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7 日

旁邊的李貝貝秀眉又皺了一下,陳金鵬這個兒子,太不識好歹了。

陳金鵬見兒子出言不遜,急忙瞪了他一眼,開口訓斥道:「陳帥,你瞎說什麼!怎麼一點禮貌都沒有?小李和小蘇也是一片好意。」訓斥玩陳帥,陳金鵬略帶歉意地朝蘇北道:「真不意思,小蘇,陳帥年輕不懂事,你別見怪。不過你可能不了解這個澳洲bm純種黑毛和牛,它的確和國內農村裡養的牛有區別,這事啊,你可能真幫不上什麼忙,不過叔叔還是感謝你和小李的一片好意。」

陳金鵬話說的很客氣,不過話里話外表達的意思其實和他兒子差不多。 “呵呵,這回你可把主人氣的不輕,你要的這些東西可都是主人的心尖子,如果不是因爲……”對於聶辰的不客氣,葉老也並不在意微微一笑說道,雖然話沒有說完,但其中的意思聶辰卻是依然明瞭,臉上卻露出了一絲不屑的冷笑,對於別的半步魂帝級強者來說,魂帝級別的敵人確實算得上是噩夢,但對於聶辰來說那隻不過是一個挑戰而已,至於雲天奇,哼,那在聶辰的心裏早已經成爲了死人,而聶辰跟死人從來都是不計較的。

“嗯?你們到底在說些什麼啊,這裏面裝的又是什麼東西啊?”看着聶辰和葉老臉上那近乎於陰險的表情,李曉琪不由得皺了皺眉頭有些疑惑的詢問道,雖然還不知道到底是什麼,但李曉琪還是能清楚地感覺到他們所說的事情應該適合自己有關的,而對於李曉琪聶辰自然也不會有所隱瞞了,微微一笑說道:“沒事,就是我向雲天奇所要的賠償到了,而大小姐你和小青的實力都還很弱,也沒有個趁手的兵器,我也可以利用這些東西幫你們兩人把實力提升一下,在打造出一把適合你們的武器了。”

“哦是這樣啊,不過武器的話我已經有了靈霞長綾,所以不用在打造什麼武器了。”在聽了聶辰的話以後,李曉琪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隨即卻又拒絕了聶辰要爲她打造兵器的事情,至於她口中的靈霞長綾,自然也就是一直搭在其肩上的那條長綾了,而這條看似尋常的長綾實際上則是一件下品玄兵,以李曉琪現在魂君級別的實力,使用這件下品玄兵其實也算合適,當然那也只是在普通人眼中,但是在聶辰看來卻是不怎麼樣的。

“大小姐,雖然說以你現在的實力使用這個靈霞長綾還可以,但那也僅僅只是現在而已,等我幫你提升了實力以後,這靈霞長綾對你只會產生限制,不會給與你任何的幫助,所以還是需要再打造出一件適合你的兵器,當然了,這個霞裳長綾你也是可以繼續留下的。”看着表情倔強的李曉琪,聶辰卻是忍不住苦笑了一下說道,而在聽了聶辰的這番話以後,李曉琪也是露出了一副遲疑的神色,其實聶辰的說法已經是婉轉的了,因爲早在李曉琪和那些皇宮侍衛交手的時候就已經發現,這條跟隨了自己多年的靈霞長綾已經快要承受不住自己這經過孟雲豪訓練的實力了,只不過因爲這條靈霞長綾乃是李曉琪十歲生日那年她父親李何鑫送給她的生日禮物,再加上這靈霞長綾又跟隨她多年,李曉琪自然不願意輕易將其放棄了。

“阿辰,難道就沒有什麼辦法可以幫我提升一下靈霞長綾的嗎,我,我真的不願意就這麼放棄靈霞長綾啊。”在經過一番思考後,李曉琪最終還是無法捨棄這條跟隨自己多年的靈霞長綾,有些無可奈何的對聶辰說道,但對此,聶辰也有些一籌莫展,畢竟天誅劍魂也不是萬能的,像聶辰現在的逆蒼戟之所以能夠被改成仙兵,那也是因爲其材料本身不凡,天誅劍魂才能將其改造的,而李曉琪的這個靈霞長綾所用的材料,卻只能算是個一般的貨色,就算天誅劍魂再有本事也難以將其提升啊。

