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8 日

抱起了昏迷在地上的小香,魯姓老者沒有留下一句話,似乎不準備解釋什麼,直接反身進入了房間之中。

看著那扇緊閉的房門,趙天若有所思,與二哈相顧無言,陷入了長久的沉默。 時間轉眼就過去了兩天,各方勢力強者皆陸續趕到。

其中不僅有聞到修鍊者,各大書院與流派的年輕一輩,數個古老時代以前的強者。

同樣也有天子世家、古老傳承等年輕一輩來到這裡。

如今的這座城市可以說是強者雲集,天才無數,宗師級的高手變得極為常見,封號級的存在更是絕對超過十指之數。

據說,因為這次事件,原本正在探索遺迹,沉澱自身,以求最先突破絕世王者的幾位當世天驕可能也有人抵達了這裡。

當世天驕,這一個時代的寵兒,於這個末法時代,在天地大變之前逆天地大勢成就王者的才有資格被稱為當世天驕。

他們每一個都強大無比,有著自身的獨特所在,擁有的種種手段底蘊更是尋常人難以想象的。

他們受到這個天地的鐘愛,氣韻濃厚的嚇人,突破瓶頸更是比普通修鍊者容易得多,就彷彿小說中的主角一般,個個都堪稱恐怖!

「生在這個時代既是幸運也是不幸!」

曾經有人這樣感嘆,認為這將是一個無比璀璨的黃金大勢,身為一個普通的修鍊者,卻出生在這樣一個時代,註定了只能是看客與觀眾,看著一位位當世天驕征戰天地,閃耀萬股,說不上是悲哀亦或是是幸運。

只能說這就是普通人的命運,註定了只能是一個看客。

然而天地大變,末法時代至此終結,整個世界都在緩慢復甦。

並且,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一處處古老的神秘所在重現人間,崑崙仙宮、軒轅之丘、蜀山劍宮…,這些地方雖然危險而神秘,但同樣有著讓普通人一躍成龍的逆天奇緣。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心,關於突然出事的孔家隱脈這次所召開的文道大會,可能關係到一種逆天機緣的消息不脛而走,在許多超凡修鍊者間相互流傳。

像是有一隻無形的手在推波助瀾一般,這樣的小道消息很快就擴散開來。

很多人對此不屑一顧,也有人很理智不想來趟這趟渾水,然而終究有更多的人動心,紛紛趕往山東曲阜所在。

「我聽說這次文道大會的第一名會被孔子收為自己的真正弟子!這是真的嗎?

孔子可是2000多年前的禁忌強者,與我們西方的神靈是同一個層次的人物,你說我有沒有可能被選上?」

這座城市的一條街道之上,黃色的甲殼蟲汽車正行駛在開往郊區的路上,說話的正是坐在副駕駛位置上,來自英國亞瑟王家族的黛安娜。

王珂此刻本應該在炎黃閣總部,然而不知為什麼卻到了這裡,還成為了這輛車的司機。

並且,從其身體中緩緩蕩漾的生命波動來看,赫然已經達到了宗師級巔峰,距離突破到封號級也僅僅只有一層窗戶紙的距離而已,這修鍊速度簡直快得不可思議!

要知道,王珂無論是本身的天賦資質,還是對於修鍊無可無不可的態度,是根本不可能有現在的境界的。

目視前方專註的開著車,王珂原本的波浪長發綁成一個幹練的馬尾,容顏俏麗,丹鳳眼中水波蕩漾,一舉一動之間更是十足的女王范!

「我覺得很有可能,畢竟咱們的黛安娜或許不是在場所有人中最漂亮的,但一定是所有去的外國人中最美麗的,肯定會成為眾人的焦點!」

看著王珂那一本正經的表情,黛安娜氣得直咬牙,白金色的碎發在陽光下格外耀眼。

「看來老公我有必要好好的關心一下咱家的小珂珂!」

忽然,黛安娜嘴角勾起一絲壞笑,一隻潔白無瑕的玉手就朝著旁邊的王珂探了過去。

「啊!別鬧!我在開車。」

總裁你大爺的 「嘻嘻!小珂珂果然更有魅力了!」



行駛在路上的黃色甲殼蟲汽車中,傳出了一陣驚呼和壞笑的聲音,引的幾個恰好聽見了路人面色詭異,太傷風敗俗了!

