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6 日

早在服食丹藥的時候,李逸晨便已經丟了數件仙師級靈器進入逍遙聖戒。

當然在劍竹林參悟,劍竹林隔絕了空間,所以聖戒空間中的沈紫煙並沒有受到影響,但李逸晨卻知道,自己離開劍竹林之後,若是沒有更多的資源填進聖戒空間,沒有足夠的力量支撐,沈紫煙的情況會相當的危險。

如今顯然已經足夠沈紫煙支撐一段時間,但得了好處的劍靈並不滿足於那麼點資源。

「若是再給你資源,紫煙會不會恢復得快一點?」李逸晨並沒有急著給予。

「不能!」不過得到的卻是劍靈乾脆的回答,「她強行彈奏瑤琴清心咒,這種生命力的破壞不是外力所能彌補的,除非能找到雙魂草!」

雙魂草,一草生雙魂,一魂孕生機,一魂固神魄。

雙魂草可以說是肉身神魄兩大補,一旦服下,肉身和神魄都會達到一個可怕的地步,往後的修鍊之路更是順利無比。

畢竟修鍊修的就是身和魂,這兩樣都得到極大的滋補,境界想要提升得慢都困難。

不過功效如此的雙魂草自然也不是地攤貨,相反乃是有價無市之物,李逸晨記得自己當年第一次進入聖域之時,也曾聽過關於雙魂草的傳說,據說乃是鎮天宮的傳承之寶,歷代已經傳了數萬年,依然沒有哪個弟子有資格將其服用。

「如果沒有雙魂草呢?」李逸晨知道以自己如今的實力想要得到雙魂草絕對是不可能之事。

「如果沒有的話,那麼她什麼時候醒來就得看運氣了!」劍靈說道:「也許一天,也許一年,也可能是十年、百年,乃至千年!」

「好吧,我想想辦法吧!」與沈紫煙久別重逢,李逸晨自然不願意再去等上千年之久,看來這雙魂草就算是再難自己也得想想辦法。

不過好在自己離開聖城統治的那片天地,外面廣闊的天地中也許找到雙魂草的可能會更大一些吧…… 長民江上,一艘小漁船,在江水中奮力前行。

好在妖物屍體不少,讓江水不是那麼湍急,否則的話,小漁船早就被沖走了。

“殿主!”

小何立於撐着槳,大聲呼喊。

豪門壞老公:貪玩小妻送上門 望不到邊際的長民江,沒有傳來回應,只有一具具屍體,從上流漂下來。

小何奮力划船,向上遊而去,不停呼喚着殿主。

一具具屍體漂流而下,各色妖血流淌,妖氣沖天。

灰濛的妖氣,似將烈日遮掩,長民江上空,昏暗而壓抑。

“殿主。”

“殿主……”

時間流逝,天色傍晚降臨。

呼喊聲不斷響起,小何喊的嗓子都快啞了,看着茫茫江水,毫無蹤跡,他有些想放棄了。

他順着妖物屍體漂流,不斷向前,可那位殿主,早已不知清理了多遠。

也許,那位殿主早已殺到長民江盡頭,也許已經離開。

遠處的水域之中,殺生佛相震動,江道明佛光一頓,目露奇色:“有人在呼喚殿主,是在尋我?”

“會是誰呢?七王的人,還是武當,峨眉?”

江道明收斂殺生佛相,衝出水面,御空而去。

呼喊聲已經停下,小何癱倒在小船上,劇烈喘着粗氣。

他太累了,打算歇一會,繼續呼喊,再給自己最後一次機會,如果還找不到,那便回去。

突然,他瞳孔一縮,看見天空多了一道人影,而且,那道人影看見了他。

江道明目光掃視長民江,看見江上小漁船,御空而下:“你是長民江附近漁民?”

小何一震,連忙起身:“是,小的是長民江漁民,敢問閣下可是殿主?”

“殿主?剛纔呼喚本殿主的是你?”江道明詫異道:“何事呼喚本殿主?”

