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6 日

明幸宜似乎有苦難言,糾結的皺了一下眉頭,便輕輕點頭:「嗯。」

看來是真的了。

仙帝歸來 慕靖南並不想在這個話題上繼續,按了服務鈴,侍應生很快敲門而入。

恭敬的遞上菜單。

點了餐,侍應生便退了出去。

包間里,只剩下輕緩的古箏曲,沁雅幽致。

曲子絲毫沒有緩解明幸宜的緊張,她一直低垂著腦袋,絞動著手指,局促不安。

「明小姐。」男人染笑的聲音響起。

明幸宜抬起頭,「啊?」

「我很醜么?」

「不是,你一點也不醜。」

「明小姐一直低著頭,我以為我丑到你了,讓你不忍直視。」

「不是,我沒有那個意思。」她急得臉色漲紅,焦急的要解釋。

「那就好。」

誰知道,男人只是唇角勾起一抹弧度,玩味的笑了笑。

並不在意的樣子。

明幸宜暗暗舒了一口氣。

「不必緊張,我沒有三頭六臂,也不會吃人。」

「抱歉,我……太緊張了。」

「放輕鬆,不然一會兒怎麼吃飯?」

明幸宜心裡暖暖的,他的安慰,給了她莫大的鼓勵。

在來之前,她一直很緊張,很害怕,擔心慕靖南不好相處。

他身居高位,家世優越,她主觀意識的猜測,他的性格難免有些難以相處,或許脾氣也不好。

可見了真人之後,才發現,是自己小人之心了。

他很優秀,比自己想象中的還要優秀。

突然之間,自卑了起來,她覺得,自己配不上他。

驀地,她又搖搖頭,有些好笑,慕二少,未必會看得上她吧? 聽到老者的話,顧白走到後面一看。

在玉像的右邊屁股上,果然有一行歪歪扭扭、如同幼童塗鴉一般的蝌蚪小字。

吾乃小白白!

看到這五個字,顧白的腦海中,瞬間蹦出一道小小的身影。

「顧小小!」

除了那個調皮搗蛋的小師妹,還有誰會幹出這種事情,寫出這麼丑的字!

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呃。

好像哪裡不對勁。

九萬年前,他可是被六歲的小師妹吊著打。

現如今,他雖然變得很強了,強到爆炸,肉身幾乎無敵,但能不能打得過小師妹,還真不一定呢。

畢竟,小師妹那亘古無雙的妖孽天資,可是連師尊都直呼變態。

等他找到了小師妹,若是真動手的話,只怕是繼續被按在地上摩擦的命……

「小小啊,你這穿越九萬年的皮——」

顧白伸出手,摸了摸那一行字,臉上露出一絲會心的笑意,眼睛卻是有些澀澀的,「差點閃了師兄的腰啊。」

「老祖……」

站在一旁的寧羽,第一次看到老祖露出如此專註的神情,不由心中一動。

這尊來自四千年前的玉像,就是按照老祖的模樣,被人雕刻出來的,而且應該是和老祖關係非常親近之人,才會刻的如此栩栩如生,甚至就連老祖的乳名,也刻在了上面。

小白白……

寧羽一邊偷偷抖著肩膀,一邊繼續思索著。

這尊玉像足以證明,至少四千年前,老祖就存在這個世上了。

而且,四千年過去了,老祖的容貌竟然一點也沒有變——

除了禿頭以外。

他從白姑娘那裡得知了,老祖似乎得了一種怪病,變成了一個禿頭,老祖為此還挺煩惱的,每次出門都要戴個帽子。

說到四千年……

那些修為達到涅槃境界的老祖們,都能活到四千年以上。

皇室的那位老祖宗,甚至已經活了九千七百多年,即將打破紀錄,成為赤焰國有史以來第一位萬歲老祖。

老豆發芽,舊愛開花 活得久,不是太稀奇。

但在不使用幻術的情況下,保持容貌數千年不變,這可就不是普通的老祖能夠做到的。

天秀老祖,您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

寧羽陷入了深思。

熱辣新妻:總裁大人給點力! 「哈哈哈哈哈!」

就在這時,那位看守皇家藏寶樓的無名老者,突然哈哈大笑起來,渾身顫抖,狀若瘋癲。

他高興啊。

困擾他數千年的秘密,終於揭開了!他孜孜追求一輩子的東西,也並不是一場夢!