小院之中,趙天與李狂將要出門,一起去參加文道大會。

然而兩人的臉色都不是很好,一路上都一言不發,各自蹙眉思索。

豪門掠愛:顧少的明星前妻 之所以會這樣,那是因為今天早上的時候,二哈突然告訴趙天,他臨時有事,就不去參加這次文道大會了。

「果然,我就說怎麼隨便找個住的地方就會遇到神秘無比的超級高手,原來這位魯姓老者根本就是故意的,其目的應該就是與二哈或者是小金有關。」

侯府商女 第一時間,趙天就反應過來,然而無論他怎麼詢問,二哈卻是始終堅持要獨自離開,對於究竟是怎麼回事也是吞吞吐吐的不願意多說。

「放心吧我不會有事,反倒是你們兩個要去參加文道大會千萬要小心一點,別死的不明不白的。」

臨走的時候,二哈卻是突然回頭,留下了這樣一句話,尤其強調了後面的注意安全。

於是就這樣,二哈跟在那名魯姓老者與小香後面,很快就消失在視線之中,一起離開的,同樣包括了自稱是李狂的未婚妻的小金。

這也就無怪乎他和李狂會合的時候,對方的面色會那麼難看。畢竟自家的未婚妻可能要去做一件十分危險的事情,誰的心情都不會太好。

位於這座城市數公里之外,一片連綿起伏一眼望不到頭的建築突然出現在這裡,古老而肅穆的氣息瀰漫開來。

在十多分鐘之前,這裡還是一片深山老林,野獸嘶吼、空山鳥鳴、大樹蔥鬱,一片原始叢林的景象。

甚至,在天地大變以前,還是一處位於城鄉結合部的區域,實在太神奇了!

一名名身穿白衣儒服的年輕人,面露微笑,引領著不斷出現的各大勢力,還有一些極其出名的年輕一代強者。

至於大量不請自來的普通修鍊之人,卻是沒有哪個孔家子弟前來招呼,畢竟人實在太多了,根本忙不過來。

好在,孔家隱脈雖然避世2000多年,但對於外界依然有著足夠的了解,整個孔家也不是別人想象中的那麼古老而落後,各種現代科技同樣具備。

跟著指示牌前進,趙天打量著四周,木質的古老建築透出一股歲月的氣息,青磚碧瓦之間卻並不顯得陳舊,反倒流轉著一股奇異的韻味。

那就像是一壇老酒,歷久而彌香,歲月的厚重非但沒有將一切腐朽,反倒變成了更加悠遠的韻味。

「不愧是2000餘年傳承的真正孔家,底蘊之深難以想象!」

一路走一路看,趙天不由得相當驚嘆,僅僅是從這建築風格,歲月的韻味與現代科技的便捷完美的結合在一起,像是遵循著某種道理,十分的神奇!

