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所以蕭寒把目光打在了這些海外的荒島之上,這些魔獸能夠在海外兇險之地生存,都不是什麼善茬,要是能夠收服並馴服他們乖乖聽話的話,絕對是一大助力,而且將他們跟魔獸森林內的聖獸混編起來,對魔獸之城的掌控來說也是有一定好處的。

「大人問話,小冰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冰蟾趕緊的表忠心的說道。 「蘇沐,現在已經沒有別的辦法,那些專家們都不知道老領導得的是什麼病,所以說你就跟我走一趟吧。你要是能夠看出來是什麼病的話就更好,要是看不出來的話,切記到時候不要亂說話,懂嗎?」。徐春茹沉聲道。

「好。」蘇沐很為認真的點頭道。

這就是所謂的死馬當作活馬醫吧。

徐春茹心底的這個想法在蘇沐看來是再為正常不過的,人家又不知道自己的底細,能夠讓自己跟著過去已經是不錯的,真的要是再說出點別的話來,蘇沐都不知道該怎麼接話。有這些話在,蘇沐就知道該怎麼做。反正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只要自己能夠控制住就成,難不成真的還會有什麼危險發生嗎?

「姑姑,你真的是小瞧蘇沐了,蘇沐既然敢過來,就說明他的醫術是驚人的,你就放心吧,蘇沐要是說都做不成的話,就沒有誰能做成這事。」徐龍雀笑著道。

再沒有什麼比這種事情更加有意思。

徐龍雀這邊是很勁的吹噓自己,那邊的徐春茹是真的不敢相信,蘇沐夾在兩個人中間卻又偏偏不知道該說什麼為好。這都是什麼事情,真的是聽著就讓人感覺到無語。不過到底是什麼樣的人,能夠讓徐春茹這麼盡心儘力那?

京城一家很為普通的民宅。

這個房子就是一個家屬區中的樓房,蘇沐跟隨著徐春茹進來的時候。要不是前面有徐春茹領著,都難以想象,這是徐春茹所謂的老領導會居住的地方。能夠成為徐春茹的老領導,最起碼都是省部級的職位。這種人在老了后,所住的地方是這種樓房?雖然不能說破,卻也絕對和嶄新是沒有什麼關係的。

「老領導姓鄭,是我最為尊敬的,要是沒有他的話,真的是沒有現在的我,我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所以說你一會要是見到老領導。該說的話就說,不該說的話就不要說懂嗎?」。徐春茹低聲囑咐道。

「是。」蘇沐都不知道這是第幾次應付這個問題。

怎麼回事?

難道說我就真的這麼餓讓你不相信嗎?

等到進入房中后,蘇沐才發現這裡真的是別看外面不起眼,裡面倒是各項設備齊全的很。而且在這裡還有幾個專家。他們眼神沉穩。眉頭卻是緊鎖著。這裡面有中醫也有西醫,但他們臉色全都不好看。蘇沐能夠聽到儀器的嘀嘀聲響,透過那些儀器還能夠看到在裡面有著一個老人正躺在床上。只不過他雙眼微閉微張。臉色看上去也是陰晴不定。

那位想必就是徐春茹口中所說的老領導了。

蘇沐心底這樣想著,卻是恭敬的站在徐春茹背後,沒有任何出格舉動。徐龍雀倒是沒有跟進來,像是這種場合,他的身份真不適合出現。有時候很多事情是需要避諱的時候就要避諱,再說徐龍雀又不是這個老領導,有必要非過來嗎?至於說到這個老領導的名聲,徐龍雀是有所耳聞。但耳聞是耳聞,有資格前來拜見又是一回事。

這個老領導叫做鄭廷。

當徐春茹出現后,這裡的很多人都過來低聲打招呼,他們都是認識徐春茹的。尤其是鄭廷的家人更是趕緊過來,在他們臉上浮現出來的是一種頗為無奈的神情。沒辦法,發生這樣的事情,真的是讓他們感到深深無奈,但直到現在都沒有辦法讓老者好過來,這才是最為鬧心的,鬧心的有點抓狂。

