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3 日

“斬!”

泉涌天一聲怒喝,劍痕直接斬到毒巫手之上!

“轟!”

一聲炸響,可是並沒有出現那恐怖的對碰之後能量爆出的跡象,而是在霸羽毒巫手包裹之下,劍痕直接被湮滅,毒手氣勢不減,直殺而去!

“不……”

泉涌天怒呵,但是他已經毫無辦法,毒巫手暴發出的速度竟然是四倍音速,一個瞬間就把泉涌天給包裹起來。隨後,毒光四蕩,毀天滅地!

“呼……終於結束了!”柳絳紅和星月同時呼出一口氣,緊緊懸浮的心,終於落下了。

“哈哈……”

“今天你們都要死!”

狂躁的聲音從毒光之中咆哮而出,甚至毒光都有一些停頓! 恐怖的笑聲從毒光之中滾動而出,柳絳紅和星月都感覺到一股直插靈魂的威壓,讓她們腦海一陣轟鳴,甚至有一種道心失守感覺。

那股威壓真的太過恐怖了,泉涌天到底隱藏了多少,柳絳紅和星月都震驚了!

旋即,只見霸羽毒巫手爆發而出的毒光,就被一道道灰色的氣流給磨滅,強大無匹的力量在其中凝固,勁風掃過,一道道毒光就隨風而逝!

這股力量宛如潮水一般星涌而出,灰色身影閃出,泉涌天立刻現身,灰色的頭髮,灰色的眉毛睫毛,甚至連臉色和眼眸都變成灰色!

“這纔是我真正的力量,接下來你們受死吧!”泉涌天立刻變得張狂無比,灰魔劍綻放出一道道猙獰魔光,將星月光芒都給掩蓋!

“灰魔劍,戰鬥吧,將你眼前的敵人,撕成粉碎!”

泉涌天尖銳的長嘯之音爆發,手中灰魔劍就像是復活一般,一根根灰色的骨骼在大劍之上長出,氣息很辣,魔氣驚寒,煞氣逼人。

“殘破石兵!”

霸羽聲音輕輕一顫,一陣嗡鳴聲動,殘破石兵立刻從他體內飛出,一道血光猙獰,氣息強悍滄桑,道道光芒散發,似乎對虎視眈眈的灰魔劍不屑一顧。

“哈哈……”

“一件殘破的石頭兵刃,刀不像刀劍不像劍,簡直就是四不像,看我斷你兵刃!”

泉涌天臉色一寒,手中灰魔劍灰色骨架灰光閃動,凌厲的寒氣立刻爆發而出,一劍劈下,四周天地元氣便出現一片真空,劍勢蕩起,一斬無痕。

霸羽面色凝重,手中殘破石兵一抖,嗡鳴炸響,只見霸羽輕輕揮動殘破石兵,沒有痕跡蕩起,也沒有什麼恐怖的氣勢散發,僅僅是普通一擊!

“嗙……”

一聲沉重悶響瞬間涌現,泉涌天手中灰魔劍一陣悲鳴,而且差點脫手而去,原本血肉模糊的手掌在這一次對碰之下竟然毀去三根!

反觀霸羽,面色平靜,手中殘破石兵一切淡然,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

“什麼?”泉涌天驚寒地說。

柳絳紅和星月兩女也都驚呆了,那件兵刃竟然如此恐怖,輕輕揮動之下就把泉涌天恐怖的攻擊化去。

“接下來,該我出手了!”霸羽凌然一怒,身體一轉,他便消失在泉涌天面前,下一刻,泉涌天只聽到一股輕微的震動之聲,可是他眼中卻是滿布驚恐!

霸羽凌空掠起,手中殘破石兵捲起一層淡金色光芒,猶如巨人開天一般對着泉涌天的頭顱斬去,速度看似慢,可是泉涌天根本沒有一點躲閃的時間。

灰魔劍橫刀而出,一下子擋在頭頂!

“嗙!”

一聲短暫的脆響,泉涌天直接被霸羽轟入地下!

“啊……”

悲吼發出,泉涌天瞬間跳出土地,手中灰魔劍已經出現一大塊缺口,灰色的骨架已經損失大半,中間一條明顯裂痕,已經貫通劍體!

