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接待譚雲的依舊是之前的女弟子,譚雲告訴女弟子,自己得到宗主命令前來,找澹臺忠德后,女弟子帶著譚雲來到了十八層雅閣內。

譚雲說明來意后,澹臺忠德一邊對譚雲讚不絕口,說宗主在他面前,時常提起譚雲的各種好。

聞言,譚雲自然是一副受寵若驚的模樣。

接著,澹臺忠德先拿出一團火屬性極品寶階火種:炙焰靈火,以及一團冰屬性極品寶階火種:靈冰真火,給了譚雲。

說這兩種火種,是譚雲在永恆之地表現出色,宗主獎勵的。

隨後,澹臺忠德很遺憾的告訴譚雲,他目前手中只剩下一些靈階的火種。

給了譚雲兩個選擇,要麼獎勵以後有了再來取,要麼就拿一些靈階火種。

譚雲想到如今鴻蒙火焰、鴻蒙冰焰,若想進階,靈階火種亦是雞肋之物,於是,告訴澹臺忠德,日後有了火種,再來領取獎勵。

譚雲帶著得到的兩種火種,還是相當滿意的離去,通過傳送陣返回內門皇甫聖行后,足踏飛劍,朝八百里的盤龍巨峰飛去…… ……

片刻后,譚雲足踏飛劍,從茫茫雲海中飛落於盤龍巨峰峰巔上。

穆夢囈、鍾吾詩瑤、薛紫嫣,步履輕盈的來到譚雲身旁,詢問譚雲這幾天去哪裡了。

譚雲便告訴三女,峰巔上人多眼雜,以後再說。

三女表示明白后,又在三女口中得知,就在半個時辰前,九脈大比已經結束。

「肅靜!」

玉樓上,沈素冰示意眾人安靜后,款款起身,貝齒輕啟,動聽之音響起:

「根據九脈大比規則,成為榜首者,其脈在五十名進入永恆之地試煉的基礎名額上,增加二百個名額。」

「屈居第二者,其脈可多分一百個名額。」

「第三者,其脈多分八十個名額;第四者,其脈多分六十個名額。」

「第五者,其脈多分五十名額;第六者,其脈多分三十個名額。」

「第七者,其脈多分二十名額;第八者,其脈多分十個名額。」

「本首席宣布,由於譚雲奪得榜首、穆夢囈第三,故而,丹脈擁有330個名額。」

「薛紫嫣第二,五魂一脈獲得150個名額。」

「柯心怡第四,聖魂一脈獲得110個名額。」

「皇甫聽風第五,符脈獲得100個名額。」

「蕭青璇第六、上官冰冰第七,君不平第八,古魂一脈獲得110個名額。」

「風雷一脈、陣脈、獸魂一脈、器脈,無人進入八強,各脈各50個基礎名額。」

沈素冰話音一頓,又道:「現在所有參加永恆之地試煉的九脈弟子,上一號卧龍台。」

下一瞬,九脈共計千名弟子,紛紛躍上一號卧龍台。

而卧龍榜八強,則站在眾弟子身前。

沈素冰拿出一個空白玉簡,開始逐一詢問,除了卧龍榜八強外的992名弟子,想要何種中品寶器法寶獎勵。

經過半個時辰的統計,沈素冰終於統計完成。

992名弟子中,有的弟子要防禦性的中品寶器法寶;有的要攻擊性的法寶,以及攻防兩用、逃命等等法寶。

絕大數弟子,選擇的獎勵則是常規性的,適合自己胎魂屬性的刀槍棍棒、劍、方天畫戟,等等兵器。

玉樓上,沈素冰雙手捧著玉簡,遞給上席中的澹臺玄仲。

澹臺玄仲收下玉簡后,起身目光讚許的俯視著卧龍榜八強,詢問道:「榜首譚雲,獎勵一件極品寶器法寶,說吧你要何種兵器?」

譚雲餘光望了一眼台下的鐘吾詩瑤,旋即,躬身道:「回稟宗主,弟子要一柄極品空間屬性的女式寶器飛劍。」

穆夢囈、薛紫嫣率先反應過來,譚雲很顯然是將要來的獎勵,送給鍾吾詩瑤啊!

