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戰友被擊落,他們的憤怒可想而知,一架架飛機圍著起火,但還在航行的貨輪或投彈,或掃射,讓那些劍橋在短短的時間裡就不再有人,貨輪就此失去了方向,在海面上胡亂的兜著圈子。

此時的海面上,呼救聲此起彼伏。那些落水的日軍和僑民就算有救生圈,也擋不住冰冷海水的侵蝕。他們是島國,當然知道不趕緊獲救的話,會是什麼結果,他們全部要被凍死在海里。

可周圍除了一艘艘燃起大火的貨輪,那裡還有能夠救他們的船隻?那些他們仰仗的戰艦已經不見了蹤影,他們已經被拋棄。

足足肆虐了十幾分鐘,所有貨輪都不再筆直航行,或停車,或兜圈子后,直升機才呼嘯的離開了海面,向遠處火光通紅的港口撲去。

此時的港口內,日軍和僑民已經四散奔逃,港口雖然沒有起火,但海面上已經手臂火海一片,所有貨輪都被引燃,並不短的發生著爆炸。

還買弄傷,呼救聲已經若有若無,那些沒有被凍死的,也被火海吞沒,在海面上充當了助燃劑,烈烈的燃燒。

漢城,此時也沒人防守了。這裡的日軍非常清楚,任川被襲擊,他們不緊急撤離,將沒有機會離開了。空襲之後必然是敵軍的快速部隊的到來,他們要趕緊離開這裡才是王道。

於是,一輛輛卡車黑著車燈,在黑夜中瘋狂疾馳,直奔開成。那裡還有港口,那裡也在撤離,只要趕到那裡,還有機會離開。

至於向釜山撤退,他們都知道,他們的速度跑不過先遣軍,跑不出幾個小時,就會被攆上。

可他們哪裡知道,此時,開成,還成的小碼頭那裡也遭到了空襲,碼頭已經一片狼藉,貨輪紛紛起火,沒有一艘逃出港口的。他們是趕往了死地。

在日軍的地圖上,順子當然知道任川雖然是大港,但開成和海城還有小港口的,所以,他的空襲並不是單單針對漢城和任川,海城和開城同樣在襲擊的範圍之內。

當任川空襲開始的時候,開城和海城的兩個小港口也被烈焰包圍,那裡的貨船全部點燃,港口和城市倒是沒有進行襲擊,只要斷了日軍同阿里的途徑,他們會在很短的時間內趕至,擊潰並剿滅殘餘日軍,佔領漢城。

而此時,漢城以北的日軍已經成了瓮中之鱉,他們在順子和莫日根,於磊快速穿插中,失去了逃離的機會,將會在邢遠進入朝鮮后,盡數被留下。 在日軍亂套的時候,順子的大軍已經距離海州不遠,在漢城的日軍條向開城的同時,順子發動了對海州的攻擊。

.此時,才上半夜九點左右,寒冷的空氣里,海州因剛剛遭遇空襲,碼頭散亂不堪,海港內十幾艘貨輪熊熊燃燒,海面上也漂浮著大量的火焰,和成片的屍體。

海州內的日軍和僑民慌亂的向開城逃遁。他們不敢等,他們知道先遣軍已經越過了清川江,打下了平壤,距離他們根本就沒有多遠,幾個小時的路程而已。尤其日軍,他們深知空襲后就會是大軍到來,所以,他們必須走。

