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8 日

早嚇的躲在自己父親身後了。

這一戰讓兆一肝膽俱裂。

剛開始來到秦漢時空時還信心滿滿,以為滅殺一個區區戰神境以下的年輕人不是什麼問題。

重要的是如何擴張黑暗神界的地盤。

兆一的遠大理想就是像父親一樣擁有自己的虛擬黑暗神界。

能夠隨時籠罩一方時空,並將其轉化成自己的領域。

但現在,當兆一看見夏洛奇居然從自己父親的本命宿尊寂滅琉璃塔中逃遁出來,還轟了一拳。

那一拳的威力簡直讓兆一感覺到窒息。

他怎麼可能這麼強大?

隱隱然可以跟自己父親叫板了?

龍心暗盾都出現裂紋了。

那可是自己父親的絕對防禦啊!

混沌境初級巔峰的防禦啊!

怎麼會呢?

磐若與兆一都不明白的是,夏洛奇得到的是神元境大門傳輸的精純精神力與林元偷偷加持的黑暗混元。

這黑暗混元無視磐若的護盾,自然是一拳就砸碎。

琉璃塔的崩解也是林元暗中點出一指。

那一指名曰「混元破空」。

跟夏洛奇所悟的虛空之力有異曲同工之妙。

只不過林元的混元破空是完整的虛空之力。

林元也沒想要磐若的命,因為那樣會很麻煩。

黑暗之神安德拉注視著黑暗神國的一切。

儘管自己是神國大長老之一,若是直接擊殺七十二護法之一的磐若,將難逃安德拉的嚴懲。

安德拉可是虛空神接近巔峰的存在。

雖然現在宇宙紀元的輪轉對他不利,可他若發起飆來,以林元現在的實力怕難以抵擋。

所以,林元僅僅擊發百分之十。

磐若只是混沌境巔峰,自然無法窺破林元的這一指。

磐若將所有的震驚理由全部歸於夏洛奇。

夏洛奇如此驚艷耀眼,使得磐若第一時間就將對戰錄像傳回了黑暗神國的信息管理處。

秘書安琳娜收到磐若的文件,打開后不禁樂了。

「可憐的護法,怎麼會弄的這麼狼狽?」 「這個愛子成狂的磐若,真是讓人哭笑不得。」

林元站在虛空中,看著夏洛奇一拳轟裂了磐若的龍心暗盾后不禁有些可憐磐若了。

勾心女人香:邪性總裁乖乖愛 「行了,再下去磐若要瘋了。」

林元手掌一伸,正在要轟出第二拳的夏洛奇忽然失去了磐若與兆一的身影。

隨即,林元對磐若說道:

「行了,回去吧,兆一的修為還需砥礪才行。」

磐若心神一愣,有些發獃。

這聲音明顯是從虛空中傳來的。

「難道大長老林元已然抵達虛空境了?」

既然虛空神開口勸說,那是很給自己面子了。

磐若此時自然不敢耍橫了。

帶著那嚇傻了的兆一,黑雲收縮,消失在天際。

朗朗乾坤,秦漢時空中最後一縷陰霾消散不見。

朱門小嫡妻 兆一在各大城市設立的罪孽之壇也全部化為黑暗能量回歸黑暗神殿。

磐若返回神殿後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大門關上,對兆一說:

「從今往後,不到虛空,不許出門。」

說完,閃身出去,把兆一留在神殿門內。

黑暗神殿中有無數修鍊至虛空境的秘籍與法門。

可兆一現在需要做的是重新找回自信。

這一戰把他的自信與驕傲給打沒了。

「大概需要多久我才能從陰影中走出來呢?」

兆一又哭了。

哭的十分傷心。

他怎麼會忘了自己說的「以後跟你了」的許諾呢。

磐若自然是極好的父親,可是太不會教孩子了。

兆一從小嬌生慣養,性格上有極大的缺陷。

讓這樣的心境去衝擊虛空,那不是一個笑話么?

恐怕連混沌境都難以企及。

「人家的孩子有父母疼,我的孩子我為什麼不好好相待呢?」

「偏要讓他吃遍人世間所有的酸甜苦辣,我這麼做究竟對還是不對呢?」

林元看見磐若關上神殿大門后流下一行老淚,不由的反思自己的所作所為。

「夏洛奇,你很能打是吧?」

「居然敢打傷我們黑暗神界的護法神。」

「你知道這個後果么?」

林元在混元虛空中出現在夏洛奇面前問。

「哦,這麼說,你剛才看見了一切?」

夏洛奇正努力在恢復自己那殘缺的百分之十的肉身。

有些尷尬。

左臂沒了。

耳朵掉了一隻,右腳大拇指沒了。

屁股上一塊堅實的肌肉也不見了,露出有點慘的白骨。

好在恢復肉身不需要花費什麼時間。

夏洛奇的生命力十分強大,主要是精神力剛剛得到磐若寂滅琉璃塔內黑暗能量的補充。

神元境大門的作用實在太大。

夏洛奇雖然不是很明白,但他知道冥冥中有高人幫了他。

但他不確定是不是面前的這個人。

世界多稜鏡早就偷偷的掃描了過去。

什麼也沒有,面前的這個人似乎不存在。

「好厲害!」

夏洛奇現在的眼界已經很高。

尤其是自己明悟出一絲虛空之力后就知道越是虛無縹緲越可能是能量極大的存在。

因為他們早已超出了物相。

抵達了靈體。

這虛空,莫不是自由的思想么?

夏洛奇對於林元的問話沒有作答。

只是好奇這個黑衣人為何要如此跟自己說話?

還假裝嚇唬他。

這麼高的實力,只要一根手指頭自己就得無條件的死去。

可他竟然選擇了用語言來嚇唬自己。

就像一個不太會跟人交流一樣。

夏洛奇由此心中感覺到些奇怪了。

「你的後果就是激怒黑暗之神安德拉!」

「你知道激怒黑暗之神的下場是什麼么?」

「那就是萬劫不復,萬劫不復!」

林元察覺道夏洛奇對他的分析了。

有些緊張,有些激動,也有些歇斯底里。

這麼久沒見兒子的面,現在發現兒子居然如此出色。

竟然面對黑暗之神的護法也無懼。

太給力了,比自己年輕時強!

雖然自己暗中出手幫了忙。

林元知道,即便自己不出手,夏洛奇也未必會被磐若的寂滅琉璃塔給溶解掉。

因為林元是看見夏洛奇說連接的那扇神元境大門的。

林元當然知道那扇大門意味著什麼。

可遇不可求的機緣。

甚至連自己也很難遇見。

可自己的兒子擁有了這份宇宙中最為獨特的禮物。

怎麼能不激動呢。

「好了,好了。」

「咱們不說黑暗之神了,我只想問你,你為何不一掌將那可憐蟲兆一擊斃?」

「哼,免得髒了我的手,我不殺弱的。」

夏洛奇冷冷的說道。

林元心中一驚。

這孩子的內心居然如此強悍。

林元手指一點,兩人面對的場景瞬間變幻了。

江南的一片山谷中,正是春花開遍的季節。

「你認得這個地方么?」

林元問。

「好像有些熟悉。」

「那這個女人呢?你可認得?」

林元問。

「我現在不敢確定。」

「但我想她現在應該不會有事。」

「是,我知道,我只想告訴你,她就是你的母親。」

「哦,你怎麼會知道?」

夏洛奇說完,立刻就意識到面前的這個人的身份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