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0 日

方微雨被這氣場震住了,「我自己去站就好了!與他無關!」

黃教官的脾氣似乎已經到了頂點,他馬上就要發作的時候,楊雲已經識趣地跑向了主席台。

什麼情況啊!他憑什麼幫我?我和他都站在那裡,不就所有的學生都看見了嗎?我和他……我們……天哪,楊雲,他這究竟是要幹什麼啊?

方微雨跑過去的時候還用手撓著頭髮,現在到哪裡怎麼都和他站在一起啊?這著實讓她很痛苦!那種本來相熟的人要裝作很陌生的感覺太奇怪了,方微雨根本沒辦法駕馭她和他的這種關係。

「他倆什麼情況啊!同時被罰……」

「還沒正式開學了,就這麼壯烈!那男生太他媽有能耐了吧!」

「這女的叫什麼名字啊?這一站不就成二班的風雲人物了嗎?」

正在休息的劉亮和肖陽也向主席台這邊看來,「他們這是怎麼了啊!」兩人心裡同時產生了疑問。

「我去打聽打聽!」劉亮朝二班走過去,他並沒有同誰搭訕,只是站到二班休息的附近,就已經聽到了一些風言風語。

「老大,你這不在她身邊,就會出現別的男生保護她……」劉亮在心裡替老大叫苦。

「楊雲,你這是幹什麼啊,你沒必要跟著我一起受罰!」

「你一個人站這兒很沒意思,我過來陪你一起站!」

「你這樣會讓別人胡思亂想的!我和你可僅僅是同學!」

「你放心,我也沒想讓你怎麼樣!你好好站著,免得被教官發現又罰我們!」

方微雨和楊雲小聲低語,兩人都不敢回頭看對方。他們彼此也不敢回頭看對方,總是有一種詭秘的氣氛圍繞在他們同時出現的地方。

「方微雨,以後我們就做好朋友吧,怎麼樣?」

方微雨愣住,好朋友?和他嗎?她還真的沒有想過。其實以他們之前的關係來看,完全可以做朋友的。就是那次初戀風波惹的禍,原本可以成為朋友的人現在卻只能是陌路。

愛你一笑傾 「方微雨,你連和我做朋友都沒想過嗎?」

方微雨回過神來,「之前你送我去醫務室我還沒謝謝你了,還有你買的酸奶和麵包……」

「不客氣……」

楊雲問她能不能成為朋友的問題就讓她這樣岔開了,或許是她沒有想好,或許是她真的不知道該怎樣和他成為朋友。

肖陽突然問劉亮,「方微雨旁邊那男生你認識?」

「他還是我們的初中校友,叫楊雲!」劉亮嘆了一口氣,「老大知道她和楊雲一個班肯定會介意的。楊雲和你一樣,都是燕飛飛的情敵!」

「我現在可不是了,你別亂說!」肖陽斜著嘴角笑著說,「這男生看人有眼光,燕飛飛那傢伙可算是遇到勁敵了!他敢這麼明目張胆地站到方微雨身邊,至少證明他對方微雨是真愛!呵呵……」肖陽笑的發出了聲。

燕飛飛遇到勁敵,他反而很開心看這場熱鬧。只可惜他們爭奪的對象是那個他悄悄藏在心裡的人。

一個小時的軍訓站的方微雨筋疲力盡,她在心裡暗自發狠:「以後就是得罪誰也不敢再招惹教官了,他現在就是神啊!他說讓她三更死,她不可能活到五更!」

「教官讓你們歸隊!」二班一個男生跑過來說。

方微雨正要抬腳向前走,不料兩條腿都站麻了,後腳還沒站穩,人就摔了過去。

「你沒事吧?」楊雲從一側伸手扶住了她的胳膊,他的聲音充滿了男生的磁性。

方微雨緊張地縮回自己的胳膊,「沒事沒事,謝謝!」她慢慢走了兩步,才緩解了腿部的僵硬。

他們歸隊以後,黃教官看上去就像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一樣,正常進行訓練。

幸好他不再拿自己開涮,殺雞給猴看了!之前方微雨還在擔心他會拿這事教訓其他學生,那樣她會更難看的。

下午的軍訓在學生的疲累中結束了,方微雨別了劉珍珍,站在學校門口等著劉亮。 從校門裡擁擠而出的人群里,方微雨兩眼緊緊盯著劉亮的身影。忽然她的肩頭被人拍了一下。她猛地轉頭。

