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8 日

整個老仙居都有問題,而顧憐生的煉丹房間和這裡是問題和疑點最多的地方。

「怪事,顧憐生到底在這裡搞了什麼,我怎麼一點發現都沒有?」

官天心急,在這裡耗的時間已經夠多的了,按照他的計劃,今晚他還得趕去無雙宮見無雙宮主呢。

靈蓮果只有一枚,去晚了可就沒了!

而且他必須得到無雙宮的那個能種植天下奇珍藥材的土壤,當不當宮主對他來說一點都不重要!

順著牆根再走,這一次,和上次一樣,明明在眼前的牆根卻讓官天走了一小會兒。

大叔來勢洶洶 在牆根之處,也沒有發現任何的線索,官天忍不住心煩,直接坐在地上去。

地上也沒有一點灰塵,猶如被春雨洗過一般。

「卧槽,顧憐生那個混蛋不是在耍我吧,要我幫忙也好歹留點線索給我啊!」

官天垂頭,手臂搭在膝蓋上,神識一動,懷著憤怒的心將靈戒之中的青銅面具給扔在了前方。

「轟隆–」

突然一陣聲響,猶如一塊大石扔在官天面前一般,聲音沉悶,讓官天也嚇了一跳。

就在他好奇發愣之際,卻聽見了聲響之後清脆的回聲,和先前在顧憐生煉丹房之中的聲音毫不相同。

這不該是回聲的樣子,聽起來好像是一個什麼東西落入空曠之地而發出的聲音。

「有個地方是空的?」

聲音是從地上發出的,也是從地上迴轉的,而且就在青銅面具下方。

伸手撥開青銅面具,官天才發現在面具之下竟然有一個拇指深厚的小坑,猶如蓮花一般。

將青銅面具翻過來,官天發現這小坑正好就是青銅面具上的蓮花烙印上去的。

「嘿,這下面果然是空的,聽這回聲,空間應該很大。」

官天歡喜,隨後站起,四處去看,卻最終在石門之上發現了端倪。

石門之上,赫然有一個青銅面具的模型,就在石門的中間,由石門縫隙而將這面具模型分為左右臉。

「靠,我還真是蠢!」

捶打著自己腦袋,官天隨手抄起青銅面具往石門前走去。

「找了半天,這個開關居然是在石門上,我真是笨啊,這麼顯眼的地方都沒有發現。

秘密放在最易發覺的地方,應該真不容易被人發現,時常能見到的東西,誰會在意啊,唉–」

官天嘆息,果然顧憐生夠聰明,要不是自己賭氣般的將青銅面具扔在地上,恰好看到端倪,這個秘密也不知道他會在哪個猴年馬月發現。

太陽慢慢往西方移動,官天回眸看了看,覺得自己該抓緊時間了。

那些覬覦最後一枚靈蓮果的人,在這個時候應該都進山了!

要想得到靈性土壤,不是非得將靈蓮果得到,醫治趙嬈的病症,靈蓮果不一定就有效用。

可是官天想要得到的東西,無論如何他都要努力得到。

而且楊北陵也說了,或許在北翼山脈之中會有意外收穫也說不定。

官天肯定,一個嗜美食如命的人,是不會說謊的。

再說楊北陵也沒有理由說謊,畢竟楊悲風的性命就掌握在官天手中了,若是楊悲風有個好歹,銅錢門基本也算是完了。

這些情況錯綜複雜,旁人根本就無法理清。

得寶物也得在奇遇之中才行!