“算了吧,小辰,你就把她的那個靈霞長綾拿過來吧,這玩意的打造材料雖然不怎麼樣,但如果再加上些別的東西重新回爐,應該也能達到上品玄兵的級別吧,那樣至少夠她用到魂皇巔峯級別,到時候再想其他的辦法吧。”就在聶辰左右爲難的時候,天誅劍魂的聲音卻突然傳入了他的耳中,儘管這靈霞長綾的材料無法讓天誅劍魂看上眼,但簡單的將其提升一下威力,讓李曉琪用到個上位魂皇級別還是沒什麼問題的,只遇到那以後又該怎麼辦那就只好等以後再說了。

“好吧,那你就先把這靈霞長綾給我吧,我想辦法把他提升到上品玄兵。”在聽了天誅劍魂的話以後,聶辰也是有些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對李曉琪說道,而見聶辰終於答應自己留下靈霞長綾以後,李曉琪也很是高興,直接將靈霞長綾交給了聶辰,只是旁邊的葉老卻是被聶辰的這句話給震驚住了,因爲在九州大陸上只要能達到凡·魂兵師的魂兵師就可以打造魂兵了,但是如果能將一件魂兵重新回爐並提升器等級的話,那至少也要達到靈·魂兵師,而像能將李曉琪這把已經達到下品玄兵重新回爐並提升等級的魂兵師至少也要達到玄·魂兵師的頂尖強者才行,而聶辰竟然說他想辦法將這把下品玄兵提升威力,難道說聶辰不僅是一名半步魂帝級別的強者,同時還是一名已經達到了玄·魂兵師的存在了嗎,一時間葉老只感覺自己的大腦一片空白(魂兵師的等級劃分就和魂兵一樣,分別是:凡·魂兵師,靈·魂兵師,玄·魂兵師,仙·魂兵師,聖·魂兵師,神·魂兵師)。

“嗯,放心吧,那小青,你又想要一把什麼樣的兵器呢?”接過靈霞長綾,聶辰又轉而向小青詢問起了小青想要的兵器,而小青再簡單的思考了一下以後卻是苦笑着開口說道:“說實在的,我也不知道我到底適合使用什麼樣的兵器,所以還是交給你來辦吧,不過最好能夠簡單一點。”

“額,多麼天真的想法,我也想有這樣的兵器,不過,小青有一點我還是想要提醒你一下的,任何兵器只要研習到巔峯的話,都是同途殊歸的,所以並沒有什麼所謂的使用簡單的兵器,一切都是看你自己的領悟,不過你的根骨屬於那種較爲輕靈,所以我的建議你使用的是峨眉刺,攻守兼備,而且輕巧便於攜帶。”聽了小青的話,聶辰和李曉琪,葉老等人都不禁露出了一副古怪的表情,最後還是聶辰一臉肅然的說道,原來早在幾個月前聶辰等人還在李家的時候,聶辰就發現小青的根骨屬於那種較爲輕靈的人,而且其手的手指的靈活度極高,正好適用於峨眉刺這種武器。

“嗯……好吧,那就是峨眉刺,那樣也好隨身攜帶。”在得到了聶辰的建議後,小青也只是簡單的思考了一下後,便同意了下來,也就在這個時候,聶辰剛剛點好的菜也終於都送上來了,只是因爲身份的緣故,即便是在聶辰的邀請下,葉老最中還是選擇了直接離開……

“真是的,幹嘛走得這麼快啊,本來還是想讓他幫我們付賬的呢。”看着葉老那漸漸消失的身影,聶辰的臉上卻露出了一副不滿的表情,小聲的嘀咕道,聽得坐在一旁的李曉琪和小青頭上都不禁發出了一道道的黑線,而本來都已經快要消失了的葉老彷彿也聽到了什麼似的,身子微微一頓隨即有加快了腳步瞬間便消失了。

“阿辰,看你剛纔和葉老的交談,你是不是有什麼情瞞着我和小青啊?”待葉老離開以後,李曉琪的臉上卻突然露出了一副玩味的表情看着聶辰緩緩說道,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但是看到聶辰和葉老之前的談話,李曉琪總感覺聶辰好像有什麼事情瞞着自己所以纔會有此一問的,而在聽了李曉琪的話以後,聶辰也是不由得一愣,隨即乾笑了一下說道:“沒,沒什麼事,還是快吃菜吧,這菜都快涼了。”說着聶辰便又故作出一幅餓壞了的表情,開始吃了起來,而李曉琪也沒有再繼續追問下去,只是有些無奈的嘆了一口氣便招呼着小青一起吃起了飯,只是他們不知道的是,也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巨大的危機正在萬里以外的靖國皇室中進行着…… 蘇北禮貌性地道了一句「見外了」,便不再多說什麼。

既然人家不信咱,何必再多說呢?

