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8 日

最囂張的那一個則單獨站在女孩正對面,腰下皮帶已經解開。

本來還一般的長相,因為污穢的慾望而扭曲猙獰,醜陋無比。

他展露出自己的工具,面對女孩,貪婪的淫笑著,就像面對一份絕美的盛宴,涎下了浸滿慾望的污穢口水。

太古吞噬訣 女孩被嚇得臉上全是淚水涕水,面對著魔鬼一般的男人,驚恐萬分的睜大了眼睛,拚命的搖著頭,可是嘴唇又咬得死死的,根本不敢發出高聲的呼救。

「你們在幹什麼?!」

武清皺眉冷喝一聲,四個流氓都被嚇了一激靈,目光齊齊轉來。

打頭的那位石大少顯然喝了不少酒。

雖然被武清的低喝嚇了一跳,但是轉而看清楚是個女人,還是個身材婀娜,長相完美的小女人,臉上立刻炫出了邪浪的笑容。

被鉗制的那名小侍女在聽到有人喝止時,被淚水浸濕的眼睛中立刻出現了希望的光芒。

她想轉頭,身後的男人卻粗暴的鉗制著她的頭,根本不讓她動彈分毫。

可是石大少接下來的話,卻又教女孩無比絕望。 「真的消失了嗎,不應該的。」

姜亢喃喃的說著,在天山之中落下。

長光十萬里,帶下來無數的天地靈氣,化作朵朵金花從外界落下,飄落整個天山之地。

「見過項至尊!」

天山之民紛紛跪了下來,沖著此地頂禮膜拜。

看著自己來到王者大陸之上第一次進入的地域,此刻姜亢也是心有感慨。

倒塌的雪山讓他一手扶了起來,隨後徑直走入了項家之地。

因為動亂的緣故,整個項家都讓一把火給燒了。

看著姜亢入了此地,世人震撼不已,心中恐懼,唯恐姜亢發怒將整個王者大陸都給打沒了。

然而他並沒有,臉色一片寧靜,只是嘆息了一聲,伸手向前。

眉心的時光之眼開始亮了起來,烏黑的光澤帶起來了流轉的時光之力,竟讓此地恢復到了昔日的狀況。

亭台樓閣依舊有,只是人影半個都不見了,孤寂而又荒冷。

項家本來是留下了看守之人的,如今看來,應該是死了吧。

首長的萌狐妖妻 姜亢嘆息著走入,憑藉著記憶找到了大長老的那個殿閣之中。

一樓二樓都是空蕩蕩的,不見半個人影,三樓依舊是嗎?

姜亢走了上去,突然覺得似乎有人在偷窺自己,細細一看,又一道人影都沒有。

轉身往樓梯之下而去,腳步猛然止住,突得一轉身。

在一扇門前出現了一道影子,正是久違的大長老。

姜亢臉色驟然一變,衝起一股興奮之色,隨即又消散了。

「哎。」他嘆了一口氣。

「你回來了。」人影淡然的笑著,張口吐出字眼,卻不是那麼的清晰。

門外吹進來了一陣風,讓人影微微扭曲了起來,即將飄散。

「昔日留下來的一道印記嗎?」姜亢說道。

「他讓我守著此門,自己卻再未出現了。」大長老的分身說道。

姜亢伸手向前,一股神力將他給穩定住了,問道:「你是留下的神念,還是一道魂魄?」

「只能算是印記。」印記笑道。

「那你的存在,能否說明大長老並未死去?

