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0 日

所以說,對於吳焰馨的那位學長,謝傲雲已經與他結下了不可化解的仇怨。

謝傲雲一行四人加一隻小狐狸並沒有去外城,而是直接在內城的商鋪中收羅著。

「這幾味藥材很難找到嗎?」

謝傲雲四人走出商鋪吳焰馨開口問道。

進了好幾處商鋪,又從好幾個商鋪走出,謝傲雲一行人並沒有得到所要的藥材,至於其餘的藥材已經聚齊了,就剩下兩味解除上古赤練蟒的毒素的兩味主要藥材,加上一味消除吳焰馨身上暗疾的主藥材。

「若是在二級勢力的宗門,這些藥材倒不是特別難找,不過現在看來在二級勢力的王朝中並沒有那麼隨處可見。」

謝傲雲微微晃了晃腦袋,緩緩開口道。

謝傲雲的臉上並沒有任何的愁緒,而後其再次開口說道。

「不過倒是還有一處地方我相信一定會有這些藥材。」

「是什麼地方?」

不死戰神 原本還在為這幾味藥材難找而愁緒的吳焰馨聽到謝傲雲的后一句話后,美目大睜,帶著喜促聲說道。

她體內那上古赤練蟒的毒素就像猶如一顆巨大的毒囊,這顆毒囊已經臨近一個爆發點,只要一個引點,那麼她體內的上古赤練蟒毒素就會徹底爆發,到那時即便吳焰馨不死也將會成為她一生的噩夢,當然除非自己能夠在毒素爆發之前死去,或者有謝傲雲在身旁。

不過相對於這種概率並不知多少的情況下,吳焰馨還是希望能夠儘快找到剩餘的幾味藥材,這樣她才能徹底安心。

而另一個就是舊傷,這是使她修為停在雷劫後期整整五年而不前的一大真兇,所以對於舊傷吳焰馨也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將其除去。

「靈寶閣!」

謝傲雲見吳焰馨微微著急的模樣,輕輕一笑,說道。

天錦城雖然是一座二級勢力王朝之下的城市,但是也有著靈寶閣的分部,天錦城內的靈寶閣分部可能所擁有的東西有限,比不上那些分佈在大勢力範圍內的豐富,但是其裡頭的物資等對於天錦城來說卻是足夠用了。

而謝傲雲一行人所找的幾味藥材在其他商鋪或許找不到,但是在靈寶閣卻一定能夠找得到的。

「靈寶閣,那地方所賣物品價格可不低啊。」

吳焰馨神色微愣,想到靈寶閣消費,頓聲說道。

「可靈寶閣所賣物品的質量卻是同種物品中上乘的存在。」

謝傲雲笑著說道。

天錦城靈寶閣分部坐落在天錦城內城的繁華地段,這裡不僅僅有著靈寶閣就連煉丹師公會、煉器師公會和煉陣師公會也都坐落在此。

「無論在什麼地方,只要有煉丹師、煉器師和煉陣師公會所在之處,這人流量絕對是最大的。」

謝傲雲一行人來到一處廣場上,望著大量的人群從周圍進進出出,瑤溫倩紅唇微張,開口而道。

「嗯,這也是我們為什麼要去靈寶閣而非煉丹師公會的原因了。」

謝傲雲點頭說道。

雖然煉丹師公會中也同樣能夠找到這幾味藥材,可是看著那擁擠的人群,若要擠進去購買藥材的話,還不知道要等到幾時才能進到裡頭去。

而相對於靈寶閣,他們的主要職責則是以拍賣為主,除了到了拍賣時間,其餘時間的人流量比起三大公會的人流量要少了些。

不過只要你擁有靈寶閣的貴賓卡,那所受到的待遇比起在三大公會擠來擠去要多舒服就有多舒服,所以還是有很多人傾向於靈寶閣的,畢竟誰都不想被擠了半天還不一定能夠得到自己所需要的東西。