可就在慌亂中,先遣軍的大軍已經抵達,將海州納入了攻擊範圍之內。

看著遠處天邊的火紅,順子知道海州到了。

果然,前鋒傳來海州距離僅有三公里了,已經看到海州向開城的公路車燈如織了。

順子沒有休息,沒有停頓,接到彙報,直接下達了全線進攻的命令。

對於已經嚇破膽,混亂不堪的敵人,順子連進攻的次序都省了,直接下達了全線進攻,力求快速突過海州,拿下開城,在天亮前打下漢城毛病將陣線前推,抵達水原。

倉皇撤退的日軍根本就沒有人防守,並不是他們不知道防守,而是全都亂套了。

公路上到處是卡車,到處是人影,那些僑民更是順著公路兩側向開城逃難,那些漢奸也知道自己留在這沒好,帶著細軟,也在逃難的人群里。

還有一些百姓,被宣傳的先遣軍見人就殺嚇著了,也加入了逃命的行列。

坦克大軍全線鋪開。分兵兩路,一路直插燈光閃爍的公路,追擊逃命的日軍,一路直撲海州,在日軍慌亂中,機槍噠噠的響起。

總裁的獨家寶妻 突兀響起的槍聲讓本就混亂的場面更加亂套。大人喊。小孩哭,日軍嚎叫,亂成了一鍋粥。

坦克、裝甲車毫不猶豫的衝進了逃難的人群,裝甲車一邊喊話,讓平民回家,一邊開槍掃射。

這會分辨不出軍人和平民,再說,那些僑民也在殺戮的名單之內。在中國,僑民。也就是所謂的開拓團,給老百姓帶來的傷害甚至比日軍更厲害,更持久。這些都是畜生,留不得。

董庫也不在意什麼日內瓦公約,那公約是限制弱者的,當初怎麼就沒限制日軍屠殺?怎麼就沒限制日軍搶掠?日軍殺俘虜,殺平民,日內瓦公約又在哪裡?

再說。那是給政斧軍隊看的,他一個地方武裝。國家大事,世界大事跟他何干? 烽候 他就是要殺盡這些畜生,自然更不會在意什麼公約,只是約束部隊不可奸.淫,不可殘忍喪失人性,殺俘虜也都是由直系的部隊。或者是虎牙來執行。

衝來的坦克,裝甲車就跟猛虎入羊群,在日軍脆弱的抵抗中,一路碾壓者屍體,強口噴著火舌。直撲進海州。

一路上,成片的屍體倒下,鮮血橫流,哀嚎遍地。屍體冒出的熱氣讓火光和燈光都變得朦朧了,但這並不影響殺戮。

順子沒有進海州,他知道,海州擋不住自己的進攻,在坦克部隊成功突入海州的時候,他的指揮車已經跟隨另一支大軍,追趕公路上逃逸的日軍。

為了行進速度,裝甲車上的高射機槍已經架上,沿途嗵嗵的掃射道路兩邊,大軍在黑夜裡順著公路,坦克撞開攔路的卡車,碾壓著屍體,快速的撲向了開城。

海州的戰鬥果然沒有阻力,那些逃跑不了,被堵在城裡的百姓聽到大喇叭喊得,沒有出爐,就不管不顧的返回家中,一家老小抱在一起,瑟瑟發抖,等待命運的裁決。

先遣軍的戰士接到的命令就是快速絞殺。所以,只要留在大街上的人影,就一律擊殺。他們不會給日軍或者偽軍機會,趁著騷亂,給他們造成傷害。

坦克和裝甲車快速突進,不到二十分鐘,就將城市的接到分割,將碼頭控制,在堆積如獨山的物資堆里收捕那些逃散的日軍。

戰鬥,只持續了十幾分鐘,除了逃走的,其餘的大部分倒在了雪地上。他們沒有陣地,沒有重武器,抵擋不了鋼鐵洪流。

奔出二十餘公里的順子接到彙報,下令留下一個師看守物資,清掃散瘀,其他大軍跟上。

戰鬥,並不激烈,其實就是屠殺。那些日軍的三八大蓋徒勞的打在坦克上,什麼作用也不起。 甜婚蜜愛:顧少,寵上癮 他們在機槍的掃射下,除了逃命,什麼反抗的動作也做不出來。