此刻的趙天卻是一個人,而李狂卻是已經被一名孔家子弟帶去參加文道大會了。

直到剛才她才知道,這次的文道大會雖然並不是只有文道修鍊者才能夠參加,但是其他修鍊體系想要參加最少需要擁有封號級的實力。

「我要是想突破倒是隨時可以,只是總覺得差了點什麼!」

搖頭苦笑,趙天也很無奈,與李狂分別之後,他便選擇在這片孔家開放的區域中閑逛起來。

至於說文道大會,不知道為什麼,會在太陽正當中午的時候才正式開始,到時候再去圍觀也是來得及的。

一片搖曳的竹林之間,趙天悠閑地躺在一塊青石之上,閉著眼睛像是在假寐。

然而實際上,他的精神已經蔓延而出,正在無比仔細的聆聽這片天地間蕩漾的微風。

「真是神奇!竟然在這裡真正邁入了風之靈境界!」

不知過去了多久,趙天緩緩的睜開了眼睛,眼底深處一抹天青一閃而逝,轉瞬間一切又回歸平淡。

彷彿什麼都沒有發生,趙天眯眼打量了一下現在的天色,時間尚早,乾脆也不起身,就這樣愜意無比的躺在了這裡。

剛才他就發現了,整個孔家都籠罩在一片其異的場域之中,一些極為神秘的能量因子充斥在其中。

趙天不知道這些神秘的能量因子對別人有沒有作用,但是他發現,自身的真靈之種竟然在這種環境下變得極其的活躍。

在這種情況下,趙天的領悟能力竟然有了數十上百倍的暴漲,雖然在經歷了最初幾個小時的適應之後,真靈之種的活躍程度有所降低,但此刻他的領悟能力依然是平常的五六倍以上。

趁著剛才的那段時間,趙天沒有像別人那樣湧入孔家開放的書庫之中,反倒找了一個偏僻的地方,專心的參悟起來。

果然不出他所料,趁著剛才的那段時間,趙天成功的突破到了《風神變》的第四層次『風之心初期。

時間就在趙天的默默感悟中緩緩流逝,很快半個小時就已經過去,趙天忽然耳朵動了一動,目光望向了一個方向。

兩名面色白凈的青年從竹林之外路過,由於這裡較為冷清,交談的話語也沒有了多少顧忌。

「孔家隱脈重現人間,孔兄你們孔家的威勢更是要大漲了!」其中一名綠衣青年,抱拳一揖,笑吟吟的說道。

「在下就在這裡提前恭喜孔兄了,到時候可千萬莫要順手提攜一下小弟。」 竹林搖曳,在風中發出沙沙的輕響,兩名來自大世家、面色白凈的年輕人正行走在邊緣處。

順著這條道路,兩名年輕人準備離開這處比較偏僻的地方,因為再過不久,文道大會便要真正召開了。

聽到自己同伴的話語,另一名孔姓年輕人卻是露出明顯的不忿之色。

「人家可看不上我們孔家,你沒聽那些穿白衣服的傢伙說嗎?

我們孔家2000多年來不但沒有孔聖之道,還對每一個朝代都投降,在外族入侵的時候不但沒有站出來帶頭抵抗,反而總是助紂為虐。」

最先說話的年輕人先是愣了一下,面色數變,很快做出了反應。

他嘆了口氣,搖頭晃腦的故作惋惜道:「真是可惜!不過說實在的這件事情也怪不得孔家,家族血脈的延續才是根本,孔家隱脈的這些人也是站著說話不腰疼。

這2000餘年以來,多少和孔家瞳一個時代的古老家族都已經淹沒在歷史之中!」

孔姓年輕人冷笑,面露驕狂之色,雨帶不屑的嘲諷道:

「躲了2000多年現在才出來,真以為我們孔家還是當年那無足輕重的小小支脈!

哼哼!我孔家會讓這些自視清高的隱脈知道,什麼才是真正的力量。

…」

聽著兩名年輕人談論著越走越遠,漸不可聞。

竹林深處,一根根碧綠青竹掩映之間,趙天蹙起了眉頭。

「看樣子孔家隱脈與一直生活在外面的孔家之間有著很深的矛盾。

不知道這件事情會不會對這次的文道大會有所影響?希望別出什麼意外吧!」喃喃自語了一句,趙天緩緩搖了搖頭,不再多想這件事情,畢竟歸根到底來說,這件事情和他並沒有什麼關係。

