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1 日

懸賞的巨額獎勵,吸引著眾人,因此,雖然心中清楚自己絕不會是凌傲天的對手,卻依舊不願放棄。

看到眾人的樣子,凌傲天皺了下眉頭,不過,他並沒有多說什麼,直接忽略了他們,向城門口走去。

眼看凌傲天便要出城了,跟在凌傲天身後的眾人著急起來,要是真的讓凌傲天離開,那他們可就真的沒有機會了。

上啊!將他攔下來!隨著凌傲天前移的腳步,那些人在心底吶喊,不過,卻沒有一個人動。

就這樣,凌傲天帶著綠朧與小三頭魔獅,在眾人的矚目下,一步一步出了城。

嗖!

就在那群人發出不甘的嘆息聲的時候,破空聲響起,接著,一支帶著寒光的箭矢朝著凌傲天激射過來。

當!

在箭矢即將臨近之時,凌傲天一抬手,手中的殘劍直接將疾射過來的箭矢劈成兩斷。

凌傲天的目光投向了箭矢射來的方向。

一名年約三十的男子,騎在馬上,朝著城門疾馳過來。

很快,那一人一騎便來到了凌傲天跟前。

「凌傲天?」男子看著凌傲天。

「你是何人?」凌傲天皺緊了眉頭,看向男子。

「宮無垠!」男子說出了自己的名字,引得四周傳來一陣驚呼。

把那一陣驚呼看在眼裡,凌傲天看向男子:「你似乎很有名?」

宮無垠微微一笑,沒有說什麼。

「一戰?」宮無垠的話很簡短。

凌傲天點了點頭。

見凌傲天點頭,宮無垠從馬上一躍而下,接著雙手一晃,他的手中便多了一把長約三尺左右的大刀。

「刀名卷浪!」

見對方報出自己武器名稱,凌傲天被起了眉頭,因為他手中的殘劍到底叫什麼名字,他完全搞不清楚。

「殘劍吞天!」實在是想不出合適的名字,凌傲天硬著頭皮報出了一個名字。

在這一瞬間,凌傲天完全沒有想到,在不久的將來,殘劍吞天這個名字將會徹底傳遍整個大陸。

「殘劍吞天!好名字!」宮無垠由衷地讚歎。

凌傲天沒有說話,把目光落在宮無垠的身上,從對方的身上,他感覺到了一種極其危險氣息。

這絕對是一個極其強大的對手!凌傲天的眼眸流露出凝重之色,緩緩地情將殘劍舉起。

宮無垠見凌傲天舉起殘劍,也不再客氣,將自己的強大氣息散發了出來。

感受到宮無垠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凌傲天深吸了一口氣,將天蠶經瘋狂地運轉起來,體內的真氣不斷地注入到殘劍之中。

大戰,一觸即發! 在凌傲天與宮無垠瘋狂地提升自己氣勢的時候,兩人身上散發出的凌厲氣息不斷擴散出去,將那些原本跟在凌傲天身後之人逼得不斷後退。

好厲害!幸好先前沒有出手!那些跟在凌傲天身後等待機會的人無不慶幸起來。

相公別懵:夫人又裝傻了 沒有理會身後眾人的反應,凌傲天出手了,手中的殘劍微微一抖,身形如電般向宮無垠沖了過去。

面對著凌傲天的攻擊,宮無垠的眸光一閃,手中的長刀緩緩舉起,然後以讓人咋舌的速度朝凌傲天劈了過去。

這一刀,排山倒海,氣勢強盛之極,大有將眼前所有東西徹底摧毀的味道。

面對著宮無垠這強勁的一刀,凌傲天如同狂風暴雨中的一葉扁舟,隨時都有被顛覆的危險,他不敢有絲毫的大意,死死地的著宮無垠握刀的手,尋找出手的機會。

宮無垠的這一刀,看似簡簡單單,但凌傲天知道,宮無垠的這一刀,蘊含了他一身的精氣神,足以將他的實力發揮到極致。

出手的機會到了!凌傲天的眼中閃過一道光芒,就在宮無垠長刀劈出的一瞬間,他的手上露出了一個極為細微的破綻。

一直苦等出手機會的凌傲天自然不會放棄這樣的機會,他原本正沖向宮無垠的速度再次加快了幾分,同時,手中那原本指向宮無垠上身的殘劍稍稍移動了一下,指向了宮無垠的手腕。

凌傲天的攻擊,變換的幅度極為細微,在那些觀戰的人眼中,凌傲天的攻擊根本就沒有任何的變化,可是,對宮無垠來說,就不一樣了,凌傲天的這一絲變化,正好直指自己的弱點,若是自己執意揮刀劈向凌傲天的話,最好的結果便是在他的刀劈中凌傲天的時候,自己的手腕也被凌傲天洞穿。

