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0 日

有著好事之徒們,推波助瀾,名氣已然廣為流傳,連整個雙炬城都震了幾震。其中,接連有著各位金核與伯爵級強者從內走出,帶著一身足以讓人艷羨的至寶,更是引起連連的探究,與好友相詢。

道出結果統一,往往令人異常神往,沒有懷疑!

良好循環下,整個雙炬城的強者們,短短的時間內蜂擁而至,以價高者得的稀少之態,不管不顧,造成城池之內,短短的風雲變化。

麥哈爾收回長劍,看了眼天色,道:「閉門謝客!」

聞言,女僕莉可點點頭,帶著身後兩位伯爵級的獨行者,走向府邸門外,開始處理今日引起的轟動,過猶不及,沉澱一番效果會更好。

有些觀望的強者,還是搖擺不定,不想前來。

「在過幾天,城池內的各大家族,甚至城主都要忍不住來拜訪。」鬼谷子傳音,「到時,趁此全部留下,做最後的一筆!」

當這裡引起注意時,最先反應的,只有那些獨來獨往,或者說是缺資源的強者。最後,才是那些觀望的大家族們,他們忌憚較多,且比起這些缺資源的強者們,他們更禁得起誘惑,圖謀也更大,實力也更強。

只有當麥哈爾展現足夠價值,他們才會出動,一口吞下。

「金核境九重精血,六十餘滴,伯爵精血,十七滴,算上外界被奴役,專門用來吸引滴強者,已有近百滴!」麥哈爾目光幽冷,「醞釀一夜,明天想來,會有更多反應過來的強者前來!」

單單是一天,就有近百滴熱能精血入手,算的上一大筆收穫。

趕路近大半年時間,途經數十個伯爵領,麥哈爾收穫金核伯爵精血也不過二十多滴,短短一天,收穫就是以前的幾倍還多,超越想象。

當真可以用金核多如狗,伯爵遍地走,來形容此時壯闊之景。

且,像雙炬城這樣的大城,北聖庭之內太過於常見。其上,還有洲主府,還有大能坐鎮,被稱之為霸主級的城池地域,一層一層。可以想象,那些城池,比起雙炬大城,強者的數量還要密集太多。

莉可帶著兩位伯爵級絕世強者,處理閉門謝客,很輕易,也沒有人此時來觸麥哈爾的眉頭,儘管眼熱,可還是遵照等待第二天的來臨。

實在是麥哈爾的深淺太過於深邃!

「嗯?哲東商會的強者們,已經到了?」

麥哈爾神色動了動,第一時間,就從外界數十道奴役聯繫中,感受到波動的思緒,有人發現哲東商會的伯爵級強者,進入雙炬城。

「轟隆隆!!」

滔天威壓洶湧!

幾乎是在頃刻,一道氣息恐怖的神源身影,低掠虛空朝著麥哈爾這座府邸飛馳而來,內里,衍化極致的本源氣息,咆哮猙獰。

「受死!」

低吼震蕩。

這道恐怖的神源絕世身影,抬起威能無限的手掌,朝著下方脆弱的脆弱府邸拍去,輻射之力,浩浩蕩蕩,籠罩整個府邸方圓之地。

一擊下,粉碎迷障,碎裂神秘之地。

「有人對它出手了?」

府邸周圍,還未散去的強者們,有人驚呼色變,仰望天穹之上,那道睥睨懸浮的身影,無不動容。不管此位強者,來意如何,可敢對神秘府邸出手,無疑是在挑釁,那位神秘莫測的府邸主人。

敢為他們不敢為,敢試他們不敢試,簡直是再好不過。

開出百倍價格珍寶的府邸主人,若是外強中乾,他們絕不介意出手。倘若勢比人強,他們也會在府邸主人出手間,窺探出一絲訊息,稍有不對,他們就可以面對天價招攬,保持平常心,不至於貪婪。

「是神源七重天的伯爵!」

無數人形神大震。

只有府邸深處,麥哈爾微微皺了皺眉頭,上一次,同樣是伯爵七重後期的思坦前來,可是面對鬼谷子出手,不戰而逃,幾乎是喪家之犬。

豪門逼婚:收服腹黑老公 以有前車之鑒,還要走出這樣一位強者來試探他?