「徐姐,你怎麼過來了?」

「老領導怎麼樣?」

「我爸他還是那樣,有時候清醒有時候糊塗,但現在糊塗的時候比清醒時多。真的不知道要是再這樣下去的話,什麼時候他能夠好過來,真的是讓人著急啊。」鄭廷的兒子鄭毅樂無奈道。

「別著急,專家們怎麼說?」徐春茹低聲問道。

「還是那樣,能說什麼,他們都說我爸的病是那樣,死活都找不出來病症是什麼。要我說他們真的是庸醫,直到現在都沒有辦法給出確定結果,這都多長時間,有一個多月了。」鄭毅樂低聲道,兩人所在的位置是位於房間中的陽台上,是沒有誰能夠聽到他們的對話。但就算如此,卻也是沒有辦法瞞過蘇沐。

一個多月了。

清醒一會糊塗一會。

這是什麼樣的病症?這種隱疾是什麼?

蘇沐真的不知道這種事情是怎麼回事,光是靠著所謂的醫術貌似不可能解決這個問題,難道說這其中還有什麼其餘因素影響不成?蘇沐心思微動,直接起步走向卧室。其餘醫生看到蘇沐的動作,沒有誰勸阻,因為他們都不知道蘇沐要做什麼。只是當他們看到蘇沐竟然沖著老者走過去,手指頭都摸向老人脈搏時,才有人驚呼起來。

「你幹什麼?」

「你是誰?你怎麼能夠擅自行醫?」

「我說你這個小夥子是怎麼回事?」

……

能夠站在這裡,每個專家都是有著非凡的功底,這是毋庸置疑的。要是庸醫的話,也沒有可能會出現在這裡,這是誰都不可否認的現實。但他們是真的沒有誰能夠想到蘇沐竟然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這算什麼。我們都沒有說什麼,你卻是敢這樣做,你真的是將我們當成是空氣對待嗎?你真的就這麼對我們視如無睹嗎?

就在這麼疏忽的功夫,蘇沐就真的是坐在床邊,開始有模有樣的給鄭廷診起脈來。

徐春茹也沒有料到蘇沐會這麼魯莽,趕緊從陽台走出來,沖著蘇沐說道:「蘇沐,你…」

「噓!」

蘇沐直接一個噓字就將所有的疑問聲全都給壓制回去,就算是徐春茹在碰觸到蘇沐的這個噓字后也不知道該說什麼,趕緊閉上嘴。蘇沐既然是她帶過來的,她就不能夠什麼都不管不問不是。蘇沐的事情是最為重要的,既然是重要的,就必須排在首位。哪怕是蘇沐沒有辦法診斷出來,最起碼他也不會對鄭廷有任何傷害不是。

「小樂,這是我帶過來的,我想要讓他給老領導看看,所以…」

「徐姐,沒事的,我爸都已經這樣,就讓這位小兄弟看看又如何?」鄭毅樂倒是無所謂,他的心態是比較好的,再說不好也不行啊,事情都已經這樣,再說別的真是沒必要。

「鄭司長,要是說這個人將鄭老的病給治壞的話,我們可是不承擔任何責任的。」

「就是,鄭司長這人是誰,有行醫執照嗎?」。

「我們這裡也有中醫在,要是說中醫能治好的話,還用等到他出面嗎?」。

……

當其餘幾個專家這樣冷嘲熱諷的時候,鄭毅樂臉色開始不善起來。要知道鄭毅樂是在國家衛生部工作的,只要是醫療系統中的人,就沒有誰不認識他。 獨愛乖乖雪神萌寶貝 誰都知道鄭毅樂是最有可能在今年就升為副部長的人選,所以說他們都是過來拍馬屁,想要靠著他們的醫術能夠將鄭廷治好。

但誰想到結果是這樣的。

他們正愁著找不到借口推卸責任,好不容易出現一個蘇沐,誰不知道利用起來?