“噗……”

霸羽看似面容平靜,但他體內被鎮壓的毒液瘋狂掠動,猶如一道驚人的巨浪在體內衝撞。古印之力爆發,但不知爲何,這一次竟然難以完全壓制。

“不好,霸羽體內的那股力量已經開始暴動,好像他壓制不住了!”柳絳紅擔憂地說。星月大急,抓着柳絳紅的手臂道:“那該怎麼辦啊?”

“我也不知道,只能寄希望霸羽能夠在那股力量暴動之前,將泉涌天徹底殺死!”柳絳紅說,可是她又何嘗不知道,這有多麼艱難。星月大急,臉色已經通紅,可是一點也幫不上忙!

“哈哈……看來是天要你死,今日誰都留你不得,去死吧!”泉涌天面色一寒,緊緊抓住這個個機會,手中灰魔劍爆發出更強大的光芒,對着霸羽斬殺而去!

“我命硬如天,天收不了我。今日天要殺我,我就戰天,你要殺我,我就斬你!”霸羽低沉地說。

旋即,他整個人都爆發出驚天光芒,眼眸之中金色的光輝更加強盛,魔荒精血快速融於兵血之中,體內震盪的毒液才慢慢被壓制下去。

“斬!”

霸羽雙手並用,殘破石兵突然長大數十倍,上面符文縱橫,光輝跳躍,神祕、滄桑、尊貴、凶煞的氣息完全釋放。

瞬間,巨大的殘破石兵對着斬殺來的泉涌天滅殺而去,氣勢波動中,天地震顫。

“轟!”

一擊之下,泉涌天面色頓時冰寒,他的身軀也瞬間凝聚,手中灰魔劍在碰撞瞬間就被完全粉碎,激盪而下的光輝直接站在他的右臂之上。

“啊……”

“你該死,該死,灰魔之王,賜予你忠實信徒力量吧,隨後我會爲你獻上最精純的祭品,敵人的心臟、腦髓、兵血!”泉涌天猙獰無比地說。

頓時之間,天地散發出一股微妙的波動,灰色的力量慢慢從空間之內逸散而出,然後以一種狂霸的姿態全部涌入泉涌天體內。

力量咆哮,霸羽三人都感覺到濃重的威壓,這是源自絕對實力的威壓。

“斷!”

霸羽怒呵,恐怖的巨刃瞬間切斷泉涌天的右臂,可是泉涌天面色冷然,對自己的斷臂之痛每一絲感覺,彷彿那胳膊不是屬於他的一般。

“感謝最貴的魔王,我將爲你獻上他們的心臟、腦髓、兵血。灰魔之手,給我毀滅!”

泉涌天仰天而起,眼眸徹底被濃郁的灰色代替,只剩下兩根指骨的左臂揮起,凝聚着灰魔之王力量的掌痕瞬間破滅而出。速度,已經達到十倍光速,下一瞬間就已經達到霸羽身前十米!

霸羽眼眸金芒流轉,心底驚寒無比,渾身兵血都有一種凝結成冰的感覺,死亡已經徹底來臨!

這是屬於王的力量,神祕莫測的法之力,法出天地毀!

突然在霸羽胸前,一點微弱的血光散發,那是血發千千心,曦兒的氣息瞬間傳遞而出。“這是曦兒心,願君永珍藏,有它就有我,有你就有它。”淡淡的聲音似乎穿越無數時空傳到霸羽的心底。

“曦兒,不死,不能死!”

“封天鎮妖古碑,給我封鎮!”

霸羽揚天怒呵,兩道赤陽長龍瘋狂呼嘯而出,封天鎮妖兩道古碑散發出凌厲無比的威勢,天地皆鎮,那灰魔之王的力量之手似乎慢了下來。

隨後,兩條赤陽長龍飛奔而出,赤陽飛過,天地元氣都被徹底禁錮,停止了流動。所過之處似乎空間都被凝固,一點空間波動也沒有散發。

“轟!”

封天鎮妖兩道古碑一躍而上,瞬間灰魔之手被洞穿,沒有一痕跡爆發,直接凝固在半空之中。

“古印給我,鎮殺!”

霸羽又一次怒呵,封天煉妖之力盤桓在古印之上,五帝虛影閃滅,神壺吞吐天地,玉龍長吼,便對着着泉涌天鎮殺而去!

