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0 日

所以才有沙丘隻身一人就敢用計謀愚弄屠神團的一幕。正如東方晨之前所說,沙丘的目的很明確,如果屠神團中計后傾巢而出,那麼就纏鬥一番,搜集敵方戰鬥數據后揚長而去;如果屠神團只來了少部分人馬,那就亮出手腕,全力滅殺之。

可惜,沙丘的如意算盤打得雖好,卻沒想到中間出了岔子,沒把七殺的覺醒爆發計算在內,最終偷雞不成蝕把米。

可僅僅解決一個沙丘根本就於事無補,監守者精銳並沒有受到太大損失。如果這些精銳最低都達到九旋實力,那麼屠神團的日子可就不好過了,更別說還有一個二階的費米拉。

僵局持續了數十分鐘,最後還是副團長普羅修斯發話了:「我來想想辦法吧,實在不願意走那一條路啊。

東方晨,跟我走。其他人去埃澤拉湖等消息!」

普羅修斯說完,隨意撕開身旁空間,閃身鑽了進去。東方晨一臉無辜,沖大家聳聳肩,表示一頭霧水,然後也進入了空間裂縫…… 時空變幻、光影繚亂。

等普羅修斯在前方重新扯開一條空間裂縫時,東方晨才從沉思中驚醒過來。

他邁步跟隨普羅修斯走出縫隙,卻發現已經身處一處似乎有些熟悉的地方了。

「哦,是東方團長啊。稀客稀客,快請坐,別客氣。」

一陣豪邁之聲從身後傳來,東方晨猛然回身,卻看見和普羅修斯偽裝表象一模一樣的老者正笑眯眯地看著自己。

「普、普羅西斯先生?呃,我來到雅典了?」東方晨有點不知所措。

普羅希斯笑道:「恐怕是這樣,東方先生。

其實我也很納悶,您光臨寒舍,到底有什麼可以讓我效勞的呢?

嗯?普羅修斯,你說呢?」

普羅修斯一臉嚴肅,完全沒有以往那種傲慢不遜的樣子,沉聲說道:「普羅希斯,我需要你的幫助。」

「我還以為我們是路人了呢?

嗯?親愛的普羅修斯,難道不是這樣?那些話難道不是出自你口?」

普羅希斯坐在沙發上,翹起二郎腿,用一連串發問回答普羅修斯。

普羅修斯深深吸了口氣,再次用平和語氣說道:「我們時間不夠。」

普羅希斯淡淡一笑:「你們?那個所謂的屠神團?

我說親愛的,你怎麼總是喜歡過家家呢?

當初我們是怎麼說的?有必要拉那麼多土著入局嗎?

如果你我集中力量,只培養東方晨一人,事情將會簡單得多。

現在怎麼樣?傻眼了吧?

呵呵,流浪團?是那麼好玩的嗎?你在這裡面耗費了多少精力,栽了多少跟頭?差點把命都搭上,還不夠嗎?

普羅修斯,別玩了,醒醒吧,忘掉那個虛無縹緲的幻想,什麼都是假的,唯有力量,能牢牢掌握的一切力量,才能決定我們的高度,體現出我們存在的價值。

你心存僥倖,雜念叢生,怎麼可能成就主宰?

你讓東方晨走了你的老路,讓那些天資不錯的地球人為你所謂的理想白白犧牲。

最愚蠢的是,你們居然自以為是,不知死活地拉阿緹婭、蒙卡諾、艾露斯芬瑟下水?

哇哦,親愛的普羅修斯,這還真是附和你們的一貫作風啊。

他們在天之靈看到你依然努力著,理想後繼有人,混亂在生根發芽,想必會很欣慰吧!」

「住口!」

普羅修斯咆哮起來。

「你這個木偶,有什麼資格說我?

最起碼,我是自由的!」

普羅希斯笑容瞬間變作一塊寒冰,冷冷說道:「沒有我,哪來的你!」

普羅修斯似乎一下子軟了下來,先是低頭不語,渾身都在發抖,接下來的一幕,讓普羅希斯和東方晨同時震驚不已:

那個霸道蠻橫、天不怕地不怕、俾倪一切權威、敢於挑戰命運的王者,撲通一聲跪倒在了普羅希斯腳下,用顫抖的聲音說道:「算我求你了,屠神團真的需要你的幫助。

我,我保證,這是最後一次。」

東方晨氣血上涌,大聲喊道:「副團長,站起來,我們用不著求他,快站起來啊!」

普羅修斯卻依舊低著頭,一動不動。

東方晨見此情景不禁失聲痛哭,此生只跪過父母先祖的雙膝一彎,重重跪倒在地,抽泣道:「普羅希斯先生,求求您幫幫屠神團……」

普羅希斯豁然站起,看著跪伏在自己腳下的兩個身影,心中破濤洶湧。

上億年來從沒有向自己低過頭的普羅修斯服軟了,未來新星東方晨向自己下跪了,總有一天會名震宇宙的屠神團在求自己幫忙渡過難關。

幫?還是不幫?