要想修為更進一步,不僅需要自身的努力和天賦,還需要天地間的靈寶才成。

最近時間太趕,官天還沒有機會製作白岳先去給的靈液藥方,什麼藥效他也不清楚。

如今,還是得先將這裡的事情弄清楚才行! ?站在石門之處,因為有青銅面具的感應,原本關閉的石門又再一次開啟。

官天站在原地,安靜的等待著石門的關閉,心情複雜,有些猶豫。

可是猶豫之中又帶著想要將謎底解開的火熱之情,手指微微動了動,他便拿定了主意。

家有農女初長成 石門緩緩移動,只有一點聲音,風吹之中,猶如翡翠落玉盤。

腳下的感覺,依然是空靈的。

此時官天才有這樣的感覺,先前數次來葯園之內,都是大搖大擺的來去,如今細緻的感受,才發覺這裡的不妥。

連石門之下都感覺是空的,官天心中越發好奇和激動,他不知道,這老仙居下面到底有多大一個密室,或者空間。

試婚老公強勢寵 而這一切,很有可能就是顧憐生一個人建造的,因為只有青銅面具才能感應,而蕭仙仙三女是不能拿動這青銅面具的。

青銅面具猶有千斤,在官天這裡,猶如拿起一個一般的面具一般簡單,而花雪等人卻不敢碰它。

在官天殷切的盼望之中,石門緩緩關閉,最後一聲,猶如翡翠從玉盤之中騰空而起,帶著空靈之聲。

石門之上的青銅面具模型,就在石門的中央,由石門縫隙而將這面具分為左右臉。

一見石門關閉,官天便不再猶豫,青銅面具直接鑲嵌進去,果然剛剛好。

只聞「啪嗒」一聲,猶如纖纖玉手敲響古老銅門之聲,爾後,這石門中央便合為一體,看不出一絲縫隙來。

石門合在一起便將外面和葯園完全阻隔了,除非是從裡面打開,外面的人是不太可能破石門而入的。

可想而知,顧憐生將這一切計劃得多麼的完美。

官天看著緊閉的石門,他不知道顧憐生做一切到底是有個什麼原因,或者說,顧憐生到底是想要幹嘛!

可惜他已經入了青銅面具之內了,不可能詢問,現在所有的疑惑和謎底都需要官天自己去解開了。

在石門合一之時,官天便感覺到了腳下的顫動,帶動他身子輕微移動,他能感覺到,下面的機關啟動了。

這種顫動的感覺卻是從葯園的其它地方傳過來。

官天回眸去看,果然,顫動是從涼亭之中那把太師椅上傳出來的。

在無外力的情況之下,太師椅在不停的晃動,左右搖擺,開始動作輕微弧度不大,隨後便緊貼到地面上去了。

緩緩的,太師椅竟然有下墜的跡象。

「難怪那椅子被顧憐生改動得那麼奇怪,還搬不開,原來是這樣……」

官天凝眉一想,恍然大悟,見太師椅已經下墜了一些,他忙發動龜蝸訣往涼亭那裡去。

先前的時候,官天為了尋找密道口,就在涼亭之中仔細尋找過,發現這涼亭尤其是石桌和太師椅基本無法移動分毫。

那個時候官天就肯定,石桌和這地面是連為一體的。

本以為石桌會是密室入口,沒有想到竟然是這把奇怪的太師椅。

這一下,官天又開始佩服起顧憐生來,也對密室之內的東西更好奇了!

整個人猶如風一陣,直接掠過,穩穩噹噹的坐在太師椅之中。

待他坐入,太師椅便直接停止了晃動,直接帶著他往下墜落而去。

剛入這裡,便感覺地底又一陣狂風出來。

冰冷的狂風,肆無忌憚狂吹著還沒有準備好的官天。

「風好大,還……還有點涼,卧槽,凍死我了!」

官天忍不住吐槽,越到下面越感覺冷風強烈,也更冷了,忍不住打了個寒顫,爾後抱著手臂直哆嗦。

神識一動,一顆禦寒丹出現在手中,官天毫不猶豫的將禦寒丹扔入口中。

慢慢的,身體便感覺不再那麼寒冷,思維也開始清晰了許多。

冰冷的感覺,是人的五官之一的感受,有準備的人受到侵襲的感覺會弱一點,官天第一次來這裡,自然不明白這裡有什麼,所以他一來便中招了。

禦寒丹是那天官天離開老仙居之前,在顧憐生的煉丹房之內拿走的,那個時候他還在好奇,這禦寒丹有什麼用,這個時候他終於知道了。

越往下越冷,冷得刺骨,比整個人躺在雪地里還冷,官天感覺自己似乎在冰冷的雪地里冰凍許久了!

飛吹來是冷的,連呼吸都是冷的,唯有冷風往上面吹拂,卻沒有寒氣往外面泄露。

還有一顆禦寒丹,官天再一次扔進嘴裡,似乎是毫無作用。

「好冷,好冷啊!」

官天牙齒打顫,覺得整個人的血液都凍住了。

上面還是四季如春的模樣,在這裡,怎麼就猶如在冰天雪地一般?