“不,不,不!”

心底的恐懼,讓泉涌天接連三個不字爆出!

“灰魔之王閣下,不要丟下我,我以兵血獻祭,藉助灰魔之王之力撕裂空間,救你子民於火海之中。”

“呼……”

似乎天地之間涌現的灰魔之光,都生出意識一般,咆哮之中一道灰色魔影出現在天際,魔手張開一舉撕裂空間,將泉涌天吞噬。

古印律動,這四周空間都被封鎮,強大到極致的力量湮滅而出,要將一切都給煉化!

“啊……”

霸羽一聲哀嚎,他整個身軀都涌現狂瀑的黑色毒光! 黎明拂曉,一道微弱的耀陽之光在地平線上灑下一道紅稠。

一個洞窟之中,霸羽端坐,整個人的軀體已經變成黑色,恐怖的毒液讓他的肌體迅速衰弱着。之前,霸羽吞噬泉涌天的毒液,再加上古印離體,霸羽體內的毒液完全爆發。

之前,石浩天中毒,他用全身功力將毒液全部封印在手臂之上的經脈之中。而霸羽,毒液爆發,他沒有恐怖的力量封印毒液,所以毒液迅速擴散在霸羽四肢百骸。

幸虧,現在古印歸體,赤陽的力量將霸羽的五臟六腑都給包裹起來。可是渾身濃烈的毒液卻在不停地奔騰,瘋狂侵蝕他的骨骼,甚至連他的骨脈都受到衝撞。

總之霸羽現在的情況糟糕至極,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痛苦一波波席捲讓他難以忍受!

……………………………………………………………………………………………………………………………………………………

人族營寨門前,花鸞拖着重傷的軀體,吃力地敲打着寨門。

“吱……”

厚重的寨門被打開,人族戰師透過門縫看到花鸞重傷在地,奄奄一息,整個人虛弱至極。

“是花鸞!”人族戰師震驚地說。

頓時,花鸞一人重傷而歸的消息在營寨之中勁爆而出,人人都在猜測這到底發生了什麼。

“花鸞一人重傷而歸,那豈不是說數百人族精英戰師全部葬身荒林之中,這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是星月一人斬殺?”

“數百人族精英戰師全部葬身荒林之中,霸羽這個剛剛崛起的天才也殞身荒林之中,他們難道遇到了什麼恐怖的荒獸?”

“一人未歸,肯定是遇到天族戰師圍攻,花鸞憑藉一身戰力殺出重圍,而且身受重傷而歸。”

……

三天之後,花鸞從昏迷之中甦醒過來,她又傳出一個徹底讓人族營寨驚爆的消息。“霸羽貪圖星月美色,與星月勾搭在一起,導致數百人族戰師無一生還。若不是,數百人族戰師以死相護,我也殞身荒林!”

“呼……”

“霸羽勾結天族,反叛人族,與星月聯手絞殺數百人族精英戰師,花鸞與數百人族戰師拼死相抗,才逃得一命。”

“卑鄙的霸羽,竟然勾結天族反叛人族,此仇必報,不報我人族浩蕩天威何存!”

“犯我人族,雖遠必誅。誅殺霸羽,振我浩蕩天威!”

“犯我人族,雖遠必誅。誅殺霸羽,振我浩蕩天威!”

“犯我人族,雖遠必誅。誅殺霸羽,振我浩蕩天威!”

……

人族營寨之中,討伐霸羽的聲音已經高漲到了極致,幾乎所有人都對霸羽有一種發自內心的仇恨,不殺霸羽他們一生都不會甘心。

邢劍面色冷凝如鐵,渾身冰冷的殺機讓四周天地元氣徹底凝聚,殺伐之音從他嘴中發出:“叛徒霸羽,我一定要親手屠滅他,才能解我心頭只恨!”

雲海清面色沉重,一言不發。老酒鬼飲着他的美酒,一言不發。一個小胖子雙眼瞪得圓圓的,對着邢劍張牙舞爪奶聲奶氣地說:“他不會的,他就是天生和天妖二族作對的,絕不會和天族勾結在一起。”

“哼!”邢劍冷哼,根本不理會小胖的反抗之音。

突然,又一個勁爆的消息傳來,“柳絳紅被霸羽矇蔽,被騙出人族營寨,至今未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