蘇北可不是那自討沒趣的人,便不再管其他的事情,只是陪著吃了點東西,酒席結束之後,貝貝姐被李牧留下來單獨說點事,蘇北先一人返回自己的房間。

回到房間,蘇北一邊等待著貝貝姐,一邊也沒閑著,從准聖空間內拿出筆記本電腦碼字存稿,經過他最近較長一段時間難得的努力,如今預計五百多萬字的小說已經寫到了快四百萬字,發表的也有七十多萬,有近三百萬字的存稿。

自打《五行煉仙》上架之後,成績一路飆升,如今收藏已經突破七萬,均訂也超過了六千五,接近十比一的收藏訂閱比例,這可是非常少見的。

而且小說的簡繁體出版已經提上了日程,就由紫山文化操作,一切不用蘇北操心,預計年中的時候,實體書就能上市。

蘇北在房間寫作了四十多分鐘,李貝貝才回來。

一回來就跟蘇北說起了李牧和陳金鵬之間的事情。

陳金鵬早些年是做化肥生意的,賺了不少錢,就跟人一起在海城炒房,正好那幾年碰到海城房價爆發,資產短時間內膨脹了好幾倍,錢多了之後,陳金鵬這人開始改變了投資策略,加入了高端餐飲業,在海城周邊的幾個城市開了不少西餐館,一路發展的還不錯,只是最近兩年,餐飲公司生意進入了瓶頸,為了突破瓶頸,想出了參評米其林星級餐廳的策略,可是華國的餐廳想評上米其林星級餐廳哪有那麼容易,想要達到標準,需要在各方面,其中包括餐廳的食材使用上下很大的功夫。

牛肉,是西餐廳最重要的一項食材。世界上最有名的最好的牛肉是日本的神戶和牛,但是從2001年起,日本的牛肉就已經無法出口到華國,陳金鵬的團隊最後選中的是在世界上同樣非常有名氣的澳洲bm家族的純種黑毛和牛,可是,bm純種黑毛和牛產量非常稀少,每個月只宰殺五十多頭,其中一半早就被澳洲的本地餐廳預訂走,出口的量極為稀少,要是能在華國拿到代理銷售權,分到一些配額,那絕對是極大的噱頭,能成為餐廳參評米其林星級餐廳重要籌碼,也可以吸引消費者的目光。

不過,這種名貴牛肉出口份額非常少,想拿到一些份額是非常苦難的事情,陳金鵬打聽到海西省的一個女富豪郭妃麗與澳洲的bm家族關係很好,所以想通過李牧的大哥,也就是李貝貝的父親搭上郭妃麗這條線。

「正好,我堂二叔也有非常重要的事情想找陳金鵬幫忙,所以兩人一拍即合,可沒想到,陳金鵬的一個競爭對手卻搶了他的先,剛剛我二叔拉我去就是為了問我,是不是真的有辦法解決陳金鵬這個事,他還在海城郊區看上了一塊地皮,急需陳金鵬的關係網和資金幫忙,現在陳金鵬的事情用不到他,他心裡很不穩,怕陳金鵬反悔,畢竟像他們這樣的職業商人,都是以自己的利益為重。」貝貝姐一口氣把李牧告訴她的事情全說了出來。

蘇北聽聞,微微一笑:「這個澳洲的bm黑毛和牛我知道。」

蘇北的確知道,當初蘇歸搜集的世界各地名貴牛肉的調查資料里,就有這個bm純種黑毛和牛。

Bm家族在澳大利亞的養牛界赫赫有名,家族五代人都是養牛的。這個bm家族是從1988年開始從日本引進和牛並對其進行培育。作為一個對質量有要求的農場主,Bm挑選的都是日本最著名的三大牛種:松阪、神戶和近江,先天條件好,加上牧場環境優越、水質清澈、牧草肥潤豐富,使得和牛在這裡的生活生長極其愜意,出品的質量一點兒都不比原產地日本差,澳大利亞的和牛也從此發揚光大,尤其是bm家族的黑毛純種和牛,是世界各地牛肉愛好者追捧的對象。