一聲聲手榴彈的爆炸,在坦克和裝甲車面前,就跟放炮仗一樣,根本就無法撼動這些鋼鐵巨獸。

日軍一個個絕望的喊叫著,徒勞的反抗著,然後成片的倒在槍口下,倒在鏈軌底下。

快速的絞殺已經不知道殺死了多少人,在順子下令一個師留守的時候,街道上滿地堆積的都是屍體。 放棄我,抓緊我:上 鮮血,已經彙集成流,散發著熱氣,融化著冰雪。

順子在後續部隊准干,補給跟來的時候,直升機已經將逃往開城的先頭部隊攔截了下來。

先頭的日軍距離開城都不到十五公里了,就這麼在直升機的掃射下,停止了前進。

而此時的開城,同樣是亂成了一鍋粥。空襲結束,港口裡火焰升騰中,所有人都向任川逃去。他們都抱著一個心思,就是趕緊登船,離開這個鬼地方。

十五公里,槍聲還沒有傳到開城,但開城出逃的日軍和僑民卻和漢城逃來的車隊相遇,將道路堵了個嚴嚴實實不說,連調頭的機會都沒有。

前方堵路,後面並不知道,人潮就順著公路兩側,抹黑向前走,待兩邊的人相遇,大家才知道,任川。開城都走不了了。都被空襲了。

這個消息可是讓所有人立時崩潰。尤其是漢城逃來的,更是如喪妣考,後悔的恨不能拿頭撞樹。可後面還是有卜志強了繼續向前擁擠,讓知道情況的人無法離開,被擠的嚴嚴實實。

他們的亂套正好遂了順子的心愿,二十公里對於裝甲部隊來說。那是半小時都用不上的路程。

坦克狂暴的撞開擋路的卡車,順著公路兩側,三路齊頭並進,沿途車燈照射下,有人影開槍,沒人影來拿搜索都不做,直撲開城。

順子並不擔心日軍會合圍什麼,在直升機機群的護衛下,任何的包圍圈都是笑話。起碼這會的日軍是不具備截斷他的後路,包圍吃掉他的裝甲部隊的能力。

在開城和漢城兩遍人潮擁擠成團,一般會難以疏通的時候,順子的打進撲進了開城。

意外的沒有遭到激烈抵抗,順子再度留下一個師,等待後續部隊到來,他連停留都沒有停留,在機槍掃射中。離開了開城,直奔最後目的地漢城撲去。

與此同時。莫日根採用娛樂我的建議,鄂倫春族的戰士在坦克上鋪上棉被,將自己捆在坦克上,身上再蓋上棉被,就這麼在寒冷的夜裡,直奔春川和江陵。

坦克大軍撞在補下的。他們依舊是滑雪板,遠遠的跟著大軍走過的痕迹,向目標挺進。

裝甲部隊雖然要依靠公路,道路曲折,要比他們直接滑雪繞遠。但速度卻快的多,在順子突出開城,直撲最後目的地的時候,他們追上了一股大約一個混編旅團的兵力。黑夜中也分不清是日軍還是偽軍,車上捆著的戰士們手裡的ak噠噠響著,裝甲車內的戰士也不用出來了,上面的戰士直接操控著高射機槍,嗵嗵掃射著,就衝進了日軍的宿營地。

突兀到來的打擊讓營地內的日軍和偽軍亂套了,成排呢的倒在了槍口下,被卷進鏈軌底下。

坦克不方便旋轉炮塔,就乾脆十幾輛的並排開動,一路碾壓而過。所有試圖靠近坦克的,都被車上的戰士直接擊斃,讓坦克過處,留下了滿地的鮮紅泥濘,蒸騰的冒著熱氣。

猛烈的打擊讓剛剛驚醒的日軍和偽軍大多倒斃,還擊基本上不起作用,只有一些戰士因為子彈射中犧牲,而掛在了坦克上。

十來分鐘,當裝甲部隊過去的時候,這裡還有喘氣的已經不足三分之一。

莫日根和於磊沒有下車,後面還有大軍和補給部隊,這些參與就交給他是們了,他們要儘快趕到春川,趕到江陵。

他呢款一路毫不停留的狂奔而去,留下的日軍和偽軍一個個傻了。敵人肆虐了一陣,卻超過了他們,而且是奔襲他們前方要去的地方,那他們怎麼辦?

這個問題二十分鐘后就有了答案,在於磊和莫日根他是們距離春川不足十公里的時候,後面的滑雪部隊和補給部隊也都跟上了,他們提前就接到了命令,所以,在靠近日軍的時候,他們已經呈包圍狀,將這裡不知道向什麼地方逃遁的日軍和偽軍包圍了起來。

