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8 日

拉著黛麗斯竄進了神王府的內院。

光罩激發,內府隱形。

夏洛奇回頭看了一眼神王城中突然顯現的所謂源噬者的飛船。

如針管形的飛船,密布高能激光埠。

「射線攻擊莫非是這個世界的唯一方式么?」

「是進化而來的,還是專屬特性?」

夏洛奇有些拿捏不準。

定神細看閃身進入的神王內府,一樹蔥蘢溢滿庭院。

「好充沛的自然能量!」

夏洛奇不由深深吸了一口綠色的氣息。

低矮的平房在樹后不遠,甬道旁開著不知名的紫色花朵。

花朵上似乎沾滿了露水,又似乎流動著一粒粒微小的星辰。

「夏大哥,這真的是星辰呢!」

黛麗斯蹲下身,用手摘下一顆露水道。

安潔爾在進入內府後就消散不見了。

擬態能量的光芒閃爍了好一會兒才徹底隱遁。

夏洛奇有些遺憾,他對安潔爾的感覺還是蠻不錯的。

細心體貼,照顧周到。

「咱們到那房子里看看去。」

推開那扇玻璃門,夏洛奇與黛麗斯感覺像是走進了一個星空。

「快看,懸浮的金鑰匙!」

黛麗斯喊道。

「嗯,我看見了,先別亂動,我感覺這裡好像不太對勁。」

夏洛奇的世界多稜鏡早已開啟,這星空中能量的分佈十分不均勻。

因此,空間看起來不像表面那般平坦。

炮灰的燦爛春天 似乎到處隱藏著殺機。

「變動太快了,剛一秒鐘,空間結構已經演變了上千萬次!」

夏洛奇的感應是十分敏銳的。

「我們好像進入了神王的思維時空,或者是他的腦海。」

夏洛奇如此判斷是因為洪荒亘古的歷史衍化大劇揭開帷幕了。

「歡迎你,親愛的孩子,你能有機緣進來,我十分開心。」

「在我推衍的世界中,一定會有一個人來繼承我的發現,你終於到來了。」

「當然,接受我的微不足道的發現不會妨礙你自己的偉大。」

「我這麼說,你不會覺得受到冒犯吧?」

「這裡是射電星系的瑞靈星。」

「我叫薩達威爾。」

星空中浮現出了薩達威爾的臉。

下巴處綴滿了濃密的鬍鬚。

寬廣的額頭,眼睛炯炯有神。

額頭中間隱藏著一隻眼,似開似閉。

寶藍色的能量光芒在中間那隻眼中流淌。

夏洛奇稍一感受,就覺得威力無窮。

「瑞靈星是上帝賜予的最好的時空,我為自己能降生在這片美麗的土地上感到驕傲。」

「七歲我就遭遇了天啟,第三隻眼就是那時開啟的。」

「這可是不得了的大事,不能輕易告訴別人。」

「瑞靈星雖然美麗富饒,但邪惡的源噬者卻是我們人類的天敵。」

「開啟了天眼,意味著能在茫茫宇宙中走的更遠……」

雪花閃現,薩達威爾的臉一陣模糊。

夏洛奇感覺到了神王內府外正遭遇源噬者猛烈的射線能量攻擊。

婚婚欲睡:顧少,輕一點 「孩子,聽我說,時間不多了。」

「請原諒我沒有在你進來時就告訴你源噬者有多危險。」

「你一旦接受了我的禮物,他們立刻就能感知。」

「不過,思維之海的防禦能量不是他們能輕易攻破的。」

薩達威爾似乎也意識到了自己受到了攻擊。

神光電轉間,浩瀚的宇宙神光投射了出來,加持在思維之海的外部。

終於,源噬者的飛船攻擊波動輕微多了。

「嗯,這下我們可以多些時間了。」

「瑞靈星天生就是二級文明星,這是沒辦法的事情,天生,你懂嗎?」

「得天獨厚!」

夏洛奇知道這是薩達威爾的記憶存儲。

無法跟他進行對話,只能聽他講述瑞靈星。

「開啟了天眼的人在瑞靈星被稱為覺醒者。」

「或者叫源行者。」

「我們的總部設在瑞靈之海的深淵中,源噬者絕對不敢到那個地方獵殺覺醒者。」