峰巔上,白裙勝雪的鐘吾詩瑤,抿著嘴唇,望著譚雲,心甜如蜜。

「這小子這麼花心可不好。」澹臺玄仲暗道一聲,又道:「紫嫣,你呢?」

薛紫嫣突然變得扭扭捏捏起來,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本宗主看你可是大大咧咧女漢子的形象,呵呵呵呵,有何想說的,本宗主看在你姐夫的份上,統統答應你。」澹臺玄仲此話可謂是一語雙關!

他就是要告訴所有想殺譚雲的人,本宗主非常青睞譚雲!

更深入的一點的意思是,要殺譚雲,都給本宗主掂量著點!

聞言,所有人不由自主的看向譚雲,眼神中震驚之色一覽無遺。心想,宗主帶走譚雲的五日多時間,譚雲和宗主之間倒是發生了何事?

還有,這可是宗主首次當眾表示,他極為看重譚雲啊!

薛紫嫣才不管那麼多呢,她嘻嘻一笑道:「回稟宗主,弟子修鍊的功法,需要五柄品階一樣的飛劍才能施展。」

「您能不能獎勵弟子,一柄金屬性、一柄木屬性、一柄水屬性、一柄火屬性、一柄土屬性的極品寶器飛劍?」

聽后,譚雲有些汗顏,這可是獅子大開口啊!

穆夢囈側首,一副我不認識薛紫嫣的模樣。

而峰巔上的九脈弟子們愣住了!

玉樓上,澹臺玄仲看著薛紫嫣,亦是有些微微發愣。

「紫嫣,不許胡鬧!」五魂道者看到澹臺玄仲的神色后,忙不迭的呵斥道。

澹臺玄仲抬手,示意五魂道者別插嘴,他俯視著薛紫嫣,呵呵笑道:「有個性,本宗主喜歡,好,就依你的,獎勵你五柄極品寶器飛劍!」

「真的嗎?」薛紫嫣笑靨如花,當即叩首,「多謝宗主,宗主萬歲!」

「好了,起來吧。」澹臺玄仲讓薛紫嫣起身後,看向穆夢囈,「你是何胎魂?」

「回稟宗主,弟子是獸魂胎、死亡胎魂。」穆夢囈叩首,如實道。

「嗯,本宗主就獎勵你,獸屬性、死亡屬性各一柄極品寶器飛劍。你起來吧!」澹臺玄仲看似隨口說道。

但任誰都清楚,這都是譚雲的面子啊!

「弟子多謝宗主!」穆夢囈開心不已的起身。

接著,澹臺玄仲讓卧龍榜第四至第八的強者,隨便選擇了一件上品寶器法寶。

澹臺玄仲俯視譚雲等千名弟子,淡淡道:「你們在此候著,本宗主去取法寶。」

話音甫落,澹臺玄仲雙手朝虛空輕輕一揮,頓時,蒼穹像是被硬生生撕裂一般,出現了一道丈許長的漆黑空間裂縫。

下一瞬,澹臺玄仲步入空間裂縫中消失不見。

緊接著,空間裂縫歸於平靜。

方才那一幕,正是撕裂虛空!

……

六個時辰之後,夜幕低垂,玉樓上空忽然浮現出一道漆黑的空間裂縫,旋即,澹臺玄仲邁了出來。

「咻咻咻……」

「收好你們各自的獎勵!」

澹臺玄仲朗聲間,乾坤戒極速閃爍,登時,一件件五花八門的法寶,從乾坤戒中猶如一道道流光,分別射入一號卧龍台上的上千名九脈弟子手中!

眾弟子緊握各自的法寶,激動之情溢於言表!

峰巔上的六十萬餘名弟子,看著卧龍台上眾弟子手中的中品寶器、上品寶器、極品寶器法寶,皆羨慕不已!