“殿主,你要爲我們做主啊。”小何雙膝跪地,不斷叩首:“您補償給我們的妖物屍體,被玄蛇谷和水月門搶佔了,他們還毒死了我的朋友,和幾位兄弟。”

“嗯?”江道明目光一寒:“玄蛇谷和水月門,究竟是怎麼回事?”

“殿主,今天一早,我們準備捕魚,發現碼頭處全是殿主留下的妖物屍體,殿主說是補償給我們的,我們欣喜若狂。

可是,沒多久,水月門和玄蛇谷的武者來了,霸佔了碼頭,佔用了我們的漁船,將我們全部趕走,跑的慢的,當場被毒死。”

小何悲痛地道,滴淚橫流。

“玄蛇谷,水月門。”江道明眉頭微皺,輕嘆道:“是本殿主考慮不周,遺忘了這些江湖門派。”

“殿主。”小何擡頭,小心翼翼地看向江道明、

下一刻,卻是感覺身子一輕,已經出現在空中。

一道真氣包裹着他,御空而去,所去方向,正是碼頭所在。

“安心,本殿主會爲你們做主。”江道明溫聲道。

“多謝殿主。”小何激動地道,想要拜謝,但他在空中,完全被真氣託着,一動之下,身子不穩,連忙僵硬起來,呼吸都凝固了,生怕掉下去。

江道明淡淡一笑,真氣託舉着他,道:“第一次帶人飛行,本殿主考慮不周,無需多禮。”

“殿主,玄蛇谷擅長用毒,傳聞他們能毒死七層頂峯武者,水月門也有七層武者,您要小心。”小何連忙道。

“小小二流門派,也敢猖狂。”

江道明淡然道,腳下龍象若隱若現,瞬息間劃破天穹。

晚霞消失,黑夜降臨,昏沉的暗夜,籠罩大地。

長民江玄州碼頭,火把照亮黑夜,兩派武者,還在搬運者妖物屍體。

這妖物屍體太多了,不斷有屍體從上流漂下,像是搬不完一樣。

一位水月門武者擦了擦額頭的汗,面上掩飾不住的笑容:“真是好運,也不知道是哪位傻子,殺這麼多妖物,卻不帶走。”

“聽漁民說,是什麼殿主殺的,可能是民江城殿主,心裏窩火,無處發泄,來這裏亂殺一通。”玄蛇谷武者接話笑道。

“還真是,民江城那位殿主確實挺窩囊的,不過,他來這裏殺,還不是便宜了我們?”

武者們哈哈大笑,想到那位民江城那位殿主,他們就感覺到好笑。

除魔殿殿主又如何,說是掌控一城,處理武道上的事情,但在他們兩大派面前,有氣也只能忍着。

“趕緊搬,再過段時間,其餘武林門派,就趕來了。”

一位中年執事催促道。





高空之上,突來高亢龍吟和雄渾象哞之聲,響徹碼頭上空。

“什麼聲音?”

衆人面色一變,擡頭望去,金色神龍,金色神象破空而來。

“那是……”

“御空而行!”

兩道身影,踏着龍象而來,如同一顆流星一般,墜落而下。

轟隆隆

一股磅礴氣浪,衝擊四方,金色龍象真氣,席捲整個碼頭。

噗嗤

“呃啊……”

血水噴灑,淒厲的慘叫聲響起,龍象真氣掃過,無論是玄蛇谷武者,還是水月門弟子,下到普通弟子,上至執事長老,全部吐血橫飛出去,落入江水之中。

“本殿主留下的妖物屍體,補償給漁民,豈是你們能佔據的?”