兩敗俱傷,這是最好的結果,不過,宮無垠卻不敢冒險去賭,他能感覺到,他如果與凌傲天拼個兩敗俱傷的話,最終失敗的人,必定會是他,畢竟,他所修鍊的刀訣,對他的雙手的要求極為苛刻,如果手腕受傷,他的實力可能會銳減一半以上。

既然不能硬拼,那就只有迴避一途了,雖然這樣會讓自己失去主動權,但至少還有機會。

迅速判斷清形勢后,宮無垠放棄了攻擊,強行收起劈出的長刀,向後退去。

凌傲天自然不會放棄這樣一個難得的機會,趁著宮無垠向後退去的機會,腳下迅速跨出數步,同時,手中的殘劍迅速劃出,由基本劍招組合而成的流雲三式瞬間施展了出來。

劍光閃爍,凌厲的劍氣瞬間從殘劍上釋放出來,朝宮無垠卷了過去。

一招失利,宮無垠立刻陷入了被動之中,面對著凌傲天那凌厲的次擊,臉色無比凝重,迅速向後退出了數步,然後全力將手中的長刀向前劈出。

長刀一出,一股強勁的氣息伴隨著長刀向前卷出,迎向了凌傲天那凌厲的劍氣。

嗤嗤嗤嗤!

當!

舊愛如歡 刀氣與劍氣互相碰撞,發出刺耳的聲響,接著,長刀與殘劍撞在了一起。

凌傲天與宮無垠同時後退了一步。

勢均力敵!兩人的眼中同時迸發出一種奇異的光芒,不管先前他們對彼此的感覺如何,但在這一瞬間,他們都不約而同地產生了一種惺惺相惜的感覺。

戰!將自己的實力完全展現出來!在這一刻,全力出手,是對對手的尊重。

凌傲天迅速穩住身形,再次向前衝出,手中的殘劍也隨之向前刺出。

同一時刻,宮無垠也再次向前衝出,手中的卷浪刀瞬間劈出了數記。

在下定決心與對手全力一戰之後,兩人出手都沒了任何保留,一時之間,整個戰場者充滿了刀光劍影。

兩人的實力,不相上下,這一戰下來,兩人都是拼盡的全力,可是,數百招過去了,兩人依舊沒能分出勝負。

就在兩人大戰之時,城外的圍觀之人中又多了數十人,他們一上來,便將先前圍觀之人盡數趕到了外圍,然後,數十人那如同盯著囊中之物一般,死死地盯著凌傲天。

「我們收手吧!」宮無垠收起卷浪。

凌傲天知道,如果自己不施展出血經,想要戰勝對手,那明顯是不可能的,此時聽到宮無垠的話,他自然不會有任何異議,點了點頭。

「要幫忙嗎?」停下來后,宮無垠問道。

看了一眼圍在周圍的幾十人,凌傲天的眼中閃過一道光芒,搖了搖頭說:「不用,我還能對付!」

見凌傲天拒絕了自己,宮無垠沒有再多說,朝他一抱拳,轉身離開了。

看來真是麻煩不斷啊!凌傲天看了一眼已經慢慢朝他逼近的幾十人,苦笑起來,這些人全是一身傭兵打扮,在後面他們的胸前掛著一個相同的標誌,顯然是來自同一個傭兵團。

「凌傲天,你今天插翅難逃了,趕緊束手就擒吧!」其中一名四十餘歲的中年男子朝凌傲天大喊。

「我不想殺你們,識相的,馬上滾!」莫名其妙地被人找麻煩,凌傲天心情極差,毫不留情地朝那幾十人吼了一聲。

「哈哈哈!」那幾十人像是聽到了什麼天大的笑話一般放聲大關起來。

「殺掉我們,真是大言不慚啊!」那名中年男子眼中閃過一道兇狠的光芒。

「既然你們不到黃河心不死,那,就讓我送你們上路吧!」凌傲天的眼中閃過一道殺機,看到找麻煩的人越來越多,他意識到接下來,肯定會有更多的人找上門來,如果此時自己再心慈手軟的話,將會給自己帶來更大的麻煩,如今,只有自己展現出雷霆手斷,才能起到震懾的作用。

