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8 日

會議室頓時進入一片,異樣的寂靜!好傢夥!這下大家可都看著縣委的一,二把手的態度了。 「這尼瑪!」洛天最後一個想法就是操蛋,若是這些人早就說給自己復魂丹,又何苦打起來。

不過洛天終究還是暈了過去,不知道是復魂丹的藥力的原因,還是被這幾個傢伙打的,洛天只感覺頭劇痛無比。

「確定暈了么?」就在洛天痛苦的時候,四個身影,賊眉鼠眼的走了出來,正是張成龍,貂得助,孫克念還有司馬拓四人。

四人之前一直沒敢出手,生怕洛天催動道心種魔,那他們可就賠大發了。

「暈了,出來了吧,看你們這四個小膽!」看到四人那小心翼翼的樣子,龍傑幾人都是笑了起來。

「嗎的,這小子可真是能惹麻煩,失個憶,失出這麼多麻煩事來!」張成龍大罵一聲,抬起一腳踢在了洛天的屁股上。

「真是該打,嚇死我了!」孫克念,司馬拓,貂得助也是大罵一聲,不斷的伸捶打起洛天,發泄著心中的不滿。

難得的龍傑,陳戰鏢幾人竟然沒有阻攔,實在是洛天之前的確太氣人了。

「嘖嘖,這小子沒少得好東西啊!」張成龍伸手一抓,妙手空空施展,伸手抓出了一把中品仙器。

「嘖嘖,萬年靈藥……仙境高階的的符篆……」

「這些東西,我怎麼好像在哪見過?」

「我想起來了,神鬼沼澤,這小子不會將那個屍王的老巢給抄了吧!」張成龍驚呼一聲,眼中露出興奮,不斷的出手,每一次出手,手中便是多一樣東西。

「老傢伙,你這就有些過分了啊!」孫克念大罵,司馬拓也是不斷的在洛天的身上拍來拍去。

孫克念和貂得助只能幹瞪眼,因為他們兩個不會,貂得助雖然能偷些東西,但是卻也沒厲害到去儲物戒指中去偷。

孫克念和貂得助兩人只能眼睜睜的看張成龍和司馬拓兩人將寶物摸到自己的手中。

「真是王八蛋!」妖晨等人撇了撇嘴站在那裡,看著偷的不亦樂乎的兩人。

「張成龍怎麼一點前輩模樣都沒有啊!」幾人心中暗嘆,不過事情總算是解決了,只等洛天徹底恢復。

洛天昏昏沉沉,劇烈的疼痛,讓洛天無法徹底昏過去,只感覺強大的神魂之力不斷地湧進他的神魂,讓他的神魂不斷的增強,同時洛天的身體也是發生著變化,洛天感覺自己的身軀異常的冰冷。

