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9 日

最近幾天,總有一名年輕人跑到這裡來跟守山老人套近乎,每次來都會帶一些好吃的,天上飛的,水裡游的,應有盡有。

今天,仍是如此。

「大伯,你嘗嘗這種鐵扇貝,肉質非常鮮美,淋上一些蔥花蒜末去腥,再配合特製的醬料,絕對是天下一絕。」

一名年輕人滿面堆笑,將一盤香氣裊裊的貝肉往前推了推。

守山老人伸出筷子,夾起來嘗了嘗,確實很鮮美,吃到嘴裡,差點咬了舌頭。

他與大山為伴,平日里只能吃山裡的野味,哪能吃到這些海里的東西。

一主一客,共同吃了一頓美餐。

吃完飯,青年告辭離去,表示明天還會再來。出門轉身,青年的表情頓生變化,之前的笑容消失不見,一臉的冰冷之色。

青年進入魚鱗嶺,在山間快步穿行,最終來到了一處山洞之內。

山洞內最深處,火焰熊熊,群魔薈萃。

「怎麼樣,那個老頭子吃的開心么?」一名滿頭白髮的大魔王用樹枝捅了捅火堆,沖著青年手下笑問道。 蓉城

姜小時穿著厚厚的羽絨服出了機場,剛坐上計程車,腦袋猛的一陣眩暈感襲來,她靠在計程車的車窗上。

司機還以為她暈車了,把副駕駛的車窗打開一點,讓寒風吹進來一點。

寒風吹進來,才讓姜小時緩了過來,頭暈感消失。

「小姑娘,你要是暈車想吐,我後面有垃圾袋,你吐裡面好了。」司機很熱情的說著。

姜小時單手按著太陽穴,臉色不加的對著司機說一聲謝謝。

」小姑娘,你要去騰頭山做什麼,那邊都封山了,雪大的不得了,這去了也上去不了啊!「司機是本地人,對本地方的旅遊景點了如指掌,也就是善意的提醒一下姜小時。

姜小時笑了笑,「師傅,我知道不能上去,我是去山下的酒店住兩天,看看雪景。」

「哦哦,騰頭山的雪景是出名的,去山下看雪也是正常的。

姜小時來之前就跟王翠分打過電話,她說山上的雪太大,沒有暖氣供應,她也就下山來,包括那個老頭子也下山來,所以她只要直接去山腳下的酒店就好了。

跟司機閑聊著就到了騰頭山的山腳下,王翠分早早的就在門口等她,當看到她出現的時候,就小跑過去,「小時,你走的太急,王阿姨都沒有好好照顧你,感冒好了,又生龍活虎的真好。」

霸道王爺俏王妃 姜小時乾巴巴的笑了笑,自己從騰頭山下來的原因實在是有些丟人,自然也就不願意去回憶,也就把話題給扯開了,「王阿姨,那個李老頭在哪裡啊?我想要見他。」

「他住在09號房間,他從下山來過後,都沒有出過門,你要去問他當年的那些事,你這樣空手去,不太好。」

王翠分的話倒是提醒了姜小時,兩手空空去找人打聽事情的確是沒有誠意,「王阿姨,這個酒店有買一些禮品之類的東西。」

「沒有。」

姜小時這下犯愁了,沒有禮品,到了現在她哪裡去給他變禮品出來。

王翠分看到她垮掉的小臉,忍不住的笑了笑,「逗你的,在你說要來找李老頭子問一些當年車禍的事情,我早早的就幫你準備了。」

姜小時猛的一下就抱住王翠分,「王阿姨,您真好,愛你。」

王翠分慈愛的笑了笑,「就你嘴甜。」

……

在王翠分的帶領下,姜小時去到了09號房間見到這位李老頭,這個李老頭跟她想象中的完全就不一樣,人很精神,也很乾凈,根本就一點都不像守山人。

「李老頭,有小丫頭來聽你講故事了。」王翠分聲音很大的叫著他。

李山看了一眼王翠分,然後把視線停留在姜小時身上,雙眼眯了眯,「我的故事很多,你有耐心聽嗎?」

「有,有,我最喜歡聽故事了。」姜小時表示自己很有興趣,因為在來之前王翠分就跟她說了這個人喜歡講老黃曆,你要把他哄高興了,自然也就能聽到自己想知道的。

「東西呢?」

姜小時趕緊把自己的手裡的酒提過去,放在他面前,「孝敬您的,要花生米嗎?」 青年回話道:「回稟陛下,今天我跟那個守山老人吃吃喝喝,他很開心,對那幾樣菜讚不絕口。」

「那就好。」白髮的大魔王點點頭。

這位大魔王,正是魔逍遙!

