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7 日

是啊,如果是聶氏一族的話,還用得著來散修陣營?哪怕聶氏一族現在形勢沒以前好了,但畢竟是十大宗門之一,如果他們願意,完全可以直接封鎖萬古山脈,至於什麼萬火門啊,散修聯盟什麼的,連一盤菜都算不上。

「我說無痕老人,你是不是想太多了?如果他真的是聶氏一族的人,只需要一聲令下,我們還敢和他爭?」此時,散修陣營內一名臉色慘白的白衣年輕人,朝著與聶甄對話的老者冷漠道。

無痕老人也不介意,淡淡笑道:「天劍尊所言甚是,是老夫多慮了,聶小兄弟,剛剛那兩位兄弟脾氣沖了一點,你不要介意,雖然大家都是競爭對手,但散修聯盟之所以建立,也是為了抱成一團抵擋萬火門、飛鳶派和青陽派這三個門派,不然單打獨鬥,肯定不是那些宗門的對手,大家以後就是同路人了,這點沒問題吧?」

聶甄深深地看了無痕老人一眼,拱手笑道:「只要能一視同仁,我沒意見。」

無痕老人呵呵笑道:「那是自然,我先為你介紹一下,我們這個聯盟以天劍尊和老夫還有這位鍾離昧三人為首,聯盟的規矩很簡單,在異火誕生之前,不得自相殘殺,違者會遭到其他所有人的圍攻,但一旦異火問世,大家就各憑本事,沒問題吧?」

像這樣的臨時聯盟,大家都沒有什麼制約力度,也沒太多規矩可以說,這些散修都是桀驁不馴之輩,大家都是為了私人目的才來到這裡的,所以規矩越簡單越好。

聶甄根據無痕老人的說法,看了一眼之前開口的天劍尊,又順著無痕老人所指,看到隊伍另一頭的一名黑衣長須的中年男子,此人應該就是無痕老人所說的鐘離昧了。

根據靈識探察,聶甄發現天劍尊的修為應該剛剛突破元境五段,而無痕老人與鍾離昧應該修為都在元境四段的頂峰,這三個人也是散修陣營最強大的戰鬥力,也難怪能作為領頭之人。

至於其他的修鍊者,大多數是三聖境級別的修為,鮮有天境強者,至於元境強者也不多,數量在十人左右,且都是元境一段、二段修為。

聶甄點了點頭,帶著三神獸一起進入散修聯盟的陣營,當聶甄走進人群的時候,許多人紛紛給聶甄他們讓開了條路。

這個世界是十分現實的,你修為不高實力不強,別人就會把你踩在腳下,一旦你展現出其他人無法比擬的實力了,人們反而會敬畏你。

原本那些散修對聶甄等人的到來十分不屑,可聶甄展現出強者的實力后,他們反而害怕起聶甄來。

在他們看來,聶甄所展現出來的實力,就算是天聖境強者,也未必就是他的對手,外加剩下三人看樣子也不像是好惹的,幾個人聯合起來,恐怕除了元境強者之外,沒有什麼人是他們的對手了。

當下,聶甄等人就這麼順理成章地加入了散修的聯盟,並且得知,明天所有散修就會全部進入萬古山脈。

「老大,事情比我們想象中要容易得多啊,他們也沒有核實我們的身份,就讓我們進來了?」等安營紮寨之後,鬼鬼朝聶甄疑問道,他們加入聯盟的過程,比原先想象中要輕鬆得多,只需要展現自己的實力就可以了。

聶甄淡淡笑道:「這種臨時組建的聯盟不像是之前我們參加過的周都督的那種聯盟,其實也就是所有散修被另外三家宗門逼得沒辦法了,所以才在這裡聯合起來抱團取暖而已。」

「老大,這種臨時的組織,恐怕麻煩也不少,等到了萬古山脈內部,咱們找機會還是單獨行動吧。」耿耿沉聲說道。

聶甄點了點頭,贊成道:「不錯,這裡的人個個心懷鬼胎,相互提防利用是很平常的事情,尤其是那些元境強者,在關鍵的時候,肯定會拿我們當炮灰,你們別看那個無痕老人似乎一臉笑呵呵的,其實他始終對我們保持著一絲淡淡的殺氣,可見他還是提防著我們的,散修高手哪有一個是好對付的?」

「老子管他們好不好對付!最好不要惹到咱們,否則老子先把他們給拆了!」墨麒麟暴喝一聲。

「其實這群散修在這邊也好,畢竟他們不是宗門人士,每個人的心思都十分活躍,這樣就比較難琢磨了,讓那三家宗門頭痛,把整個萬古山脈搞亂了才好,這樣我們才能抓到機會,在眾多高手中獲得天地異火。」聶甄笑道,其實這些散修在這邊對他的好處大於坏處,如果只有那三家宗門的話,說不定聶甄的機會反而還會少一些呢。

就在這時候,玉麒麟突然悠悠道:「本來這說法倒是沒有什麼問題,不過以老大你這個容易招惹是非的體質,哪怕我們想要安安靜靜待著,也沒那麼容易啊……」

「啊?你這話什麼意思?」墨麒麟聽到玉麒麟的話頓時有些不明所以,而聶甄此時卻笑道:「諸位,咱們有客人來了!」 「四爺……」

幾人臉上都是一片茫然。

他們做錯了什麼嗎?