畫面不斷的閃動,讓洛天渾渾噩噩,彷彿陷入到了另外一個空間之中。

時間緩緩流逝,灰色的神光不再匯聚,洛天也是漸漸的恢復了意識,身上的氣息也是開始澎湃起來。

轟轟轟……

轟鳴之聲響起,最先發生變化的就是洛天的丹田,功法開始自行運轉,赫然是心魔大典。

原本洛天身體之中的鬼氣也是隨之轉化,化成了澎湃的魔氣。

魔氣衝擊,衝擊之下,八條鬼脈也是隨之撐開,讓魔氣不斷的匯聚到丹田。

魔氣沉浮在洛天的丹田之中,一座座黑色的魔台凝聚起來,複雜的魔紋閃現。

「這小子的氣勢變強了!」張成龍等人瞬間感覺到了洛天的變化,眼中露出喜色。

「他之前去永生山復仇的時候,是仙王中期,難道恢復記憶,連修為也跟著恢復了?」眾人疑惑,同時心中也是帶著喜色,不管如何,洛天的實力是又增強了。

「得加快速度啊,這小子快醒了!」張成龍和司馬拓兩人速度卻是更快了。

「啊……」洛天心中大喊,感覺自己的力量不斷的增強者,而隨著增強,洛天丹田中的魔台也是再次凝聚起來。

七座……八座……

轟隆隆……

天色陰沉起來,黑色的劫雲出現在眾人所在山峰之上,雷霆遊盪劫雲之中。

「我靠,這小子,不都到了仙王了么?怎麼還會有雷劫?」張成龍臉上露出驚駭之色,連忙停手。

「快走!」眾人想都沒想,直接離開了洛天的身龐,目光帶著擔憂看向洛天。

「他現在這狀態,能行么?」眾人疑惑,但是現在他們也沒有其他辦法,只能看著洛天。

「大哥,醒醒啊,該吃飯了!」陳戰鏢大喊,聲音灌進洛天的耳朵中。

「我也想起來啊!」洛天心中苦笑,此時他已經有了意識,感覺到外面發生著什麼。

但是洛天卻是覺得自己的神魂,彷彿被什麼東西禁制著一般,無法掌控身軀動彈絲毫。

咔嚓……

就在洛天不斷的掙脫間,一道金色的雷霆劃破長空,劈在了洛天的身上,瞬間讓洛天渾身布滿了電流,那驚人的雷霆之力,衝進了洛天的身體之中,直奔洛天的丹田涌去。

「這是要將我失憶那段時間的雷劫,重新挨回來么?」洛天心中苦笑,只能看著天雷,轟擊在自己的身上。

洛天皮糙肉厚,那雷霆雖然強悍,但是卻是讓洛天苦不堪言,尤其是那類雷霆之力在魔台上刻畫,更是讓洛天痛苦到了極致。

一道……十道……百道……

轉眼間,數不過來的雷霆從天而姜,五顏六色異常的美麗,但是這美麗的背後卻是蘊含著毀天滅地的氣息。

「真的沒問題么?要是被轟死了,還不如不恢復記憶了!」幾人倒吸涼氣,看著洛天被雷海淹沒。

時間緩緩流逝,半個時辰的時間過去了,那數不清的雷霆終於漸漸的平息。

洛天之前所在的位置,方圓萬丈直接化成了廢墟,陣陣的黑煙從地面之上升起,最中央一個焦黑的人形躺在那裡。

好孕連連:總裁爹地霸道寵 「洛天!」眾人驚呼一聲,飛身而起,瞬間落在了渾身焦黑的洛天身前。

咳咳……

一口黑煙從洛天的口中吐出,焦黑的身體坐了起來,咧嘴一笑,露出了兩排白牙。

「兄弟們,我回來了!」洛天張開雙一把抱住了最近了龍傑,哈哈大笑起來。

「大哥!」一群人圍攏在洛天的身邊,眼中露出激動。

「洛天,你個王八蛋,之前打我們打的很爽啊!」鬧騰了一會兒,貂得助等人大罵,但是眼角卻是有些濕潤。

洛天身軀一震,身上的黑皮掉落,瞬間換上了一身衣服,目光中帶著歉意看向貂得助幾人。

「你們幾個王八蛋不也下死手了么!我腦袋後面這大包是誰打的?」

「我他嗎剛才可沒徹底昏過去,還有意識,誰踢我來的?」洛天目光中帶著不善在貂得助幾人上上看了看。

「司馬拓,偷到我身上來了?」洛天握了握拳頭,身形閃動,一把出現在了司馬拓跟前,將司馬拓提了起來。

「精神損失費,精神損失費!」司馬拓臉上帶著乾笑,根本沒有逃走的機會。

貂得助,孫克念幾人則是縮了縮身軀,站到了龍傑幾人身後。

「一個都跑不了!」洛天大罵一聲,一巴掌拍出,將司馬拓拍在了地上。

「啊……」慘叫之聲響起,足足過了一刻鐘,孫克念,貂得助還有司馬拓三人便是趴在了地面上,腦袋上有兩個大包,不斷的求饒。