不由的,麥哈爾思緒轉到數十股聯繫中,赫然發現,哲東商會其他強者們,各自隱沒在雙炬城中,消失不見,沒有聚集,沒有朝他而來。

似乎,並沒有針對,報復的意思。

「咔轟轟!」

狂暴撕裂的元氣之力下,整座寬闊的府邸,掀炸成團團粉碎,飛灰湮滅,在偉岸下,摧枯拉朽,連半分的抵擋,都未曾產生。

麥哈爾銀髮狂舞的身影,第一次,躲無可躲展現在無數強者的眼中,金核境巔峰的氣息,隨風擴散,引來無數強者們倒吸冷氣之音。

誰都沒有想到,整個府邸破碎之後,走出來的,竟然只是一個近核境九重天的巔峰強者。而他,竟是神秘莫測的府邸主人?

忽然,麥哈爾笑了,笑的很淡然。

雙炬城中知曉麥哈爾一些底細的勢力,算得上,只有哲東商會,和哲東商會思坦的一面之緣,所以,他們很清楚麥哈爾只是孤身一人。

所以在麥哈爾傳出百倍價格招攬強者,這個消息后,他們才短短一天內,強行到達。並直接出動一位絕世強者,來揭穿,揭開這一切。

原因很簡單,當真相暴露在諸多強者們眼前時,就算麥哈爾是一條過江猛龍,可只要不是洲主級絕世強者。也會被利令智昏的強者們,圍上分食,就此瓜分資源,根本不會有第二種結果。

算的上是禍水東引!

哲東商會只要坐收漁翁之利即可,不費一強一命,就能報復生死仇敵,這件事,何樂而不為呢?

「嗆!」

星穹劍光洞徹蒼天,一道犀利直衝天地的恐怖鋒芒,滾滾射殺而至,隨意一擊,似都有伯爵磅礴威能,碎絞風雲。

「嗤拉!」

鋒芒迸射。

那道懸浮在天穹之上的睥睨強者,後退幾步,抬手轟鳴,鎮壓劍光。

「待我商會強者趕至,新仇舊恨,一併算賬!」這位七重天強者口中強自低喝。

看著懸浮天穹,身後漸漸浮動出黑色的麥哈爾,毫不猶豫轉身就退,速若瘋狂,根本不敢有半分停留。

.(未完待續。) 哲東商會強者逃走之後,所產生的波瀾,如驚濤駭浪般,久久不息。一道道恐怖的目光,凝視虛空上的麥哈爾,若有所思,大多卻已經有了不懷好意,與淡淡的貪婪,因為劫殺強者並不是什麼難事!

只要有足夠的報酬,就算是聖庭弟子,照樣有人敢抹殺!