日軍和偽軍在遭遇襲擊后,在坦克部隊離開前往春川的時候,他們簡單商議,向著江陵方向挺進,試圖靠近海邊,呼叫船隻接應。救援,他們已經不指望了。

可他們的隊伍剛剛集結完畢,輕傷員重傷員正在集中,天空突然飄起三枚紅色的信號彈,緊接著噠噠的槍聲就密集的響起。

已經沒有鬥志的日軍和偽軍在彈雨襲來的時候,再也顧不上傷員,紛紛向預定的方向逃命。

可他們能逃哪裡去?包圍已經形成,在黑夜中,距離遠了還真就看不到他們,可著一套明,就靠近了包圍圈,倒是方便了在潔白的雪地上尋找他們的身影。

碰碰的槍聲中,日軍和偽軍快速潰敗,向抵抗的日軍也被偽軍衝擊的站不住腳,任憑他們八嘎的嗓子都破了,偽軍依舊不管不顧的逃命。

戰鬥一起,遠處等待的護送部隊里的裝甲車,坦克就開動了,在他們逃命的檔口,快速的堵住了一些方向,密集的火舌隨著大燈的亮起,紛紛噴出,那些日軍和偽軍在燈光里就跟狍子一樣,黃乎乎的身影成片的倒下。

屠殺。就此開始。沒有人喝話,沒有人吱聲,所有戰士都悶不做聲的射擊著,收割著一個個生命。

逃命的日軍和偽軍被狂猛的火力擊潰后,他們開始收縮,包圍圈。也隨之開始收縮。

日軍越是聚攏,越是方便戰士們收割生命。在日軍和偽軍聚集成團的時候,一顆顆照明彈升空而起,緊接著槍聲更加的密集起來。

那些被壓制到一個小山谷內的最後殘餘,在密集的彈雨中,開了沒有幾槍,就金屬被殲滅在了雪地上。

「打掃戰場!兩個團留守看守物資!窮他部隊前進!」

莫日根手下的一個師長大聲下令。

後勤部隊在戰鬥結束的一刻,迅速集結,不做停留。呼隆隆的繼續前進。莫日根的部隊則留守兩個團,清理參與,打掃戰場。

此時,莫日根已經知道了,這些撤退的日軍和偽軍有油水。那些紙幣雖然不值錢,但這些人手裡可是有真金白銀,有首飾珠寶的,所以。才沒有用高射機槍和手榴彈,也沒有用槍榴彈。全部是用槍來擊斃這些日軍和偽軍的。為的就是留下他們席捲的財富。

這邊開始打掃戰場,那邊,大軍已經抵達春川,在黑夜中,沒有使用什麼炮擊的攻城方式,大軍離開坦克和裝甲車。跟著後面直接發動了衝鋒。

他們的判斷是正確的,這裡已經沒有多少守軍,當稀疏的槍聲將他們迎進春川的時候,莫日根估計,這裡最多一個聯隊的日軍。或者是混編一個聯隊,反正沒有多少人。

戰鬥持續了十分鐘都沒有,日軍和偽軍就在坦克和裝甲車面前徹底崩潰。城內,百姓都不多,大多都逃往了山裡或者漢城。物資也沒有什麼,大多都已經運走,這些留守的力量估計也是附近剛剛趕到的部隊,擔當了留守的任務。

莫日根站在指揮車外,看著手電筒亂晃,聽著稀疏的槍聲說道:「於老弟,我看漢城咱們就不要去了,去了也沒油水。」

「恩。」

於磊贊同的點頭道:「漢城,我們距離那裡還有一百多公里,等到了,黃花菜都涼了,還不如向前突進,還能攆上一波敵人。」

莫日根掏出一包剛剛繳獲的日軍煙捲點燃后吐出一口煙霧,隨手遞給於磊一根說道:「於老弟,漢城被襲擊,這裡撤退的日軍如果接到消息,他們會向釜山運動,放棄去漢城。我覺得我們要是動作快,完全可以攆上春川撤離的敵人。」

