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31 日

“找到了,我找到了”,那個暗黑族人興奮的高舉起那塊“石頭”好讓另一個暗黑族人看清。

“找到復活石了!”另一個暗黑族人聞聲回過頭,剛好看見站在校長室門口的帕主任。他立刻提醒道:“有人來了!小心點!”

那個人握緊復活石,去和另一個暗黑族人匯合。

“誰派你們來的?竟然敢來校長室偷東西!”帕主任本來想去搬救兵,沒想到卻被發現了,也只好硬着頭皮死撐了。

“枯萎術”,兩個暗黑族人一齊對帕主任發動攻擊。

“1.3.5.7.移”,帕主任不慌不忙的施展魔法,擋下了攻擊。

——————走廊——————

黑漆漆的走廊上,艾瑞克和歐趴(阿諾)一手提着燈,一手拿着瑩樹棒巡邏。

“艾瑞克,你有聽到什麼聲音?”歐趴(阿諾)聽到有打鬥的聲音。艾瑞克停下仔細聽了聽,“是校長室那邊,我們快去看看?”【歐趴和艾瑞克跑去校長室】

——————畫面切換到校長室——————

艾瑞克和歐趴趕到校長室,看到帕主任正滿頭大汗的和兩個暗黑族人對持着。

“幻眼激光”,艾瑞克見狀馬上攻擊。幻眼激光打在那個暗黑族人的手臂上,他的手一鬆,復活石掉了出來,向歐趴(阿諾)滾去,歐趴見狀快速拾起復活石。

那個暗黑族人衝歐趴怒吼:“把復活石還來”,說着就要攻擊歐趴。

“有本事就搶回去”,歐趴隨既把復活石丟向艾瑞克。艾瑞克接住復活石,立刻收好。歐趴見艾瑞克收下復活石,便對那兩個暗黑族人使眼色,示意他們攻擊艾瑞克。

“枯萎術”,兩個暗黑族人領會阿諾的意思,對艾瑞克發動攻擊。

“魔法防護罩”,歐趴(阿諾)用魔法防護罩擋下了枯萎術。

“幻眼激光”,“1.3.5.7.移”,帕主任和艾瑞克合力攻擊,一舉消滅了那兩個暗黑族人。

“累死我了!”,帕主任一屁股坐到沙發上。

“怎麼會有暗黑族出現在校長室?”,艾瑞克看了看被翻的亂糟糟的校長室,“他們要找的復活石是什麼東西,爲什麼復活石會在校長室?”

“這件事我也不太清楚,看來要請示長老會了!”帕主任吐了口氣。歐趴(阿諾)看着艾瑞克胸口處然發出淡淡的紫光,心想:“復活石吸收到幻之星的能量了”。

此時,魔法預書突然預言:“注意,注意,復活石即將開啓!”

聽了預言書的預言,艾瑞克和帕主任相互交換了一疑惑的眼神。歐趴(阿諾)嘴角勾起一個好看的孤度。

“今晚的事情我要連夜向長老會報告”,帕主任覺得這件事情非同小可,“歐趴,艾瑞克你們兩個出去繼續巡邏,要記得提高警覺,還有明天一早召集萌騎士和雷普來校長室開會”。歐趴和艾瑞克對視一下,相互點頭,轉向帕主任,一齊道:“是”。

太陽從東方緩緩升起。

————————校長室——————————

“帕主任!” 萌騎士們和雷普一大早就趕來校長室,一齊叫道。帕主任正惆悵的坐在沙發上,聽到萌騎士的聲音,立刻有了精神。

“昨晚的事,你們都知道了吧”,帕主任起身,來到校長專用桌前,“長老會的指令已經下來了,你們都來看下”。萌騎士們和雷普走上前去,帕主任打開放在桌面上的留影盒,留影盒裏的錄像出現在留影盒的上空。

——————以下是留影盒裏的內容——————

“關於復活石的事情,我們長老會已經知道了“,長老續述着,”復活石和詛咒石分別是暗黑大帝的第六顆靈石和第七顆靈石,這兩塊靈石一旦結合就會產生強大的力量,而這股力量足以讓暗黑大帝再度復活。這次暗黑族會潛入校長室,就說明暗黑族已經在蠢蠢欲動了。萌騎士們勿必要守住復活石,絕對不能讓復活石落到暗黑族的手中”。