「這一個變數,來的挺快,倒真是意外!」

麥哈爾收劍歸鞘,目光環視遠去的強者,以及下方諸多各異的目光,眸光平靜清澈,彷彿根本沒有注意到自己正處在風暴中心般。

現在的麥哈爾,種種神秘暴露在大眾眼前,就像失了爪牙的香餑餑,沒有絕世強者不心動,哪怕麥哈爾有著神道修為的隱藏。

風雨欲來,哲東商會的推動,讓局面變得清晰,加快了進程。

儘管有些失控的意味,可和幾天後,麥哈爾展現出雄厚財力相比,沒有太大的相差,所以,還不如趁此時機,讓他它加快步伐。

心念一動,數十道奴印中的聯繫,傳出麥哈爾的命令。

一位位強者從暗中走出,開始推波助瀾,將對麥哈爾產生最不利的風潮,讓全城的強者們,迅速傳遍知曉,此中之事與猜測。

可此時…麥哈爾的目光,不由凝望向人群之外,那裡,正有一位位鎧甲鮮亮的強者們,從遠處疾馳而來,目標直指府邸之外

「是雙炬城城衛軍!」有人低呼。

制式軍甲的城衛軍,清一色,全部都是伯爵級強者,共有二十人,組成一列小隊,浩浩蕩蕩的衝來,風雲始動,威勢之盛,無人敢擋。

為首者,陰柔中年,一位伯爵五重天的絕世強者。

「是你在這裡動手嗎?」

此位伯爵冷哼,睥睨的目光,帶著凶煞的威勢凝望向虛空的麥哈爾,直言不諱的問責,一臉的不悅與冷然。

麥哈爾落下身影,我字剛剛出口,就直接被打斷。

「你可知罪?」陰柔中年,城衛軍護衛長叱冷低喝,「索性沒有造成人員傷亡,若是波及無辜強者隕落,那你今日就會被就地法辦擊殺。」

叱喝聲中,伯爵強者氣息擴散,震懾諸人。

「死罪可免活罪難逃!」陰柔中年冷然道,「打碎城中府邸,破壞地基,驚擾他人,現在你要賠償損失,二十萬絕品大果果靈石晶,二十件核天級中品寶劍,以及鎧甲,少一樣,今日此事,都不能善了!」

言辭之正義,之威嚴,似真有此事。

「嘶!」

話音剛落,就有強者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氣,二十萬絕品大果果靈石晶,對於大多數伯爵強者來說,就是加入某個勢力,二十年的供奉。足以買下二百顆大果果源靈晶,供伯爵修鍊很長一段時間。

後面的二十件神兵和鎧甲,更是珍貴,價值還要更高。

城衛軍的這位領頭強者,正義言辭,還真以為是警告麥哈爾。沒有想到,是獅子大張口敲詐麥哈爾,偏偏時機,借口,實力通通還夠。

「給!」

麥哈爾隨手拋出一枚時空內戒。

陰柔中年伯爵一把接過,只是動念之間,就忍不住露出狂喜之色,就算心境高深,也無法抵禦資源珍寶的誘惑。觀望的強者們,見城衛軍為首陰柔中年伯爵,面露狂喜,心下齊齊震動,神色不由驟變。

眼前的,只證明一件事,麥哈爾這位神秘人給了?

那可是對於伯爵級強者來說,都是二十年的供奉,一些核天級中品,就算是伯爵中期五六重天的強者,都不一定擁有的至寶。

「閣下,你的做法很對,今天動手之事,就此作罷。」陰柔中年點點頭,面向麥哈爾,「城中有城中的規矩,若是再敢動手,我等城衛軍對此,定斬不饒,決不姑息,閣下好自為之。」

收下好處陰柔中年道了幾聲,沒有在和麥哈爾糾纏,直接帶著小隊的一眾伯爵級強者,離開此處,乾脆利落。

「有些意思!」

麥哈爾嘴角冷漠弧度勾起。

像雙炬城這樣的大城,向來是禁止打鬥廝殺的,每每有打鬥之事,就會有城衛軍在第一時間鎮壓,哪怕是有等同於城主的絕世強者出手,城主也會毫不猶豫,第一時間出手鎮壓,以防禍亂。

可眼下的城衛軍,等到突襲大戰結束后,方才出現收拾殘局,反應之慢,令人髮指,若是放在平時,這是根本不可能的一件事。

「不過這樣更好!」

麥哈爾心中低語,目光不經意掃過周圍圍觀的強者們,臉上浮現淡淡的笑容。經過城衛軍一事,所有人的目光看向麥哈爾,異常貪婪,就算有一些壓制的小心思,都不由漸漸開始萌芽,蠢蠢欲動。

