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7 日

懸崖峭壁,怪石嶙峋,從崖面到海面,直徑距離有十多米。

若是受傷了,墜海也夠嗆,更何況,崖壁並不光滑,稍有不慎,便有生命危險……

大雨滂沱,救援如火如荼在進行中。

雨水沖刷了地面上的血跡,直到消失不見。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司徒雲舒攥緊的手心,也漸漸泌出了冷汗。

「少夫人,雨越下越大了,不如您先上車等著?」

警衛的聲音,已經記不清是第幾次響起了。

司徒雲舒固執的站著沒動,一如剛才慕靖南離開時的模樣。

「找到了!」

遙遠得彷彿從另一個星球傳來的聲音。

猶如當頭一棒,司徒雲舒瞬間清醒,狂喜幾乎在一瞬間席捲了她所有情緒,「在哪?人在哪?!」

救援隊找到了奄奄一息的江南,便要立即送上救護車,司徒雲舒想也沒想的跟上。

救護車鳴笛離開,良久,才聽到一聲驚恐到了極致的聲音響起——

「二少!」

…………

京都,皇家醫院。

慕靖西是第一個受到消息的,趕到皇家醫院時,慕靖南已經被送進了搶救室。

陳尋渾身濕漉漉的,滿身的狼狽,目光赤紅,「三少,是我不好,沒有保護好二少!」

說著,就要跪下,慕靖西攙著他的肩,將他拉了起來,「現在不是自責的時候。二哥他……怎麼受的傷?」

「二少是為了找江南,當時天氣惡劣,再加上能見度不高。在峭壁中二少最先找到了江南,等救援人員把江南送去醫院時,才發現二少已經撐不住了。」

慕靖西心情沉重,看了一眼緊閉的搶救室。

但願二哥沒事。

另一端,司徒雲舒隨著救護車到了醫院,目送遍體鱗傷的江南進了手術室。

她站在手術室門外,第一次祈禱。

祈禱江南不要有事。

時間一分一秒劃過。

長達十一個小時的手術,結束了。

江南被送進了ICU,暫時還沒脫離生命危險。

司徒雲舒隔著一扇玻璃窗,看著躺在病床上一動不動的江南,心情複雜又沉重。

不知道站了多久,也不知道看了多久,直到耳邊響起熟悉的聲音——

「還沒醒來么?」

是海雀。

司徒雲舒緩緩轉過頭,「還沒,醫生說還沒脫離生命危險。」

海雀目光隱忍又克制,良久,終是一聲嘆息,「這次,是我們失誤了。」

失誤的代價,如此慘重。

司徒雲舒不知道該如何安慰,此刻,任何安慰都是蒼白的。

兩人靜默片刻,海雀接到組織打來的電話,迅速離開。

「少夫人,您先喝點粥吧?」警衛買來了粥,勸她喝一點。 葯神山是延伸很長的大山脈,最高山峰海拔足有三千多米,主峰直入雲霄,常年被濃霧繚繞,而在這上面便是葯堂內門所在地。

將山門建立在這裡,自然有其道理。

傳聞,醫藥道武神當年來到此處,坐於雲端之巔,觀其日出,發現此地紫氣極為濃郁。

紫氣是一種奇怪屬性,也是無法領悟的屬性。

古華夏的紫氣東來,被視為一種祥瑞。

尚武大陸的紫氣,雖也有這個意思,但出處則頗有不同,因為它是指,太陽升起,也就是日出的時候所誕生的屬性。

日出,這個時間段很短,紫氣就顯得很稀有。

葯神山這個位置,一旦日出,便會產生巨量紫氣,甚至連繚繞迷霧也都變成紫色,屆時,整座山體徹底被渲染成紫色,甚為壯觀。

對於這種現象,普通人稱之為『紫陽奇觀』。

外行人純粹當一種風景來欣賞,而葯堂的人卻知道,每天這種奇觀出現,生長在山中的藥材,在紫氣滋潤下,便會增長迅速,甚至藥性也出奇的好。

所謂一天之計在於晨,紫氣伴隨著日出而現,便有著蘊養萬物生靈的功效,可以說,因為有著紫氣的存在,葯神山就是一個天然的大葯庫。

「這也是醫藥武神為何要選在此處建立宗門了。」

走在通往葯神山主峰的階梯上,聶三斤向著身後攀岩的古木解說著。

「原來如此。」

古木恍悟,不過眉宇間卻有著不爽之色。

昨天那叫伯小菲的美女兒來到自己房間,把自己拉攏到丹鼎,給個代表身份的小牌子便離開了,至今都沒有出現。

不是她領著自己上藥神山嗎?

為何到頭來還是這滿臉褶皺的老頭子帶著自己來!