一副俊逸又溫情的臉龐落入她的眼中,燕飛飛也正用深情款款的雙眼看著她,他們四目相對,心中翻湧起幾日未見的興奮和激動。他的頭上一直帶著她買給他的那頂帽子。此刻看著更是一臉英俊。

「燕飛飛!你什麼時候來的……」方微雨驚訝的看著他,聲音軟軟,眼神里流露出欣喜和不可置信,「劉亮中午跟我說晚上一起吃飯啊,他還說讓我在校門口等他……」

「是我讓他那麼說的,我想給你一個驚喜!」燕飛飛的視線一直停留在她的臉上,幾日未見,真如過了幾個月一樣,太漫長了!

燕飛飛慢慢靠近她,牽起她的手。

「這樣不好吧,那麼多學生……」方微雨拘謹起來,臉一下就紅到了耳根。

燕飛飛輕輕拉了一下她的手,然後又放開了。如果她不願意這個時候他牽著她,他願意尊重她的想法。畢竟他們都還是學生。他的心裡還是產生了一點點不樂意,可他沒有表現出來。

「我們走吧!去吃飯!」

「不等劉亮了?」

「他的任務已經完成了!」

燕飛飛嘴角笑出了弧度,方微雨立即明白劉亮只是做了一隻青鳥,傳完信就沒他什麼事兒了。

「你想吃什麼?」

「麻辣燙……」

「我們去老街!」

老街這裡正是人山人海,那家麻辣燙在老街正中間。燕飛飛拉著她擠過了擁擠的人潮,他們坐在了燕子麻辣燙的桌前。

方微雨拿著菜兜點了好多菜,「你看這些夠嗎,你還想吃什麼?」她回頭看著燕飛飛樂呵到。

燕飛飛淡淡一笑,「你看著點!」

燕子麻辣燙的口味很合客人心意,想要多辣老闆都能滿足,怕就怕太辣了你吃不下去。如果嘴饞了想要解饞,那他家就是最好的選擇。

這個點燕子麻辣燙正是人潮高峰期。

老闆動作麻利的接過方微雨遞來的菜兜,把菜放進鍋里開始煮。

「你們班有沒有我們以前認識的學生啊?」

方微雨手裡正在玩弄筷子,那筷子微微抖了抖,她正在琢磨要怎麼跟燕飛飛說這件事情,沒想到他就先問了。

「有啊,我沒想到我和楊雲在一個班……」她的眼睛盯著燕飛飛的臉,仔細觀察著他表情的變化。她明顯看到他的眼神變得暗淡下來,見面時的欣喜已經化為烏有了。

燕飛飛半晌沒說話,他也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只是心裡感到不自在。「他和你還挺有緣份!」他嘴裡忽然冒出來這麼一句。