「雖然我沒吃,但是,世界上可不止這一種好牛肉,找另外一種比bm最頂級的牛肉不差,甚至更好的牛肉代替不就行了?」蘇北笑著道。

「你是說北岸牛肉?」貝貝姐點點頭:「雖然我也沒吃過這個bm和牛,但是我吃過日本的神戶牛肉,咱們的北岸牛肉的確要更好。」

蘇北輕輕搖頭:「北岸牛肉極品級的牛肉就已經可以和最頂級的日本和牛媲美了,咱們自己吃的特供級自然要更好,不過我說不是北岸牛肉,而是紫山牛肉。」

「紫山牛肉?」貝貝姐雙眸露出疑惑,忽然想起閨蜜文玉潔在邵市的飯店就是與小北的老家紫山村合作,上次自己去紫山村,的確看到過了牧場。

蘇北點點頭:「紫山村是林間牧場,一開始的養殖技術不成熟,所以牛肉品質要稍微遜色於北岸牛肉,極品級的牛肉產出率不高,不過經過一年時間的發展,如今差不多已經能定期定量產出極品級的牛肉,絕對不會比頂級的日本和牛肉差。」

蘇北想了想,又接著道:「如今唯一要查的,也就是紫山牛肉名氣不顯,在名氣上與日本和牛,澳洲的頂級牛肉沒法比,但是咱的牛肉品質擺在那,名氣遲早會有的,就像北岸牛肉一樣,一開始在韓國也沒有名氣,可現在,一提到韓牛,就會先想到北岸牛肉。」

蘇北拉著貝貝姐的玉手,在客廳的沙發上坐下,擁抱著心愛的女人,繼續說道:「所以這個陳金鵬要是能識貨,我倒是可以幫他,給他配一定份額的紫山牛肉,不過,也不是所有人都識貨的……要不要把西裝拿出來看看?明天我還得穿著去見岳父岳母大人呢。」

說到最後,蘇北話題一轉,主動提出來看看西裝,雖然他更喜歡穿的休閑一下,但是也不是排斥穿正裝,再說,眼看著馬上就要見家長了,蘇北這個心,開始有點緊張了。

至於那個陳金鵬的事,蘇北根本就沒放在心裡,要是貝貝姐決定幫忙,就隨手辦了就是。

就在蘇北和李貝貝說話的時候,陳金鵬已經回到自己的公司,把公司的人召集起來商量接下來的對策。 在靖國皇城最深處的一處大殿之中……

“不行,我絕對不能同意,皇兄,還請您三思啊,一旦讓那件“東西”重現於世的話,不光是我們靖國皇室會被毀掉,就連整個洪州都很有可能因此而遭遇大劫啊。”看着那面無表情的靖國皇帝,靖國大將軍也就是靖國皇帝的親兄弟正威王爺靖岩心臉上滿是憤怒之色的說道,自打他們靖國創建以來,就一直守護着“它”,爲的就是防止“它”重現天地,而這一使命他們也已經執行了長達千年之久,可今天他的皇兄也就是靖國現在明面上的當家人靖國皇上竟然主動要將“它”釋放出來,難怪靖岩心會如此的憤怒。

“夠了岩心,這個決定是由老祖宗直接決定的,根本就不是我們決定的,你只需要將那把鑰匙交出來就行了。”對於靖岩心的憤怒,靖國皇帝靖天禧則是不由得皺了皺眉頭冷然道,同時眼中還不由的閃過了一絲悲哀的光芒,也許在普通人的眼中他是整個靖國的一把手,但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這個靖國一把手的水分有多大,不說別的,就是現在靖國三大勢力中無論哪一個都不是他所能招惹得起的,而對於靖國皇室的一些決策,看似是他來做決定,但是真正的決策人卻是靖木守,簡單來說他就只是一個傀儡罷了。

“什麼?這,這怎麼可能是老祖宗決定的呢,我不信,我不信,我要見老祖宗。”在聽了靖天禧的話以後,靖岩心的臉上立刻露出了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說道,本來靖岩心還以爲這個決定僅僅只是靖天禧和其他人聯手做出來的決定,那麼以他在朝廷上的勢力完全可以將這件事壓下去,但如果這件事情是由靖木守直接作出決定的話,那麼就算加上整個朝廷的文武百官都不可能對其進行改變了,也正因爲如此,靖岩心纔會如此的驚慌失措,不過也就在這個時候,一個陰沉的聲音突然從一旁的側殿傳來:“沒錯,這件事情確實是由我直接作出決定的。”