心中考慮良久,權衡再三后,普羅希斯又坐回沙發,和藹地說道:「親愛的普羅修斯,我就再相信你一次。希望你這次別搞砸了。

說吧,需要我做什麼?」

普羅修斯緩緩抬起頭,看著普羅希斯眼睛一字一句說道:「借浮影殿一用!」

普羅希斯哈哈大笑:「早料到的,你們這個小家庭從組建到成型,還不到三十年,卻夢想達到一階流浪團的頂尖水準,這不是笑話么?

本尊的浮影殿,恰恰能幫你們做到這一點,這個要求還算合理。

親愛的普羅修斯,你們想用浮影殿,可以,但我有個善意的提醒。

浮影殿的來歷,別人不知道,你應該最清楚不過,雖然我已經全面掌控了它,但還是留個心眼為妙。

還有呢?」

普羅希斯肯借出浮影殿,這已經超出普羅修斯意料了,他沒想到這位同族會答應得如此爽快,一時愣在原地,脫口道「還有?什麼還有?」

普羅希斯笑道:「我的意思是你們還有什麼要求?除了區區一件神器,難道就沒什麼要本座做的嗎?

普羅修斯,其實你心中最想說的,是那件事情吧?」

副團長沉默了很久,忽然轉過身遞給東方晨一個眼色,然後他站起身來,四平八穩坐在沙發上,愉快笑道:「哈哈,我說臭老頭,你什麼時候這麼大方了?不符合你謹小慎微的行事風格啊。」

這次輪到普羅希斯沉默了,片刻后,他悠悠說道:「知道造物主為何給了我們卡普族生死同源,一體兩面的生存之道嗎?

是為了讓每個個體的未來,有兩份力量去創造或是承受。雖然自你誕生起就盡給我找麻煩,讓我收拾爛攤子,但我卻不能不管你。

你很清楚我的行事作風,為了最終目的,我可能走上了一條不歸路,再次相遇不知何時,你我說不定就成了敵人。

普羅修斯,這是我最後一次幫你了,留下些美好回憶吧。」

普羅修斯聞言大吃一驚,一隻手指著東方晨急切叫喊道:「阿斯蒙蒂斯到底把你怎麼了?

別著急,多等待些時間就行,只要離開地球,我保證讓這小子用最快的速度成長起來。

說不定會發生奇迹,東方晨不用進化到五階就能幫你解除血咒!」

普羅希斯微微一笑:「都省省吧。 老師的強大和手腕,不是我等能妄自揣測的。

還不明白嗎?普羅修斯,我最親愛的兄弟,我找到這個孩子,千方百計謀劃一切,是為了解除你的血咒啊。

背負背誓者之名的你,是永遠也不可能成為主宰的。只有解除血契,你的心靈才會毫無瑕疵,才有一絲希望去爭取那個機會。

正如你剛才所說,你本是自由之身,卻因為我,被強加血契,日夜煎熬,這些年看你所作所為,知道我有多愧疚嗎?

說吧,只要我能做到的,絕不會推脫!」 既然普羅希斯這樣表態,那就萬事皆成,怎麼向他提出要求都不過分。一支小小的一階流浪團而已,胃口能大到哪去?有四階強者的手掌心大嗎?

普羅修斯看了東方晨一眼,意思是讓他先提要求。

本以為東方晨會獅子大張口,沒想到他卻問出一個毫無邊際的問題:「普羅希斯先生,百萬年前神廟的那場事故,到底發生了什麼?」

普羅希斯微微一笑:「抱歉,你的問題在血誓禁止範圍內,恕我無法回答。」

東方晨不急不躁,靜靜思考片刻后,再次發問:「那我換個問題,我和主宰阿斯蒙蒂斯,到底是什麼關係?」

兩位四階強者萬萬沒想到東方晨會問出這個問題,一時之間慌亂了陣腳。

過了老半天,普羅希斯感慨道:「呵呵,不愧是我看中的人,還是有些能耐的。

其實剛才的問題也屬於血誓封禁範疇,不好意思,東方團長,又讓你失望了。

唉,我本是亞空間生命,就和普羅修斯一樣,喜歡長時間待在空間夾縫裡。

可是啊,希臘這個地方真是太美妙了,我一住就是幾十萬年,實在捨不得離開啊!

如果不是身不由己,我還真想在此地了此殘生呢。」

普羅修斯囔囔起來:「別扯淡了,你成名宇宙億萬載,什麼樣的仙境沒見過?幹嘛非要拿希臘說事。」

「所以我才說希臘很特別嘛。」

普羅希斯神秘一笑。

東方晨卻從普羅希斯的話語中,隱隱抓住了什麼。看來自己的身世之謎,一定很希臘有關。現在不急,等以後有時間再慢慢琢磨。

等了半天,也不見東方晨有何反應,普羅修斯不耐煩道:「沒見過世面的土包子,良機難遇,就不能要點實際的?