方微雨的心好像被什麼刺痛了,狠狠疼了一下,「怎麼,你不高興?我看到我和他一個班的時候心情比你還失落了!」

「我有什麼不高興的,如果我能掌控那些事情,我就會早早把自己和你安排在一個班上!」他故作輕鬆的撇了撇嘴。

方微雨被他的話逗笑了,「這兩天軍訓累死了!你呢,你們學校還沒開始軍訓?」

「明天開始!」

他們說話間老闆已經端著他們的菜放到了桌子上,「老闆來碗米飯!」老闆沖燕飛飛笑到:「好!」

燕飛飛把米飯推到方微雨面前,「你先吃點米飯,不然只吃菜太辣了,吃完又會胃疼!」

方微雨心頭一熱,笑意爬上了嘴角,「我們一人一半!」她又拿了一個空碗過來,分了一半米飯給燕飛飛,「你也吃點!」她的笑容始終那麼燦爛,讓他無法抗拒。

店裡又進來兩個年輕小伙兒,他們穿著某餐飲店的制服,聽說話的口音不是本地人,口齒間自帶濃濃的川味兒。

他們點好了菜,與方微雨和燕飛飛同桌而坐。一個小伙兒狎昵地瞅了眼方微雨。

坐在桌子邊上的方微雨只顧埋頭吃飯,根本沒有理會周圍坐著的人。

燕飛飛早已放下筷子沒再吃了,對面坐著的人一坐下就開始抽煙,並且一直說話,口水四濺。打他坐在那裡,燕飛飛就未動過筷子。剛剛他那狎昵的眼神已經激怒他了。

「我們走吧!」燕飛飛忽然不耐煩的說了一句。

「怎麼啦!你不吃了?不好吃嗎?」方微雨側頭看到他陰沉的臉,不知道他怎麼忽然又不高興了。這人的臉比女人的臉變起來還快,真是不知道下一秒他又會變成怎樣!

相府毒妃 「走吧,別吃了!」燕飛飛已經站起身正想要離開。

「為什麼不吃啊? 富豪從西班牙開始 我還沒吃好了……」她的話還沒有說完,只聽她「啊呀」叫了一聲,端著麻辣燙過來的那位小伙兒把湯倒在了方微雨胳膊上。她的胳膊立即紅了一大片。

「你怎麼回事,怎麼端的!」燕飛飛斜眼瞪著那個小伙兒,只見他連「對不起」都沒有說就坐在座位上拿起了筷子。

燕飛飛頓時火冒三丈,他抓起一把筷子,「啪」一下扔進了對方的碗里。他二話沒說,拉起方微雨的手沉著臉說:「走吧!」

方微雨愣愣地看著燕飛飛,他發起火來氣場實在太過強大,從來不會給任何人緩衝的時間。

周圍吃麻辣燙的人目光紛紛向這邊投過來,大家誰也沒有勸架的意思,都抱著想要看看熱鬧的心態,有些仍舊悠閑地吃著麻辣燙。

老闆已經腳步匆匆地朝這邊走來。

不料那小伙兒抄起板凳,朝著燕飛飛的後腦勺就砸了過來。

燕飛飛拉著方微雨,方微雨被這場景嚇得愣住了,恰巧她回頭看了眼那小伙兒,正好看到他抄起板凳向燕飛飛砸了過來,她想也沒想就從身後抱住了燕飛飛。

一時之間,燕飛飛根本沒有反應過來,「怎麼啦!」

抱著他的方微雨卻緊張地閉著眼睛,等待那凳子砸在她身上,她的手臂緊緊地摟著燕飛飛的腰。

但是凳子一直沒有落下來。

燕飛飛看到大家異樣的表情,迅速轉身把方微雨摟進了懷裡,他看到那小伙兒抄起凳子的手被老闆緊緊地抓住了。

「你幹什麼,這麼危險幹嘛替我擋,那一板凳下來你知道後果嗎?」燕飛飛迅速別過臉去,緊握著拳頭就想要衝過去打對方,「你他媽的還有理了是不是,你把人燙了還不道歉,老子就是讓你吃不成怎麼了!你今天敢拿凳子砸我,老子今天就廢了你!」

方微雨猛地抓住燕飛飛的胳膊,因為胳膊的燙傷引起了劇烈的疼痛,她發出了輕微的*。

「走,我帶你去看醫生!」燕飛飛立即反應過來方微雨的胳膊還疼著,立馬平息下怒氣,拉著她走出了人群。

「很痛嗎?」他心疼地拿起她的胳膊輕輕用嘴吹著。

「還能挨住!」方微雨輕輕咬著牙關,盡量表現的輕鬆一些。

一位門診的大夫替方微雨清洗了一下傷口,只是燙到發紅了,沒什麼大礙。那位女護士擦藥膏的時候,下手有點重,燕飛飛看到方微雨臉上疼痛的表情,心裡就像被揪住一樣,一下一下的緊張著。