而且,三大公會裡頭的煉丹師、煉器師和煉陣師哪個不是高傲之輩,脾氣也是古怪的很,有求於人家那你就得裝得一副孫子相,畢恭畢敬的,若是惹得他們一個不高興不僅要被記仇,還會被列入黑名單之中,今後也別想進入公會大門一步了,甚至裡頭的一個服務人員你也得客客氣氣的討好,不然自己等了半天最終什麼也沒得到。

相對於三大公會,靈寶閣的宗旨則是一切以顧客為主,顧客為貴,只要你不是存心鬧事,那麼就算你是一名普通顧客,你也能夠受到貼心的服務,而且隨著你的貴賓卡等級越高,那所受到的待遇和服務也就越高,比起三大公會的服務和待遇,自然也就有很多人傾向於靈寶閣了。

「各位客人請問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嗎?」

剛剛進入靈寶閣大廳,不一會兒就有一個面容姣好的女侍員從櫃檯處走出,用其那甜美的聲音向謝傲雲等人躬身問道。

雖然靈寶閣的大廳內人流也頗多,但是來到這裡的每個人都沒有被冷落,都會有相應的服務人員相陪伴。

「你們這裡有冰心根、沐蓮草和赤血參嗎?」

待女侍員說完,謝傲雲便開口問道。

「冰心根、沐蓮草、赤血參?」

女侍員微微一愣,倒不是因為沒有,只是因為這三樣東西在天錦城可謂不是一般的藥材了,雖然算不上名貴,但是對於天錦城來說卻也是難得的藥材,一般人還真買不起,而且看謝傲雲三人的著裝也不像是大家族或者大勢力的子弟。

不過處於禮節和原則問題女侍員並沒有過多的疑惑。

「客人說的這三種藥材我們靈寶閣都有,還請客人這邊請。」

女侍員微彎著身,伸出藕臂,甜美地說道。

來到葯櫃處,女侍員先讓謝傲雲四人稍等片刻便從葯櫃處取出三種不同的藥材來。

「客人請過目。」

女侍員將三種藥材擺放在桌面上,微微挪了挪腳步,輕聲說道。

「嗯。」

謝傲雲應了一聲便走了過去。

只是就在謝傲雲將要拿起冰心根時眉頭微微一皺,接著當其將目光移向另外兩味藥材時,依舊皺著眉頭。

「客人難道這些藥材有什麼問題嗎?」

蒸唐 見謝傲雲皺起眉頭,女侍員不由得問道,她可不會懷疑這些藥材有問題,只是謝傲雲的皺眉卻是令她疑惑起來。

「沒有問題,保存的相當完好,只是……」

見女侍員問自己,謝傲雲輕輕一笑,就要說出原因時這是一道不屑的聲音從後方傳了過來。

「呦!哪來的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竟然膽敢懷疑起靈寶閣的藥材,真是活得不耐煩了。」

這道聲音在大廳內迅速傳開,只見當話音剛落之時,一道道目光都從四周投射過來,眼神中有著鄙視、詫異、疑惑等等。

聽到這話,原本眉頭舒展開來的謝傲雲再次皺了起來,就連身邊的三女神情也漸漸冷了下來。

謝傲雲從來都沒有懷疑過靈寶閣地藥材有問題,何況他也從來都沒有說過這樣的話,而聽到這聲音謝傲雲知道這是來找茬的。

不過這找茬的竟然找到他的身上來了,這倒令謝傲雲不解起來,聽這聲音也不像是認識的啊,這又找他什麼茬?

謝傲雲轉過身去,見到那說話之人的目光時不時地往吳焰馨三女身上飄去時,這會兒謝傲雲頓時明白了過來,看來這茬是出現在三女的身上啊。

看著來人,謝傲雲的嘴角處一抹弧度微微揚起。

…………………………………………………………! 顯然這個說話之人是沖著吳焰馨三女而來的。

「小子,這裡可是靈寶閣,你懷疑這些藥材有問題那不是在打靈寶閣的臉嗎?」

將目光移到謝傲雲的身上,說話的華服青年男子不屑地看著謝傲雲。

在謝傲雲一行人剛進入靈寶閣后不久,三女就被這華服男子所注意,見到三女的美貌,尤其是瑤溫倩和鳳舞兩女更是令其難以移開目光,正想找機會搭訕,卻聽到謝傲雲想要質疑靈寶閣的藥材,不由趁機開口引起兩女的注意。