不久前,他帶了一群得力幹將來到此地,吩咐其中一個廚藝精湛的後天之魔,天天下廚招待那位守山老人,每日都送去各種食材,變著花樣的烹飪各種美味佳肴。

算起來,已經有八天之久。

群魔對於這種行為很是費解,早就有些不耐煩了。

那魔族青年問道:「陛下,我還得給那個老不死的做幾次菜?」

「什麼時候他肯給你帶路了,什麼時候你就可以停手了。那個老頭知道一處遺迹的位置,是他最大的秘密,對他好一點,他就會說出這個秘密,給你帶路。給你帶路,就等於給我們所有魔族帶路。」魔逍遙的語氣透著愉悅,似乎樂在其中。

起源之科技帝國 「想要弄清楚他心中秘密,直接審訊逼供就是了,何必那麼麻煩。利用一些讀心攝魂之術,同樣簡單。」

「那不好。」魔逍遙一擺手,「我享受的,不光是結果,還享受這個過程。」

「好吧。」

魔族青年不敢過多反駁,把心裡話憋了回去,他根本不明白這個過程有什麼樂趣可言,每天給那位守山老人做菜,他都快瘋了。

魔逍遙追求的是逍遙自在,向來任性妄為,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別人很難猜透他的心思。

他獲得了范浪的少部分記憶,沉迷於其中,心思就更加叵測了。

在那段記憶中,只要每天去給守山老人送好吃的,久而久之,就能感化守山老人,讓他主動說出一個秘密。

這個過程,稱之為「任務」。

魔逍遙之前已經做過兩個類似的任務,全部都應驗了,讓他獲得了一些好處。

除了好處之外,更讓他著迷的是那種特殊的樂趣,這是他以往沒有體驗過的。

呼。

篝火熊熊燃燒,火苗上下竄動狂舞,斑斑點點的紅色火星飛起,照亮了魔逍遙的臉,這張英俊的臉上,興緻勃勃。

接下來的三天,那名魔族青年每天都會去給守山老人送吃的,而且盡量討好對方,一口一聲大伯,那叫一個親切。

第三天,守山老人終於被感動了。

餐桌上,守山老人舉起酒杯,一飲而盡,他放下空酒杯的過程,就好像是做出了某個重大決定。

「我們兩個算是忘年交,老頭子我冷冷清清了這麼多年,沒想到能遇到你這個小夥子對我這麼好。你說你是來採藥打獵的,這幾天都沒什麼收穫,我倒是知道一處地方,可能藏著好東西。」守山老人悠悠道。

魔族青年眼神微亮,心中暗喜不已,他演了這麼多天的戲,總算有收穫了。

「大伯繼續說,你指的是什麼地方?要是我能有收穫,肯定會給你分一杯羹。」魔族青年套話道。

「那裡是我年輕時無意中發現的,是一處空間裂痕,裡面別有洞天,是另一個空間。到底裡面有什麼,我也不知道,或許會有寶物。我的實力不濟,不敢冒險,你身為玄君,比我強得多,或許可以冒險試試。」守山老人繼續說道。

「我更有興趣了,大伯你現在能帶我過去嗎?」

「別急,今天我好好收拾一下,你也做做準備,明天一早你過來,我帶你去。」

「好!就這麼說定了!」

「這個秘密我保守了多年,誰也沒告訴,就想著自己實力強大之後再去冒險,結果一輩子碌碌無為,到老了不進反退,就更沒希望了,乾脆把這個秘密告訴你吧。難得你對我這麼好,告訴你總比將來死了爛在肚子裡面強。」

「多謝大伯告知,將來我肯定不會虧待你的。」

魔族青年口中道謝,心裡卻生出寒意,決定一旦找到地方,就將老者殺掉!

隔日。

魔族青年早早就來了,還帶來了魔逍遙等魔族,只不過這群魔族都藏在暗處,沒有現身,要在暗中跟蹤。

守山老人整裝待發,穿上了一件獸皮輕甲,背負一套弓箭,手中還拎了一桿獵叉。

「走,我親自帶你進山!魚鱗嶺這片地方,我太熟悉了,每一塊石頭,每一棵樹,都認得。」守山老人熱情道。

「有勞了。」魔族青年很興奮,原因是很快就能殺死守山老人了。

兩人一起深入魚鱗嶺,在山嶺之間穿梭,趕路速度很快,奔跑如飛虎,跳躍若靈猴。

僅僅小半天時間,兩人就走了幾千里的山路,來到了魚鱗嶺深處。

半路上,守山老人說了一些關於那處空間裂痕的事情,據他所說,那處裂痕非常不穩定,時隱時現,變換位置,不會長時間停留在同一處。

「到了。按照那處空間裂痕的出現規律,最近一段時間,應該就在這附近,我們找找看。」

守山老人將魔族青年帶到了一片荒野山林,指了指周圍,放眼望去,周圍生長著一些針葉樹木,哪怕在這種比較惡劣的環境下,都能茁壯生長。

魔族青年恨不得現在就動手殺人,奈何還沒有親眼見到那處空間裂痕,只能將殺心強行壓下去,在周圍展開搜尋。

找了沒多久,守山老人忽然驚喜道:「找到了!」

魔族青年跑過去,就見一棵樹木被神秘的力量撕裂,在斷樹上方,懸浮著一塊三米多長的空間裂痕,看上去很不規則,其中閃爍著一些模糊景象,是另一片世界,充滿神秘跟機遇。

都已經找到了地方,還留著這個糟老頭子何用?