至於張成龍,洛天自然沒有出手,怎麼說人家也是前輩,雖然不著調,但是該給的面子還是得給的。

「小子,既然恢復了,那麼就想想辦法吧,什麼情況,不用我們跟你說了吧!」江元雄臉上帶著笑意,心中則是感嘆。

「嗯!」洛天點了點頭,臉上也是變的凝重起來,現在的情況的確是有些棘手,他也沒有什麼太好的辦法。

……

而就在洛天等人商討的時候,另外一處戰場,卻是爆發著驚人的大戰,那就是另外一處鬼門關,震門。

震門百萬裡外,同樣也是一個宗門,名叫震天宗,此時的震天宗龐大的山峰之外,全部都是地獄大軍。

震門的山峰上,也是有弟子衝殺著,血氣滔天,一個年輕的身影,眼中帶著猩紅之色,手中握著一把黑色的大劍,不斷的砍殺著地獄鬼物。

而青年的身後,則是有著一道黑白雙翅,切割著虛空,化成風暴,席捲在地獄鬼物的大軍中,切割著大片的鬼物。

周利,永生山的弟子,更是永生仙王的親傳弟子,最近才開始崛起,而崛起之後,便是威名遠洋,尤其是在這震門守衛之時,立下了赫赫戰功。

周利手中的黑色大劍,還有背後的翅膀,更是大有來頭,當年洛天登臨永生山,最後被永生仙王擊殺,身上的東西都掉落在了永生山,被永生仙王所得。

當初發現洛天的身份,全靠周利報信,因此永生仙王很是器重這個周利,算是給其永生山弟子做個樣子,將周利收為了關門弟子。

一收之下,永生山竟然開始器重起來,親自幫周利提升實力,短短百年,便是到了仙王初期,更是將洛天當初散落在永生山的東西,傳給了周利。

噗……

黑色的大劍,斬碎三名地獄鬼修,一斬之下,竟然發出了陣陣的波動,在周利手中顫動起來。

「怎麼回事?」周利眉頭微微一皺,他掌管龍淵多年,還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情況。

「洛天!」周利猛然間心神顫動起來,感覺到龍淵和墮天翅的抗拒之意。「殺掉他,我才能真正的獲得!」周利眼中露出瘋狂,身上氣息變的狂暴起來。 「…好!我覺得駱上校說的對!…就應該防範於未然!萬一出事了怎麼辦?海潮縣長你說呢?」

這下陳煥生可是狠狠將了這個長期跟他作對的尹海潮一軍,你說啊?中央領導的話你還敢反對?你是不是不想混了啊?

「咳咳…我覺得駱上校的提議,也不是不對!但是照駱上校的話來說,那麼我們是不是就要撤離十幾萬人?

板橋水庫之上還有另一座大型水庫,石漫灘水庫!竹溝、田崗兩座中型水庫在下游…而在下游的確有十幾萬的群眾,萬一沒有發生什麼?就這麼貿貿然的撤離群眾,我想市委市政府,乃至省委省政府也不會輕易下結論吧?…這可是遷移十幾萬的群眾啊!…可不是一家兩家?他們住哪裡嗯?…」

尹海潮怒了,真怒了,她沒想到陳煥生,竟然利用中央這個工作組來打壓她,這人一激動或者是發怒就會失去理智,尹海潮這個以冷靜著稱的「尹黑臉」也沒逃脫這個範疇。

當場就開始發飆了,那是極其沒給中央工作組留一點面子啊!尹海潮真是不想混了的說,得罪中央的下場,可沒什麼好果子吃的!

「啪!…尹縣長!你這是什麼態度?你能保證這場風暴不會波及下游的幾十萬群眾的安全?你憑什麼保證?你就一條命!我看你這個縣長有問題!

…萬一出事了呢?就憑你一條命換十幾萬的老百姓嗎? 總裁大人,請就範 憑什麼嗯?憑你是縣長嗎?你算個什麼東西嗯?張主任!我現在要求你馬上給省委的鄭書記打電話!馬上!…太不像話了!

…你就是這樣當領導的?幾十萬的人民啊?你憑什麼就能揣測洪水不會把水庫衝垮?…女人?哼!我可不怕你是什麼來頭!我就要撤了你這個不稱職的縣長!…」

駱林突然猛地一拍桌子,刷的下站了起來,臉色極其的憤怒,抬手指著一臉譏諷神色的尹海潮,爭議言辭的說。

這下子連工作組的人都呆了。尹海潮也呆了!這就要擼了她的職務啊?她知道駱林應該可以做到。

中央領導是什麼概念?那可是最頂級的存在,你敢跟他作對?最開心的莫過於陳煥生,差點都要笑出聲來了,心裡那個興奮啊,別提了,心說,好啊!你囂張啊?這可是中央領導啊!你也敢得罪?你這不是找死是啥?

