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9 日

早知道只是送葯,他就派助理過來了。

「不礙事,只是輕微的擦傷,沒有傷筋動骨。」東方玉卿一臉嚴肅地說完,然後拿起藥膏和紗布就轉身走了。

家庭醫生走後,韓林和秦海去廚房裡端菜。

等秦菲走出房間時,臉頰上紅彤彤的,而跟在身後的東方玉卿則是一臉的饜足。

明眼人一看都能大致猜到一些什麼,尤其某人那欲求不滿的臉色總算是多雲轉晴了。

郁林俊恰巧從外面回來,看到秦菲的臉色后,有些擔心,「菲菲,聽說你今天在馬場摔了一跤,有沒有受傷?」

一提到這個,秦菲原本就緋紅的臉頰更是雪上加霜,看向郁林俊的眼神都有些躲閃:「我沒事,是在更衣室外面的走廊那裡摔的,沒有落馬。」

「沒事就好。」

「你臉怎麼這麼紅,是不是發燒了?」說著,郁林俊就想伸手去觸碰秦菲的額頭,可惜被東方玉卿及時阻止了。

「管好你的手,否則我不介意幫你鬆鬆骨頭!」

郁林俊嘴角微抽,有些不明白某人的醋意來源於哪裡?

不等郁林俊回應,秦海便幸災樂禍地笑了,「呵呵,看來也不是我一個人受到嚴重的警告。」

「吃飯,吃飯!」秦菲覺得某人今天很反常,逮住誰都想說教一番。

郁林俊不兜圈子,直截了當:「你讓調查的事情有眉目了,確定要在這個時候幫我松骨?」

東方玉卿迎視上郁林俊的目光,淺眯黑眸,眼神及其意味深長。

秦菲在片場受傷的事情,說什麼也不能怪罪到秦海和郁林俊才對。

「說說看。」

「餓了,先吃飯。」郁林俊嘴角噙著一抹痞笑,顯然是故意將了某人一軍。

東方玉卿不氣,反倒是笑了。秦菲還在,確實不太適合說這些。

餐后,郁林俊想要收拾碗筷,卻被秦菲推出了廚房,她大概能猜到東方玉卿有事情要跟那幾個男人交代。

東方玉卿思索片刻,忍不住詢問,「你們有辦法查到是誰在背後給劇組施壓,不許秦菲出演女一號嗎?」

郁林俊表情平靜,聽聞東方玉卿的話,蹙了蹙眉,「秦菲能得罪哪些人,你不是應該比我倆更清楚嗎?」

這個燙手山芋無形之中又扔給了東方玉卿,秦海抿唇偷笑,忍不住都想給郁林俊豎起拇指點個贊。

事實上都沒談上幾句,客廳的氣氛明顯就變得有些緊張。

就因為有前車之鑒,所以秦海也不著急著發言,儼然有一種坐山觀虎鬥的嫌疑。

秦菲端著餐后水果出現時,還暗暗琢磨著東方玉卿的心思,覺得愈發讓人琢磨不透。

秦菲有的時候也在想,當初自己到底是如何攻下這麼個冷漠如冰的男人的。

秦菲垂下美眸,輕聲提醒,「吃點水果再談,別一個個的跟個苦瓜似得。」

聽聞秦菲的比喻,秦海直覺好笑。

「秦菲,你今天被人算計了,居然還笑得出來?」東方玉卿皺眉提醒。

剛剛還眉飛色舞的小臉,瞬間就垮下來,秦菲好似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東方玉卿逗弄秦菲的興趣也濃了幾分。

秦菲沒想到自己主動來緩和氣氛,東方玉卿這個傢伙口無遮攔到讓她手足無措。

她並不是不諳世事的少女,自然清楚自己的騎士服被人動過手腳。她之前刻意不提,並不代表她什麼都不知道。

秦菲心裡不舒服,卻還是在眾人面前擠出笑意:「我現在不是好好的嗎?有什麼好苦惱的,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唄!」