“是!”雖然只是透過留影盒下達的命令,但是萌騎士們還是尊敬有加的應答。

“除了這段錄像之外,長老會還留給你們萌騎士一樣東西”,帕主任關上留影盒,從旁邊拿出一個小長方形的玻璃盒子,“就是這個”,他把玻璃盒子放好。

大家都睜大眼睛看着玻璃盒子,玻璃盒子裏面中間有一團黑色的霧,黑霧的兩邊是萌學園和長老會的標誌。黑霧越變越大,即將吞噬掉萌學園和長老會的標誌。就在這時,出現了五星的圖騰,五個圖騰向黑色的霧聚集,聚集到一起之後,產生了一場小小的爆炸,爆炸過後黑色的霧消失了。

“萌學園和長老會!中間是暗黑大帝!然後是我們五星!”艾瑞克看懂了玻璃盒子裏的內容。

“這就表示要我們五星要再度合作阻止暗黑大帝復活”,謎亞星盯着玻璃盒子肯定道。

“拜託各位勿必要守住復活石,還有把復活石出現在校長室的原因查個水落石出”,帕主任帶着肯求的語氣命令道。

“我們五星一定會好好合作”,焰王語畢,看了看其他人,伸出手。歐趴,艾瑞克和謎亞星也伸出手,把手放在一起。雷普看了看自己的右邊,在心裏說:“潼恩,我們一起合作”,然後走上前,堅定的把手放上去。

萌騎士們和雷普手搭着手圍在一起。在雷普和謎亞星中間有一個空位,這是他們留給月之星潼恩的空位。雖然潼恩現在不在萌學園,但她一直在大家心中。

——————圖書館——————

早餐時間的圖書館人很少,今天早上更是少的可憐:只有歐趴(阿諾)和沫雪兒面對面坐在書桌前,想着復活石的事情。

“主人,您想到復活石會在誰的手裏了嗎?”沫雪兒問道。

“帕主任說爲了安全起見,讓萌騎士們輪流保管復活石。輪流保管的時候,直接由上一個保管人把復活石交到下一個保管人手上”,歐趴(阿諾)摸着下巴思索,“這樣的話就沒有什麼規律可言,而且我們也不知道艾瑞克保管完復活石之後會把復活石交給誰保管”。沫雪兒又問:“主人,那接下來我們該怎麼做?”

“接下來……”歐趴(阿諾)着磨了一會,說:“接下來你就多幫我協助協助吸血大王,其他的事,暫時先不用管了,還有以後要叫我阿諾大人”。沫雪兒點頭,“是,阿諾大人”。 楊東令兩大宗派退卻的事情,頓時像是長了翅膀一般,不過半個時辰的時間,便傳遍了整個神極殿。

聽到的人,莫不為之震驚。

「楊東何德何德,竟然能令兩大宗派在這種時候退走?」

「是啊,這簡直太難以想象了,他幾個月前,不是才是一品靈武聖嗎?他哪來的實力讓兩大宗派就這樣退走?」

而此刻已經退到遠方的兩大宗派,此刻幾乎要大打出手了。

兩邊無數弟子相互對峙,互不相讓。

而眾人頭頂上方,程萬里與龍震野四目相對,兩人鬚髮皆張,殺氣騰騰。

「程萬里,你究竟是什麼意思?」

面對龍震野的質問,程萬里也怒火中燒,「我還想問你呢,你竟然趁我們攻打神極殿之際,暗中派人搶走我們的幻壁,你簡直無恥。」

「你放屁,我正想問你為什麼做出這種齷齪勾當呢,沒想到你還惡人先告狀了?」

龍震野憤怒如狂。

如果不是為大局考慮,害怕打得兩敗俱傷,被神極殿所趁,他都想下攻擊命令了。

一陣對罵后,兩人才越來越發現似乎有些不對勁。

「龍兄息怒,這事肯定有什麼蹊蹺。」

龍震野也雖然怒火滔天,但前後一想,他也快速平靜了下來,皺眉道:「難道我們中了神極殿的圈套?」

程萬里點了點頭,「應該是這樣,不然不可能都發生同樣的事情。」

便在這時,遠方突然飛來了幾十道身影。

從這些人的服飾上,一看就知道是萬法宗的人。

只是這些人臉上卻都布滿了憤怒無比的神色,剛剛飛到近前,其中一人便哭喪著臉哀號道:「宗主,我們罪該萬死,您帶領群雄在外征戰之時,我們萬法宗的凌空殿被人搗毀了,還生生切走了幻壁。」