“老祖宗?爲什麼,爲什麼一定要將他釋放出來呢,作爲我們靖國皇室存在時間最長的您應該是最瞭解,一旦讓他出來的話,會造成多麼恐怖的破話啊,而我們靖國皇室無疑會率先遇難。”看着緩緩從側殿中走了出來的靖木守,靖岩心連忙說道,雖然他從來沒有親眼見到過那個“它”,但從很小的時候,靖岩心就從珍藏在靖國皇室密室的古書中得知了那個傢伙的恐怖,原來早在幾千年前,他們靖國還沒有誕生的時候,這片土地曾出現過一個極其恐怖的怪物,一出現便將這方圓百里所有具有生命力的生物吞噬殆盡,而且就是吃了這麼多的東西以後,這個怪物卻並沒有吃飽,而是向着其他方向繼續吃下去,結果就在這個怪物的吞噬下,近十個國家都遭到了滅頂之災,而且最恐怖的是在那些國家裏還有三個國家是有魂帝級強者坐鎮的存在,可就在那個怪物的攻勢下,這三個國家也沒有幸免於難,結果引來了當時洪州幾個最爲頂尖宗派的視線,最終意識到事情有些不妙的那些頂尖宗派也坐不住了,直接派出了各自門下最強的幾位強者聯手將那怪物封印了起來,而封印的地點正是在他們靖國皇室的正中央。

“唉……岩心啊,你以爲我不知道這一點嗎,可是難道連你也沒有發現我們靖國皇室近在咫尺的滅頂危機嗎。”對於靖岩心的勸告,靖木守卻是有些無可奈何的嘆了一口氣說道,不過眼中卻閃過了一絲暗芒,只是沒人發現罷了,而靖岩心卻露出了一副詫異的表情說道:“嗯?不對啊,如今我們靖國風調雨順,百姓安居樂業,這不正是盛世之勢嗎?又哪來的滅頂危機呢。”

“愚蠢,那我問你,如今但凡在我靖國境內的勢力,是否都對我們靖國皇室言聽計從呢。”聽着靖木守的話語,靖木守的臉色卻不由得一沉冷冷的說道,而在聽了靖木守的這番話以後,靖岩心才彷彿想到了什麼似得,臉上露出了訕訕之色,沒錯,雖然說現在的靖國風調雨順,但是靖國皇室的身份卻開始尷尬了起來,無他正是因爲靖國三大勢力的原因,雖然表面上他們靖國皇室使整個靖國的主宰,但實際上無論是修羅殿,蘭若宗,煙雨殿這三個中的哪一個勢力都不是他們靖國皇室所可以抗衡的,也許現在他們三大勢力沒有染指他們靖國皇室地位的意思,但誰又能保證幾百年以後,這靖國三大勢力還能像現在這麼“老實”呢,正所謂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所以無論是哪個國家恐怕都不希望在自己的地盤上還存在這麼恐怖的勢力。

“你明白了吧,我承認,修羅殿,蘭若宗,雲煙殿這三大勢力現在確實還算老實,但是,你又能不能保證他們以後還會像現在這樣呢,所以,爲了以防萬一,也爲了加強我們靖國皇室的實力,我都一定要放出那個怪物。”看到靖岩心臉上的遲疑之色後,靖木守自然也知道他已經猜出來了,隨即又連忙趁熱打鐵的說道,但靖岩心也不是那麼容易被糊弄的,又皺了皺眉頭說道:“好吧,我承認,這三大勢力在未來確實可能會對我們靖國皇室的地位,但是您又怎麼控制那個怪物呢,要知道,當年可是好幾位魂帝級強者聯手才勉強將他封印起來的,而我們現在的洪州可不像以前那麼強大了,根本不可能再湊出這麼多的高手來對付他,所以放出他以後,他要是再像以前那樣到處吞噬的話,我們又該怎麼對付他呢。”

“這,我自有辦法,你只要乖乖的把鑰匙交出來就行了,其他的不用你管,岩心,你是我最看好的一個後輩,不要逼我對你動手。”終於,在靖岩心的連連逼問下,靖木守終於撕下那張僞善的面具,雙目殺意四露的看着靖岩心說道,也是直到這個時候靖岩心才明白過來靖木守已經不再是以前的那個靖國守護神了,而是一個被惡魔附身的恐怖存在,臉色當即一變,一臉警惕之色的看着靖木守說道:“對不起了老祖宗,請恕孫兒不孝,不能答應您的這個要求。”說着,靖岩心便取出了放置在腰間芥子袋中的兵器,小心翼翼的觀察着靖木守。

“岩心啊,話說回來,自從你當上了這個正威王爺以後,我這個當祖爺爺的就再沒有指點過你的魂術了,那麼今天,就讓我來看看你這麼多年有了什麼長進吧。“看到靖岩心的動作,靖木守的眼睛微微一眯故作出一副感慨的表情說道,說着他那半步魂帝級別的魂力波動也瞬間爆發了出來,一下子便將有着中位魂皇級別修爲的靖岩心死死的壓制住了,而感受着這股恐怖的威壓,靖岩心的眼中先是閃過了一絲驚懼光芒,但隨即一想到那鑰匙的重要性,心便再一次堅定了下來,腳在地上輕輕一點,揮舞着手中的長槍,靖岩心瞬間化成一道黑色幻影衝向了靖木守。