聽到凌傲天那近乎狂妄的話語,中年男子再也忍不下去了,朝身後的幾十人一揮手:「兄弟們上!」

幾十名傭兵,隨著中年男子的命令,都拔出了武器,朝凌傲天逼了過來。

吼!

看到場上劍拔弩張的情形,小三頭魔獅發出一聲怒吼,從綠朧身旁沖了出來,站到了凌傲天的身旁。

「三頭,鎮定點!別出手。」凌傲天輕輕拍了拍它的腦袋,輕輕地道。

見凌傲天阻止自己出不,小三頭魔獅發出了一聲低以,再次回到了綠朧的身旁。

就在這時,幾十名傭兵團成員已經將凌傲天圍在了中間。

「既然你們存心找死,那就給我去死吧!」凌傲天的眼中閃過濃濃濃的殺意,殘劍橫舉,直指圍著他的傭兵們。

幾十名傭兵,實力都在四級戰者巔峰,而那名中年男子的實力更是強大,已經達到了五級戰者巔峰,距離突破六級戰者,也不過僅有一步之遙而已,面對著實力如此強大的傭兵團,凌傲天也不禁開始頭痛起來,因為,他要的是立威,對其他的傭兵團起到震懾的作用,所以這一戰必須贏得乾淨利落,如果自己這一戰蠃得勉強的話,那恐怕接下來等待著他的,就會是無數傭兵團的圍攻了。

憑凌傲天五級戰者中期,要想乾淨利落地解決掉眼前的這群傭兵,他有兩個最好的選擇,第一個是施展血經,提升實力,強勢滅掉眼前的這些人,不過這種方法,會讓他留下後遺症,因此,他略微思考了一下便放棄了,第二種方法便是施展夢神經,直接利用精神攻擊去解決對手,不過,利用精神攻擊的話,因為攻擊的方式過於詭異,好像也達不到震懾的效果。

兩種方式都達不到自己想要的效果,凌傲天進入了選擇困境當中。

然而,那些傭兵已經發動了攻擊,又怎會給凌傲天足夠的時間進行選擇呢?在他尚未想好用什麼方式的時候,幾十柄兵器已經到了他的面前。

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已經沒有多餘的時間讓凌傲天考慮了。

沒時間考慮,那就不要去想了!凌傲天放棄了考慮,揮動著手中的殘劍,朝著那些傭兵沖了過去。

差點字數,下章補上! 幾十名傭兵的凌厲攻擊,彙集成耀眼的光芒,鋪天蓋地地朝凌傲天卷了過來,那種席捲一切的氣勢,可謂是壯觀至極,反觀凌傲天,他在那漫天卷地的武器光芒之下,卻顯得渺小無比,就如同大海間的一滴水花般微不足道。

在幾十人的武技光芒之下,凌傲天瞬間被淹沒了。

悍妻種田:天煞將軍妻管嚴 說好的殺敵立威。難道就這麼無疾而終了嗎?不,當然不,就在凌傲天沒入敵手武技光芒的一瞬間,一聲清脆的聲響傳出,接著,一道人影倒飛了出去,接著,重重地跌落到地上。

由於太過倉促,沒有人看清那人是誰。只知道,那人是一名傭兵打扮,很顯然,在這一次的碰撞之中,傭兵團已經有人傷在了凌傲天的手中。

在幾十人的圍攻之下,擊傷一人,這個戰績,可謂是極其可觀的了,不過,在擊飛一人之後,凌傲天卻沒有再出現,這不禁讓擔心起來,難道他這是垂死的掙扎不成,在擊傷一人之後,自己也栽在了幾十人的圍攻之下?難道,那大筆的獎金,就這樣被這個不知名的傭兵團拿走了不成?