「什麼?居然是真的?」

聽到這話,程萬里剛剛平息下來的怒火,頓時又瘋狂飆漲。

尤其望向龍震野的目光,就像要噴出火來一般,「龍震野,你還有什麼話好說?」

龍震野叫苦不迭,「程兄,這事肯定有什麼蹊蹺,不如我們從長計議。」

雖然他們惡魔谷的幻壁聽說也被次了,但畢竟還沒有確定,而萬法宗現在已經確定,幻壁已經被人切走,他就算沒有派人這麼做,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麼辯解才好。

便在這時,不遠處又飛來了上百道身影。

看其服飾,一眼就認出是惡魔谷的人。

豪門深愛:首席強寵逃婚妻 「咦?這不是我們惡魔谷留守的人嗎?他們怎麼也來這裡了?」

「是啊,他們難道也想為惡魔谷出了點,要一起上戰場與神極殿拼殺?」

上百道身影很快就飛到了近前。

那些人還沒說話,龍震野似乎就猜到了什麼,高聲問道:「谷中是不是出了什麼大事?」

果然,為首的一人立刻撲到了龍震野面前,聲淚俱下的哭訴道:「谷主啊,您不在的這段時間,我們惡魔谷突然來了一個狂人,不但殺了四谷主與無數弟子,還將幻境都給打破了,生生將幻壁給搶走了。」

「什麼?我們的幻壁也被搶走了?」

這次不但龍震野,就連不遠處的程萬里也震驚不已。

「那可知道是誰做的嗎?」

那名弟子搖頭道:「稟谷主,那人易了容,根本就看不清真面目。」

便在這時,程萬里突然目光灼灼的望了過來,「龍兄,看來有人早就暗中蓄謀已久,就等著我們的人馬離開總部,然後一併將幻壁奪走。」

龍震野雖然怒火滔天,但他卻不得不承認程萬里的話很有道理。

沉默了片刻,他突然一揮手,「走,先回谷中看看,如果是真的,無論是誰,無論是什麼身份,都要讓他付出百倍千倍有代價!」

在龍震野一聲命令下,惡魔谷十萬弟子,全都立刻匯聚成一片龐大的黑雲,遮天蔽日的向遠方飛去。

只憑這氣勢,遠方看到的人莫不為之戰慄。

惡魔谷走後,程萬里也一揮大手,「先回萬法宗看看,如果幻壁真的被人奪走,就算走遍天涯海角,也要找出那個賊人,讓其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是,宗主!」

隨著萬法宗的人也浩浩蕩蕩的離開,這片天地終於漸漸恢復了往日的平靜。

然而當兩群人離開后,一道身影才從不遠處的密林中躥了出來。

「呼,沒想到兩大宗派留守的人這麼及時,居然在程萬里與龍震野起疑心的時候起來,真是天助神極殿啊。」

這人不是別人,正是始作俑者楊東。

他剛才之所以派在那些弟子的靈識海里種下靈魂符種,就是想讓他們不攻自退。

畢竟幻壁是每個宗派的鎮派之寶,一旦出事,肯定會急得他們團團轉。

結果不出預料,他們居然寧願放棄滅神極殿的大好時機,也要回去看個究竟。

「現在三大宗派的幻壁都在我手中,看來是該功成身退的時候了,至於以後萬法宗與惡魔谷會不會捲土重來,就不是我能插手的了。」

喃喃自語了一聲,楊東就準備悄悄閃人。

然而他還沒有付諸行動,遠方卻掠來了幾道身影。

還沒飛到近前,便激動的大喊道:「大家快過來,拯救了我們神極殿的寶血神子楊東在此。」

聽到這話,楊東只差沒一頭栽落下去。

「不會吧?怎麼每次都這樣?」

再不甘,那個聲音喊出后,無數身影頓時自四面八方圍了上來,他想逃離都不可能。

而且個人臉上都布滿了震驚無比的神色,尤其是望向楊東的目光,除了狂熱的崇拜之外,已經沒有什麼能描述他們此刻的心情了。

「楊東,沒想到真的是您拯救了我們神極殿。」

「是啊,武梅長老說的時候,我們還不相信,但看到你在這裡,我們終於相信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