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2 日

所以對於李靈的提問葉荒回答的也很是果斷。

“應該是喬祺會贏。”

“那我就猜是羅飛贏!”

事實上無論葉荒猜誰贏,李靈肯定都會壓葉荒認爲會輸的那一方贏的。

葉荒現在也無心與李靈爭辯,因爲比賽已經就要開始。

“比賽開始!”隨着裁判的一聲令下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場上的二人身上。

尤其是高臺之上的衆長老和各家主,幾乎所有人都將目光投向了羅飛身上。

也不知大羅飛在場上能不能察覺到這麼多凌厲的眼神,或許能夠察覺到吧,因爲現在羅飛的眼神表現的更是凌厲。

喬祺站在距離羅飛五十步遠的地方,沒有擺出進攻的姿勢,也沒有擺出防禦的姿勢,就是那麼站着。

但是就是在哪裏站着卻給羅飛一種無從下手的感覺。

對面很強,這是喬祺給羅飛的第一感覺。

羅飛更是不敢怠慢,雙手緊握匕首,將身子壓的更低,像一條將自己身體壓縮到極致,隨時準備進攻的毒蛇!

嘶!

不是羅飛進攻的聲音,喬祺卻是首先發動了攻勢,幾條無形的精神鏈條從喬祺身後射出直直的朝着羅飛射去!

羅飛看不到五行的精神鏈條,卻能聽到恐怖的破空聲,更能感受到令人汗毛倒豎的危險。

無形的精神鏈條很快,但是已經被羅飛察覺,在羅飛的左右騰挪之下一一落空。

喬祺對這一情況並不意外,本來這一擊也只是試探,原本也沒有打算命中。

事實上喬祺只是向要將羅飛逼的起身,並打斷羅飛的進攻節奏,從這一點來說喬祺是達到了自己的目的。

喬家情報能力極其出衆,甚至和安全局都有合作,也就是說許多安全局都無法得知的情報喬家都能知道,而喬祺又是出色的精神系異能者,能都在瞬間處理大量的信息,所以喬家便把衆多的情報交給喬祺去分析,完全就是把喬祺當作下一任家主在培養。

喬祺所知道的東西或是江湖隱祕絕對是別在場的大多數人都要多的,但是對於眼前的這個對手羅飛還是知之甚少,就好像羅飛是突然竄出來到一樣。

所以在喬祺得知今天要對陣的是羅飛的時候心中還是有些失望的,但是還是把有關羅飛的所有情報又都仔細的看了一邊,尤其是之前羅飛的戰鬥視屏,希望能 在其中找到羅飛的一些弱點。

但是資料實在太過有限,並沒有發下羅飛的太多弱點,甚至可以說沒有發現羅飛的弱點,這也是今天喬祺爲什麼這麼主動進攻的原因。

她要在進攻之中找到羅飛的弱點然後將其放大,最終將其擊敗。

就是不知道喬祺的打算能不能成真,但是看樣子很懸,因爲羅飛在躲閃之後的第一波進攻已經來到!

葉荒目不轉睛的盯着羅飛的身影,勉強能看到羅飛的身影。

之間羅飛在躲閃過喬祺的攻擊之後一躍而起,居然停滯在半空!

喬祺目光微寒,瞬間又是朝着空中的羅飛發出幾道精神鎖鏈。

半空中的羅飛好似沒有感受到喬祺的進攻一番,張開雙手向一隻大鳥一般向喬祺俯衝而來。

無形的精神鎖鏈無聲的釘入羅飛體內。

成了!喬祺暗道

喬祺感受到了精神鎖鏈已經深入到羅飛體內,心中一喜,趕忙將自己的精神力量通過精神鎖鏈向羅飛涌去。

對於向自己撲來的羅飛喬祺沒有要半分閃避的意思,因爲在喬祺心中下一刻羅飛便會失去對身體的控制倒在自己面前。

喬祺嘴角甚至已經掛上了一絲笑意。

但是喬祺也從已經距離自己很近的羅飛臉上看到了一絲冷笑。

不好!事情不對!羅飛並沒有落下,而自己注入到羅飛體內的精神力量也如同石沉大海一般再沒有了音信。

羅飛手中的匕首的寒光已經能都倒影出喬祺有些驚慌和惶恐的面容。

寒光閃動,匕首瞬間劃過!

但是地上已經沒有了喬祺的身影!

羅飛對這一擊也不意外,畢竟盛名之下無虛士,喬祺沒那麼容易被擊倒。

但是這樣才更有趣,不是嗎?

羅飛轉身匕首脫手而去!

不知用了什麼方法橫挪到羅飛背後十步遠的喬祺再也躲閃不過,衣服被匕首劃了一個口子,有血滲出,喬祺又是一陣急退。

“爲什麼精神攻擊對你無效?”喬祺已經推倒了一個安全的距離,開口說道,她沒指望羅飛會回答,但還是問道。

“因爲,我的精神比你更強大啊!”

羅飛話音未落身影已經從原地消失! 喬祺心中震驚,一邊抵擋羅飛的進攻一邊思索。

他這話什麼意思?

精神比我強大?難道他也是一個精神系異能者?

在羅飛狂風暴雨般的進攻之下還分心想這些事情顯然不是一個好主意,不過片刻喬祺身上又是添了幾道傷口。

“去死吧!”