四爺為什麼發這麼大的脾氣。

「亦寒,你先別著急。」

蘇歌安撫了楚亦寒一句,隨即朝幾人吩咐,「留你們下來也沒什麼大事,就是爺爺的身體近日不好,我懷疑是飲食起居習慣不好導致的,你們最近都是怎麼伺候爺爺的,好好回想一下,一五一十的記下來然後交給我,記住,千萬不要漏掉任何細節。」

這幾個人是伺候爺爺最多的。

「是。」幾人面面相覷了一眼,齊齊點頭。

「好了,你們也出去吧。」

見蘇歌就這麼放走了幾人,楚亦寒略微疑惑的看著她。

「既然都是你的人,就沒什麼不放心的,這件事情沒這麼簡單,亦寒,我們先回偏宅吧。」

蘇歌回頭看了眼楚老爺子卧室的方向,小臉微微有些複雜。

就是製作解藥,也不能在這兒製作。

剛剛回偏宅,蘇歌就寫了一個藥方交給凌風,叫他迅速去買回來。

楚亦寒陰冷的坐在沙發上,「我以為,他們應該沉得住氣的。」

「亦寒,你懷疑的人是誰?」

蘇歌坐到他身邊,握過他的手,他的手上完全一片冰涼。

楚亦寒沒說話。

「楚輕鴻說,誰都有可能。」蘇歌低低嘆了口氣,「你也是這個意思吧?」

不然,她不會把老爺子身邊的人,全部換成他的人。

他應該早就猜想道,楚園有人想對老爺子不利。

楚亦寒將目光轉過來,淡淡看著蘇歌。

蘇歌不由得解釋,「是楚輕鴻通知我來看爺爺的,我來的時候,楚輕鴻就守在爺爺的病床前。」

楚亦寒這才將目光收了回去。

沉邃的冷眸里,光芒深不見底。

「我今天還見過你大嫂柳鳳梅了,她聽說我來楚園,立馬就趕著來見我了。聽說給爺爺看病的醫生,是他們請的,醫生說,爺爺的病沒什麼要緊,柳鳳梅似乎絲毫也不擔心,還叫我也要寬心。」

雖然柳鳳梅的行為看起來最可疑,好像是擔心她發現老爺子中毒所以刻意對她說那些叫她放心老爺子不會有事的話。

可她越是做的這樣刻意,她反而覺得,她應該不會這麼蠢。

毒如果真是她下的,她應該要避諱些才對。

怎麼會巴巴的趕來看她,又對她說那些話?

所以還有一種可能,柳鳳梅並不知道爺爺中毒,但看著爺爺病倒,她也並不想盡心儘力的救爺爺,所以才叫她寬心,可能是她並不希望爺爺好起來才這麼做。

蘇歌說完,見楚亦寒臉色沒什麼變化,她想了想又道,「要說最有可能對爺爺下毒的,應該是你的二哥,楚天睿吧。」

楚亦寒臉上果然有了一絲動容,顯然他也在這麼猜測。

「可是溫立心這回拿下溫氏企業的執行權,我特意告訴她,是爺爺在你面前說了好話,前後這才過去多久時間,他們即便再埋怨爺爺當初將公司交給你大哥,可也不至於在剛得了好處的情況下就恩將仇報吧?」 聶甄這一行人中,論靈魂力量,聶甄和玉麒麟比起其他三人都要強大許多,所以也是聶甄和玉麒麟第一時間發現了有人來訪。

聶甄話音剛落,就聽到營帳外傳來一道朗聲:「鄙人非凡公子,拜見聶兄等諸位。」

話罷,一道身影從帳外走了進來,來者是一名身穿潔白無瑕的衣衫,手持一把白色紙扇的青年男子,全身上下一塵不染,頗有一種仙風道骨的味道。

這位非凡公子聶甄倒也知道,白天他們加入散修聯盟陣營的時候,聶甄曾經偷偷用靈識掃視了周圍一圈,非凡公子的修為在元境二段的巔峰,在散修聯盟中除了無痕老人、天劍尊與鍾離昧之外,就數非凡公子的修為最高了。

