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2 月 15 日

掛斷電話,姜悅真有點小激動。

連飯都顧不上吃,就跑進曾經的閨房,帶上門翻出陵海村小霸王戰友的手機號,想着就算這次去見不到他,見見他的戰友,順便去他的老部隊看看也行啊。

並且徐軍上次走時強調了又強調,如果有機會去南雲,一定要給他打電話。如果去了卻不聯繫人家,人家知道了肯定不會高興。

想到這些,她不再猶豫,立即撥打出去。

剛吃完晚飯,正在籃球場跟特戰隊的兄弟打籃球的徐軍,見坐在邊上的替補舉着手機喊他接電話,以爲隊裡有什麼事,連忙把球扔給一個兄弟,跑過去接過手機。

一看來電顯示,頓時愣住了,怎麼也沒想到老戰友的女友竟會給他打電話。

“弟妹,你終於想起給哥打電話了。你不聯繫我,我都不好意思聯繫你。”

“徐哥,我們前段時間不是剛視過頻嗎,那天晚上還跟你女朋友聊過呢。”

想到跟韓昕聚的那晚,是現場連線過,徐軍猛拍了下額頭:“瞧我這記性,差點忘了。不過那是視頻,又不是打電話,你可是大忙人,肯定有什麼事,不然不會給我打電話,是不是想你老公了?”

姜悅裝作不高興地說:“想什麼想,他都不想我,這麼多天了,電話都沒一個。”

徐軍最怕的就是兄弟家屬打聽這個,只能敷衍道:“他可能打電話不太方便,可能太忙。”

“徐哥,我跟你開玩笑呢,再說我是做什麼的,保密紀律我懂。”

“小悅,韓昕能找到你這樣的女朋友,真是八輩子修來的。”

“別誇我了,說得我怪不好意思的。”

姜悅不想給陵海村小霸王的戰友留下一個蠻不講理的壞印象,立馬話鋒一轉:“徐哥,他要執行他的任務,我一樣有我的工作,我明天要去你們那邊接人,要路過你們芒井。”

徐軍倍感意外,禁不住笑問道:“真的假的,接什麼人?”

“一個被騙過去搞電詐的小姑娘,轄區派出所早掌握到這個情況,做了好幾個月的勸返工作。說起來她還是挺厲害的,居然從電詐團伙裡跑出來了,主動回國自首。”

“知不知道她人在哪兒?”

“好像是在隔離,這件事是正康縣公安局出入境大隊通知我們的。”

“這段時間像她這種回國自首的人多了,好多人隔離期滿,處罰完之後就讓他們自己回老家派出所報道,你們居然還要過來接?”

“具體情況我也不是很清楚,可能我們這邊對反電詐比較重視吧。”

老戰友的未婚妻要過來,必須熱烈歡迎!

徐軍樂了,舉着手機一邊往隊裡走,一邊笑道:“你們應該是坐飛機過來吧,把航班號發給我,我明天去機場接你們,一起吃個飯,來隊裡認個門,再送你們去正康。”

姜悅嘻嘻笑道:“這怎麼好意思呢。”

“這有什麼不好意思的,我去你們那邊我一樣不會跟你們客氣,就這麼說定了。機票訂好就把航班信息發給我,剩下的事我來幫你們安排。”

生怕弟妹不好意思,徐軍又強調道:“正康公安局我熟,這段時間入境人員多,他們忙得焦頭爛額,你們過去不一定能找到人,我陪你們過去就不一樣了。”

“那我就不跟你客氣了。”

“這就對了嘛,又不是外人。”