「把你這幾天吃的東西都給我吐出來吧!」

魔族青年游身上前,渾身魔氣爆發,雙眼綻放紅光,揮舞手掌重重打在守山老人的背上,將其一掌擊飛。

守山老人口吐鮮血,撞在一棵樹上,摔落在地,掙扎了幾下,當場斃命。

魔族青年長舒了一口氣,多日來的壓抑,總算是發泄一空。

不遠處,眾多魔族解開隱身效果,白髮飄飄的魔逍遙首當其衝,率領群魔走向空間裂痕。

「有趣,范浪的記憶又應驗了,這個老頭子果真帶我們找到了這裡。」魔逍遙一臉微笑。

群魔的注意力都在空間裂痕之上,誰也沒有太在意死去的老人,同情心對於魔族而言,是奢侈之物。

嗖!

老人的屍體上突然飛出一道金光,對著魔逍遙飛了過去,速度奇快無比。

還不等魔逍遙反應過來,他的胸膛已經被金光洞穿,多出了一個血窟窿!

「吼!!!」

與此同時,金光之中爆發出了一聲震天獅吼! 「你這丫頭很懂嗎?李老頭滿意的看著姜小時。

姜小時狗腿的把一袋花生米放在李山的面前,「您邊吃邊說。」

李山給自己倒上一杯酒,指了指旁邊的凳子。

姜小時瞬間秒懂的,走過去坐著,坐的端正,一副認真聽講的模樣。

王翠分沒打擾他們,走去酒店的廚房給姜小時做晚飯。

李山喝一杯酒,嚼上幾顆花生米,就開始敘述起他年輕時候的事情,本來他以前是在一個單位上班的,後來為人處事不夠圓滑,受到同事排擠,性格孤僻的他就回到家裡,當上了守山人……

中間有很多他當守山人,遇到比較離奇的事情,也還算有趣,聽著倒也不算無聊,聽了將近兩個小時到故事,李山也喝高了,總算是講到了當年車禍的事情。

「小時,丫頭,你就想知道十年前車禍的事情吧?」李山喝的滿臉透紅,顯然是已經醉了。

「叔,您就別掉我的胃口了,說說唄,當年車禍的事情。」姜小時為他滿上酒。

李山樂呵呵的喝了酒,「看你還算有耐心,老頭子我就告訴你。」

姜小時做出一副洗耳恭聽的樣子。

「當年那場車禍,其實並沒有死人。」李山說道。

「沒有死人?可是車裡的人死了啊?新聞上寫的是司機當場死亡?」姜小時疑惑的問。

李山冷笑了一聲,隨後才慢慢的敘述出來,「當年出車禍的時候,我剛好在山裡巡山,聽到一聲巨響的時候就跑去看了,當時我去的時候,司機還有他家的小孩,都還活著,我看到人還活著,就想著去找人幫忙,可是你知道嗎?」

「什麼?」姜小時好奇心,完完全全就被激發出來。

「我聽到木倉聲。」李山雖然喝了酒但是還是掩飾不了眼中的恐懼。

姜小時心中雖然有所猜想,但跟親耳聽見又完全是不同的心境,在現實生活中她生活在完全和平的地方,絕對不會有人這麼明目張胆的殺人。

「所以他們都是被人殺死的,不是出車禍死的?」姜小時順著他的問。

李山又喝下一杯酒來掩飾自己心中的恐懼,「我親眼所見,小丫頭我這條命都是撿到的。」

姜小時抿了抿唇,看著喝著酒的李山,沒在問下去。

「小丫頭,當年的事情,我是準備帶進棺材的,今天跟你講,我心裡倒是鬆快了許多。」

「為什麼又要告訴我,您不是準備帶進棺材嗎?」姜小時不來是不準備問下去的,但是李山的話,她總是感覺話裡有話。

「因為……」李山眯著眼睛,話還沒有說出來,手裡的杯子就凋落在地上,就睡著了……

姜小時,「……」

……

傅氏總裁辦公室

羅亦彙報著姜小時的情況,「五爺,李山已經跟小小姐講了當年的事情。」

「嗯,小丫頭有什麼反應沒有?」傅辰修問。

「聽說沒什麼反應,心情沒有受到影響。」羅亦回答。

傅辰修眉心輕擰,小丫頭沒有什麼反應,倒是奇怪。 在神浩星上,能發出如此獅吼的生靈,只有金陽戰獅!

金光化為一頭雄獅,體積放大成正常的獅子大小,在半空中做出一個迴旋動作,撞飛了幾名魔族,然後再次沖向魔逍遙,施展破天一爪,怒抓而下。

不管多大的體積,金陽戰獅的抓擊都非比尋常,能夠撕裂天穹,無可抵擋。 影后重生之星光再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