看到這一幕,所有人都開始胡思亂想起來,要不是那些傭兵的攻擊不在持,幾乎所有人都以為他們的猜測是真的了。

凌傲天究竟怎麼樣了?在無人能看清戰場中的情況之下,這個問題成了不解之謎。

時間在流逝,凌傲天的身影依舊沒出現,不過,隨之再次倒飛出來的一名傭兵告訴了眾人一個信息,凌傲天依舊沒事。

所有人都呆住了,凌傲天的表現實在太過驚人了。從他進入傭兵們的武技光芒中算起,他已經在對方的攻擊下支撐了一分多鐘,一個五級戰者,在一群四級戰者巔峰的強者的圍攻下支撐這麼久,已經是極為不易的了,可是,他不但在傭兵的攻擊下支撐了下來,還乖機殺掉了其中的兩人,這就更讓人吃驚了。

這到底是什麼人吶,那些沒有上前攻擊的人都呆住了,在這一刻,他們無比慶幸自己沒有被那巨額的懸賞沖昏頭腦。

看來,寒家的懸賞不是那麼好拿的,不然,也不會出這麼一大筆錢了。

在認識到凌傲天的強大之後,那些原本還存有僥倖心理的人都開始打起了退堂鼓,而部分負責為幾個大的傭兵團打探消息的人也不敢隱瞞,將自己知道的情況如實地上報了上去。

到這個時候,凌傲天敲山震虎的目的已經達到了,不過,這個前提是他能夠在傭兵們的圍攻下全身而退,否則,所有的一切都只是空談而已,而那些圍觀之人也是這樣,他們並沒的急著離去,而是繼續在觀望著,想要進一步了解事賻的進展。

在這個時候,凌傲天的麻煩又來了,看到自己手下的傭兵接連折損之後,那名四十餘歲的中年男子再也無法袖手旁觀了,一聲大喝之後,揮動著他那柄如門板般厚重的大刀衝進了戰團。

重頭戲來了,所有人的都瞪大了眼睛,雖然明知道看不清戰場中的情況,但他們還是不願錯過這一幕,先前凌傲天能在幾十名的傭兵的圍攻下安然地擊殺兩人,最主要的還是凌傲天的實力比那些傭兵要高,所以,他的表現雖讓人驚羨,卻還是無法達到真正震懾群雄的地步,如今,有了一名實力比他更強的傭兵團長加入,凌傲天還能如前面那般高奏凱歌嗎?這是圍觀的人想要知道的。

隨著傭兵團長的加入,戰場當中的情況變得復架起來,先前,凌傲天雖然進入戰圈,卻僅僅傳出了數聲武器的撞擊聲,可是,在傭兵團長加入后,戰場上的武器交擊聲變得頻繁起來。

看來,凌傲天碰到對手了!所有人都這樣想著。

然而,就在眾人都以為凌傲天已經沒有機會再擊傷傭兵的時候,又有一名傭兵的屍體倒飛出來,重重地落在地上。

嘭!

不算太響的撞擊聲,卻如同一枘重鎚,重重地擊在觀戰的眾人身上。

凌傲天真的太強了,所有人都再一次在心裡重複起這樣一個結論,在這一刻,他們都沒有心思再看下去了,不管這次凌傲天能否從這個傭兵團的手底下逃出生天,對他們來說,這個不到二十歲的青年,都絕對不是自己這樣的人能招惹的。

想到這一點,這群人的目光不由自主地朝正在觀注著戰場的綠朧和小三頭魔獅看去,這一看之下,他們的心底猛地升起了一股涼意。

那個一臉天真,看不出任何實力的小女孩,雖然眼晴不時看向戰場,卻不時地轉頭對那個長著三個頭顱的魔獸低聲說著什麼,而那頭看起來兇狠異常的三頭魔獸,卻是一副溫順地神情蹲坐在小女孩的身旁,能讓一頭五級魔獸如此乖乖地聽話,這小女孩的實力明顯不簡單,而她此刻對戰場上的情況一點也不在意,甚至都沒有讓那三頭魔獸上前幫忙,顯然是對戰場上的情形十分放心。

看到這一幕後,那些人已經沒有了再看出結果的打算,說實在的,他們先前一直尾隨,已讓凌傲天他們心生不滿了,一會要是解決掉了那個找麻煩的傭兵團,再來找他們秋後算帳,那他們的樂子可就大了。