醫者父母心。

這話是說的沒有錯,但要知道現在的醫者,有時候是真的不能夠以這種心態面對。就算是眼前這些所謂的專家又如何?畢竟鄭廷的身份擺在那裡,一個多月他們都沒有治好,全都是焦頭爛額不說,更是擔心傳出去會影響到自己的聲譽。所以他們才會這樣不擇手段,所以他們才會這樣近乎發泄般的嘟囔。

鄭毅樂何嘗不知道這些人是想要做什麼,心底不耐煩的同時,還真是是不能夠過分暴露出來想法,真的要是無所顧忌做事的話,這對鄭毅樂也沒有什麼好處。

好在這時候蘇沐從床邊站起來,將鄭廷的胳膊放好后,臉上露出淡然神情。

「蘇沐,怎麼樣?能夠治好嗎?老領導他怎麼樣?」徐春茹有些語無倫次的問道。

「姑姑,沒事的,我能治好。」蘇沐平靜道。

轟。

就是這麼隨意的回答,讓在場的幾個專家全都炸鍋,他們已經忘記對蘇沐的冷嘲熱諷,全都眨巴著眼睛,不敢相信的盯著蘇沐,像是要好好的研究透徹他似的。

「真的假的?你說你能夠治好鄭老?」

「那你說說鄭老是得了什麼病?」

拐個王爺回山寨 「我才不相信你能治好的。」

……

竟然是這樣的嘴臉嗎?

在前來這裡之前,蘇沐無論如何都沒有想到他們這群專家會是這樣,要知道他們會說出這種話,就算是徐春茹再求他過來,蘇沐都會要求清場的,看到這群人真的是敗興的很。也就是徐龍雀沒在,要是徐龍雀在的話,看到這群人這樣,估摸著早就衝上前去,掄動拳頭往死的揍起來。

難道說是越專家越磚家嗎?

蘇沐懶得理會這群人,直接沖著徐春茹說道:「姑姑,鄭老的病我能夠解決掉,但我需要安靜的環境,除了我和鄭老外,我不希望這裡再有別人,所以說如果能答應,我就治療,不能答應,就當我什麼都沒有說。」

這話說出來場面一下冷場。 第四百九十七章:定點傳送陣(二)「好。」蕭寒撫掌一笑。接著問道,「二冰,本座問你,這附近海域像你這般修為的魔獸還有多少?」

「大人莫不是是想收服他們?」冰蟾眼珠子滴溜一轉道。

「你說呢?」蕭寒嘿嘿一笑。

這時候七彩紫金蟒好像清醒了不少,那對蟒珠子似乎對蕭寒發射出一道道凶光,不過在他的身旁,兩個不壞好意的男人身上散發著強大的氣息,正盯著他看呢!

「你們是誰,想幹什麼?」後面是洞壁,左右又被堵住了,正對的還是那個一下子就把自己制服的人類,七彩紫金蟒眼珠子里的凶光啥那間就不見了七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深深的恐懼!

雖然金鵬和血燕跟蛇類並不是天敵關係,可是飛禽與走獸之間本來就沒有多深的友誼,而且金鵬在沒有修鍊成為聖獸之前,也是吃過不少蟒類的,蟒肉的鮮美至少已經深深的留在他的腦海里了。

要不是蕭寒有嚴令,眼前這位可能是蒼茫大陸上唯一的一條七彩紫金蟒早已被他和血燕她們分食一空了。

「你這長蟲,要不是我家大人看你修鍊到這個境界有些可惜,不然早把你扒皮給煮了!」金鵬瓮聲瓮氣的惡狠狠的說道。

「是呀,金兄。我可是好久沒吃過蛇肉了,本來以為可以一飽口福的,要不是大人不同意,那輪到白玲那小丫頭片子來對付你!」血燕添了一下猩紅的嘴唇說道。

七彩紫金蟒聽了之後,只感覺遍體生寒,這都是什麼人呀,張嘴就要吃了自己,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小長蟲,你可挺好了,我們兄弟可沒大人好說話,他可是正兒八經的人類,俺們哥倆可是正宗的魔獸,最好老老實實的待在這兒,等候我們大人發落,你要是敢有二心,到時候大人一怒之下,把你剁了煮成一鍋蛇羹,那可便宜我們哥倆了,大人煮的東西可是人間美味呀!」說吧,血紅還無比回味的閉上眼睛,砸吧一下嘴巴說道。

蕭寒也不管金鵬和血燕哥倆兒在那兒恐嚇已經被嚇得瑟瑟發抖的七彩紫金蟒,微笑的盯著冰蟾,等候他的答案!

