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8 日

戴面紗者,無非是遮醜亦或是蔽美。

但大家顯然不相信,有如此身材的女子會是一個醜八怪。

慕離並未因眾多目光而緊張,帶著白鳳九走上前,對著坤滔皇抱拳一拜,說道:

「多謝坤滔皇照拂。」

坤滔皇笑了笑,將桌案上的一塊紅色藏玉令扔給慕離,說道:

「坐吧。」

說著指了指自己坐下不遠處的一張空著桌案。

待慕離坐下,坤滔皇便起身說到:

「今日便這裡便留給你們這群年輕人了,爾等盡可開懷暢飲,待上元節后自有皇族禁軍送爾等去冀州。」

等坤滔皇帶著一群老傢伙離開后,殿內的氣氛更加熱烈了。

坤滔皇送給慕離一枚龍牙符的事早就在這百人之中傳開,此刻有人低聲議論到:

「這小子真是狂啊,來見坤滔皇居然還帶個女人。」

逆襲豪門:反派男神是女生 「嘖嘖,不過看那女人身材一定是個極品。」

南戎民風本就豪放,宴席之上,時兒歌舞昇平長袖輕盈,時兒擂鼓陣陣刀劍長鳴。

「好!——」

只見大殿中,一名手執雙戟的少年,挑飛對手手中的長刀后將雙戟架在對手脖頸之上。

隨後少年收回雙戟,挽了一個戟花,翻手將雙戟收起。

「六皇子戟法精妙,馮武祥自愧不如,倘若將來有幸加入軒轅殿,還望皇子照拂。」

「武祥兄弟謬讚了,年長你一歲也不過堪堪險勝,若你與我同時加入軒轅殿現在勝負輸贏還不一定呢。」

說著二人便如多年至交般一同朝桌案前走去。

似乎所有的年輕人都在以各種方式結交攀談,唯有慕離,依舊坐在桌案前沒心沒肺的逗著白鳳九開心。

「唉,小白那傢伙還沒醒,要是他知道錯過了這麼多好吃的會不會又昏過去啊。」

「你以為小白和你一樣啊,呃……好像你倆真挺像的……」

「……」

待又一場比試結束后,先前領取虎牙符時排在慕離後面的那個少年走到大殿中央。

「啪!——」

少年,手中鐵鞭一甩,直指慕離。

「只會投機取巧的那個,可敢上來與我一戰。」

大殿中少年說完這句話之後,喧鬧的殿內漸漸安靜下來了,看了半天虛假的比試,可算能看一場真刀真槍的比試了。

大家都等著慕離迎著,也好看看這傢伙是真的有實力還是靠投機取巧拿的次試第一名。

慕離的目光一直都徘徊在桌上的美食美酒和身邊的美人身上,哪有功夫看擂台之上那些只為結交而束手束腳的比試。

當慕離發現周圍安靜下來之後,才發現,大殿中間那個少年指的居然是自己。

在慕離要求之下,正在拿葡萄喂慕離白鳳九也因為眾人的目光,那隻捏著一顆晶瑩的葡萄的玉手停在了半空中。

慕離只是看了一眼那個少年,便收回目光,抓著白鳳九停住的玉手湊到自己嘴前,一臉享受的吃下蔥白的玉指間的那粒葡萄。

雖說殿內歌舞昇平,但卻沒有陪酒的侍女,此刻眾人看到慕離這幅欠揍的樣子,心裡都盼著大殿中間那個少年能狠狠地教訓一下這個狂妄的傢伙。

「別管他,剛才咱們聊到哪了,奧聊到……」

「啪,啪,啪!——」

看到慕離一副無視自己的樣子,少年又一次甩動鐵鞭。

「膽小鬼你就只敢躲在下面嗎,看你那慫樣,怕是不帶把的吧,……」

少年的罵聲引起了在座少年的哈哈大笑,聽到眾人的笑聲,少年罵的更起勁了。

慕離依舊在和白鳳九說話聊天吃東西,直到白鳳九拽了拽慕離的袖子。

看見白鳳九不開心的表情,慕離伸手摸了摸白鳳九的腦袋。

只見慕離拉著白鳳九起身,對著坐在自己不遠處的幾位皇子抱拳說道:

「多謝坤滔皇款待,但這宴席之上的犬吠太吵,本少還是回去睡覺的好。」

慕離說著把手搭在白鳳九那瑩瑩細腰之上,轉身朝著大門走去。

正待慕離轉身坤滔皇朝的大皇子起身說道:

「慕離兄弟且慢,可否給小王一個面子」

剛才坤滔皇臨走特意看了一眼大皇子,為的就是讓大皇子主持好這宴席,若是此刻因為自己的不作為,讓父皇送出一枚龍牙符望交好的慕離負氣離開,那父皇難免會責怪自己。

縱使自己也有些看不慣慕離那副不合群的樣子,但是作為大皇子也是坤滔皇朝的太子,雖然一開始也有些想看慕離被教訓的想法,但此刻自當懂得如何取捨。

大皇子說著便對大殿中間那個手執鐵鞭的少年說:

「總是你過了次試,這坤滔皇朝的大殿之中也不是你這等跳樑小丑撒野的地方,立刻給慕離兄弟道歉。」

執鞭的少年聽到大皇子的話,臉上一紅,尷尬的站在殿中,同時把目光看向和大皇子共坐一桌的二皇子。

這名執鞭少年名叫陳璇光,就在剛才的比試中展現了自己神修的身份,同時已經決定了加入太虛谷,而二皇子身為太虛谷弟子,此刻自當為他出頭。

同時宮廷無父子,皇家無兄弟,這話雖然有些嚴重但大皇子和二皇子不和在這坤滔皇朝也不是什麼秘密了,大皇子壓迫太虛谷弟子,二皇子豈能坐視不理。

只見二皇子站起身來哈哈一笑,說道:

「大哥,璇光也不過是酒後失言,我看不如讓他自罰三杯此事便過了如何。」

大皇子沒接話,而是看著慕離等慕離決定。

只是不等慕離表態,二皇子又接著說道:

「既然不能比試,不若讓慕離兄弟身邊女子為在做諸位獻舞一曲,如何,哈哈哈……」

聽到讓自己罰酒,本有些憤憤不平的陳璇光聽到後面一句話后,便抱拳對著慕離說道:

「酒後失言,多有得罪,璇光自罰三杯。」

說著便轉身回到桌案,連幹了三杯靈酒。 皇族本就少親情,皇家子弟可能一生都無法明白情為何物,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在這群皇子心中最貼切不過了。

只是跳一曲舞,大皇子也並未覺得有何不妥,況且若是在大殿之上與二皇子爭執,難免招人笑話。

眼見陳璇光三杯靈酒下肚,二皇子拍拍手說道:

「還望慕離兄弟不要吝嗇,請仙子獻舞一曲,以為大家助興啊。」

慕離的性子就是這樣。

陳璇光羞辱慕離無膽、慫包,慕離並不會太憤怒,若是日後碰不上便罷了,但若是陳璇光落到慕離手中,慕離必會打的陳璇光滿面桃花開,讓他知道花兒為何那樣紅。

但此刻二皇子居然如此羞辱白鳳九,聽著殿內眾人的起鬨聲,透過面紗慕離看到白鳳九咬著嘴唇,小臉慘白的一副怯生生的樣子,心底的怒火不可抑制的爆發了。

當白鳳九看到慕離取出流雲劍的時候,緊緊地拉著慕離的衣袖,說道:

「九兒上去舞一曲便是。」

慕離板著臉說:

「以後不許說這種話,誰若想欺負你,那便從我身上跨過去。」

無限血核 說著慕離一招手,蒼雪便從獸囊中出來站在慕離身邊。

蒼雪一聲狼嚎,靑霜狼魂縈繞,邊上那桌兩個起鬨的少年,直接被蒼雪出現的氣勢震到了一旁。

慕離拍了拍白鳳九的粉背,臉上露出一絲笑容說道:

「若是連自己的女人被欺負都不敢出頭的話,談何醒掌天下權,醉卧美人膝。」

執劍走到大殿中間,看著二皇子,平靜的說道:

「我慕離敬重坤滔皇衛戍南戎大義,方才不予理會大殿之中犬吠之聲。

本少的劍,是殺生之劍,非爾等虛與委蛇之劍。

誰若想一戰盡可上前,生死勿論。」

好一個虛與委蛇之劍,此話一出,可算是把大殿之中九成九的人都得罪了。

眾人有的羞愧,有的憤怒,此刻冷靜下來的陳璇光也並沒有上前找慕離麻煩。

慕離環看四周,並沒人有上前挑戰。

開玩笑你一個紅鯉金龍榜第一,也就陳璇光那種頭腦發熱的跳出來當出頭鳥。

慕離冷哼一聲,翻手收起流雲劍,縱身躍到載著白鳳九的蒼雪背上,衝出大殿之後,狼魂之翼振翅沖向天際。

在一座偏殿之內,坤滔皇和各大宗門的老者都在這裡,大殿內的一切眾人都清清楚楚。

先前城樓上的戰姓老者,一臉幸災樂禍的說:

「太虛谷現在真是越來越沒落了,弟子若都是這幅德行遲早有一天被人平了山門。」

元辰雖然懾與戰姓老者的威名,但涉及宗門名譽,元辰自當不會退縮,當即說道:

「拿鐵鞭那小子可不是我太虛谷弟子,還請前輩慎言。」

眼看戰姓老者還要吵嚷,白眉老者說道:

「戰星河你也一把年紀了,別老和後輩鬥嘴。

現在大家已經對這百人的品性有所了解,老夫把這話撂這,席間那幾個品行不端者,若你們哪個宗門膽敢收留今日之後休想再吃一粒我無極醫宮的丹藥。」

慕離和白鳳九出了坤滔皇城,騎著蒼雪在戎州城內閑逛。

雖說夜色已深,但街上依舊熱鬧非凡。

今日剛結束的九州龍門試次試,即便未通過,很多人也受到了各個宗門的邀請。

對於大部分貧寒出身的孩子,即便加入一個九品宗門,只要自己能稱為正式的弟子,那從此之後一家人雖不說榮華富貴,但也算衣食無憂了。

恰逢明日便是上元節,九州普天同慶的日子,不少人都打算在這戎州城內過完上元節在離去。

「慕離,你說九兒是不是總給你惹禍啊。」

慕離捏了捏白鳳九的鼻子,說道:

「哪有,九兒一直很乖巧。」

「可是總有人因為九兒才來找你麻煩。」

「哈哈哈,那是因為我們的九兒天生麗質,放心吧遲早有一天我會讓著九州讓這天下再也無人敢對你不敬。」

「嗯——,九兒要吃糖葫蘆。」

慕離翻手取出一塊黑靈玉,從蒼雪背上探下身子遞給路邊一位扛著糖葫蘆架子在街上叫賣的老漢。

當老漢看見慕離居然遞過來一塊黑靈玉的時候,楞了一下,而後說道:

「公子,這糖葫蘆只要一枚白靈玉便可。」

和老男人們的那些事兒 老者的音容笑貌,恍然間慕離好像看到了當年的大爺爺。

慕離從蒼雪背上跳下,翻手又拿出兩枚黑靈玉。

「老丈,我娘子喜歡吃糖葫蘆這些我都要了,架子也一起賣給我吧。」

慕離把三枚黑靈玉塞到老者手中,不由分說的把那桿插滿糖葫蘆的架子奪過來。

我真的是遊戲大神 「老丈明日就別如此辛苦了,好好陪家人過個上元節。」

老者捏著手中的三塊黑靈玉,看著慕離消失在人海中的背影,一滴晶瑩的淚水順著臉上溝壑縱橫的皺紋滑下。

「這下老婆子的病有的治了,好人有好報,願公子一生平安。」

慕離沒有看到這一幕,甚至說走的有些匆忙,慕離害怕,害怕再多和老者說一句話自己會壓抑不住對大爺爺的思念。

一直以來,慕離都覺得自己可以放下了,但看到老者以後,慕離才發現自己依舊是那個因為親人離開而仰天痛哭的孩子。

雖然白鳳九感覺到了慕離心境的變化,但在慕離的掩飾下,兩人依舊在這街市上歡笑打鬧。

「慕離咱們下去走走吧。」

「好。」

兩人漫步在街市上身後跟著一匹雄壯的白狼,慕離扛著一大串糖葫蘆,白鳳九像個小女孩一樣圍著慕離蹦蹦跳跳。

如若二人沒有踏上修行之路,此刻的生活才應當是二人這個年齡所擁有的。

似乎被剛才慕離的舉動所感染,一路之上但凡白鳳九看到那些買不起糖葫蘆的小乞丐都會送上一根糖葫蘆。

每每聽到那些小孩用稚嫩的聲音喊著謝謝神仙姐姐的時候,白鳳九那雙魅惑眾生的雙眸都會笑的眯成一道縫。

後來,慕離扛著的那一串糖葫蘆發完了,白鳳九便在路邊買了一兜糖果。

二人就這樣,一路走一路發雖然總共也不過只花了十來塊黑靈玉,但那些小乞丐的笑臉卻化解白鳳九忘了之前皇城的不愉快,也徹底解開了自己沒通過次試的心結。 負責暗中保護慕離的那五大勢力的弟子,看到慕離一路走走停停就干這些沒用的事逗白鳳九開心,其中太虛谷那個弟子忍不住用肩膀撞了撞身邊無極醫宮的弟子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