臭老頭,既然你話都放出來了,那我可就不客氣了啊。

三類能晶還有么?有的話都拿出來。」

普羅希斯一聽臉都綠了:「滾,沒有! 愛情如影隨形 你當智族倉庫是我的口袋嗎?」

「你看看,沒有就沒有,怎麼還急眼了?

普通能晶你總還有一些吧,四類能晶呢?五類的也行,標準可不能再低了啊,啟動浮影殿耗費驚人無比,後面幾類能晶也沒什麼太大意義。

對了,緩釋懸浮艙你有么?就是當初給我用的那一具。那玩意對你來說已經沒用了,給我們吧。」

普羅修斯毫不在意,繼續厚著臉皮說道。

普羅希斯臉色鐵青:「那可是頂級懸浮艙,當初老子可是用101號元素換的,你輕飄飄一句話就拿走了?」

普羅修斯不耐煩道:「怎麼婆婆媽媽的,那些玩意放在你那裡跟垃圾有什麼區別?

你都四階巔峰了,載體強無可強,又做慣了縮頭烏龜,主宰來了怕是讓你掉丁點兒皮都難上加難,還要那些破爛幹什麼?」

普羅希斯大怒不已:「你怎麼知道我用不上?

我算看出來了,你今天是早有準備啊,打算扒光我嗎?

呵呵,來,接著說,我看你還準備從我這拿走什麼?」

夜先生,你的蠻妻請簽收! 東方晨有點心虛:「副團長,要不算了,普羅希斯先生已經表現出足夠的慷慨。」

普羅修斯把眉眼一橫:「你個小毛頭懂什麼?咋們現在事業剛剛起步,在地球上別看你們作威作福,到宇宙簡直窮得叮噹亂響。

我是沒什麼財產,但普羅希斯有啊,這老頭可富得流油。」

接著他繼續對普羅希斯說道:「老頭,你也知道,我那點東西,都是早年打劫而來,都是見不得光的,仇家可都盯著呢。

你得給我們一艘正規渠道的飛船,而且還是不能太顯眼的那種。

我看你那艘F372商旅級就不錯,正適合屠神團使用。」

普羅希斯聞聽此言差點掀翻桌子,怒吼道:「什麼?還要飛船?你自己不是有嗎?」

普羅修斯聲音比他同族還大:「你是聾了還是腦子不清楚了?我那些飛船,除了赤紅狂想是自個掏腰包買的,哪一艘不是搶的?能見光嗎?

再說很多飛船都是特種用途的,普通渠道根本買不到,屠神團才一階,駕駛這些特種飛船亂跑定會招來無端災禍。

放心,我的飛船,自然會留給屠神團,但現在還無法使用。」

普羅希斯嘿嘿一笑:「所以你就敲我的竹杠?

好吧,反正我也沒家族族群牽絆,唯一的親人,又一心撲在屠神團身上,能用上的東西,你們都拿走吧。」

普羅修斯哈哈大笑:「老頭,這回你可真是讓我刮目相看啊。怎麼?轉性了?」

普羅希斯不知從哪裡拿出一瓶酒,打開瓶塞喝了一大口,然後將酒瓶扔給普羅修斯。

烈酒過喉,這位門徒級四階巔峰強者微笑道:「因為我不想再看到你那個樣子了,更不敢再聽到關於你遇險的消息。

你為我背負的太多太多,而我卻只會躲在老師背後,在你最需要我的時候,沒能幫你一把。

這一次,是我能幫助你的最後一次了。普羅修斯,答應我,活下去,為了我們,為了卡普族。

浮影殿,就不用歸還了。」

聽到這段話,東方晨震驚了,第一次將崇拜的目光投向那個白髮老者。

普羅修斯仰起頭,咕咚咚灌下一整瓶烈酒,而後狂笑道:「哈哈,感謝什麼的,太沒意思,不論到什麼時候,你還是我老大!

該搜刮的也搜刮完了,你也成了窮光蛋,不過小弟還有一事相求,你的那些手藝,沒忘了吧?

在我們臨走前,能不能給這些孩子們,煉製一些趁手靈器?」

普羅希斯了想都沒想一口答應:「行,沒問題。

不過我有血契在身,以下兩人,我不能為他們煉製靈器:東方晨、阿緹婭。

東方團長,十分抱歉,你也要體量我的苦衷。」

東方晨趕忙說道:「您太客氣了。普羅希斯先生,您願意出手為我的夥伴煉製靈器,這已經是天大的恩德,怎敢還有其它奢求?全憑您老人家做主。

至於我們兩個,是沒那等福分獲得您的賜予,實在太遺憾了。」

普羅希斯讚許地點點頭:「嗯,明白就好。回頭把他們每個人的詳細資料整理出一份給我,我會根據實際情況為他們每人量身煉製靈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