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我將故事的重點是這個嗎!?啊!?

自來也你管河神怎麼拿的,人家是神,不講科學不講忍術行不行啊?

還有我的姐姐哎,你該不是把河神當做你的賭博金庫,缺錢了就去丟兩把斧頭吧?

大蛇丸微微側頭,將目光移向別處,表示他不認識這兩貨,沒有任何關係!

猿飛日斬也是哭笑不得,伸手敲了敲自來也的腦袋。

「這是寓言故事,白露想告訴你們的是他的忍術名字來源和靈感。」

自來也一根筋的較真道:

「就算這樣,也不合理啊。」

你丫是作家?這麼講合理性!

白露橫了自來也一眼,沒想到這時候的吐槽在後來一語成讖(chèn)···自來也不僅是作家,而且是非常有名,非常受單身狗追捧的大神級作家,作品暢銷忍界大小諸國,不論是忍者還是普通人,不論是高官貴族還是平民,就連心志堅定的鐵之國武士都無法抵擋。

綱手也回過神來,表示不滿的道:

「什麼嘛,原來是故事啊。」

姐姐哎,就算是河神也抗不住你那逢賭必輸的賭運啊···

白露很想這麼說,但是想想說出來的後果,明智的閉嘴。

—————— 突然之間,這個本來無比黑暗的空間更是變得燈火通明了起來。

甚至雲周感覺現在這片空間現在變得有一些刺眼了起來。

一道高大的人影突然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這個高大的人渾身隱藏在了光霧之下。

讓人看不清他的面容。

不過,當這道高大的人影出現之後,雲周感覺自己內心當中竟然出現了一絲熟悉之色,而且還出現了莫名的安心。

彷彿對於這一個高大的聲音無比的熟悉,而且對他無比的信任,彷彿只要有了他自己,就不用擔心什麼事情。

「我們之前認識嗎?」

雲周有一些緊張。

因為這個人或許和沒有失去記憶之前的自己無比的熟悉,也就是說只要有了他的幫助,自己就有可能找回自己失去的一切。

「我們不僅認識,而且,我們還是相互共存一樣的存在,可以說我們倆都是把各自的後背交給了彼此的人。」

這一道高德的人影彷彿出現了一絲笑容,有一些笑意的說道。

「我們可是相處了好幾萬年的朋友,甚至在有一些時候,你獨自一人在趕路的時候,也只有我在陪伴著你!」

「當初的確是我的失誤,錯誤的判斷了一些,沒想到讓你變成了這樣,不過失去了記憶,總比丟掉了自己的小命要強。」

這一次的聲音彷彿出現了一絲不好意思。

彷彿對於當年的事情有一些抱歉。

「那我又是誰呢?」

雲周不知為何,自從看到這一道高大的人影之後,對於他說的話,並沒有產生任何一點懷疑之色。

總統吞掉小草莓 彷彿這是自己最信任的幾個人一樣。

雲周眼神當中為了出身蕾絲好奇,他實在是好奇自己沒有失去記憶之前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存在。

而這個人在自己的人生當中又扮演著什麼樣的角色?

「當初的你啊,可是苟的很啊,每一件事情都要有足夠的把握之後再去做,可是在某些時候,你又變得有一些瘋狂,甚至為了得到一些東西,不惜以身犯險。」

「當年的你又是一個很護短的人,由記得,當年你的一個徒弟受到欺負的時候,你可是不顧自己的身份,以自己強大的實力去欺負那一些實力遠遠不如你的人。」

「在平時的時候,你也會有一些惡性的趣味,有時候做的事真的很讓人無語。」

「而且你對一些實力弱小也不像和你同等級彆強者那樣,如果是那一些和你同等級別的強者,對於實力不如自己的人的麻煩,絕對是勃然大怒,然而你彷彿並沒有放在心上,甚至有一次,有一個在你我眼中看起來都是螻蟻的存在,竟然不自量力的對你始終的大推演術,如果這樣的事情放在任何一個和你同等級別的強者身上,那一個人絕對活不過下一刻。」

「但是你並沒有這樣這樣做,你不僅放過他們一馬,而且還和他們同行的一路,甚至在離別的時候,還給了他們一場造化。」

「你這樣,在那一些和你同等級別的牆,你或許就是一個另類,一個沒有任何強者威嚴的傢伙。」

…… 日子恢復了平靜,白露短時間不打算繼續去新的世界,喰種世界和卡巴內世界之間的巨大差異,讓白露明白一件事,他的跨界完全是隨機的,萬一跳到比忍界更危險的地方說不定會死的。

所以白露選擇了高築牆,廣積糧,消化自己在這兩個世界的收穫,主要是卡巴內世界通過神職獲得的『水』的感悟,還有仙人化,之前在卡巴內就感受到了仙人查克拉,或者說自然能量,也就是說,學會了仙人模式,他在別的世界就算不用掠奪,也能保持力量,還免除了虛弱期。