聶甄朝非凡公子笑道:「原來閣下是非凡公子,幸會幸會,深夜來訪,不知有何貴幹?」

雖然聶甄對非凡公子態度十分平淡,並不十分熱絡,但也不過分疏遠,不過聶甄的直覺告訴他,非凡公子此人並不像表面上看起來這麼簡單。

別看非凡公子很有禮貌,待人十分溫和的樣子,但聶甄的修羅殺氣對危機十分敏感,他察覺的到,在非凡公子偽善的面具下,隱藏著的一絲陰翳。

非凡公子向聶甄等人拱手之後,淡淡笑道:「聶兄既然發問,那本公子也就開門見山了,本公子看得出來,四位朋友全都是人中龍鳳,雖然你們都十分低調,但我還是能管中窺豹到一些端倪,本公子這次來,一來是為了結交幾位新朋友,二來也是希望與諸位結盟,等明日進入萬古山脈,大家也好彼此照應!」

面對非凡公子十分熱情的說辭,聶甄等人並沒有被感染到的跡象,反而十分平淡。

非凡公子一個接一個掃視眾人,墨麒麟與耿耿全都當作沒有聽到,而鬼鬼則聳了聳肩對他說道:「你別看我們,我們這群人由我家老大做主。」

非凡公子一愣,他一直以為這群人中以聶甄的身份最低,因為他的靈識察覺到,墨麒麟他們的修為應該已經突破了元境,但聶甄應該就如同他釋放出來的修為那樣,處於人聖境才對。

他是這群人中的老大?

非凡公子心中有些疑慮,但面色不變,對聶甄繼續道:「聶兄弟修為不凡,但是這萬古山脈乃軒轅神國十分古老的地方,山脈內危機四伏,我覺得在天地火焰問世之前,咱們還是先聯手比較好。」

聶甄悠然笑道:「這話不假,這個散修聯盟不就是為了在前期抱團取暖才成立的么?既然我們都加入了散修聯盟,又為什麼還要再私下單獨聯手呢?」

聽到聶甄的疑問,非凡公子十分不屑地冷笑了一下,然後對聶甄說道:「聶兄實在太天真了,像這種聯盟根本就沒有什麼約束力,大家都心懷鬼胎,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算盤,現在沒有出事暫時看上去還好,一旦有個風吹草動,頓時就會變成一盤散沙!」

「其實,如果不是因為另外三家宗門各自封鎖了萬古山脈一個入口,並且與我們這些散修們有過約定,大家內部爭奪萬古山脈的火焰,不給別的小宗門機會,而我們又忌憚那三家宗門的實力才暫時聯手,否則我們這些散修根本不可能在這裡聯盟的。」

聶甄依舊微笑道:「非凡公子還真是坦誠啊……」

非凡公子說的也是實情,這種事情大家心裡有數就好了,想不到非凡公子居然直接當面說了出來。

非凡公子表現得十分爽朗,對聶甄笑道:「那是自然,既然是真心結交,當然需要坦誠相待了,何況大家都不是傻子,這點道理大家都是心照不宣的。」

說到這裡,非凡公子語氣一轉,對聶甄笑道:「不過聶兄你不用擔心,本公子現在與你說的結盟,那可是真正意義上的結盟,絕非與外面那些碌碌之輩口頭上的結盟。」

聶甄眼神中精芒一閃而過,沉聲道:「哦?非凡公子這麼說讓我感到唐突啊,說起來,就算你這麼說了,那又讓我們如何相信你呢?」

「呵呵呵……」非凡公子聽到聶甄話語中那絲冷意,眼神中的寒芒一閃而過,繼而淡淡笑道:「我想,聶兄你是聰明人,應該看得出來,在這個散修聯盟中,除了那三位領頭人物之外,也只有本公子有這個實力了,而那三位領頭人物,本公子敢說,一旦出了什麼事情,他們是絕不可能靠得住的!」

非凡公子話說到這個份上,聶甄他們完全聽明白了,他說是來結交聶甄等人,其實換個角度說,就是想要招攬聶甄他們為自己所用,能夠在萬古山脈中得到幾個幫手。

卻原來,聶甄白天展現出來的實力,不僅震撼到了許多人,也讓非凡公子這等人物有了招攬之心。

非凡公子在這個陣營中,論實力排名第四,僅次於那三位領頭人物,然而聽從他命令的人很少,畢竟大部分人還是順從於三位領頭人的。

非凡公子自問,如果在萬古山脈有個什麼突發情況,連充當馬前卒的人都沒有,而聶甄他們實力不差,又是一行四人本來就是個團隊,彼此不需要磨合,實在是當自己手下的不二人選,這位才深夜到訪的。

聶甄他們對這位非凡公子的提議自然是沒有半點興趣的,先不說非凡公子的修為根本不放在聶甄等人的眼裡,哪怕非凡公子真的實力超群,聶甄他們對給人當小弟也沒半分興趣。

別說聶甄本人根本不可能向人折腰了,就是四大神獸也不可能。

別看他們平時對聶甄嘻嘻哈哈,那是因為對聶甄而已,換個其他人,分分鐘懟死他!