東方玉卿忍不住站起身,看著秦菲,「如果不是考慮到你還要在娛樂圈發展,我今天可能直接把那個女人扔出車外了,又或者是將她趕出娛樂圈。」

秦菲聞言,有些氣就不打一處來,「也沒你想得那麼誇張,估計也是一時糊塗,我今後多注意一下就行了。」

兩人心照不宣地沒有說出郭小茹的名字,但在場的其他人多少也能猜到。

「你是不是傻?她分明就是針對你,還敢當著我的面詆毀你,想……」東方玉卿欲言又止,覺得有些話點到即止,畢竟客廳還有兩個大燈泡。

早知道這樣,他之前就該聽信韓林的建議,讓秦菲親耳聽一下郭小茹有意將她支開后,說得那些不堪入耳的話。

比起東方玉卿的臉色難看,秦菲表情則慵懶許多,甚至玩味一笑:「想怎樣?該不會是想對你投懷送抱吧?」

「秦菲,我沒有跟你開玩笑,你能不能嚴肅一點?我本來以為摔跤的事算是給你敲了一記警鐘,讓你懂得人心險惡,你要是再這麼不當回事……我只能找人換掉你的角色。」

東方玉卿莫名其妙就提高了嗓音,自打秦菲來劇組拍戲,他就沒有順過心意。

今天好在只是戲服出了點問題,倘若是有人直接在馬身上做文章的話,摔這麼一跤的話可就不是單純的擦傷了。

秦菲好似聽到了天大的笑話一般,眯了眯美眸,緩緩靠近東方玉卿。

「你憑什麼要換掉我?……你換一個,我試試?」

東方玉卿見狀目光微微一動,隨後裝作不經意地開口道,「你以為我不敢?」

「你……」秦菲剛想發火,手機響起,是郭小茹的電話。

秦菲狠狠地瞪了某人一眼,「我先接個電話,你最好別輕舉妄動!「

秦菲接通電話之後,郭小茹急切的嗓音在電話那端響起,「菲菲,我沒地方可去了,你能不能收留我一晚?」

秦菲面露難色,一時間都不知該如何拒絕。

看來她還真是低估了郭小茹的臉皮,居然跟她玩陰魂不散!

只見秦菲神色一怔,隨後揚起嘴角,「你現在站在原地別動,我讓人過去接你。」

郭小茹顯然沒料到秦菲會這麼爽快地答應,有些喜出望外:「菲菲,真是太感謝你啦,早知道我今天就直接跟你回家去了。」

秦菲:「……」

原來如此,這是賴上她的節奏嗎?

還是說,早有預謀! 「呼!」

唐傲盤膝坐在一座巨山之頂,肉眼看不見的混沌力自虛空降落,湧入體內。

帶胡思歸一家回到仙界第九層,方昊天再一次入湖進入見了那個老頭子。

老頭子這一次告訴了他許多事,讓方昊天對太虛天宮有了更多的了解。

從湖裡出來后,方昊天覺得人生沒有什麼遺憾了。

太虛天宮的事並不是遺憾,因為他現在的能力還不足以幫到太虛天宮。

他好好的與妻兒們團聚百年,也常與朋友們喝酒聊天,跟師傅談天論道等等。

五百年後他再度進入玄月皇朝與金龍相見。

玄月皇朝已經光復,魔心元帝被金龍擊殺。

金龍跟方昊天見完面后便離開,回去龍界了。

而五百年的時間,不管是張天然還是王當破都已經擁有了驚人的實力,兩者用刀,一聖一霸,震懾群雄。

但方昊天並沒有跟張天然和王當破見面,就連趙塵沙他都不見了。

跟金龍分開后,方昊天便回到仙界第九層,跑到了這一座大山。

他打算在這裡突破混沌境了。

以他之能,除非是帝境強者,否則的話就算站在他的面前都看不到他坐在這裡。

混沌力不斷灌注,而他已經沒有任何遺憾的靈魂則是不斷蔓延,正在試圖將整個仙界第九層都覆蓋。

靈魂覆蓋的過程,觀察第九層生靈的百態,興衷,生死,毀滅,重建……

時間不斷流逝著,山頂的積雪融了又化,化了又融,年復一年。

三十年過去。

「嗡!」

方昊天的身體突然變化。

成功了!

方昊天的本尊終於突破到了混沌境。

其實對方昊天來說,突破到混沌境並不陌生,就算突破到歸一都不陌生,因為他都有這些經歷。

在魂界的法相無劫身現在都已經到達歸一境後期的層次了。

「思歸仙帝」這個分身,因為情況特殊,境界永遠停止,不會再有突破的可能,但這樣的實力,就遠坐鎮仙界第九層足夠了。

突破到了混沌境,方昊天馬上感覺到他開始受仙界第九層規則壓制與排斥。

「我雖然是在第九層突破,但還是出現排斥現象,歸根到底我並不是仙界第九層的生靈。」

方昊天對被排斥的現象並不意外,也無所謂。

既然排斥,那就離開。

嗖!