「恩,莫日根大哥說的沒錯,我們的動作只要夠快,能攆上他們。」

於磊說著,揮手叫過參謀,下令道:「通知直升機部隊,向南扇形搜索,找到大軍行進的痕迹,咬住撤退的日軍!」

春川已經沒人,東西也沒有啥了,那顯然都是被帶走了,所以,倆人一拍即合,快速放棄繼續折騰春川,大軍隨之向南面安東方向撲去。

臨走,於磊給後勤部隊下令,抽出部分坦克和裝甲車向江陵進發,帶著兩千鄂倫春族戰士拿下江陵。

日軍大軍都撤退了,這些力量拿下江陵很輕鬆,所以,誰也沒有在意,反倒覺得派出去的多了些。

在於磊和莫日根追趕春川撤離的日軍和偽軍時,順子已經趕到了人團擁擠的位置。

好不留情的下達了掃射的命令,一路撞開那些卡車,掀翻牛車馬車,槍口噴著火舌,直撲前方人團。

敵軍的追來,讓本就沒注意四處亂跑的日軍和偽軍還有僑民i啊亂套,他們沒頭蒼蠅一般的鑽進樹林,逃進山裡,他們沒有人想著抵抗,逃命,在這一刻成了主題。

順子的大軍沒有管那些散落的物資,雖然裡面還有金銀,但他么沒有命令部隊停留,相對於漢城那裡的日軍,這些的價值遠遠不能讓他停住腳步。

他已經接到了莫日根的電文,莫日根拿下了春川,完成了董庫佔領漢城沿線的任務,此時正在擴大戰果,向安東撲去。他怎麼能夠落後,他可是主力大軍,要是不能拿下大田和群山,他不是要落後莫日根了嗎?

這會,已經沒有什麼激烈的戰鬥,敵軍潰敗中,他們只需喲啊拿出速度即可,至於後面,邢遠的大軍。於柯的大軍已經突進朝鮮,正向溫井方向前進,後續的大軍也富哦了清川江,開始鋪散開,沿途絞殺那些被留在後面的日軍和偽軍,他們,需要擴大戰果,不輸給莫日根的同時,還要將原定的陣線繼續前移,佔領朝鮮大半。

董庫跟隨大軍已經到了清川江,他看著這裡後世志願軍戰鬥的地方,他心裡豪氣頓生。這會即便不適合跟列強撕破臉皮,但他還是做了跟列強大戰的準備。

他相信,志願軍憑藉日軍過時的武器都能打贏先進的聯軍,打贏美國佬,他更有把握在陸路上贏得戰爭。

他不想爭霸,但誰當著他追殺日軍,他就向誰開火,這點絕對不容置疑!如果真把他惹急了,即便二戰因他而起,他也不惜跟各國來一場真正的較量!(未完待續。。) 董庫看完順子的電文,知道漢城已經在掌控之中,心裡踏實之餘,給柳敗城發電,詢問那邊的情況。

此時,柳敗城經過電文往來,最終確定了談判地點,已經趕到了上海,談判地點正是在上海。這裡一個是遠離戰區,一個是有租界,英美便於日軍的人進入,否則,還真不好找個地方讓日本人進入中國來談判。而柳敗成拒絕進入朝鮮談判,所以,只有上海適合了。

英美急於談判,日本人更是著急,所以,談判人員已經敲定,就是英國的大使「亨利」和美國的大使喬治,而日本的談判人員則是從台灣趕來,此時還在路上,還沒有到達上海,所以,英美雖然知道先遣軍攻勢如潮,已經不進漢城,他們也沒可奈何,他們總不能替日本人談判吧。

再說,亨利和喬治可不管上面怎麼想的,見到了先遣軍的實際內務總管,他們不忘從董庫這裡獲得的利益,當然會熱情招待這個實際上算得上二把手的先遣軍高層,不管談判如何,也不耽誤他們的友誼不是?反正是日本人的事情,他們犯不著那麼著急。

這會是半夜,他們除了吃喝聊天,就散日本的談判人員乘坐飛機趕到,也無法半夜談判不是?什麼不還得明天再說?

董庫原定的時間就是三天,打下漢城也才兩天而已,所以,他這邊什麼也不耽誤。

接到董庫的批示,順子毫不客氣的回軍直撲漢城。漢城,跟開城差不多,業務室沒有人防守了,雖然不是一醉空城,但也就是些來百姓,有錢的。漢奸,僑民都已經逃散,跑去開城的一部分,向水原逃命的一部分,還有已經離開的一些,所以,當順子在那擁擠的人團殺出血路。直撲漢城的時候。他絲毫沒有費力的就進了漢城。

進入漢城后,他沒有做停留,留下了一個師看守漢城和掃蕩任川殘餘,大軍補充燃油后。直升機先一步起飛,直撲大田和群山,他要在天亮前拿下這兩個地方,堵住所有逃向這裡的日軍。