想到陳老闆、隊長、老曲、楊大姐和呂向陽他們肯定也想見見韓昕的未婚妻,姜悅一掛斷,徐軍就忙不迭打起電話。 挖牆腳……

劉德香有些茫然。

要是自己能小鳥依人的躲在葉凡的羽翼之下,那該有多好。

不對,自己想什麼呢!劉德香瞬間清醒過來,但是剛剛那一瞬間的美好已經讓她羞紅了臉。

劉德香深深知道就算是自己拉下臉不顧楚雪巧的感受,也絕對不可能成功。

葉凡和楚雪巧離去的背影變成一副畫面,在劉德香的腦海里浮現出來。

「帶患者去做檢查。」醫生開完單子,出來交給劉德香。

「醫生,沒有血磷?」

「查血磷幹什麼。」醫生不屑的說道,「又是你的朋友說的?」

「是。他說我們送宋媛來醫院一定要和你說可能是再餵養綜合症導致的什麼紊亂,要查血磷,要不然會多花很多錢。」劉德香儘力重複葉凡剛剛說過的話。

「說的還挺專業,可一開始就錯了。」急診醫生鄙夷的說道,「什麼再餵養綜合症,沒聽說過。」

劉德香無奈,只好去交錢給宋媛做檢查。

宋媛屬於在橫店「拼搏」里比較底層的那種人,租房子都只能租別人不要的凶宅,拿出幾千塊錢做檢查對她來講是一筆不菲的錢。

而劉德香最近算是出頭了,雖然還沒到接綜藝的時候,但一條金光大道就在眼前。

劉德香也不是很在意這點小錢,無所謂的。

見她們離開,急診醫生轉身回診室,旁邊外科醫生見他臉色不善,走過來問道,「老周,怎麼了?」

急診醫生鄙夷的說道,「又遇見一個胡亂說話的家屬。」

「唉,這種人太常見了,遇到他們就是倒霉。」

「這次遇到的這個裝起來特別像,還說什麼再餵養綜合症,我估計是哪裡的學生。」

「呃……再餵養綜合症?他真是真么說的?」

「是啊,我都沒聽說過這個名詞,什麼玩意。故意說一些聽起來象真的其實根本經不起推敲的話,不是什麼詞加個綜合症都是診斷。」急診醫生不屑的說道。

「老周,再餵養綜合症我……聽說過。」外科醫生小聲的說道。

「啥?!」急診醫生怔了一下。

「我在神都進修的時候遇到過,胃腸外科做完手術經過胃腸營養管供給營養。」

急診醫生一臉疑惑,習慣性的一邊聽同事的話,一邊拿起手機開始查找資料。

果然,再餵養綜合症赫然出現在眼前。

急診醫生覺得自己的臉有點紅,他下意識的想到這根本就不可能!

一定是患者家屬隨便上網搜索,找到了一個名詞,然後覺得像。

可是當他仔細看再餵養綜合症的定義時,一下子傻了眼。

每一條似乎都能和剛剛的那名患者對上,從病史到癥狀,幾乎都一模一樣。

低磷血症!

急診醫生掃了一眼再餵養綜合症的定義之後得出結論,患者真的是低磷血症!

他怔了一下,拿著手機獃獃的看著。

「我在神都遇到過一個古怪的患者,我是沒看明白,但是那天我陪一名老教授出診,人家只開了幾樣檢查,最後發現是……」

他的話還沒說完,急診醫生就從座位上跳起來。

「你幹嘛去?」

「我好像診斷錯了!」急診醫生急匆匆的跑出去。

現在彌補,一切都還來得及,要是做完所有檢查患者的病卻治不好,最後發現患者家屬說的是對的……

那後果想一想都覺得酸爽。

急診醫生沒那麼笨,一條路走到黑。

……

「香香,你看醫生都說不可能了。」

「是唄。」一人小聲說道,她在劉德香身後和另外一人小聲耳語,「從前香香不這樣啊,說話辦事都挺實在的。這是演了張導的戲,整個人都膨脹了。」

一股子的酸氣在空氣中飄蕩。

她說話的聲音不大不小,像是竊竊私語,但劉德香卻一個字都不落的聽在耳朵里。

劉德香苦笑,其實她也覺得葉凡說的不對,分明就是鬧鬼。凶宅,那可是凶宅,能隨便住么!

可是面對閨蜜的挑釁,劉德香心裡不服。

「葉凡可厲害了!」劉德香回頭說道,「張導對他都特別尊重,你們別瞎說。」

「尊重?香香你可別鬧了。」一人哈哈笑道,「要是尊重,今天是不是就能看見張導了?」

「張導臨時有事,這才沒來。而且是我邀請的張導,人家……」劉德香一時語塞。

「香香,剛才你也聽到了,醫生都說不可能。專業的醫生都沒聽到過的診斷,你覺得楚雪巧的老公可能知道么?」

「……」

劉德香無語。

「看著倒是挺專業,他為什麼不跟著過來?還不是怕露餡么。」

「謊話說出來裝裝面子也就行了,真到醫院被當面揭穿,可就很難堪了。」

沒看見張導,幾個姑娘都有一肚子怪異的情緒。她們不能指責什麼,但抓住一個破綻陰陽怪氣說幾句話還是可以的。

最起碼能發泄一下心裡的情緒。

「等一下!」

劉德香剛要交款,聽到後面有人喊自己。

回頭一看,是急診科的醫生,他匆忙跑過來,雖然距離不遠,但一臉焦急。

「醫生,怎麼了?」

「我想了一下,你說的可能有道理。先別交錢,我再開一份化驗單。」急診醫生盡量的淡化之前自己說過的話。

「……」劉德香和其他姑娘們都怔住了。

急診醫生這是怎麼了?!

見她們的表情古怪,急診醫生搓著手不好意思的說道,「再餵養綜合症的確是一個不常見的診斷,我也不是相關專業的,所以……咳咳,你們剛走,我就問了相關科室醫生的意見,他們覺得極有可能是。」

「就按照你說的,查一個血磷看看。」

「……」幾個姑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沉默無語。

大家都不是傻子,誰都能看出來醫生的說法里真正隱含的意義。

難道楚雪巧的老公說的是真的?

難道他比醫院裡的醫生還要專業?

不可能吧!

正愣神中,劉德香的手機響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