“六品中位魂皇巔峯,不錯,不錯,但是別忘了,我們之間可足足有四個小級別的差距啊,所以今天你還是給我老老實實的呆在這裏吧。”看着向自己發出全力攻擊的靖岩心,靖木守卻是十分不屑的冷笑了一下說道,說着便伸出了一隻手,也不做任何的防禦就這麼直接拍了過去……

不好意思,因爲昨天大年三十太忙了,所以忘記上傳了,請各位讀者大大見諒 (感謝腦瓜兒童鞋的打賞)

貝貝姐終究還是念及自己堂二叔李牧的難處,在徵求蘇北的同意之後,打了個電話給他,告訴李牧,要幫陳金鵬可以有兩個選擇,一是北岸韓牛,二是紫山牛肉。

當然,貝貝姐只說了紫山牛肉是蘇北家裡自己牧場養出的牛肉,如今還只在湘省略有名氣,不過牛肉品質不會比那個澳洲的頂級牛肉差,對於北岸韓牛,貝貝姐更是沒有多說,只講了蘇北認識北岸韓牛的老闆,可以幫他們爭取到一些出口份額。

至於二選一選哪種,則由他們自己商量。

陳金鵬正在公司召集高層開會,接到李牧的電話后,把這個事與在座的公司高管們說了一下。

「董事長,這個紫山牛肉我聽說過,相信大家都聽說過最近業內出現過一本叫做《紫山指南》的雜誌,這個紫山牛肉和這本雜誌同出一源,雖然這本雜誌模仿米其林,在業內很多人都在看笑話,對於雜誌我不發表意見,但是,紫山牛肉專門去品嘗過,肉質的確非常好,至於好到什麼程度,嗯,怎麼說呢,個人感覺而言,似乎還真不比bm的頂級黑毛和牛差。」負責市場調研的主管說道。

《紫山指南》已經發行兩期,在業內的引起的波瀾不大,雖然有自己獨特的東西,但是大家怎麼看都覺得是模仿《米其林指南》,創立亞洲人自己獨特的餐館飯店品級制度,在很多人看來,是異想天開的,所以等著看《紫山指南》笑話的人不在少數。

「那紫山牛肉怎麼可能比得上bm的頂級牛肉,彭總監,你別開玩笑了,這bm的頂級牛肉,在全世界也都是最好的一類了,那個鄉下人家裡養的牛能媲美?呵呵,國內什麼時候出現這麼好的牛肉了?我陳帥怎麼不知道?」陳帥見父親接了個電話,居然在公司會議上又提起那個叫做蘇北的人,而市場調研部總監居然還說什麼紫山牛肉不比bm的頂級牛肉差的話,本來就看不過那個鄉下人的陳帥,忍不住當場出言譏諷道。

陳帥的話一出口,市場調研部的總監臉色立即變得難看起來。

陳金鵬瞪了自己兒子一眼:「讓你來公司學習,現在還沒你說話的份,給我老老實實聽著就行!」然後對市場部總監道:「小彭,這小子胡說八道你別忘心裡去,這個紫山牛肉真的有那麼好?還有,哪個北岸韓牛的情況,你們調研部了解多少?」

陳金鵬在商場闖蕩多年,自然心思細膩的多,可不是陳帥這種年輕人能比的,他清楚,既然李貝貝這個年輕有為的外交官兼副省長之女能說出來,顯然不會是無稽之談,自然有她的道理,顯然李牧也是這樣想的,才會把她侄女的話轉告給自己。

「沒關係董事長,陳少也是擔心公司的發展。」那市場總監知道自己只是個打工的,這個公司說到底將來還是面前這個跋扈的年輕人的,自己沒必要得罪少東家,整理下心情繼續說道:「大家知道,工作的原因,我每次去外面出差,都會到當地有名的餐館飯店吃飯考察,上次我去湘省的星市出差的時候,特意去了一家第一期《紫山指南》上列為七品的飯店,嘗了這家飯店的各色菜肴,據《紫山指南》上介紹,這家飯店的各種食材均來自一個叫紫山村的村莊,根據飯店的名字,我猜測這家飯店應該就是這個紫山村的人開的,我嘗過的幾道菜,味道確實非常好,其中一道牛肉土豆湯用的牛肉就是紫山牛肉……說句老實話,雖然他們那是中餐廳,烹飪的方式與我們西餐廳不一樣,但是作為一名經驗豐富的食客,我還是能嘗出來,他們用的牛肉,要比我們餐廳的牛肉好很多!本來我是想向公司推薦的,可是公司已經把發展策略定位為進口的頂級牛肉,所以我就沒有再提出來。」