「嗯!…尹縣長!我看你這個態度不太對頭啊!…凡事都要作壞的打,萬一真像駱上校說的那樣,水庫大壩決堤了怎麼辦?你這種態度可不太對頭啊!你可是幾十萬老百姓的父母官啊!…責任重大啊!!!…凡事得三思而後行啊!」

張主任肯定不會得罪駱林的,駱林說啥他馬上就跟著附和的看著臉色變得鐵青一言不發的尹海潮,嚴肅的說。

「我就是擔心幾十萬群眾!…要是萬一沒有出現駱上校說的那種情況怎麼辦?…幾十萬多人的衣食住行,那都得*心!安置問題?怎麼辦?…」

尹海潮考慮的也是沒錯的,這麼多人一下子你給安排到哪裡去?這可是個大問題。

會議室大家都在沉凝,是呀,萬一出了大事誰負責?當然主要責任人肯定是兩個老大了,縣委書記,縣長肯定是首當其衝的。

「…駱上校!您可不要生氣…向我們這小地方,肯定是見識水平都有限得很…呵呵…我既然是安邵縣的一把手,我現在決定,一定要嚴密的注意板橋大壩的蓄水情況!一旦情況有變化,那就的泄洪!…以確保下游的十幾個小水庫和人民群眾的安全!…」

陳煥生這話說得漂亮之極,連駱林都點頭,不管你陳煥生是不是貪官,壞官!在這種大是大非面前能做出這種決定那就是好官!

而像尹海潮這種平時表現得很清廉,很正直的所謂好官,在這種緊急事情上莫林兩可,還說些些意氣用事的幼稚話,這樣的人能當領導?答案否定的。

所以說,一個人是不是正直,或者說一個人是不是所謂的好人,並不是說他不去干嫖妓等事情,那就是好人?不是的!

好人不是這種概念!這都只是私人的愛好,和他做工作是完全兩碼事,難道說一個白痴那就是好人了?他一不去害人,二不去幹壞事,那麼大家是不是都應該向白痴學習呢?

所以說,人不能用好壞來說,當然,那些所謂破壞社會安定的罪犯不在此列。

這場會議,最終是按照駱林的意圖開完了,尹海潮打心裡恨透了駱林,尹海潮可是來頭不小,她的父親可是正宗的中央的副國級幹部,她是為了鍛煉自己的能力,想為老百姓做點實事,才下來就任的,誰知道會遇到像駱林這種人呢?

會議肯定是以縣委書記陳煥生為首的集團獲勝而告終,因為他們一直緊緊的跟著中央領導(駱林)的指示而行動。 醉君榻,致命狂妃 所以,他很高興很開心,駱林知道這個陳煥生可能不是個好人,但是他在大是大非面前還是立場堅定的,這樣的官貪一點,壞一點又怎麼了?

在這種十幾萬人生存的問題上,能做出正確決定,那麼他就是個稱職的官員。

反觀像尹海潮,這種平時好像很關心群眾的疾苦,到了這種大是大非面前卻失去應有的作用最後就是尹海潮憤怒的離開會議室,眼神盯著駱林恨不得吃的進他。

當然,薛玉芬也狠狠的瞪著尹海潮,因為她「欺負」駱林,那麼作為「老婆」的薛玉芬,那就是肯定恨死這個小縣長了,也就是個處級幹部頂了天了!能囂張到哪去?薛玉芬於是想。

尹海潮自然看到了薛玉芬的嗔怒表情,心裡極度不屑,也瞪了她一眼,薛玉芬這下可火了,你敢這樣囂張?當

然,她也不至於當場發作,她現在恨死這個跟她「小愛人」駱林作對的「老女人」了。

會議室內有一部分人很尷尬,那就是縣長尹海潮哪個派系的,現在他們後悔的很!為啥要上了縣長這條馬上就要沉沒的船呢?在官場上可是沒有永遠的敵人的,所以他們開始暗自打起了各自的注意。

王枝花也跟著出了會議室,對於她來說尹海潮,那就是她的「老公」汗!