「我們掌握了宇宙創生的源之射線能量,源噬者卻恰恰相反。」

「他們的首領阿旺圖憑藉其過人的天賦掌握了宇宙湮滅的源之射線能量。」

「由於掌握創生能量的源行者在初期比較脆弱,不像源噬者一開始就強橫霸道,至少高出覺醒者三個能量等級。」

「因此,我們在文明第二階段的決戰中失敗了。」

「阿旺圖率領成千上萬的源噬者在瑞靈穆特曼平原上擊敗了我們。」

「我們的首領不知所蹤,有人說他為了擊敗阿旺圖,去了宇宙第一時空。」

「也有人說耶和華被阿旺圖滅了本源。」

「我是耶和華手下的十二佈道使之一。」

「我由此接受了源行者領袖耶和華的一部分源力。」

「你也看到了,這座神王城就是我憑藉他的源力衍化而來的。」

「可是,你也看見了,源噬者到處剿滅我們殘存的源行者。」

逍遙凰妃 「我們潛藏的戰友大部分都已經遭受他們的毒手。」

「我被逼無奈,冒險定期出去尋找繼承人。」

「誰曾想,還是被他們給發現了。」

「這些源噬者是我們的天敵。」

「只要我們一天存在,他們的湮滅之道就無法大行其事。」

「阿旺圖的最終奧義—絕對湮滅就無法完成。」

「孩子,你的到來,我實在是太高興了。」

「我主耶和華若是還在眾宇宙間,看見你也會感覺開心與欣慰的。」

外面的攻擊越來越猛烈了。

薩達威爾的虛擬頭像再次閃爍成雪花。

「孩子,這段源力秘史先講到這裡。」

「你願意成為源行者么?」

薩達威爾的眼神中充滿了殷切的期待。

夏洛奇無法拒絕這種快要被消滅了的神靈使徒的請求。

於是,輕輕的點了點頭。

「哦,感謝上帝,我們源行者有救了。」

「拿好這把金鑰匙,去尋找我們的心。」

「記住,我們的心千萬不能落入源噬者手裡!」 「我被阿旺圖攻擊了靈海,形體早已湮滅。」

「但我在迎戰之前,備份了我的記憶。」

「所以,孩子,以後你若有機會見到耶和華,替我向他問好。」

「你必須將我的源力之心還給他。」

「否則他無法戰勝阿旺圖。」

「我的源力之心藏於瑞靈星的太陽中。」

「這把金鑰匙只是一個模型,你必須到銀月上去拓印一把。」

「只有日月同心,我的本源之心才會顯現。」

「切記切記,萬萬不可讓源噬者知道這個秘密。」

「這裡有一本關於射電星系修行功法的秘籍。」

「我相信你得到我的禮物后肯定會十分感興趣吧,對於射線。」

薩達威爾說完后,那張佈道誠懇的臉龐終於消散在無盡的星光中了。

下一刻,思維波動停止,時空轉移。

外面的源噬者恨恨的掉轉飛船,如流星般飛逝。

他們對於源行者能量的追蹤也是有時間限制的。

超過一定時間后,那能量就自動隱匿在宿主體內,不會輕易被發現了。

夏洛奇顯身出來時,剛好是懸崖頂上的海景別墅旁。

「源力之心在太陽中,金鑰匙需到銀月上去拓印。」

「當真小心的很。」

夏洛奇佩服薩達威爾的細密。

「可死海古卷怎麼一句都沒提啊?」

「這應該是在得到源力之心后才會有提示吧?」

黛莉斯從通關打遊戲的角度解釋道。

「有道理。」

夏洛奇捏了一下黛莉斯的鼻子。

「發現你還是比較聰明的。」

黛莉斯微紅著臉,拿開了夏洛奇的手。

似乎有點動情,如此良夜如此春風。

黛莉斯的眼眸閃動,晶瑩處可比天上的星辰了。

「你看,我帶回來了什麼?」

夏洛奇一看,好傢夥。

黛莉斯竟然將一盆紫色的星辰之花連花盆端了回來。

「你也不怕神王找你麻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