「護士,我來吧!」燕飛飛不等護士說話,便拿過她手裡的藥膏,蹲在方微雨的面前,「疼了你就喊出來!」

燕飛飛輕輕吹著,一隻手握住她的胳膊,一隻手輕輕塗抹著藥膏。

「疼嗎?」

「比剛才好多了!」

方微雨疼在胳膊上,卻暖在了心裡。

燕飛飛握著方微雨受傷的那隻胳膊,一起走出了門診。

「你剛剛在麻辣燙店怎麼發那麼大火氣啊,你抓起筷子扔進他碗里的時候我都嚇死了!」

「誰讓他不跟你道歉的!你看你的胳膊都燙紅了!」

「就為這事,你不怕和他打架啊!」

「說實話我還從來沒有害怕過打架!」燕飛飛停在街邊樹下,眼睛里滾躺著一股熱流。

「他拿凳子砸過來的時候,你怎麼不先保護自己啊!那一凳子我能挨住你就不能!」

「你以前替我擋那一鋼管的時候你也沒有想過先顧自己啊!」

「微雨,那一鋼管本來就是沖我來的!」

「但我一直覺得是你救了我!如果那天你沒有出現……」

燕飛飛沒等方微雨說完,便緊緊地將她擁進懷裡。他不敢想象如果他沒去會發生什麼可怕的事,但只要他在,哪怕付出一切,他也會保她平安的。

「微雨,做我女朋友你後悔嗎?」

「我從來沒想過我會後悔,我只是每天都會想你……」

「微雨,我喜歡你!」

方微雨輕輕環住了他的腰,享受著這一刻的溫暖。

「微雨,和我在一起總會讓你受傷,你心裡會不會怪我!」

「怎麼會?你沒發現,我受傷的時候你也受傷了嗎?今天的不算!」方微雨笑的像個孩子。

燕飛飛拉起她的胳膊,放在嘴邊,又輕輕吹起來。

「好了,沒那麼疼了!我有那麼嬌氣嗎?」

「我看著疼!」他繼續不管不顧地輕輕吹著。方微雨眼神定定地看著他發起了呆。

一場秋雨一場涼。天氣隨著氣溫的降低已經漸漸轉涼。

燕飛飛手裡拿著方微雨的校服,他抖了抖衣服,披在了她的肩上。「穿著,有點涼!」

方微雨乖乖穿好衣服,又把手伸進了他的手掌里。

「你去學校了嗎?新學校感覺怎樣啊……」

「不怎麼樣!你不在,我心裡很空!」

「飛飛,我希望你能好好學,我們要的是未來,而不是現在,對嗎?」

燕飛飛回眸深情望著她,「你真的想和我有一個未來?」

「你不想嗎?」她抬眸,眼裡水波粼粼,滿眼月光。

燕飛飛沒忍住,一個吻落在了她的唇上,他深深地吮吸了一下,然後放開。「從喜歡你開始我就想了!」他又輕輕啄了一下她的唇。

「我希望我們的感情能善始善終!」方微雨認真的看著他,「我真的想和你好好談一場戀愛,我們一起努力讓我們的初戀開花結果好嗎?」 二中也正式開始軍訓了,第一天早上各班班主任組織學生學習校規校訓手冊,每班還要臨時選班長。

燕飛飛分在三班,尹傑分在五班。

三班的班主任李老師一進教室就要求每個學生做自我介紹。

燕飛飛最愁這種自我介紹了,他的腦海里忽的又想起他第一次自我介紹的經歷,他自然想到了方微雨。不知道她現在在幹什麼……好想和她坐同桌,那樣就可以天天看到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