「或許不能。」印記搖了搖頭。

「可……」姜亢思索了一陣,試探性的問道:「你來源於他,能否告訴我,他是否還存在?」

「應該未曾死去,當初他離開的時候,我只是感覺到他遠離了這個世界,但生命力並沒有完全的消散。」

「我知道了。」姜亢點了點頭,一揮手將對方的身體穩固了下來。

姜亢走出了此地,又遍走了昔日大長老曾經留下的地方,還是沒有能夠找到任何蹤跡,帶著一分遺憾,他進入了地獄。

「你真的很讓人驚訝,一次次從死亡之中歸來。」戰尊端起來一杯酒。

姜亢低頭看著那杯酒,笑道:「這地底下哪裡來的酒?」

「地底下也能種上果子嗎。」他伸手一指,漆黑之中竟然長著一片茂密的果林。

「暗影主宰沒有找上你嗎?」姜亢問道。

戰尊的手略微一抖,嘆道:「他的分身曾經來過,但是他本體不出來,分身存在時間有限,並不能完全將我拿下。你若是還不出現的話,用不了多久我也會成為那所謂的主宰先鋒。」

「放心吧,我不會讓他囂張太久。」姜亢笑了笑,接著道:「我這次來找你是要問一件事情的。」

「什麼事?」

「我懷疑大長老……也就是項玄並未死去,我需要你幫忙告訴我當初他消失的準確位置。」

聽著姜亢的話,戰尊也是吃了一驚,隨後皺起了眉頭,來到了地獄的正中心位置。

從這裡抬頭,可以仰望整片星空。

許久,他伸出了手,指出一道金光。

金光在空中不斷的閃爍著,這是他在運用自己的至尊之道在昔日發生之地重現當日的光景。

空中,一道雄偉而又高大的人影再度出現,低頭看向腳下的大地。

隨後他似乎嘆了一聲,嗖的一下化作一道長光離開了,與之同去的還有那口漆黑的霸王鼎。

「告辭!」

姜亢一拱手,身體已經飛了起來,沖著離開的那道光芒追了出去。

「希望你好好努力,我餘生沒有太大的願望,只要能讓我坐在這裡喝喝酒就可以了。」

戰尊嘆了一口氣,一口飲盡了杯中之酒,戰尊在自己的王座之上癱了下來。

如果姜亢沒法收拾了暗影主宰,他的結果也是凄慘的,主宰或許不會再容忍他待在此處。

追著那道光影,姜亢徑直來到了宇宙深處。

嗖!

光在前方飛著,姜亢在後方追趕。

此處,已經快要到了宇宙的邊緣,四處都是漆黑的,沒有半顆星辰的存在,更談不上是恆星了。

背後是遙遠的大宇宙星系所在之地,只有面前那道光,是姜亢最終的目標。

終於,光芒消失了,而姜亢前進的步伐也停了下來。

在這裡,沒有了路,前方是不可見的漆黑漩渦,一個個環繞在宇宙的邊緣。

黑洞,能夠粉碎空間的黑洞。

假使在這裡提出那個問題,宇宙外面是什麼?

什麼也沒有,只有這些黑洞,這些黑洞會將一切都吞噬。

「難道大長老進入了這些黑洞當中?」

姜亢皺眉,一腳踏了進去,毫無畏懼。

至尊的肉身根本不用畏懼這些黑洞,黑洞無法破壞自己的身體。

當中依舊是一片片的漆黑,有的黑洞當中渺小的像是一個星球,而有的則廣袤如同宇宙。

「這裡面沒有,也找不到。」姜亢遺憾的搖了搖頭。

黑洞無限,這怎麼才能找到他的蹤跡?

突然,在彼此相交的黑洞之間出現了一條白色的線條,竟然如同血管一般跳動了起來。

轟轟轟!

他像是人的脈搏一般,不斷的震動著,靠近了看,有一個寬大的山洞那麼大。

「這是什麼?」姜亢眉頭一皺,但也發現了一些頭緒。

在這條線路之外,有被碰撞過的痕迹。

他一揮手,上面亮起了各種光澤。

有刀,有劍,有鍾,有斧……各種各樣的神兵利器,最為古老的氣息,恐怕可以追溯到無數的歲月以前。

這些兵器的痕迹只是留在了表層,中央出現了一道光,穿透了此處。

是一口鼎!