他記得那年冬天他很窮,窮到露宿街頭,冬夜裡他在橋洞下面過夜,那個時候覺得已經很冷了,冷到看不到一點點陽光。

而現在,是冷到連希望都看不見了!

「不……不行,我撐不住了,再這樣下去,我要掛的……」

哆嗦著唇,也不知道他坐在太師椅之中下墜了多久了,他已經感覺不到下墜的驚悚,只覺得自己已經冷得連五官都沒有感覺了!

意念起時,他又陷入了絕望,這椅子不停的往下墜落,一片漆黑,一點光亮都看不到。

絲毫沒有停下來的跡象!

「顧憐生煉製這禦寒丹估計是給他自己用的,這兩顆應該是他用剩下的,連他下去都需要禦寒丹,那我,就……」

意識到這個問題之後,官天便害怕了。

第一次感到害怕!

葯園與世隔絕了,石門之外,四個光頭自然不知道官天這裡發生了什麼事情。

就算是知道,也進不來,就算是進來,也幫不上什麼。

絕望,深深的絕望!

寒冷至極的地方,人會失去行動的能力,連血液都能凍僵到不流淌,更何況是官天的四肢!

在水裡和火里,人還有可能想辦法自救,可是在冰天雪地里,一般情況下就只能等死。

冷,冷到絕望,會距離死神越來越近!

「我得出去,不行……我的命是好不容易得來的,絕對不能死在這裡……還有考古小刁蠻,我還不知道她是否還活著……還有師傅,我還沒有報答他的養育之恩……」

越往深處,寒冷越是強烈,冷風之中,似乎還伴隨著有動物狂嚎之聲,憤怒而血腥。

現在官天已經凍得快要失去神智,對於外面的情況他根本就聽不到看不到了。 ?蒼白的嘴唇因為寒冷而緊緊合在一起,連翕動都不行,眼睛也閉著,睫毛上,全是冰冷的露珠,已經凍結在一起。

耳朵已經冷到沒有知覺,鼻子好好像也已經凍掉了,感覺不到了。

四肢似乎已經被冷冰凍結在一起,無法動彈,整個人似乎就身處在一個巨大的冰雕之中,再也無法移動分毫。

唯有心臟還僅剩一點點餘溫。

這是官天心中最清晰的感覺!

實際上,在他的身邊,只有冷風在吹,而他的五官與四肢還是和之前一樣,根本就沒有因為寒冰而凍結在一起。

隨著冷風,衣袂飄飄,還是那個桀驁不訓的少年。

由他的心開始,不知道為何,竟然被凍結了。

「我……我要出去,一定要出去!!」

官天在心裡歇斯底里的吶喊,喉嚨彷彿被什麼東西給堵住,什麼聲音也發不出來。

牙齒緊咬,他已經感覺口腔之中的腥甜,下一刻,血液從他牙齒縫內流淌出去,不消一秒便又凍結在了一起,牽成一根絲線般。

「好冷,真的好冷,我感覺我要死了,怎麼辦?!」

他後悔自己好奇,後悔自己衝動,什麼都沒有想就進來了,如今該怎麼上去,他也不知道。

混沌。

那一刻,他似乎是想到很多,腦中許多情景浮現,有熟悉的,有不熟悉的。

官天心神在慢慢潰散,感覺整個人就要離開自己身體的框架,似乎就要四分五裂。

可是,他感覺不到疼痛。

「興許是太冷了吧,讓我感覺不到疼痛了……」

懷著最後拼搏的心,官天用盡全力試了試,發現掌破時空和龜蝸訣在這裡完全失去了作用。

這一刻,他才能夠明白,為何方才從石門那裡往涼亭來時龜蝸訣使用起來有些艱難。

後悔,真的是後悔,早知道該留點心眼的!

金色洞府之內東西不多,官天一一試過,絲毫沒有作用,最後的時刻,他將彎月刀祭出。

「既然龜蝸訣和掌破時空都不能使用,那麼依靠火宮之靈修鍊的萬靈之力也不能用了!……不管了,用我自己本來的力氣試試,我可不想死在這裡!」

官天心中憤恨,什麼情緒都湧現出來了!

為了不死在這裡,他不得不全力戰鬥。

「啊–」

兩把彎月刀祭出,左右手各一把,官天呼喝著全力粗魯的往兩邊劈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