古大少非常的鬱悶。

以至於現在連周圍的風景都沒心情去欣賞。

若有美人相伴,就算是鳥不拉屎的地方也能看成世外桃源,若有老頭子相隨,就算是九天仙境,那也沒樂趣可言。

「哎……」

古木嘆了一口氣。

聽到這聲悲嘆,聶三斤瞪了他一眼,道:「小子,聽說昨天伯小菲來找你了?」

「嗯。」

「呵,小子你行啊,可以打動內門的天之驕女來拉攏你。」聶三斤嘖嘖嘴說道。

「天之驕女?」古木微微愕然。

聶三斤白了他一眼,道:「你都和她熟了,難道還不知道她的身份嗎?」

「不知道。」

古木只記住這個女人的嫵媚妖嬈,記住她那兩個波濤洶湧的東西,其他的一概不曉得。

聶三斤無語的說道:「這個伯小菲,出身很一般,但她的醫術天賦卻極強,在進入內門后的三年時間,就已經可以煉製出中一品的丹藥,被譽為百年來葯堂最出色的女弟子!」

「中一品?」

古木更加愕然,然後說道:「這麼說,她已經達到丹師一段的水平了?」

「不錯。」聶三斤嘆了口氣道:「這個女娃不得了,在半年前成為丹鼎的鼎主,其勢力內擁有無數傑出的煉丹弟子。」

「鼎主?這個女人難道還是丹鼎的老大?」古木驚訝的問道。

「廢話,她來找你不正是拉攏么,難道連這個你也不知道?」聶三斤說道,而古木則聳聳肩,笑著說道:「她沒有說。」

「這個女娃很被煉藥堂的堂主看好,聽說是和公子良那小子爭奪堂主之位的最大競爭對手。」

「長老,公子良這個人很猛?」古木好奇的問道。山路還很長,他當然要藉機詢問詢問內門的情況。

總裁的變身情人 聶三斤很欣賞古木,所以也很有耐心的為其解釋:「嗯,這個小子很出色,丹術已達到丹師二段,是現在內門弟子中第一人。」

「還挺猛的。」古木露出一抹微笑。

聶三斤看到這個笑容,頓時皺眉,道:「小子,你雖然煉丹和煎藥都很出色,但要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到了內門,莫要再如外門一樣狂妄,否則會死的很慘。」

「只要別人不惹我,我肯定不會惹別人。」古木聳聳肩,無所謂的說道,確如他所說,只要沒人惹他,他向來不會惹別人,低調發展才是硬道理。

可事實上,古大少每次想要低調,卻總是與之相反。

看到他臉上的表情,聶三斤無語,就這德行,站在內門弟子面前,就是標準的嘲諷臉,人家不惹你惹誰啊,哦,不,是人家不欺負你,欺負誰啊。

「小子,你是不是加入了丹鼎?」

「嗯。」

聶三斤叮囑道:「記住,到了內門以後,一定要刻苦鑽研醫道,什麼事情也不要管。」

「長老,您這話是什麼意思?」古木看著他,有些不懂。

「丹鼎和結義盟歷來都不對眼,經常會發生一些摩擦,你是新晉內門弟子,而且又能煉製出完美品質丹藥,肯定會被人盯上,所以,埋頭學習醫藥,兩耳不聞窗外事就對了。」

「哦。」

古木明白了,突然間對這個聶三斤有了很大的好感,畢竟自己和他非親非故,卻如此苦口婆心的叮囑自己,這實在有些讓人感動。

不過下一刻,他這種感動頓時就煙消雲散了。

因為,聶三斤接著說道:「你雖然是段生死的徒弟,但如果太狂,如果惹事,結果就是死無葬身之地。」

詛咒!

這個老頭就好像是在詛咒自己。

古木崩潰的說道:「長老,您為什麼認為我狂呢,為什麼會認為我惹事呢,我可是一個很低調的老實人。」

聶三斤給了這小子一個雙目翻轉一圈半的白眼,道:「你是老實人,就不會把藍寧給氣瘋,氣暈厥過去。」

古木聳聳肩,無奈說道:「是這小子挑釁在先,我只是被迫反擊。」

聶三斤看著他,凝重地說道:「你這是在外門,到了內門被人欺負就要忍著,受了委屈也要忍著,唯有忍辱負重,將醫術提高,才能立足葯堂。」

「如果我被人指著鼻子罵,被人說是縮頭烏龜,也要忍著?」古木問道。

「當然要忍,內門的弟子每一個都極具天賦和後台,你雖然有段生死撐腰,但必須做到萬事要忍的地步,否則後果不但是你自己完蛋,還會連累你的師尊。」聶三斤說的很嚴肅。

古木攤攤手,不再言語。

聶三斤是外門長老,能夠這麼說,肯定有其道理。

「看來,自己真的要當孫子了。」

其實在葯比后,古木就對自己打擊藍寧的做法很是後悔,因為這樣無疑太過於高調,除了給自己拉仇恨,引起別人注意,根本沒什麼好處可言。

來這裡是為了龍靈,如果真的因為過於高調而耽誤正事,古木肯定悔恨不已,所以,他早就想好,一旦登上內門,就要好好的忍一忍。

對他來說,哪怕被人羞辱,被人辱罵。

重生之超級游戲霸主 只要能夠將龍靈救好,這都不算事兒。

當然,如果真的有人欺負他。

古大少可不會一直忍下去,因為他需要積累資本,積累對醫道的理解,一旦達到足夠強悍,便會連本帶利的還回去,並且將其當做墊腳石,從而引起掌門的重視。

「在沒有足夠出色的醫道,先忍一時,當段位比公子良高的時候,小爺我就要發威了。」古木暗暗想著。

他還是很有自信的。

只要給時間,只要有更好的藥材練手和醫藥書籍參考,他相信憑藉火木真元,肯定能夠將丹術段位提高的很快,超越那個公子良也不是問題。

他就是這麼的自信。

因為他是古木,他是尚武大陸的武狂,

……

「師尊……」

「尚兒!」

「師尊,徒兒可想死你了!」

登上山門,聶三斤將古木直接帶到段生死的長老庭院,而後者看到段生死後,頓時眼角飛著淚花,喜極而泣的奔跑過去。

這種精湛的演技,連段生死都差點當真了。

聶長老看到這一幕,嘴角不停抽搐。

兩人好像在外門分開才半個多月,用得著這麼激動和誇張嗎?

古木抱著段生死的大腿,舉著衣袖抹著眼角的淚花,道:「徒兒終不負師尊厚望,進入葯神山,成為葯堂的內門弟子了。」

「很好,很好,徒兒,你做的很好。」

段生死非常配合的撫摸著愛徒髮絲,眼中有著欣慰和溺愛。

倆人的表演,簡直是天衣無縫。

就是有些過頭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