當下,聶甄大笑道:「哈哈……多謝非凡公子的一番美意,不過我們兄弟幾個人一直以來散漫慣了,恐怕會讓你失望啊。」

聽到聶甄拒絕了自己拋出的橄欖枝,非凡公子的神情逐漸冰冷了下來,看向聶甄的眼神也充滿了寒意。 蘇歌話音落下,楚亦寒再次看向她。

蘇歌露齒一笑,「我也是看爺爺年紀大了,擔心溫立心得勢之後對爺爺不利,所以……」

「你對楚園的事,似乎十分了解?」

楚亦寒突然一句話,蘇歌笑容瞬間僵在臉上。

先是楚輕鴻,再是柳鳳梅,再是楚天睿。

蘇歌這才發現,自己不自覺的就把這些人都隱晦的分析了一遍。

而她來楚園的次數屈指可數,她怎麼會這麼了解楚園的情況?

「我……」蘇歌還沒想好怎麼解釋,手機忽然響起來。

蘇歌看了眼,竟然是朱花花打來的電話。

她趕忙揚起手機給楚亦寒看。

隨即急忙起身出去接電話。

「小歌,是理事長家裡出事了嗎?」

朱花花倒也聰明,知道蘇歌是孤兒,因此蘇歌說家裡人出事了,她自然想到了楚亦寒的家人。

「嗯,他爺爺出了點事,我們現在正在楚園。」

不得不說朱花花這個電話打得十分及時。

她今天因為爺爺中毒的事一下子亂了分寸,楚園的情況都是她前世了解的,而如今竟然這麼堂而皇之的在楚亦寒面前分析。

實在是太大意了。

朱花花這電話不打來,她一時還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爺爺出事了?老人家是摔倒了嗎?」

「不是,事情沒你想得那麼簡單啦。」

「那就是很嚴重了?」

「還好,也不是很嚴重。」爺爺中的毒只要能解,就不算嚴重。

那邊朱花花好像是鬆了一口氣。

隨即有些神秘兮兮的道,「小歌,我有一個重要的消息要告訴你。」

「什麼?」蘇歌看了眼手機。

以朱花花這個藏不住事的性格,有什麼重要的消息,中午和她一起吃飯的時候怎麼沒說?

「我和周老師交往啦!」隔著屏幕蘇歌都能感受到朱花花那種無與倫比的興奮。

「朱花花,你現在在哪兒?」蘇歌臉色瞬間就變了。

中午一起吃飯的時候兩人還是不怎麼熟悉的狀態。

這才過去兩個多小時,兩人就交往了?

「我……」朱花花明顯遲疑了一下,還是如實道,「我剛從周老師家出來。」

「什麼?」蘇歌聲音瞬間提高了好幾個分貝,「朱花花你……你一個人去周子深家洗澡了?」

她走的時候,不是跟周子深說了他們不去了嗎?

「對啊。」朱花花承認得倒也乾脆,「小歌,你別那麼驚訝嗎,周老師這個人我在學校留意很久了,一直都是單身來著,長得帥,醫術又不錯,人也溫柔,而且住在湘景園,說明家裡很有錢,各方面條件都那麼好,我當然要勇敢追求了。」

「朱花花……你了解的這些,都是表面,你確定你了解他的真實為人嗎?」蘇歌無語的扶著額頭,「朱花花,你這樣做,是不是太衝動了?」

孤男寡女在家待了兩個小時之後就成為了男女朋友,可想而知兩人都做了些什麼。

花花這樣,確定對自己負責嗎?

她到底要吃多少次虧才能真正長記性啊! 非凡公子既然自己稱呼自己為非凡公子,想必自然是自命不凡之輩,而且一直以來他也算是成名之人,他想不到自己主動邀請,甚至不惜親自大駕光臨,居然還是被聶甄拒絕了,這已經不是簡單的拒絕了自己的一番美意,在非凡公子看來,這純粹就是不給自己面子。

當下,非凡公子冷聲道:「聶兄,本公子奉勸你還是好好考慮一下我的建議,畢竟出來混的,不是憑著一腔熱血就可以的,還是要靠真本事,如果本身實力不夠的話,那就得找到一些好的靠山才能夠活得更長久一些。」

非凡公子的話字面上看起來似乎充滿了勸告,但實則威脅的意味特別濃郁,言下之意如果聶甄敬酒不吃的話,他非凡公子就要上罰酒了。

「怎麼?老子還需要你來警告?!你算什麼鳥人,識相的快給我滾!否則老子把你拆了信不信?!」墨麒麟朝著非凡公子兩眼一瞪,粗著嗓子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