在謝傲雲四人當中他只認識吳焰馨,不過當其看到謝傲雲、瑤溫倩和鳳舞身上的穿著普通之時,他自信以自己的身份地位定然可以將兩女一併收入。

至於謝傲雲,他只認為是吳焰馨在聖武靈院的朋友,他們一行人也就是謝傲雲一個男的,所以他打算用謝傲雲來借題發揮,來吸引瑤溫倩和鳳舞。

「李文生。」

吳焰馨看到來者,皺眉而道,看來對於來者她也認識。

「這不是李家的二公子嗎?」

圍觀之人顯然也是認出了來者,紛紛抬目望了過來。

「聽說李家二公子李文生加入了一個二級勢力,還被一個長老收入了第子,其大哥李文宇更是進入了聖武靈院,這李家二子了不得,前途無量啊!」

圍觀者有人不由發聲而道,語氣中頗有羨慕之意。

華服男子李文生聽得此人的話,嘴角微翹,頭顱高抬,本就高傲的模樣顯得更加的傲然,一副得意的雙目俯視著謝傲雲。

「李家二公子?」

謝傲雲喃喃而道,看向李文生,其嘴邊露出一副不懷好意的弧度。

這李家剛剛被謝家打個半死,這李家二公子現在又在自己面前耍起威風來,這可就有趣的很了。

李文生見謝傲雲沒有任何理會他的意思,而且後者嘴邊的那抹弧度,讓他覺得謝傲雲不僅無視他,那淺淡的弧度更是一種對他的不屑。

李文生心生怒意,他可不管對方是聖武靈院的學員,看謝傲雲的穿著也不像是大家族的子弟,只要對方不是出自大家族的子弟,就算其是聖武靈院的學員,李文生也絲毫不懼。

「小子,你還沒有回答我的話呢?質疑靈寶閣的藥材可是一大罪責。」

李文生陰沉著臉,陰翳的目光落在謝傲雲的身上,心中殺意騰起。

「李文生,你給本小姐閉嘴,信不信我讓你橫著走出這個大門!」

謝傲雲還未說話,倒是脾氣火爆的吳焰馨率先開口,那美麗的雙眸飽含怒意,一股凌厲的氣勢瞬息而發,只要李文生再敢多嘴,她定敢讓對方吃盡苦頭。

聽得吳焰馨那怒喝,察覺到吳焰馨身上驟然爆發出來的氣勢,李文生神色微變,身體不受控制地向後退了兩步。

隨之,感受到圍觀之人朝他投來的目光,李文生的臉龐頓時火辣辣的,在眾人面前自己竟然被一個女子給嚇唬住了,這要是傳了出去,那他這張臉還往哪擱。

不過想到吳焰馨那言出必行和火爆的性子,李文生又壓制住了內心的怒意,抬目看向吳焰馨,用嘲諷的語氣開口說道。

「吳焰馨,這裡可不是你們吳家,你也不看看這裡是哪裡,信不信還沒等你動手你就已經橫在我面前了。」

李文生眼神中充滿不屑,直視著吳焰馨,在這裡他可不必畏懼吳焰馨,只要吳焰馨敢動手靈寶閣的護衛就會立即將吳焰馨給圍住,將其控制起來。

「你……」

被李文生一說,吳焰馨的氣勢瞬間消散,這靈寶閣的規矩她自然知道,只不過剛才李文生出言污衊謝傲雲她氣不過才一時口快而已。

「小子,難道你只會讓一個女人為你出頭嗎?」

李文生輕微一笑,而後將目光移至謝傲雲的身上嘲諷而道。

「李家二少是吧?」

謝傲雲握住吳焰馨的玉手,在其手背上輕輕地拍了拍,隨即抬頭看向李文生輕輕開口道。

「小子,有些人可不是你能隨便碰的,最後把你的手給我拿開。」

看到謝傲雲的動作,李文生面色陰沉至極,冰冷的聲音透露著殺機。

「哦?我碰我未婚妻都還要經過你的同意?」

謝傲雲微愣,揶揄地說道。

「你的未婚妻?小子話可不能亂說,否則自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謝傲雲的話倒是令得李文生神色一頓,很快又恢復陰沉,冷冷而道。