羅飛抓住喬祺分神的片刻,匕首向喬祺的頭顱狠狠的劃去。

喬祺見勢不妙強扭身體向後仰去,羅飛一刀落空劃斷了喬祺飄散的一縷秀髮。

這一道力氣實在太大,羅飛止住身形,喬祺已經趁機幾個起落之前來到了場地邊緣。

喬祺驚魂未定,畢竟剛纔如果那一匕首實實的劃在自己身上,那自己幾乎是必死!

這已經不是尋常的切磋了,羅飛已經搏命,活着說他就是想要自己的命!

羅飛或許就是這樣想的,誰知道?

喬家家主也爲喬祺捏了一把汗,剛纔那個瞬間他瞬間都已經想要出手,畢竟這個羅飛招招致命,自己的愛女若是一個不小心便會殞命!

原本只是一場切磋,但是現在卻演變成了搏命!而且還是自己的女兒和一個喪心病狂的狠辣之徒,這種事情放誰身上怕都難易平靜。

不等喬家家主緩口氣,羅飛已經又是欺身而上,速度更快,而且帶起了一絲黑色的煙霧,煙霧瞬間將羅飛環繞。

喬祺睜大了眼睛也無法隱藏在黑霧之中的羅飛的身影。

糟了!這下連看都看不到他,又該如何抵擋他神出鬼沒的匕首?

坐在高臺上的衆長老看到羅飛身上的魔氣也是震驚。

“魔氣?”有長老驚疑不定。

“不是魔氣,我並未感受到屬於魔氣的陰毒的氣息,應該是一種隱藏自己身影的功法。”老天師開口說道。

坐在高臺上的人哪個不是高手,這會也都已經看出來,那並非魔氣,但是還是覺得詭異,併爲喬家的大小姐喬祺開始擔心。

現在最擔心的恐怕就是喬家家主了,雖然這回喬家家主神色淡定,但是心中卻是一點都不平靜。

不平靜的不止喬家家主一個,場外觀戰的衆人又有哪一個現在心中平靜?

羅飛現在心中或許是平靜的,但是黑霧之下的面龐卻滿是猙獰。

死吧!

羅飛已經來到喬祺身邊。

雖然喬祺無法看到羅飛的身影,但是憑藉自己強大的精神力還是感受到了黑霧之下羅飛的動作,向喬祺喉嚨划來的匕首被喬祺躲過。

接下來是太陽穴、心臟、大動脈,淨是些要人命的部位。

喬祺臉上冷汗連連,但是卻是沒人看的到,因爲黑霧慢慢擴散,現在已經將二人籠罩!

喬家家主看的眉頭緊皺。

場上黑霧不斷遊動,衆人看不到黑霧之下的二人,但是卻將黑霧移動之後下面的鮮血看的一清二楚!

喬祺有危險!

喬祺現在真的有危險,深處黑霧之中,眼睛完全沒了作用,只能不斷的透支自己的精神力,但是現在精神力也要用盡,片刻功夫身上已將添了一十八條傷痕,就連臉上也有兩道。

不行!不能在這樣下去了!

喬祺心中一陣掙扎,但還是做出了那個無比艱難的決定。

喬祺決定認輸。

如果場上的不是喬祺而是任意一個人可能都不會認輸,都是年輕氣盛血氣方剛的年齡,誰會輕易認輸,但是喬祺不一樣,喬祺足夠冷靜,能夠看清楚場上的形式。

在喬祺的計算下,這場比賽自己贏的概率不足百分之二十,而自己身死的概率竟然達到百分之四十!

羅飛絕對是抱着殺自己的態度來的!這是喬祺心中的想法。

這想法對也不對,對的是羅飛的確是抱的有殺喬祺的想法,不對的是羅飛並不是單單針對喬祺而來,他的目標是所有人!

喬祺用盡自己最後的一絲力氣縱身躍出黑霧,身上卻是因爲這一下又添了幾條傷痕。

陽光照進喬祺的眼中,讓喬祺有了片刻的失神,但是瞬間便清醒過來。

“我認輸!”聲音或許不大,但是足以被在場上擔任裁判的張鳳亭聽到。

羅飛自然也聽到了,但是羅飛卻是極其的不甘心,心中一番計較之後,眼中寒芒一閃手中的匕首脫手而出向着喬祺飛去!

咻!

喬祺沒有聽到破空聲,因爲匕首比聲音更快!

眼看就要得手,羅飛嘴角也扯一絲冷笑。

喬祺也看到了向其飛來的匕首,但是已經來不及閃躲。

今天要死在這裏?死在武林大會的擂臺上》喬祺絕望的閉上眼睛,匕首的破空聲這時才傳入喬祺耳中,只是催命的音符!

過來半晌,喬祺並沒有感受到匕首穿顱而過的痛感。

睜開雙眼。

張鳳亭站在眼前,手中拿着一柄匕首。

“喬祺已經認輸,你爲何要這樣做?”張鳳亭將匕首拿在手中把玩。

遠處的黑霧逐漸散去,露出羅飛略帶蒼白的面容。

“我的匕首射出的時候她還沒有認輸。”

張鳳亭自然不信,因爲他清楚的感受到羅飛是在喬祺認輸之後才扔出的匕首。

“真的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