「你看那隻小蛤蟆,要是回答不出我們大人提出的問題,照樣要做湯的!」

此言一出,倒是沒把那七彩紫金蟒嚇著。把冰蟾可就嚇得慌忙低頭道:「大人,小冰全都說了,這裡方圓一千公裏海域,還有三隻,不,四隻我們在同一個境界的魔獸,他們分別是一頭烈火牛、一隻青面狼、一頭黑暗魔豹,還有一隻碧眼狐狸。」

「碧眼狐狸?」蕭寒心中一動,碧眼狐狸可是異種,當初自己第一闖入魔獸森林,二弟元蒙麾下就有一隻碧眼狐狸,是他的拼頭,後來他跟元蒙三人結拜后,碧眼狐狸就是失蹤了。

這一隻碧眼狐狸,會不會就是那隻呢?

「這四人的來歷你都知道嗎?」蕭寒問道。

「大人,烈火牛、青面狼還有那暗魔豹他們都是在小冰來到這裡的時候已經在了,就是那五顏六色的長蟲也在小冰之前,只有和碧眼狐狸才到了咱們這裡不到一年,不過她好像跟青面狼走了有些近,好像有……」冰蟾吞吞吐吐道。

「好像有什麼?快說!」白玲站在蕭寒身後,她今天憋了一肚子火。都是讓那七彩紫金蟒給氣的,正找不到發泄的渠道呢。

契約男友要翻身 「大人,就是那種關係,您一定明白的。」冰蟾道。

「什麼我家大人一定明白,你這小蛤蟆……」

「白玲,別怪他,我已經明白了。」蕭寒抬手制止了白玲道,「二冰,這四人你都知道他們的住處吧?」

「知道,我們幾個經常打架的,所以都互相知根知底。」冰蟾忙道。

「能不能以你的名義,邀請他們過來,就說你要跟七彩紫金蟒一決生死,請他們來給你們做見證評判?」 豪娶腹黑新妻 蕭寒商量的語氣詢問道。

「這,大人,我可以照您說的去做,可他們會不會來,那小冰可就不敢保證了。」冰蟾想了一下,說道。

「成與不成,你先去試一下!」蕭寒道。

「好,小冰這就去給他們發消息!」冰蟾轉過身軀,頓了一下又轉過身來道,「大人,若是我一個人未必會能取信於他們,何不讓這長蟲與我一起發出邀請呢?」

「很好,二冰,你很聰明嘛,就照你的意思辦!」蕭寒哈哈大笑,這冰蟾還是有點頭腦的。

那邊七彩紫金蟒似乎已經沒有別的選擇了。他在金鵬和血燕兩大聖獸的研究是將他紅燒還是清蒸的恫嚇之下嚇的渾身發抖,特別是那些如何剔骨削肉的做法,都是他聞所未聞的。

金鵬和血紅兩人分別監督冰蟾和七彩紫金蟒完成將另外四隻聖獸召集過來的任務,白玲和火蓮兒一個出去抓魚當晚餐,一個則在洞口警戒,這裡非常靠近百慕海域了,因此附近說不定會有海族活動,凡事都需消息為妙。

抓幾條魚對白玲來說並不是難事,所以很快就回來了,甚至白玲已經動手處理好了,拿回洞里來就可以下鍋了。

魚很大,足足有幾十斤重,蕭寒身邊可沒有這麼大一口鍋將整條魚都裝進去,所以只取了部分做了一鍋鮮美的魚湯,然後剩下都用來烤了。

給空靈兒送過去一份兒,蕭寒稍微的喝了幾口魚湯,剩下的分成了六份。

一向生吃的冰蟾和七彩紫金蟒,驟然吃到如此鮮美的魚湯和美味的烤魚,那早就忘記了自己還是俘虜的身份,冰蟾知道自己躲不過,索性就乾乾脆脆的歸順了,倒是七彩紫金蟒還有點不服氣,不過他已經被刺激的沒脾氣了。