一路上,隊伍的機槍幾乎沒有停歇,沿途到處是掏出漢城的人影。戰士們無法分辨,只要看到人影,就是一頓掃射,但並不做停留。此時。算得上是寧可錯殺。不會放過了。

敵人的追來,讓逃命的日軍和偽軍慌不擇路,卡車紛紛拋棄,都徒步的鑽進了山裡,在半米多深的積雪裡。向水原方向逃遁。

距離水原不過幾十公里,順子的大軍趕到這裡的時候,這裡跟漢城一樣,一片狼藉,但沒有守軍。都逃命去了。

這裡順子沒有留守部隊,大軍快速突進,將這裡接收的工作交給後續趕到的部隊,他的燃油補給都跟著部隊,也沒有後勤,用不上留守部隊,分散實力了。

沿途,正如順子所來哦,日軍在任川被襲,開城被襲,知道五路客套,只有向大田方向逃遁,逃向釜山。

他們同事也在爭取時間,他們在釜山狙擊了足夠的兵力,準備虧你收那裡,等談判的到來。但路上,他們知道擋不住先遣軍,所以,乾脆也不做無謂犧牲,直接放棄了沿途阻擊,加快行進的速度。

但日軍的動作遠遠沒有先遣軍的快,他們逃命的隊伍還沒有抵達大田,就被直升機攆上了。

當看到遠處蜿蜒的燈光時,直升機大隊知道日軍的撤離大軍已經咬住,於是,一個個拔高,在高空中飛向日軍前鋒。

此時的日軍在卡車的轟鳴里,還真不好分辨高空的發動機聲音,所以,直升機越多大隊人馬,攔截向前鋒的時候,他們毫無所覺。

看到前方道路已經沒有光亮,直升機大隊知道,這些日軍的車隊估計也就倒這了。

於是,一架架直升機呼嘯著翻身俯衝撲回,在日軍車燈熄滅的同時,一陣密集的彈雨潑灑而下,子彈打的鋼鐵火花直冒,緊接著重點關注的打頭卡車上落下了一個個「炸彈」,轟的一聲,油桶在卡車上方爆炸,鋪散落下的或圖案立時包裹了卡車,在車上日軍驚慌跳落中,火光衝天而起。

打頭車上都是日軍,連續十幾輛卡車被大火包圍,前進的道路立時被堵住了。在日軍慘烈的嚎叫聲中,行進的隊伍就此停止了前進。

火光照映下,日軍紛紛跳下卡車,倉皇躲進路邊的樹林,顧不上寒冷,趴在了雪地上。

前方的火海擋住了通道,直升機群開始了瘋狂的掃射。一盞盞探照燈亮起,運輸機上的火神炮嗡嗡的發書了死神的邀請。那些跳下卡車的日軍在彈雨中紛紛被撕碎,而直升機並沒有再射擊卡車。

順子知道這些卡車裡還有好東西,雖然已經運走了一部分,還有滯留在任川碼頭的,但出逃的日軍怎麼也會帶著一值錢玩意,本著以戰養戰的思路,順子讓控制系只針對日軍,不再攻擊卡車,擋住卡車前進即可。

沒有了卡車代步,日軍一小時跑不出十五公里,頂天十公里到頭了,根本就跑不過坦克和裝甲車,所以,任由他們逃進大雪,沿途將日軍驅離道路即可。

直升飛機的空襲,讓後面的日軍紛紛聽話的離開了公路,離開了卡車。他們都知道,一旦客車被打炸,他們連逃命的機會都沒有,所以,進入山林才是王道。

直升機呼嘯著從頭掃射到尾,上帝的數來那個不是很多,但卻讓逃進樹林的日軍心膽俱裂。

那密集的彈雨打的樹枝紛紛斷折,碗口粗的樹木在直升機過後,吱呀呀的沖中間折斷,顯然是子彈將樹木打爛,才導致樹木的斷折。

而他們人,在密集的彈雨中躲到樹后的動作稍慢,就會被撕碎,滿地的碎塊,到處的血漿,在黑夜中都顯得那麼的刺目。只要稍微有點光亮。雪地上的鮮紅就映入眼帘。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