「霸王鼎!?」 姜亢大驚,伸手沖著前方打了過去。

轟的一下,仙光飛迸而出,竟然讓姜亢感應到了一絲和長生路盡頭一般的氣息。

「難道這裡也有一個入口?」

看著這一道道的痕迹,姜亢似乎想到了什麼。

「難道這是留下的另外一個入口?當初的人在此曾經奮鬥過?」姜亢心中震撼不已。

仙光不斷噴薄而出,露出來一個漆黑的鼎身。

「真是霸王鼎!」

其他的兵器只是留下了印記,而在此處的霸王鼎則是真身在其上!

霸王鼎一部分在裡面,另外一部分則是在外圍,不斷的承受著兩界不同的法則之力沖刷,上面散發著烏黑的光澤,神秘非常。

「霸王鼎留在了這裡,大長老會在哪呢?」

姜亢嘆息了一聲,伸手抓住了一直鼎足,要將它給扯出來。

「是誰!」

就在這時候,裡面傳來了一聲怒喝,自己拔動的霸王鼎讓一股巨力給拽住了。

「大長老!」

聽到這個聲音,姜亢頓時狂喜。

「項羽?」

裡面的人一驚。

「大長老,您怎麼會在這裡?」

大長老沒死,而且待在了這個奇怪的地方,難道這幾十年來一隻都待在此地!?

「你真的重生了。」大長老嘆息道,有些興奮:「當初我從魯班大師留下的東西裡面看出來了一絲希望,沒想到真的讓你再次歸來,實在是太好了。」

「我能不能救你出來!?」姜亢問道。

「不行,我不能再進入宇宙當中。」大長老聲音一沉,道:「我的生命已經燃燒完全,所有的生命精力即將散去,只有破入這一界才能存活下去,若是回到宇宙之中,會立即死去。」

「你進入了長生世界!?」姜亢驚喜著問道。

「算是進來了吧,我在生命燃燒的最後一刻爆發出來了最強大的力量,重開了一條道路,但是這裡似乎有這個世界之人留下來的阻隔,他們攔住了我前進的步伐,我難以再通過了,被困在了這個地方。」大長老說道。

「這到底是怎樣一個所在?」

「宇宙和長生世界是有共同點的,在自古以來的傳說當中,在宇宙的盡頭有連接另外一個世界的節點,上面的印記便是當初的人所留下來的。」

「他們沒有打進去嗎?『

「沒有,我在這裡沒有看到任何人的蹤跡。」大長老否定的說道。

「您現在被卡在兩界之中,生命是否會有危險?」姜亢帶著一絲擔憂問道。

「這倒是不會。」 妖孽王爺腹黑妻 大長老笑道:「待在這裡雖然悶得慌,但還是能夠保留住一條性命,比起那些黑暗至尊還是要好了不少,而且我的境界也逐漸回升到了巔峰狀態,只是霸王鼎被卡在了這裡我拿不進來,若是碰上什麼,沒有趁手的兵器。」

姜亢一聽立即說道:「你我同時用力,將霸王鼎推進去。-

說完,他一步向前,就要動手,讓大長老給喊住了。

「先等等!」

大長老急忙喊了一聲,說道:「若是霸王鼎進入了我所在的一界之中,你我便無法再有交流,你先將這些年所發生的事情告訴我吧。」

姜亢一聽也沒敢在動手了,幾十年未曾見過大長老,他自然捨不得如此便要分開。

盤膝在星空之中坐下,開始和大長老說起來歷年所發生之事。

「太好了,黑暗之地終於被悉數平定了!」大長老驚喜的說道:「此乃我項家歷代人之心血所在,如今終於完成,算是大功一件。」

「恩,現在就是剩下一個暗影主宰,若是消滅了他,我便會從長生入口之處打進去。」姜亢說道。

裡面突然就沒有聲音了,讓姜亢心裡一驚,連忙問道:「大長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