倒不是他對吳焰馨有什麼想法,就算對她有想法也屬正常,不過吳焰馨乃是他大哥看上的女人,即便他有什麼想法也得打消,他一直都是把吳焰馨當做其大哥的禁臠,這不,見到一個陌生的男子竟然用手觸摸著吳焰馨那潔白的手,他就先入為主的認為謝傲雲搶了他大哥的女人,這可是連他的大哥都沒有碰過的女人,容不得他人觸碰。

就算對方是吳焰馨的未婚妻又如何,以他大哥今後的成就一個看起來普普通通的謝傲雲又算得了什麼。

「算了,走吧,不要跟一條瘋狗計較著。」

莫名地看了眼李文生,謝傲雲拉著吳焰馨的手說道。

本來想好好陪著李文生玩玩的,可看到李文生只是一個二世祖時,謝傲雲頓時失去了興緻。

嘩!

謝傲雲的話聲一落,周邊一片嘩然,謝傲雲是誰他們不知道,可是謝傲雲所罵之人他們可是很清楚,那可是天錦城李家二公子。

看著穿著普通的謝傲雲,眾人都認為謝傲雲只是一個普通家庭走出來的,他這般罵李文生是瘋狗不是瘋子就是無知。

「瘋狗?你竟然膽敢罵我?」

天唐錦繡 被罵成瘋狗,李文生的臉龐瞬間唰的一聲難看起來,那交織著憤怒的陰沉的臉色已經達到了爆發的邊緣了。

李文生氣勢猛得爆發開來,雙拳緊握,一股凌厲的殺意迸發而出。

「小子,在天錦城內敢罵我的人你是第一個,當然也是最後一個。」

李文生雷劫後期的氣勢瀰漫大廳,陰冷的聲音在大廳內擴散開來,他要朝謝傲雲出手了。

「李家二公子,這裡可是靈寶閣,難不成你是白痴,不懂得這裡的規矩?」

察覺到李文生想要動手,謝傲雲皺了皺眉頭,隨即眯起雙目冷冷地看著李文生說道。

「規矩?呵呵,難不成你是看在靈寶閣的規矩上才敢與我叫板的?不過你錯了。」

被謝傲雲罵成白痴,李文生的臉色已經陰沉到了極致,那瞪大的雙目已經可以噴出火來了,陰翳的目光看著謝傲雲,語氣帶著濃厚的不屑。

「規矩也是要看人的,今天你就乖乖地束手就擒吧。」

李文生說完,其身形暴起,疾速朝謝傲雲掠去,雙拳化掌,一股凌厲的掌風對著謝傲雲撲面而去。

黑道冷少:盛寵明星蠻妻 見李文生肆無忌憚地在靈寶閣大廳內動手,謝傲雲眉頭緊蹙,看來這個李文生與天錦城靈寶閣有著他所不知道的某種關聯,不然他李文生哪敢在此地朝自己動手。

「我到要看看你的依仗在哪裡?」

一會兒,謝傲雲的眉頭舒展而開,突然間他對李文生感興緻起來,他很想看看李文生敢在靈寶閣動手所依仗的是什麼。

謝傲雲將吳焰馨拉至身後,旋即其右手五指微曲,雙目盯著李文生準備出手。

咻!

李文生剛猛而凌厲的掌風迅速落下,直逼謝傲雲的面部而去。

嗖!

謝傲雲雙目微眯,右手迅速探出,直接扣在了李文生的手腕處,五指緊扣,一股強硬的勁氣在謝傲雲的手上瀰漫,注入進李文生的手腕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