「大人。他們說了,明天早上過來。」冰蟾兩隻前肢捧著一碗魚湯,一邊往嘴裡灌一邊含糊不清的說道。

「好,等明天他們一到,你親自對他們說,臣服於我的日後吃香的喝辣的,不臣服的,那就只有死路一條了!」

「大人,這四人恐怕不會輕易的臣服的,不過只要您一出馬,他們肯定乖乖的投降的。

「好了。吃晚飯,自己找地方休息!」蕭寒淡淡說道。

遙遠的天際,一輪紅日跳了出來,火紅的日光照射在碧藍的海面上,碧波萬里,波光粼粼,煙波浩渺,令人不禁生出一絲渺小來。

「大人,他們來了!」白玲俏生生的來到站在海邊巨石頂上迎著朝霞而立的蕭寒道。

「你們四個一人盯一個,你給我盯著那隻碧眼狐狸,他對我有用。」蕭寒呼吸了一口淡淡鹹味的空氣道。

「是,大人。」白玲微微欠身。

「放心吧,只要他們登上了這座島,就別想再走出去!」蕭寒道,「這一次也算是給你們四個人一次實戰的機會,明白嗎?」

「明白。」

白玲離開后不久,蕭寒身後傳來一聲聲劇烈的碰撞爆裂之聲,然後戰鬥不斷的升級,激戰了數小時后之後才平息下來。

十隻魔獸遍體鱗傷的躺在方圓一公里的區域,白玲趴在地上,一身白衣污跡斑斑,嘴角紫黑血跡,火蓮兒氣喘吁吁,她的對手是一頭火牛,這老牛也有點筋疲力盡,老牛褪不住的抖動著,尾巴似乎讓人給燒了,屁股一片烏黑,血紅一張臉殷紅如血,一隻腳踩在斷裂的樹枝上,死死的盯著那隻不斷在地上刨坑,狼爪見偶有血液滲透的青色巨狼,至於金鵬,他還好,對手暗魔包子身上數百道血痕,低聲咆哮著,彷彿訴說著心中的不甘。

「打完了嗎?」蕭寒微笑的一路走來!

「大人?」六道聲音異口同聲道。但是聽上去有氣無力,中氣不足。

「嗯,很好,都使出渾身解數了。」蕭寒六指連彈,只看到六枚青色的丹藥劃過長空,分別落入六大聖獸之口,絲毫不差!

「謝大人!」

「碧眼狐狸,我們又見面了!」蕭寒給屬下施藥走,慢慢的走向那隻熟悉的碧眼狐狸元妃。

「你,你怎麼會在這兒?」碧眼狐狸抬頭看到蕭寒那張臉,驚恐的轉身就想要逃,但是蕭寒會給她機會嗎?

「臣服,或者死!」

「我願臣服!」

「我也願意!」

「我不甘心……」

「我不服!」

「哼!」青面狼被震的渾身骨頭粉身碎骨,不服的黑暗魔豹則七竅流血倒在了地上!

很好,正好十個人,也省得需要兩次傳送了,蕭寒心道,洞中的傳送陣一次性只能傳送十個人,本來如果青面狼和暗魔豹子臣服的話,就有兩個人不能需要再傳送一次,但是現在剛剛好十個人,也省去了蕭寒多花費一次傳送魔晶石的代價!

「大人,小的不負所望,已經打磨好五枚魔晶石!」空靈兒一直在洞內打磨晶石,雖然外面打的是昏天暗地,可他沒有遭到一點影響。

「很好,空靈兒,你可以啟動傳送陣,我們要離開了!」蕭寒吩咐道。

「大人,這可是定點雙向傳送陣,您知道這個傳送陣傳到何處嗎?」空靈兒提醒道。

「這個本座自然知道,你就不須多問了!」蕭寒不想多說,反正到時候他們就會知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