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0 日

月檸渾身一機靈,猜測到了她的想法,笑道:「嗨呀!老師你就不要皺眉頭了。」

「那你……」

「改天,改天一定把故事寫給你看,您長的這麼好看,老愁眉苦臉多不好?」

順便誇了一下夏詩瑤,月檸覺得已經穩了,下課了,馬上就下課咯。

殊不知夏詩瑤,眼神又變化了一下。

帶著抹壞笑,有些不好意思道:「什麼嘛!老師也就一般般,不過你既然說好看了。」

「那就誇誇我咯!」

「必須要用古詩詞才行。」

誰還不是個小仙女呢!只是對於月檸來說,她的頭已經大了起來。

古詩詞形容女孩漂亮的有很多,比如陌上桑的秦羅敷,或者夏詩瑤剛剛教過的,孔雀東南飛里都有提到過。

夏詩瑤大概也是想,讓她現學現用吧!

想了一會兒,月檸卻俏皮形容道:「其形也,翩若驚鴻,婉若游龍。」

「榮曜秋菊,華茂春松。」

「髣髴兮若輕雲之蔽月,飄颻兮若流風之回雪。」

驚不驚喜,意不意外?對於一個語文老師,特別是像夏詩瑤這種,還帶著幻想的年紀了。

再沒有比這更能撩的了,她的臉已經紅了起來。

好一會兒,才支吾道:「你,月檸你誇獎的太過了啦!老師可擔當不起,洛神甄宓的形容。」

「不過這句洛神賦。」

「老師我很喜歡其中的意境,謝謝了,下課……」

收拾著課堂資料的夏詩瑤,夏詩瑤也覺得自己被撩到了,身體暖洋洋的。

嗯!有這樣一個學生,好像還不錯。

可惜她是個女的。

同學們都開始收拾書包,教室外也聚集了一群人,還見到了陸塵星的身影。

黑,色交易,總裁只婚不愛 他目光炯炯的看著黑板,驚覺道:「我去,月檸果然有小說天賦啊!」

「這麼好的一個故事。」

「還有她的才華,好像也不錯,越來越吸引人了。」

在意的不止是陸塵星一個人,好多男生都被驚艷到了,這個年紀里的女生,帶著點文藝小清新著實不多。

不止是撩到了夏詩瑤,也撩到了很多男生。

人群中,陸塵星忽然瞪了眼某個男生,咬牙切齒道:「麻蛋,就你個小樣,怎麼可以配的上月檸?」

「看我今天不教訓你一下。」

「吃我一拳……」

就是胳膊伸的老直,七十度角向上垂直落下,落在了鄭幼斌的腦袋上。

溫柔的人,連打人都是這麼的搞笑么?

大家想象一下,人群變成了Q版,陸塵星的小拳頭正好敲在了人家的頭上。

沒錯,還帶著微笑,無辜的眼神。

然後背著書包的Q版月檸出現了,質疑道:「那個!陸塵星你這是在幹什麼?」

「哈?」陸塵星收回了手。

「我……看見放學了,慶祝一下……」見到月檸后,就像春暖花開。

陸塵星當做什麼都沒發生過。

但是鄭幼斌怎麼可以當做沒發生過?怒髮衝冠,指不定就干他一頓了。

捏了下指骨,他要動手了,意識到月檸在場。

他又變得大度且瀟洒了,醞釀自己情感小王子的氣質,接著類似浪蕩不羈的對月檸道。

「哈哈,月檸同學你好。」

「從見到你的第一次開始,我就喜歡上你了。」

直觀的表白,專治一切花里胡哨,鄭幼斌知道月檸的以往,一般來說這種受過傷的女孩子。

心裏面最是柔弱了,一擊就破。

他只要露出溫柔的樣子,和關心的態度……

一切都幻想好了,或者說,所有的都計劃好了。

「嘁,去死好了。」隱隱中似乎傳來少女的聲音,鄭幼斌質疑。

反觀月檸抬頭望天,睜著大眼睛道:「呀哈!你到底是喜歡上我了。」

「還是喜歡上我?」

「我當然是……」鄭幼斌順勢就要回答。

可是一想本能的感覺到不對勁,要想個更好的回應,月檸也懶得揭破。

學著老師的樣子,敲了敲黑板,划重點道:「來來來,喜歡我是不,想上……唔!先誇誇我吧!」

「用古詩文的句式,快點。」

本是最好獻殷勤的機會,可是鄭幼斌難住了,古詩文,還是讚美女子樣貌的。

少女,你這是在為難我啊!