除此之外就是封印術也很重要,白露已經有了設想,他需要時間的積累。

地下基地經過數月的擴張和修繕,比之前寬大也完善了許多倍,最起碼訓練場夠大也夠結實。

穗積的身體經過卡巴內病毒的改造和吸納了大量純粹生命之源,從小戰鬥養成的強大精神力,修鍊起忍術事半功倍,輕鬆至極,此時正在向白露展示自己所學的忍術。

「風遁·風切!」

小姑娘鼓起臉頰,嘟起櫻唇,噴出一串無形的風刃,將前方十幾米外的一排靶子切得四分五裂。

穗積平復了一下氣息,看向白露邀功道:

「怎麼樣!?我厲害吧!」

白露笑了笑道:

「厲害!」

作為初學者,一個月的時間,除了提煉查克拉,成功釋放這個忍術其實只用了不到一周,雖然和年齡較大,理解能力比較強有關,但的確很不錯了。

總裁獨寵親親我的小寶貝 他當初學習第一個水遁水陣壁的時候,差不多也就是這個速度。

「忍術,在這個世界真是神奇的力量。」

高槻泉如此評價道,隨手打出一枚赤紅的飛梭型羽赫,電光繚繞,沒入土遁加固過的牆壁。

婚色撩人 雷遁本就充滿攻擊性克制土遁,配合足以打穿鋼板的SSS級羽赫赫子,威力可不僅僅是一加一等於二那麼簡單。

高槻泉的天賦屬性就是雷,由於腦洞比其他人更大,更博學,忍術還沒練會,反而先學會了雷遁查克拉的性質變化···

所謂的性質變化其實就是那麼一回事兒,理解了就理解了,理解不了就是理解不了,可會意不可言。

而且喰種的身體先天性比人類更強壯,精神力也是,在查克拉提煉方面有著驚人的優勢,甚至不遜色於忍界有名的查克拉龐大的漩渦一族。

高槻泉和神代叉榮,以及雙胞胎姐妹心智成熟,修鍊起來速度突飛猛進。

不過也就到此為止了,白露是過來人,他的先天條件比高槻泉等喰種更好,最初也是突飛猛進,到了後面就需要紮實緩慢的逐步推進。

黑白姐妹並不在這裡,她們同樣也會學習忍術,但是定位不同,並非高槻泉一樣的夥伴,也不是神代叉榮一樣的屬下,而是女僕,所以並不在白露的基地,而是在家族專門培訓的地方接受教育。

神代利世對著白露故作可憐兮兮的嬌弱樣子道:

「我什麼時候才能真的復活啊。」

忍術這種力量太有趣了,她也很想試一試,當時穢土轉生之軀根本不能修鍊。

「···」

白露瞥了一眼神代利世沒有作聲,現在唯一知道能夠完全復活神代利世的方法就是輪迴眼的『輪迴天生』,他的眼睛還在普通萬花筒階段呢,雖說已經讓有馬貴將幫忙克隆,但結果怎麼樣不好說。

而且,現在神代叉榮寸功未立,他就算有輪迴眼,也不會真的復活神代利世。

「少主。」

千手禮彌悄無聲息的出現,默不作聲的將情報捲軸遞給了白露。

白露拉開一看,挑了挑眉,冷哼道:

「老中?是那位大名的意思吧。

沒膽子從木葉搶食,就敢跟千手跳了?誰給他的膽子!」

情報是千手林茂送回來的,隨著電力系統的鋪開,逐漸開始收回成本,很多人都看到了電力系統的『錢途』,想要分一杯羹,饒是白露有先見之明將大頭給了木葉,依舊有不知死活的將主意打在他的頭上。

媽了個蛋,老子給出一大塊肉,就留點湯,還想要佔便宜?怎麼不去死!

電力系統的百分之十的利潤是白露的底線,這是給千手旁系日後的基礎資源,只要留著,千手旁系就有底氣說話,就跨不倒,誰敢動,他要誰的命。

白露隨手將捲軸甩了會去,目光冰冷,不帶絲毫感情的道:

「告訴林茂,不管那個老中是自己昏了頭,還是背後有人指使,三歲以上,能記事的,不分男女老弱,不留活口。」

千手禮彌聞言嬌軀一震,沒想到白露會下達這樣狠辣的命令,但沒有質疑,低頭道:

「是。」

「那百分之十是咱們旁系的命根子,有了那百分之十,旁系的資源就不會因為族老那些嫡系老不死的控制而處處受制,甚至不得不派人上戰場送死。

錦繡農女種田忙 所以莫說是一個火之國身居高位的老中,就是嫡系開口,也不能給。

第一次動手就打疼那些蠢蠢欲動的傢伙,讓他們認識到事情的嚴重性,認識到什麼東西該碰,什麼東西不該碰。」

白露注意到千手禮彌的異樣,主動解釋了一番,轉頭對站在一旁,忍體術小有成就,氣勢比之前更加強盛幾分的神代叉榮道:

「神代你跟著去一趟,見識一下真正的忍者戰鬥。」

「好。」

神代叉榮點了點頭,他也想檢驗一下自己這段時間的修鍊成果,還有見識一下忍者之間的戰鬥。

高槻泉美眸泛著波光漣漪,主動請戰道:

「我也去吧。」

她對於白露幾乎稱得上是『滅門』的狠絕命令一點都不在意,或者說頗為欣賞,她一直都認為白露的個人性格在平時太隨和了,不論是千手一族的少主還是甲鐵城的神靈的時候都是如此。

隨和的人被觸及底線,發起狠來才叫狠啊。

不過好久沒有見血了,這次出去見識一下忍者的戰鬥,順便活動一下筋骨。

「可以。」

白露不知道高槻泉對自己的評價,點了點頭,以高槻泉的實力,他完全不需要擔心,看到穗積躍躍欲試的樣子,提前開口。

「穗積你不行。」

—————— 這遇到神秘的光影緩緩的說道。

彷彿有一些愉快的回憶。

「是嘛!」

雲周就這樣靜靜的聽著這一道神秘光影說著,並沒有出聲打擾。

直到等到這個光影再也沒有開口之後,才緩緩的開口說道。

「我當初的實力很強大嗎?」

「我在之前也恢復過一兩次實力,只是不知道如何去使用,但是就是用著這一兩分,不知道如何去使用的實力,就可以把這個天下所謂的第一人天仙給打敗!」

雲周有一些好奇。

他真的很想知道自己在沒有失去記憶之前,到底是不是一個實力強大的人。

「實力的話,在這廣闊的天地當中,也可以算作是強者了吧,半步聖人之上,在諸天萬界當中也可以成為一方大能,但是對於那真正站在諸天萬界金字塔巔峰的勝任之上強者來說,你依舊沒有入他們眼的資格。「

這道光影的主人不由得出現了一絲笑意。

「不過聖人之上的強者就是這廣闊的諸天,萬界當中也是十分稀少的,而且那一群老不死,基本上就是不出世,所以到了你這種境界,也可以算得上是現在的巔峰了!」

「不過,當年你運氣差了一點,剛從一個神秘的地方出來之後就被一個聖人之上的強者給盯上了,在你逃離的時候,被那一個雖然只有那強者攻擊,所以,才造成了你現在這樣失去了過去的一切記憶,甚至自己的實力。」

「半步聖人之上?聖人之上?諸天萬界?」

雲周重複著這一些自己從來沒有聽過的詞語。

這一些實力的劃分和那個諸天萬界對於自己來說實在是太陌生了,甚至自己這麼多年以來,從來沒有從這個世界當中的人聽過這一些詞語一樣。

「是啊,你當初就是在諸天萬界當中也算得上是頂尖大能半步聖人之上的強者,而諸天萬界,顧名思義就是有無數個世界組成了一個龐大的世界。」

「就比如你現在腳下所站在這是諸天萬界當中一個普普通通的小世界罷了,最高實力也只不過是一個天仙,而在小世界之上,還有中世界,大世界,在那一些強大的世界當中,這樣的一個區區的小世界,只不過是在諸天萬界當中有一顆沙子一樣的普通,根本沒有什麼入眼的地方,甚至在你實力全身的時候,這樣的一個普通的世界,你一巴掌就可以把它給拍的粉碎。」

「而且,如果你要是全身實力的話,這個世界根本就承受不了你那強大的力量,你只要出現在這個世界的那一霎那,這個世界就有可能被你那強大的力量給撐爆。」

「所以,現在你明白了你當初的實力是一個什麼樣的境界了吧。」

光影的主人彷彿笑了笑。

盡忠盡職的對著雲周解釋道。

「這外面的天地竟如此廣闊。」

雲周眼神當中出現了一絲驚訝之色,完全沒有想到自己站在的這個地方,在那一些強者眼裡竟然是如此的普通,如此的不堪一擊。

而在自己眼裡視為強大的敵人的天仙,或許在那一些強大的人物眼裡只不過是如同一隻螻蟻一樣。

…… 「什麼嘛···」

穗積不樂意的嘟嘴撇頭,她也很想長長見識的,不過她也清楚自己實力不濟,和另外兩個非人類不能比,所以沒有耍小性子。

千手禮彌聽到白露的解釋,心神震動,想當初,她的父親也是因為嫡系的命令,死在了第一次忍界大戰中。

千手一族的榮耀?千手一族總是奮戰在戰鬥第一線?為了木葉流盡最後一滴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