江道明聲若洪雷,響徹在每個人耳邊。

一位中年執事悶哼一聲,一口血水吐出,掙扎起身:“你是哪來的殿主,我們乃是水月門和玄蛇谷之人,就算是民江殿主,也要給我們三分薄面。”

“我自江陵來。”

江道明右掌輕揚,一道遮天巨手凝聚,磅礴吸力釋放開來。

噗通之聲響起,一位位武者衝出水面,被巨手吸納。

恐怖的佛意和龍象真氣瀰漫,一位位武者在掌中炸裂,化作血霧。

中年執事面色一變,想要逃走,卻是遲了,同樣飛向遮天巨手。

玄蛇到一位六層執事,身上爆發出毒煙,可毒煙還未接近,直接被龍象之威磨滅。

遮天巨手落下,直接將兩人抓在手中。

“你回去吧。”江道明放開小何,淡淡道:“明日讓漁民前來此地打撈妖物屍體,這兩派,不會再出現了。”

小何呆呆地看着這一幕,聞言連忙跪倒:“多謝殿主,多謝殿主,還請殿主賜下尊名,小的一定爲殿主立長生牌位,日日供奉。”

“供奉便不必了,江陵總殿主,江道明。”

江道明淡然一語,帶着兩人沖天而起。 「我會找到雙魂草的!」與劍靈交談之際,李逸晨已經進入這片空間的邊緣,遠遠已經能看到一道玄光之門。

「你在找到雙魂草之前先給我扔一些資源進來啊!這次讓你突破到聖王境,聖戒空間中的力量幾乎消耗大半,再不及時補充,小雷他們的修為想要進步就困難了!」見李逸晨仍然沒有主動上繳的感悟,劍靈又補充道:「現在聖戒空間已經穩定,你可以隨時存取物品,而且你扔進來的資源,若是對你有用的,我一定保留,如何?」

劍靈自然知道李逸晨沒有直接把收到的那些儲物靈器放入逍遙聖戒,就是怕放進了拿不出去,或者自己又如以前一樣,直接把扔進來的之物一起煉化來滋補聖戒空間。

「好吧,不過你說的,若是對我有用的要給我留下!」對於劍靈的目光李逸晨還是比較信任的,說著便將之前在戰場上收穫的戰利品全部投入聖戒空間之內。

「對了,雖然聖戒空間已經穩定,但是分解這些資源的力量的時候會出現一些紊亂,若是你進來可能會有些危險,所以我還是暫時把聖戒空間封閉一下,等把這些力量消化完之後再給你開放!」劍靈狡黠一笑,丟下一句話之後便再無聲息。

當李逸晨的精神力探向逍遙聖戒之時,果然又如同往常一般,直接被逍遙聖戒上的力量阻隔在外。

「又被這傢伙坑了!」李逸晨此時哪裡還會不知道自己又上了劍靈的當。

不過李逸晨知道劍靈不會害自己,劍靈這麼做只是想要恢復得快一點,倒也沒有太過放在心上。

靠近玄光之門,李逸晨看到地面有一行字。

晨哥,我們已經過去了,一個不落,在外邊的世界我們再相會。

王漢山他們得到李逸晨的指引,通過傳送陣自然不會像聖城之人那般被傳到不同的地方,而是出現在同一個點,接著一起趕赴此地。

只是李逸晨沒想到這群傢伙再離開之際還會給自己留下這麼一行字,微微一笑之間,李逸晨踏足而下,地面上那行字瞬間被抹去,畢竟李逸晨也不敢保證聖城的那些傢伙會不會找到這裡。

雖然在外邊的世界,他們的實力算不得什麼,但是無論對於如今的自己還是王漢山他們,聖城那些老傢伙的實力還是很強的,若是他們有心報復,派人追出去尋訪暗殺,還是令人防不勝防。

所以李逸晨自然不會給他們留下什麼線索。

做完這一切,李逸晨便直接向著玄光門走去,這是一條空間通道,至於通往哪裡,李逸晨也不知道,不過按劍靈當初給的那道信息記載,這個空間通道乃是通往對聖城統治的天地之外,這也是李逸晨為何敢於不惜一切強勢斬殺聖城諸多強者的原因。