澹臺玄仲俯視千名弟子,道:「今夜休息一晚,明日辰時前往永恆仙宗,參加永恆之地試煉!」

「弟子遵命!」譚雲等千名弟子,異口同聲,聲響震天! 夜深,月色朦朧,繁星綴空。

九大首席,將各脈參加永恆之地試煉的弟子,召集起來,開始訓示、叮囑。

丹脈以譚雲、穆夢囈為首的羅樊、宋宏共計330名弟子,恭敬的駐足於沈素冰身前。

「現在本首席,交代你們些事情。」沈素冰說道:「稍後,再把永恆之地內的情況,和大家說說。」

沈素冰目光落在譚雲身上,毋庸置疑道:「進入永恆之地后,譚雲的命令,便是本首席的命令,誰敢違抗,殺無赦!」

「弟子明白!」穆夢囈、羅樊、宋宏等329名弟子,異口同聲。

在他們心中,不用說也會以譚云為首。

「嗯。」 攝政王,你家娘子又作妖了! 沈素冰滿意點頭后,又道:「永恆之地與我宗的隕神峽谷一樣浩瀚無垠,其內供給試煉的區域,達到了方圓一千萬里。」

「方圓一千萬里試煉區域的中央地帶,據說是浩瀚無垠的永恆之地臟腑地帶!」

「在試煉區域的外圍,有防禦性的摩天巨陣保護試煉弟子,不被試煉地域外的強大妖獸襲擊,只要不離開陣法,便會安全了許多。」

聞言,眾弟子紛紛點頭,表示明白。

陡然,沈素冰神色凝重了下來,「接下來,本首席說的每一句話,關乎到你們的性命,你們務必要牢記!」

「弟子遵命,首席請講!」眾弟子恭敬道。

沈素冰面帶不解之色,道:「現在本首席告訴大家,為何永恆之地試煉,是胎魂境弟子的試煉!」

「還有試煉的目的是什麼,也會告訴大家。」

「第一,在這方圓一千萬里的中央地帶,有一條橫貫中心的深淵。」

「深淵不知長達多少萬里,也不知深達多少萬里,更加不知深淵的盡頭,通往何處!」

「由於永恆之地,是遠古時期第二次諸神之戰的遺址,故而,這條神秘的深淵,被命名為——葬神深淵!」

「第二,在方圓一千萬里的試煉區域內,除了這條葬神沈淵外,其他地域妖獸實力,最強大也不過二階渡劫期。」

「除了一些二階渡劫期中的妖獸王者外,其他妖獸對於你們而言,並不能造成威脅。」

「第三,也是你們務必牢記的一點,那便是葬神深淵才是你們試煉的地點,能否獲得大機緣的地方!」

「隕神峽谷試煉時,我宗還在隕神峽谷中設立了芥子時空塔,供給大家修鍊。但在永恆之地中,可沒有任何的獎勵。」

譚雲等人聽到這裡,不用想也知道,葬神深淵內定然有著重重罕見的天材地寶!

同時,也知道沈素冰接下來說的話,則是重中之重!