「身懷豐厚資源,偏偏看上去只有金核境,軟弱可欺,就算是我,我也會動心的。」麥哈爾想著,大步進入被毀滅的府邸廢墟,開始用量陣盤布下一個個小型迷霧大陣。

換做平常時,麥哈爾早已經拔劍出鞘,可在眾目睽睽之下,他展現的戰力,一時根本難以滅殺城衛軍二十餘伯爵。

所以,他很直接的,給出了他們想要的。

在餘波下,避開進入外界的莉可,和幾位伯爵級絕世強者,連忙上前幫忙,並在原有的基礎上,輕易搭建出一棟棟奢華的樓閣。

緊接著,就隱沒在迷霧大陣之下,隱沒在眾人視線之外。整個府邸廢墟,被驚天的迷霧大陣,遮蔽籠罩起來,阻隔外界。

「此事必須要上報家主!」

「此事必須要告訴父親!」



帶著各種沸騰心緒的強者們,衝散離開,面對此時麥哈爾表現的真正資源以及神道修為,他們不得不重新考慮,太過於重要。

經過一天,好事之徒的推廣,與消息發酵。

此時麥哈爾莫大的吸引力,終於現出可怕的一面,一道道強大無匹的氣息身影從各地散開,輻射向遠方,影響全城範圍。

更多的,則是一道道深邃的恐怖身影,潛藏在黑暗中,組成一片,沖向麥哈爾所在莊園迷霧之內,幾乎沒有了任何顧慮與忌憚。

.(未完待續。) 「砰!」

雷霆悶響回蕩。

無限劍神系統 迷霧法陣暗淡潰散,外界,一道赤色長發狂舞的偉岸身影,大步沖入法陣之中,伯爵級絕世強者的本源氣息,擴散開來,共鳴蒼天大地。

金核入伯爵級,只需領悟地風水火,基礎的四大普通本源。

但伯爵前三重天,入伯爵中三重,則必須要衍變出適合自己的唯一本源,精氣神,意志,修為,兵殺技,都將融入這道本源之中,成為源道。

就像仙道世界里,強者們,開闢出屬於自己的靈根之道。

有水之道,風之道,火之道等等,成千上萬,乃至數之不盡的道,而在神道疆域,則被稱作本源,衍變出自己的本源,戰力會以成倍暴漲。

同樣的,本源有深有淺,分出十層強弱!

而這本源深淺十層,則將伯爵後期,以及巔峰,洲主級絕世強者,劃分的涇渭分明,一層一層間的戰力,猶如天塹大境界,差距異常之大。

而當十層圓滿,則可融入虛空蒼天,勾連萬物,衍變出屬於自己的人道之勢,即是無上大能,穿梭洞虛,無所不能,鎮壓萬古時空。

「嗤!」

「哼!」

「嗯?」

一聲聲驚異不定的悶哼之聲,響徹在迷霧法陣中,內里,隱藏行走的強者們,猶如見到了洪荒猛獸般,瘋狂後退,面容陰晴不定,隱有驚懼。

「咕嚕!」

有強者咽下唾沫。

赤色偉岸的身影,一路所過,激濺起淡淡的綠惡青氣,飄溢在迷霧的空間中,划痕線條,從軀體里噴涌,震懾一位位盡金核與伯爵級強者。

所有人,不由自主的,兩邊分開,露出內里一條路。

「是衍變出源道的奧義絕世強者!」

終於,有見識不凡的伯爵級絕世強者,發出壓抑不住的驚呼,道出赤發偉岸身影恐怖的神道修為,避讓之下,猶然升出敬畏之情。

這樣的強者,已是伯爵後期,絕非他們能招惹之人。

夷平化為廢墟的府邸里,法陣陣光閃爍,一環套一環,迷霧中,一道又一道強絕的身影,環伺其中,朝著中心地帶明顯的建築群而來。

直至,看到了那道銀髮,金核境九重天的強大身影。

「有這麼多人忍耐不住了?」銀髮飄舞的麥哈爾,淡然屹立,「一個…三十個…四十七個,嗯?這個赤發伯爵?」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