萌寶媽咪:是狗仔隊隊長 否則若是走不出聖城統治的這片天地,無論自己天賦再高,在這片天地中,只怕也難以逃出聖城的追殺。

不過李逸晨相信既然這片這空間只是逍遙劍仙的身後冢,估計傳送距離也會有限,應該跳不出青雲閣的勢力範圍。

深深吸了一口氣,平復心境之後,李逸晨緩緩的向著玄光之門走去。

身體穿入其中,立刻有空間的撕扯之力傳來,只不過這樣的力度對於如今的李逸晨來說卻已經算不得什麼。

倒是身上的衣衫在空間撕扯之力下,又一次變成一縷縷破爛不堪的布條。

顯然事實如同李逸晨的猜測一般,這條空間通道並不長,僅眨眼的功夫李逸晨便覺得眼前一亮,整個人已經穿過了空間通道。

「我去……」接著李逸晨感覺雙耳生風,身體正在急速的下墜。

此時李逸晨才意識到,自己傳出空間通道之後,居然不是落在地面,而是出現在半空之中。

「吼……吼……」

接著李逸晨只聞下方不遠處傳來一聲巨大的獸吼,低頭之餘發現下方那頭不知名的靈獸正抬頭仰望著自己這個從上空入侵的傢伙。

雖然不知那靈獸為何物,但李逸晨卻在他的身上感覺到一股絲毫不弱於聖王境武者的氣息。

半空之中無從借力,李逸晨當即一聲輕喝,身上閃過淡淡的金光,肉身之力被催動至極限,借著下落重力向著靈獸猛砸而去。

看著有人類入侵自己的地盤也就算了,居然還敢以肉身衝撞自己,那靈獸彷彿也感覺自己的威壓正遭遇著前所未有的挑釁,一聲怒吼之中,只見靈獸雙肢一蹬,瞬間騰空而起,向著上空落下的李逸晨撞擊而去。

雖然李逸晨在上,自己在下,從力量上來講自己會有些吃虧,但受到挑釁的靈獸卻根本不在乎這些,他要做的就是讓人類記住,在肉身的力量上,他們永遠無法和靈獸相提並論。

轟……激烈的碰撞,李逸晨只覺得全身一震,隨即身體便壓著那不知名的靈獸重重的落向地面。

可憐那頭不知名的靈獸,因為一時逞強居然和李逸晨這個不滅金身都已經返璞歸真的變態去比拼肉身,與李逸晨一撞,僅發出一聲哀嚎便直接被李逸晨身上傳來的巨大的力量將生機震碎,連後悔都來不及就直接被轟死過去。

咳……咳……雖然撞死那不知名的靈獸,但是在那巨大的衝擊力下,李逸晨還是感覺五臟移位一般,體內氣血翻滾不已。

連咳數下,李逸晨心中也是驚駭不已,幸虧自己在參悟劍道之時肉身之力再進一步,否則哪怕是以單純的不滅金身與這畜生相撞,只怕自己不死也得重傷。

僅聖王級的靈獸便有如此強大的的肉身強度,李逸晨此時似乎有些明白為何聖城統治的那片天地被稱為蠻荒之地了。

那裡的聖王級別的靈獸和眼前這頭靈獸相比根本無法以相提並論,估計就論肉身之力,這頭靈獸絕對有秒殺那邊同階靈獸的能力。

接著李逸晨發現此地空氣中流淌的靈氣和元氣的濃郁更非那邊所能比擬,就單論元氣而言,此間的元氣至少也相當於勁松學院聚元塔的六層的元氣濃度。

一想到這裡,李逸晨嘗試著運轉功訣吸收著空氣中的元氣,頓時整個人更是有著一種說不出的舒服。

咻……咻……

就在此時,突然之間上空人影閃動,眨眼之間在李逸晨的四周已經出現著數十餘人,每一個的氣息都渾厚無比,哪怕是被李逸晨所斬殺的五大家族的聖皇強者與他們相比起來,卻根本不是一個級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