方昊天離開大山。

他的突破,在熟人圈子中引起轟動,都爭相前來祝賀他。

方昊天也沒有急著離開,在仙界第九層足足停留了一千年後才與大家告別,進入第八層。

天才高手 本來他有打算帶著四位妻子上去的,但四位妻子都是驕傲的人,她們決定了,都要自已努力,修鍊到混沌境然後進入第八層。

方昊天沒辦法,只好順她們。

反正到了他們這個層次,就算分開幾千年幾萬年也沒什麼。

「第八層!」

方昊天破空而去,進入仙界第八層。

……

嗖嗖嗖!

一身白衣的方昊天不斷前掠,他進入仙界第八層已經一個月了。

現在他對第八層已經有了初步的了解。

其實第八層跟第九層沒有多大分別,唯一的分別就是第八層整體實力要比第九層強大許多而已。

方昊天現在要去的地方正是太虛天宮在第八層扶持的雲陽宗,自稱跟金劍是好兄弟的老頭子讓方昊天進入雲陽宗的任務是如發現雲陽宗已經臣服太虛天宮的叛徒,那方昊天就要想辦法將雲陽宗取而代之。

只是雲陽宗身為仙界第八層的頂級宗門,方昊天很清楚以他現在的實力很難取代,畢竟混沌境的層次在雲陽宗,也不過是內宗弟子的層次,還不能成為精英弟子,跟宗里那些長老差距更大,更別說跟宗主比了。

但方昊天弱小愛恩於金劍,也答應過金劍會加入太虛天宮,所以方昊天早就當自已是太虛天宮的一份子了。

當知道太虛天宮被叛徒霸佔,陷入分裂之時,方昊天更覺得自已義不容辭,一定要幫金劍他們光復太虛天宮,一定要為太虛天宮出一份力。

所以老頭子讓他進入第八層后想辦法進入雲陽宗的事,他爽快就應了下來。

去雲陽宗的路途很遙遠,方昊天也不急,正常趕路則可,沿途上若有一些特別的地方他也會停下來看看。

但一個月的時候,還是讓他進入了雲陽宗的地界。

舉目四望,阡陌交通,一條條的大道通向了各個遠處,四面鄉村,平原之間在無窮遠處,一座座大山更是延綿,隆起在地平線上。

「嗯?」

方昊天突然儂下,感覺到一陣陣強烈殺伐之氣,他轉身一看,只看到前方的地面上人影閃動,奔騰跳躍,竟然有一伙人在對一個大村莊進行燒殺搶掠,烈焰熊熊燃燒,殺人又放火。

「畜生!」

方昊天突然看到那帶頭的人一刀將孕婦的肚子劈開,將裡面的嬰兒挑出來后一刀斬成兩半,放聲狂笑。

如果惡行,本不想惹事的方昊天無法坐視了。

嗖!

方昊天俯衝而下,當空就是一劍劈了下去。

那此人立馬感覺到上頭有異,於是有十幾道人影飛射而上,居然有一個是仙帝境,其餘的都是准帝境。

然而他們面對的是方昊天,一劍之威,豈是一般的仙帝能夠抵擋,直接就衝上來的人斬殺,劍光仍然斬向那帶頭之人。

「不好。」

那帶頭之人臉色劇變,他的身上突然泛起一團土黃色的光盾擋住了方昊天的劍。

下一瞬間,那人便原地消失,原本有仙帝境八重修為的人物竟然直接就拋棄手下逃了。

「你們的頭逃了,那你們就去死。」

方昊天將其餘的人都殺了。

這些人如此惡行,殺人行東,都是喪心病狂的人,方昊天殺起來絕不手軟。

村莊的人被救,一個個跪謝方昊天。

但方昊天卻是急急離開,他並不知道那幫人是什麼人,他路見不平但也不是老好人,他必須要儘快離開,免得人家帶來可怕的強者,到時村莊不但不能免難,就連他這個救命恩人都要被人滅了。

「想逃?敢殺我師弟的人,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