想到這裡,那些人不敢再呆下去,悄悄的離開了。

其實,那些人完全是自己嚇自己,在一旁觀戰的綠朧與小三頭魔獅,對戰場上的情況可以說是和他們一樣一無所知,至於說她不擔心戰場上的情況,那其實也是假的,她同樣也在擔心著戰場上的情況,只是因為出於對凌傲天的信任,才沒有表現出來而已,至於說沒讓小三頭魔獅上前幫忙,那是困為凌傲天早就跟小三頭魔獅打過招呼,再加上面對那樣凌厲的攻擊,小三頭魔獅根本無法應付,如果現在進去,難免受到傷害。

綠朧自然不知道,她的反應竟然在無意中幫了凌傲天一個大忙,替凌傲天擋住了大部分原本準備出手的傭兵團,此刻,她正不時地望向戰場、

「三頭,你說,天哥哥會不會有事?」

「三頭,都過了一分鐘了,天哥哥怎麼還沒殺掉一個人?」

……

一連串的問話,從綠朧的嘴裡傳出,小三頭魔獅無奈地翻了翻白眼,一幅我怎麼知道的神情。

在綠朧的焦急等待中,又是兩分鐘過去了,戰場中,終於再次飛出了兩道身影,這兩道身影如同前面死去三名傭兵一般,重重地跌落到地上,便再也沒了一絲反應。

看到凌傲天再次解決掉兩人。綠朧再次歡呼起來。

當然,高興不已的綠朧,完全沒有意識到,此刻的凌傲天,已經處於極其危險的境地了。

在開始的時候,凌傲天憑藉著自己的速度優勢,在傭兵團隊伍中穿梭,確實是如魚得水,趁著傭兵們配合上的失誤,輕鬆地殺掉了兩人,可是,在那名傭兵團長加入戰團之後,他的優勢完全消失了,由於傭兵團長的實力比他要強上一些,因此,在傭兵團長的全力阻擋之下,他要想再找到傭兵們的破綻進而擊殺他們,已經是極為不易的事情了,好不容易找到一個破綻,再次擊殺掉一人之後,傭兵團長徹底怒了,出手之時,已不再渴望殺掉他,只要能阻擋住他殺掉自己的手下,他的目的就達到了。

就這樣,凌傲天又在戰場中糾纏了將近兩分鐘,才借著與傭兵團硬碰硬的方式,趁著被他震退的機會,再次殺掉了兩個人,可是,這樣一來,那名傭兵團長的防守就更嚴密了,現在,那名傭兵團已經下定決心,這一戰,他不殺死凌傲天,要活活將凌傲天累死。

不得不說,傭兵團長的這個主意極其毒辣,但是,對付凌傲天卻也是極其有效的,因為,凌傲天要應付幾十名傭兵的攻擊,所需要付出的代價是極其巨大的,僅僅不到十分鐘的戰鬥,他體內的真氣已經消耗了將近一半以上,要是再無法大規模地削弱對手的力量,自己恐怕就真的會因為脫力而喪生在對方的手中了。

看來,只有動用夢神經了!凌傲天的眼中閃過一道光芒,雖然,動用夢神經,也許達不到震懾對手的作用,但是總比自己因為有所保留而脫力累死要強吧,要是真的是這樣,恐怕就更沒有什麼震懾的效果了。

想到這裡,凌傲天不再猶豫,在不斷閃避傭兵們的攻擊的同時,默默運轉起夢神心法。

面對著幾十名傭兵,最好的精神攻擊方式,自然是夢神無疆,利用精神力來影響敵人,從而趁隙進攻、

隨著夢神無疆的施展,一股精神力瞬間從凌傲天的身體周圍擴散開來。

凌傲天的夢神空間雖然已經煉成,但畢竟時日尚淺,對夢神空間的掌握也不夠純熟,他還不敢把那麼幾十名傭兵的意識全部拘入夢神空間中發動攻擊,要是在夢神空間中出點什麼亂子,那可就麻煩大了,因此,他施展夢神無疆,不過是想通過精神力攻擊來影響幾十名傭兵的行動,從而達到攻擊對手的目的。

幾十名傭兵正瘋狂地攻擊著凌傲天,根本沒有料到凌傲天會突然施展出精神攻擊,一時不察之下,全部中長,幾十人的動作同時停了下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