外面天氣還是烏雲滾滾,雷聲陣陣,暴雨似要都要把整個無垠的天際變成一片銀色,縣委大院內都全是積水,都到了腳腕處了。會議是開完了,張主任也跟鄭省長通了氣,畢竟這轉移十幾萬人可不是個小事情,起碼市裡面也要有個明確的態度,這下好了省委直接干涉了,市裡面自然不好再說些什麼。

尹海潮是最鬱悶的人,晚上回到家裡,玩都沒吃,一直呆坐在那生悶氣,還是王枝花很體貼她,給她做了晚飯,還溫婉細語的勸了尹海潮,她其實根本不知道尹海潮,應該照著後世的說法那就是紅色女紈絝啊!牛X得很的角色。

這也是尹海潮最氣憤的地方。尹家可是在上京數一數二的大家族來的,可以這樣說,跟鄧老爺子沒差多少,當然大家不是一個陣營的說。

今天的會議,對於尹海潮來說是一個失敗,是她在政壇上的失敗!她現在也在反思,自己這樣做到底對不對呢?

當然照常理來說,暴雨連綿,看抗洪救災是放在首位的,這點上市毋庸置疑的,但是要轉移十幾萬群眾那可不是好玩的事情,所以,尹海潮還是堅持自己的意見,不能輕易的動這麼大的陣勢。就僅僅因為是中央領導說了話?

但作為駱林來說,他是有先見之明的,這場災難遲早會發生,只是具體到什麼時候發生,他就不能控制了。所以作為他來說,還是小心為上安全第一為好。這個暴雨漂泊的雨夜無人睡眠,因為大家都不知道明天會發生什麼事情……

1974年12月29號,安邵縣從12月15號開始暴雨就沒停過,安邵縣各鄉鎮山體滑坡受災情況極其嚴重,而駱林知道這還是剛剛開始,更加嚴重的是事情還沒發生,自己也只能盡量的阻止大災難的發生了!

連續一個禮拜的暴雨,使得安邵縣下面大部分鄉鎮,全受災情況相當嚴重,河水猛漲,泥石流,山體滑坡時有發生,造成了十幾個村民死亡,三十多個人受傷的嚴重災情。如此同時宜都市市委市政府,已經接到了安邵縣縣委的緊急求援的電報,派了兩個團的解放軍指戰員,跟當地群眾一起冒著大雨抗洪搶險。

而駱林此時就在安邵縣的板橋水庫下游的水位暴漲的清水河上跟幾萬名群眾,解放軍,民兵在哪搬著麻袋加高河偍,工作小組的人全都在,好傢夥!清水河河偍上雖然是一片暴雨連成一片的銀色世界,但也也抵擋不住這些人聲鼎沸,黑壓壓的一片人頭忙碌的身影…..

駱林知道,先要把河道的河偍加高,才能起到水庫大量泄洪的目的!經過兩天兩夜奮戰,在眾人齊心合力的奮戰下,河壩加高了。

大暴雨還在繼續肆虐著安邵縣,及相關十幾個縣鎮。

駱林這幾天也真累了,再是武功神奇,那也頂不住沒日沒夜的猛干啊!

何況駱林那是一個人頂上十幾個人在那使喚,還不是的運氣炎黃之氣,那還不得累癱了啊?

第三天的夜裡,安邵縣內,板橋水庫的臨時指揮部,其實就是個臨時搭起的大型軍用帆布帳篷,裡面不少人,安邵縣的幾個主要領導,駱林等工作小組的人全都在。

工作組的幾個女同志跟尹海潮,王枝花等人負責燒水等事宜,雖然尹海潮也要衝到抗洪第一線,被縣委的領導和工作組的這些個男同志嚴厲拒絕了!

你一個女人能被起啥麻袋?那可是真裝滿泥巴的上百斤的麻袋,開玩笑,你個女人能搬得動嗎? 「你是誰?為什麼會有龍淵!」就在周利壓制龍淵之時,一聲冰冷的聲音在周利的耳中響起,同時一股危機感傳遞在周利的心神中,身軀猛然倒退,看向聲音的來源。

看到說話之人,周利的身軀瞬間定在了那裡,腦海中只浮現了四個字,人間尤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