媽。”

“我媽就是一個農村柴禾妞,沒有見過什麼世面,在老吳的猛烈攻勢下,兩個人就好上了。”周蕊講到這裏的時候,臉上沒有一絲不自然的表情。

通過她的表情,我倒是覺得她的話,倒是真的。

“然後有了我。”周蕊的嘴角微微翹起,露出自嘲的微笑,“可是,那個時候的老吳已經訂了婚,算是政治婚姻吧,並且我媽不過是農村的一個小保姆,吳家怎麼可能同意他們兩個在一起呢?”

“然後呢?”我問道。

“然後,吳家將我媽趕出了家門。”周蕊嘆了一口氣,然後繼續說道,“我媽懷着孕,回到了家裏,並且以閃電般的速度,嫁給了我爸。”

我眨了眨眼睛,還是有些不相信她的話。

“你後來是怎麼認識老吳的呢?”我疑惑地問道。

“老吳後來找過我媽,找到我媽的時候,我已經有五歲了。”周蕊伸手握住我的手,“那個時候的我,雖然有記憶,但是並不知道那個人就是我親爸,後來,我就慢慢地忘記了他。”

“你考大學,也是爲了找他吧?”我從衣兜裏,掏出煙來,給自己點上了一支。

周蕊並沒有阻止我吸菸,反而給我點上。

“不是。”周蕊搖了搖頭,“是我媽一定要我報考這個城市的大學。”

這件事情,我倒是聽說過。

那時候我和周蕊還沒有談戀愛,兩個人的關係還處於曖昧的階段。

周蕊告訴我,填志願的時候,她媽把三個志願,全都填的這個城市。

我當時還想呢,這個城市到底有什麼好的,爲什麼一定要到這個城市裏。

再後來,大學畢業,我打算北漂。

而周蕊也支持我的決定,當我們兩個都已經開始規劃北漂生涯,並且向帝都那邊投簡歷的時候,周蕊突然改變了主意,說要留在這座城市裏。

現在想來,這裏面也一定有她母親的因素在裏面。

“你們什麼時候相認的?”我平靜地看着她。

周蕊眨了眨眼睛,然後對我說,“我媽之前,就把老吳的聯繫方式給過我,但是,我卻沒有給他打過電話。”

“我媽說,老吳是她以前的朋友,說我有什麼困難可以去找他。”

“我一個女孩子,找他幹嘛,所以,大學四年裏,我都沒有找過他。”周蕊無奈地笑了笑,“誰知道他能是我親爹啊!”

周蕊不找他,這倒是符合周蕊的性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