死傷無數腦細胞后,鄭幼斌有種,對不起,打擾了的想法。

想錯開話題,卻見月檸示意了一下陸塵星,後者下意識的舉了下手說道:「我知道,我知道形容女子美麗的詩句。」

「桃之夭夭,灼灼其華。」

鄭幼斌眼睛亮了一下,好像在電視劇里,經常聽過這句話來著。

「雲想衣裳花想容,春風拂檻露華濃。」

鄭幼斌對女生們,裝逼的時候,也經常念過這句話。

「千秋無絕色,悅目是佳人。」

「傾國傾城貌,驚為天下人。」

這首詩的逼格就有點高了,鄭幼斌第一次聽到,但問題的重點,是他即使有印象的,也全部忘記都說不出來。

所以很尷尬,少女拍了拍陸塵星的肩膀走了。

意味著鄭幼斌的行動以失敗告終,而陸塵星還一副小幸運的模樣,他氣不打一處來吼道。

「陸塵星……」

「給我添堵是不?」

「特娘的,看我不揍死你丫的,今天就跟你姓……」

啊咧?好像氣氛不太對勁,陸塵星猛的打了一個哆嗦,回首是鄭幼斌一副要吃人的模樣。

趕緊腳底抹油,一路狂奔逃亡。

風一樣的男子。

但是好像被追上了,而且一頓慘叫過後,被揍的挺慘的樣子。

嘛!這些都不關月檸的事情,她走出了教學樓,那裡等待著葉修遠。

面色難堪的看了眼她,似乎在等什麼人。

兩人都沒有打招呼,隔著老遠的距離,終於看到了他等待的人。

正是林清雅,詫異了一下,月檸嘀咕道:「這個人是怎麼一回事啊?」

「林清雅都那個樣子了。」

「居然還不死心嗎?作踐,算了,不管這種爛人了。」

有的人就是喜歡犯賤,月檸也沒道理去改變人家,最後看了眼葉修遠的方向。

林清雅依舊肆無忌憚,兩人像是戀人。

明明在葉修遠眼中,有壓抑住著的怒火,卻還是忍受著,林清雅毫無顧忌的嬌蠻,甚至有辱尊嚴的事情。

他幹嘛還忍著啊!

月檸輕輕說了一句,煞筆。 陸塵星挨揍了,他班級里的女生們,到處跟人家說起來的時候。

可都是一副心疼的不得了的模樣。

回到家以後,陸塵星照著鏡子,嘴角還帶有淤青,吸氣道:「嘶~鄭幼斌這傢伙,還真下的去手啊!」

「早知道,我就跟老師說他打我了。」

「幸好,月檸是保護住……」

要不是為了月檸的話,陸塵星覺得,他怎麼會白挨了這頓打?

雖然有可能,自己打也打不過人家。

不對,是破壞了鄭幼斌的行動,於情理上他內心裏面,還是有點過意不去的。

簡單處理了下傷口,陸塵星開始刷逼呼了。

也許是出了今天的事情。

於是,陸塵星手機上,特地在逼呼上,發出了這樣的問題:「請問如何優雅的幹掉,同性之間的競爭對手?」

「怎麼看出,一個人喜歡上了對方?」

「如何看待紅顏知己……」

好像提的問題有點偏了,發送出去以後,陸塵星認真臉的等待回答,他也不知道為什麼要提這種問題。

但是大概率上,是看到月檸今天差點被表白了。

又或者他被鄭幼斌給胖揍了一頓。

總會去尋找些安慰的話,他保證自己是沒喜歡月檸的,可是在等到回答的時候。

陸塵星還是美滋滋的看了起來。

變身女兒行 回答1:「謝邀,好了,知道題主有紅顏了,並且想上她秀狗先司格馬。」

瓷魂 回答2:「同意樓上,坐等題主秀狗被噴。」

回答3:「題主你錯了,並沒有什麼紅顏,你想優雅的幹掉的那個人,才是真正喜歡你的人,請相信我,異性戀都是邪教……」

然後陸塵星哆嗦著,想起了上午,被鄭幼斌摁在地上暴打的情景。

並且答應下各種不平等條約。

簡直是有辱斯文,哦不,是有辱尊嚴才對,溫柔如他,終於也是有了想要優雅幹掉的人啊!

想象了一下,打你是因為我喜歡你啊!

會不會是這種原因呢?

一隻手撐著下巴,稍加思考後,陸塵星糾結起了眉頭。

緊接著,似乎意識到,自己的想法不大對勁,甚至很危險,愕然道:「我特么的,到底都在想著些什麼啊?」

「我怎麼想到的不是月檸。」

「鄭幼斌必須死……」

隨便提的一個問題,後來臆測到陸塵星自己炸毛了,到底是月檸不夠漂亮了。

還是寫小說沒興趣了?

時間上他都來不急去敘述。

現在自己那一本篇幅百萬以上的小說,構建世界體系,延伸無盡世界,訴說劇中人的愛恨情仇。

探索無盡宇宙……

我很忙的,怎麼會去想鄭幼斌呢!

打開word文檔,唯有碼字才能讓他安心,嘟囔道:「明天周末,我還要跟月檸她們聚會呢!至於鄭幼斌的話。」

「有機會一定給他投毒。」

「弄死丫的。」

從這一天開始,陸塵星重拾柯南全集了,像他這種沒有犯罪基因天賦的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