陳金鵬聞言,眉頭有點皺:「你去的那家飯店只是七品?《紫山指南》那本雜誌我也翻過,好像他們推出的飯店品級制度裡面總共有九品,和古代的官階一樣,一個七品飯店用的食材就要比我們餐廳的要好?那他們的裝修和其他服務水平如何?」

彭總監回憶了一下,回道:「服務水平還是很高的,衛生也不錯,裝修檔次也很好,復古田園風格,進門就給人感覺很有特色,聽本地的食客說那家飯店開業也沒多久,但是生意極好,已經準備開連鎖了。」

陳金鵬聞言,沉思了一會,問道:「小彭,以你來看,要是用這種紫山牛肉,能否達到米其林那邊的標準?」

彭總監猶豫了一下,還是說道:「董事長,不管是日本的頂級和牛,還是澳洲那邊的頂級牛肉,我都吃過不少,單單是從牛肉的品質來看,紫山牛肉應該是很接近頂級牛肉的,但是,名氣是完全沒得比,大家都知道,西方人對咱們華國很多方面都有便見,能不能通過米其林的要求,我也實在不好說。」

彭總監的話,意思很明顯,那就是從他作為一個老食客的角度來看,紫山牛肉的品質極高,但是沒有名氣,不敢保證能入了米其林派出的考官的法眼。

「那說一下北岸韓牛,你們調研部了解多少?」陳金鵬轉過話題。

提到北岸韓牛,彭總監精神一震,示意陳金鵬等人稍等一下,出了會議室,然後很快又回來,手裡拿了一份資料,坐下來說道:「董事長剛剛提到北岸韓牛,我就有印象,當初調研部在篩選牛肉品牌的時候,我記得好像看到過這種牛肉,果不其然,剛剛在我們淘汰的牛肉品牌資料里找到了它。我剛剛回來的路上翻了一下,我們之所以淘汰這份資料,不是這個牛肉品牌不好,相反,這個北岸牛肉,如今是整個韓國最有名氣的牛肉,售價極其昂貴,堪比頂級神戶牛肉,據我們得到的資料,北岸牛肉,雖然是一個新興的牛肉品牌,但是在韓國的高端牛肉市場,已經佔到了百分之四十一的市場份額,另外這種牛肉,還是韓國為數極少的,能出口到歐洲的頂級牛肉。」

說到了這裡,彭總監停頓了一下。 彭總監環顧四周,然後把手中有關紫山牛肉的資料遞給董事長陳金鵬,繼續說道:「我們之所以淘汰了這個品牌的牛肉,除了它是新興品牌,不如bm這種老品牌有名氣之外,主要原因是我們沒有任何可能性能拿到這個牛肉的出口配額。」

說到這裡,彭總監用極其肯定的語氣說道:「不過可以肯定的是,要是我們的兩家準備參評的西餐廳能使用北岸牛肉,絕對能通過米其林方面的標準,至少在牛肉這個食材上是絕對可以的。據我所知,這個北岸牛肉出口到歐洲的對象,可都是高級餐廳,其中就有一家米其林二星餐廳!」

彭總監的話讓在座的所有人精神一震,包括董事長陳金鵬,甚至一聲不吭的陳帥。

陳帥雖然看那個叫蘇北的人不順眼,但是他也不是傻子,只是心裡嫉妒那個土包子居然能有李貝貝那樣的極品美女做女朋友而已。

「那個土包子真的和韓國的北岸牛肉有關係?」他心裡嘀咕著,不過立即想起來,李貝貝目前就在韓國工作。

夜色早已降臨,陳金鵬知道那個叫蘇北的年輕人明天早晨就要和李貝貝坐飛機前往海西省,他覺得自己應該趕快行動起來,趁人還在海城就把事情搞定。

雖然手中的西餐廳已經開了十家,都還不錯,但也就是不錯而已,這次參評的兩家西餐廳是他事業轉型的能不能成功的關鍵點,謀劃了兩年,不容有失。

「幫我找一家適合談事的高檔夜宵店,我要請人。「陳金鵬當機立斷,立即吩咐身邊的秘書,然後他自己站起來,去外面打電話了。

……

李貝貝接到二叔李牧電話的時候,正和蘇北從外面逛完街回來,還給蘇北買了一套新的休閑西裝,從韓國帶回來的那套放在箱子里,有點起皺了,明天又急著要穿,所以索性買套新的。