當年。

正是他帶領一批高手,將天工國的人擊敗,奪回了這尊玉像。

之後。

他為了鑽研這尊玉像的秘密,不惜把自己的餘生都奉獻了出來,甚至連太子之位都放棄了。

他冥冥中一直覺得,這尊無法損毀的神秘玉像,一定蘊藏著什麼天大的秘密。

在這個秘密面前,便是國君之位,也不值一提。

因為,再大的權勢,也抵不過『永恆不朽』對他的誘惑,在他眼中,這尊玉像,就代表了永恆不朽,是他這一生所要追求的東西。

唯有永恆不朽,才是真正至高無上的權勢!

然而。

他耗費心機,窮盡千年,也無法參透這尊玉像的秘密。

打造這尊玉像的玉石,堅不可摧,歷經數千年,依舊煥然如新,時光無法在上面留下一絲痕迹。

這種玉石,在雲海域根本就找不到。

另外,在這尊玉像的上面,除了【吾乃小白白】這五個字外,沒有任何線索,沒有任何頭緒。

他曾踏遍整個雲海域,遍訪高人。

無人知道小白白是誰,甚至就連神話傳說之中,也沒有這號人物。

最後,他放棄了追查,只能在心中留下一絲念想。

接下來的歲月,他一直隱居在這座皇家藏寶樓,不再外出,更不問世事。

直到今日。

他竟然親眼見到了玉像的本尊,恍如黑暗之中,照來了一束光。

他的壽元不多了。

能在有生之年,見到傳說中的【小白白】,他如何不激動,如何不欣喜若狂。

「小白白大神。」

在寧羽震驚的目光下,這位皇室中輩分極高的老爺子竟然跪在了地上,一臉虔誠地道:「信徒寧鎮南,等了您整整四千三百五十二多年啊,終於見到神尊您的真容了。」

「噗!」

正懷念往事的顧白,被這一句『小白白大神』,直接弄得一臉懵逼。

小白白什麼的,已經夠羞恥了,讓他一輩子都不願想起。

然而。

沒有最羞恥,只有更羞恥。

這一個【小白白大神】,直接羞破蒼穹,恥動乾坤啊。

這小老頭兒,莫非是拿他開涮!

顧白麵皮抽搐一下,狠狠盯著跪在地上的老者,正準備怒斥幾句,但一看到老頭兒那狂熱而虔誠的眼神,突然不知道說什麼了。

豔宮殺:嫡女驚華 他看出來了。

這老頭兒,不是開玩笑,是玩真的,是真的把他當成了【小白白大神】進行膜拜。

他目光一掃。

果不其然,在這尊玉像的前方,擺著一個香爐,裡面還有一層厚厚的香灰。

這叫什麼事兒……

顧白頓時一陣哭笑不得。

九萬年前,大師姐按照他的模樣,用無垢之玉刻了一尊玉像,然後小師妹皮了一下,在玉像的屁股上,留下了【吾乃小白白】這五個字。

誰能想到,九萬年後,竟然有人把這尊玉像當做神來祭拜。

而且,這尊神的名號,就叫【小白白大神】。

我的天。

這滿滿都是槽點啊。

顧白都不知道,該從何吐槽起了。

「嘎嘎……」

在一旁憋得滿臉通紅的寧羽,終於忍不住了,發出一些怪異的笑聲。

「不準笑!」

顧白瞪了一眼這小子后,看向跪在地上名叫寧鎮南的老者,道:「再說一遍,本座的名號是天秀,不是什麼小白白大神,以前不是,現在不是,以後也絕不會是。」

「信徒愚鈍。」

寧鎮南一聽,急忙改口道:「還請天秀大神勿怪。」

「你愛怎麼叫就怎麼叫吧。」

顧白無奈地搖搖頭,這老頭兒,已經成了一個偏執狂,甚至是狂信徒,一旦認定了某件事,即便再荒謬,也會堅持到底。

「多謝天秀大神。」

寧鎮南抬起頭,露出一臉滿足的笑容。

嘿嘿。

今兒真高興。

……

【第二更送到。明天不用補更,會準時更新哈。】 一頓晚餐下來,明幸宜感受到了慕靖南的細緻和紳士風度。

當他提議要送她回家時,她忙不迭的婉拒。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行,不用麻煩的。」

慕靖南何嘗看不出來,她在緊張。

「有司機接你么?」

「嗯,有的。」

「讓你司機把車開過來吧。」

在他的目光注視下,明幸宜給司機打電話,司機很快就把車開到了餐廳門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