沈素冰神色愈發凝重,同時目光愈發迷惑,「之所以永恆之地試煉,是胎魂境弟子,那是因為葬神深淵內,充斥著一股莫名的毀滅性力量。」

「越是境界高深的修士進入,那股毀滅性的力量,便變的愈發狂暴,充滿暴虐無形力量,會讓人神魂俱滅,肉身飛灰湮滅!」

「在很久很久以前,永恆仙宗歷任宗主,以及永恆仙宗實力深不可測的老古董們都進去過,可是在那毀滅性的力量下,死傷無數,最終都未深入萬里,便逃了出來!」

「最終,永恆仙宗又讓宗中靈胎境的弟子進入驗證,可惜,雖然靈胎境弟子幾乎不受那股力量的侵蝕,但由於實力太弱,還未深入,便被妖獸吃掉。」

「於是,永恆仙宗又讓煉魂境的弟子進入,最終經過數十年的測試,煉魂境三重以上的弟子,在那股毀滅性的力量下,僅僅只能深入千里便暴斃而亡!」

「最終,又通過無數次的測試,才確定下來,只有胎魂境八重至煉魂境二重修士,最適合進入葬神沈淵。」

「既然葬神深淵,如此神秘,且又是永恆之地的最中心,想必其內會有諸神隕落後的寶藏!」

「於是,才有了如今的二宗一宮內門弟子,進入試煉的事情。」

眾人聽得津津有味,這時,譚雲詢問道:「首席,既然裡面可能有寶藏,為何永恆仙宗會同意神魂仙宮和我宗分一杯羹?」

聞言,沈素冰昂視蒼穹,神色變得崇拜不已,「這一切還得追溯到五萬年前,也就是永恆仙宗建宗不足三萬年之時。」

「當時,我宗祖師爺一代大能橫空出世,先發現皇甫秘境,在皇甫秘境中找到進入隕神峽谷的入口后,又前往了神魂仙宮、永恆仙宗。」

「他老人家一己之力,同時挑戰永恆仙宗祖師爺、和神魂仙宮祖師爺,並將兩大祖師爺擊敗!」

「兩大祖師爺,深怕我宗祖師爺會霸佔諸神戰場、永恆之地,於是,二人商議,主動提出二宗一宮,通過四術大比的方式,來公平競爭進入永恆之地的名額。」

「於是,從五萬年起,我宗內門弟子,便每度前往永恆之地,前往葬神深淵內試煉。」

話及此地,沈素冰美眸中流露出難以掩飾的悲傷,「但是三大古老宗門弟子,進入葬神深淵內九死一生,我宗已經付出了太多的血與生命。」

「可越是這樣,三大古老宗門越是不甘心!愈發確定深淵內一定有寶藏。」

「如此肯定的重要原因有兩點。」

「其一,永恆仙宗幾乎找遍了永恆之地,發現除了諸神大戰留給世人的大戰痕迹外,根本沒有找到任何諸神隕落後的神兵利器!」

「其二,也是尤為關鍵的原因。」

沈素冰似乎想到了什麼,面帶譏笑道:「上次我們在永恆仙宗進行四術大比時,永恆仙宗山門前,被人盜走的永恆神劍,便是八萬年前永恆仙宗祖師爺,在葬神深淵內找到的!」

聞言,譚雲心中猛然一緊,接著,心聲振奮不已,「既然火舞是被永恆仙宗祖師爺,在葬神深淵內發現的,那豈不是說,很有可能我的其他鴻蒙神劍,也在葬神深淵內?」

遏制著心中興奮,譚雲不露聲色,躬身道:「首席,您可知道,當時永恆仙宗祖師爺,可有在葬神深淵內發現了其他神劍之類的神物?」 沈素冰娥眉緊蹙,不確定道:「應該沒有,因為當時永恆仙宗祖師爺,得到永恆神劍后,據說是拚死逃出來的。」

「當他回到永恆仙宗后,整整療傷數百年才痊癒,正常情況下,他應該不會再冒險進入,畢竟,在葬神深淵中,境界越高,遭受的毀滅性力量攻擊則越強。」

話罷,沈素冰玉指上帶著的神主戒,不停閃爍間,330個玉簡從戒指內飛出,分別射入330名弟子手中,叮囑道:「裡面繪製著,方圓千萬里試煉區域的坐標,你們仔細看看。」

「至於試煉開始后,你們如何行動,一切聽從譚雲安排。」

話罷,沈素冰轉身離去,將時間交給了譚雲。

「諸位現在隨我一同進入地圖玉簡,牢記地圖坐標。」隨著譚雲一聲令下,眾弟子紛紛釋放靈識,進入了地圖玉簡內。

頓時,腦海中浮現出一片袖珍版的試煉區域地圖,在地圖上清晰可見,有森林、叢林、平原、沼澤、連綿起伏的山巒、山谷等等地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