重新閉上眼睛,趙天又陷入了那種深層次的感悟之中,似乎已經忘記了將要開始的文道大會。

隱隱約約之間,藉助這片天地間充斥著的神秘能量因子,他似乎把握到了一絲突破的契機。

早在還在埃及的時候,趙天其實就已經可以隨時突破,生命層次發生本質的蛻變,成為封號級強者。

然而出於某種直覺,他一直覺得似乎缺少了一些至關重要的東西,若是貿然突破,自己必然會留下難以彌補的遺憾。

於是近一個月過去了,他依然還是處於三級巔峰生命層次。

直到今天,藉助這片地方的特殊環境,趙天終於朦朧地把握到了一絲靈光。

時間一分一秒的溜走,越來越接近預定的時間。

今日的天空格外晴朗,晴空萬里,只有天際的幾縷白雲。

中午的太陽略顯熾烈,像是一顆正在熊熊燃燒的大火球,灼熱的陽光照射在大地之上,其中更是蘊含著無比濃烈的太陽精氣。

不知過去了多久,整片天地間突然回蕩起一聲蒼茫古老的清悅罄鳴,悠悠而響,彷彿穿透了2000多年的漫長時光,在所有人面前勾畫出了一幅那個時代的恢宏景象。

剎那間,整個世界都安靜下來,就像是時間停止了一般,太奇妙了!

古老而悠遠,帶著歲月的厚重與沉澱,一聲聲的清悅罄鳴不斷迴響在這片天地之間,帶給人心靈的震撼。

這像是一個古老的儀式,又或者是一些別的什麼。

總之,在不知過去了多久之後,趙天猛然睜開了眼睛,從石頭上坐起身來。

清悅的罄鳴早就已經停止,然而風過留痕,韻味雋永,趙天的耳邊似乎還回蕩著那古老的聲音。

與此同時,在城市之外的山林之間,一座小山之上。

一名年輕人睜開了雙眼,嘴角勾起一絲淡淡的笑意。

手持黑白羽扇,年輕人走到了小亭邊上,憑欄遠望。

「要開始了嗎?」

低聲自語,他的目光彷彿穿透了遙遠的距離,看到了那片古老建築的中心之處。

「要開始了!」

一座峽谷之中,高冠古服的鬼谷子抬起了眼眸。

孔家隱脈所在區域的上山道路之上,一名一名滿頭黑髮披散過肩,面容普通的藍衣青年鄭孑然而立。

他嘴角勾起一絲淺笑,一步一步繼續登山,悠閑而隨意,十分的淡然!

城市之中,幾處位於不同位置,卻同樣毫不起眼的院落之中,幾位白髮蒼蒼的老人,或是普通如老農、或是如學者般儒雅、又或者高大猶如武者,他們都不約而同地同時抬起了頭,齊齊看向了孔家隱脈所在的方向。

「春秋編鐘再響,難道真的是孔聖歸來了?」

有人喃喃自語,當即就想要起身,然而猶豫了一下,終究還是嘆息的搖了搖頭,收回了目光。

當趙天順著道路感到了這片建築的中心區域,舉辦文道大會的地方,才赫然發現自己已經來遲了。

整個文道大會已經開始,主持的孔家大長老並未拖延,只是短短几句話之間,就宣布了整場大會的開始。

這次的文道大會,由於參加的人實在太多,包含了各個流派,所以像以往那樣就完全不行了。

一般來說,文道大會開始的時候也和一般的文會差不多,各方學子談論詩詞歌賦,或者比較一下琴棋書畫。

之後,由眾人推選出幾位聞到修鍊界的前輩,與年輕一輩的天才,大家相互辯論,各抒己見。

若是有人能夠力壓眾人,那便可以算是這次文道大會的冠軍。

總的來說,文道大會的氣氛還是十分和諧的,不同於武者,或者是其他的修鍊之人,大家畢竟是文化人,真正動手相互拚鬥還是不大可能的。

然而這一次的規則卻是完全不同,且不說孔家邀請的各大天才,單單就是各大書院,明家、羅家、唐家、天家等天子家族,派出來的人也多的嚇人,根本沒辦法像以往那樣。

「羅家這次還真是嚇人,至少派出了好幾位大人物!」

有人感嘆,清朝的愛新覺羅家族也就是羅家,不愧是距離這個時代最近的一個天子家族,雖然底蘊遠沒有其他的天子家族深厚,但那些沉睡的強者從封印中復甦過來也要容易得多。

「柴翁鄭珍、國士孫治讓、曾國藩、張芝洞…」

在外圍圍觀的人群,對著羅家一行人指指點點,議論紛紛。

有見識廣博的人,更是將其中不少人辨認了出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