「二叔……邀請我們吃宵夜?那等一下,我問問蘇北。」

電話接通知后,貝貝姐聊了兩句,然後看向蘇北,低聲道:「二叔說,陳金鵬請我們吃夜宵,估計是為了他那事。」

蘇北躺在沙發上,已經有點不想動了,微微皺著劍眉,道:「你跟二叔說,要是他決定讓我們幫忙,就讓他二選一,隨便選一個,選好之後告訴我們就好了,到時候我會讓人跟他聯繫的,今天就算了,太累了,明天還要起早呢。」

蘇北是誰,尤其是什麼人說見面就見面的?要不是看在貝貝姐的堂二叔李牧的面子上,別說幫忙了,就憑他那個牛逼哄哄的寶貝兒子,別說陳金鵬了,就是陳金龍,蘇北都不帶多看一眼的。

貝貝姐自然和蘇北是一心的,蘇北說完,她直接拿起手機和她二叔說了。

掛了電話,貝貝姐對蘇北道:「二叔說,等會再打過來,他再和陳金鵬打個電話問一下他選哪一個。小北,你說這個陳金鵬會選哪一個?」

蘇北正在看電視,有日子沒看國內的電視了,感覺廣告也挺好看的,聞言,想也沒想,直接道:「估計他會選北岸牛肉,如今北岸牛肉名聲在外,雖然國內知道的不多,但是他們就是做餐飲,打聽一下就能知道。」

果然,沒過多久,李牧的電話再次打過來,告訴李貝貝,陳金鵬選的是北岸牛肉,希望蘇北能夠從中牽線,從北岸牧場拿到了一些出口份額。

蘇北聽到這個結果,雖然早有預見,但還是忍不住搖了搖,輕聲嘆了一句:「何必總是喜歡跪舔外國人呢。」

雖然北岸牛肉實際上是蘇北的,但是在明面上卻是韓國的牛肉。

在蘇北看來,最明智的選擇是選擇紫山牛肉,然後順著參加紫山指南品級體系,退出那什麼米其林星級參評。

不過那陳金鵬如何選擇他是無所謂的,幫忙也只是因為貝貝姐的二叔。給蘇歸打了給電話,讓他聯繫一個北岸牛肉擁有向華國出口資質的渠道代理商,幫陳金鵬解決一下問題。

至於價格方面嘛,該多少是多少。

要是選紫山牛肉,那蘇北肯能還會給點優惠。

……

第二天一大早,蘇北就和貝貝姐達成海城到江寧市的飛機抵達江寧市的機場,然後打的前往省干休所,不過中途接到了貝貝父親李平的電話,讓他們先去家裡那點東西,然後和貝貝姐的母親一起去爺爺那,於是又改道去了省府大院。

西海省,華國西南部的一個大省,古時候這裡是一片荒蕪之地,是貶臣和流放犯的歸屬之地。不過今時不同往日,如今的西海省,已經成了鏈接東南亞經濟流通的經濟大省,作為西海省的省會,江寧市也從一座怎麼繁華的古都轉變為一座完完全全的現代化大都市。鱗次櫛比的高樓大廈,川流不息的街道,來來往往的行人,無處不在的繁華,讓人再也看不到往昔的荒蕪。

兩人達到貝貝姐家的時候,蘇北的未來老丈人李平和岳母娘趙雅琳都在。

蘇北和李貝貝不知道,其實在他們來之前,家裡還發生了一點有趣的小插曲。

終於要見到自己女兒的男朋友了,李平發現自己這個副省長居然也有點激動了,和妻子趙雅琳一說,趙雅琳直翻白眼:「還不是你把女兒慣的,她這麼多年不談戀愛,不找男朋友,我都快懷疑她是不是取向有問題了,唉,都三十一了,終於帶男朋友回來了,能不緊張嗎?」

蘇北進屋的時候,李平和趙雅琳就盯著他看個不停。

蘇北這個准聖傳人,各國的國家元首在他面前也是只會當個普通人看待,可現在被自己未來老丈人和未來丈母娘盯著,心裡卻頓時緊張起來,見貝貝姐喊「爸」「媽」,差一點沒跟著一起喊出來,好在他很快穩住,知道一見面就叫「爸」「媽」太浮誇了,不穩重,連忙改口,神色有些拘謹地,禮貌地叫了聲:「叔叔,阿姨,你們好。」

蘇北不知道,此時李平和趙雅琳心裡說了同一句話:「終於見到活人了。」 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