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木龍消散,卻是?商央!

齊空明?劍光閃爍而出,商央都來不及反應,卻有數劍已經斬在了自己身上,商央直接飛了出去,整個人就直接撞斷了好幾棵樹木,才停了下來。

這些樹木可都是真實的,正是因為真實加上虛幻,才讓齊空明的本源之眼失去了作用。?

齊空明手持明澤劍,明澤劍上的一道道紋路開始散發出來淡淡的藍光,劍也在發出輕輕的劍吟。?

商央整個人完好無損地站了起來,身上卻有一張張符籙破碎。

商央微微一驚,自己可是給自己加持了十八張五錢金身符?,在這麼普通幾劍之下竟然完全破碎。

細思極恐!?

齊空明看著商央,輕聲說道:「這個幻境你怕是維持不了太久了,還是快點使出一些厲害的招式來吧。」?

齊空明說話聲很是淡然,卻讓人覺著很囂張的樣子。

商央臉上也露出了一抹怒容,頓時他的面前出現了一枚極為複雜的符籙。?

他的第五張本命符籙,木人符!?

齊空明看見這一幕,鯤鵬踏天步?使出,身後一對藍色翅膀,輕輕一動,極速展現了就來。

?鯤鵬展翅,扶搖直上九萬里!

當然,齊空明現在不可能這麼強大,但是這個極速卻是有的。

可,商央的本命符籙更快!

只見商央腳下一棵棵樹木瘋狂生長了起來,扭曲凝結,最後一個巨大的木人站在了齊空明面前。?

齊空明一劍將人家轟飛了二十幾丈,卻也給人家了反應時間。?

二十幾丈對於齊空明現在來說不到一秒罷了,?但是依然足以。

齊空明沒有遲疑一劍直接斬在了木人的大腿上。

但是一陣龐大的反震之力卻讓齊空明直接倒飛了出去。?

?木人頭頂,商央的面前漂浮著兩張符籙,一張為第五張本命符籙——木人符,一張為第三張本命符籙——木鱗甲符!

齊空明斬來的一瞬間,巨大的木人就已經被一層鱗甲覆蓋,齊空明的巨力反彈了回去,自己被震飛了出去。?

當初商央在這第三張符籙幾乎耗費了當時的所有精力,被製作出來了這一張堪稱防禦極點的木鱗甲符,這是為了保命,當然要付出全部能力。

其中它的反彈能力亦是讓人防不勝防。?

這個時候,商央三張符籙同時運轉,整個人的臉色都有些發白,但是依然還可以維持上一段時間。

齊空明凌空踏了幾步,將反衝力抵消,這才正視起來了這個木人。? 第二百六十八章天榜之爭(二)

齊空明雙手開始結印,站在?百丈木人身上的商央見這一幕,木人頓時一隻大手呼嘯而來,帶動起來的氣流,將周圍的樹木都席捲了起來。

陡然,?齊空明的結印結束,齊空明身後出現了一個十丈的巨人虛影,一手持劍,一手持盾。

?四錢法術!法相天地!

齊空明手中亦是出現了劍與盾,身後的巨人虛影隨之而動。

天空昏暗了下來,乃是那木人巨手轟殺?而至,暴亂的氣流讓齊空明都顫抖了起來。

巨人虛影持盾相抗,只聽見一聲巨大的轟鳴之聲響徹天地,而後巨人的身影便被這一隻大手砸了下去,好似鎚子砸釘子一般。?

十丈巨人在百丈木人面前還是小巫見大巫啊。?

不過,顯然,商央的招式還未停歇。

商央的第二枚符籙出現,萬木符!?

頓時百丈木人身上開始瘋狂長出了一隻只手臂,很快便超越了千,向著萬而去。?

被壓在地下的齊空明撐著自己的法相天地,心中忽然有著一絲不安,而後不再留力,右手持劍,?一劍斬天。

站在木人頭頂的商央忽然感受到了一股龐大的能量波動,猛然間自己壓制的那一個人破開木人大手,頓時木屑飛舞,空間碎裂。?

但是,商央蒼白的臉色上卻露出了一抹笑容。?

他的招式已經凝聚完畢。

?龐大的巨人身上長出了萬隻手臂,簡直是鋪天蓋地,一個個握緊拳頭,猛然向著一點轟殺而去。

?齊空明破開木人巨手,就見天空直接黑暗了下來,而後無盡巨力洶湧而下,空間都好似紙糊一般碎裂開來,被萬拳轟成碎末。

一聲聲巨大的轟鳴之聲響徹了起來。

商央直接收回了自己的第一張本命符籙,?撤掉了幻境。

他知道,若是這一招打不過人家,恐怕只能使用底牌,到那個時候,自己這第一張本命符籙也沒有什麼用了,這原本就是用來困住敵人的符籙。?

方圓十里?,被那萬隻巨手夷為平地,大地都在下沉著。

最為凄慘就是齊空明的那個點,那裡直接硬生生被轟陷了下去,好似大地都被打穿了一般。?

?這是他木人最強一招,萬木化神!

齊空明此刻正在地下,一下下地抗住來自上面的轟擊。

?齊空明忍不住感慨到,自己這煉體之人到頭來被人以力壓制,還真的是可笑。

但是,這是無可辯駁的事實。

情難就,愛難纏 ?事實上,符宗弟子本就是如此,他們擁有眾多符籙伴身,擁有符籙的他們借用天地之力,非是人力可以抵擋。

除非齊空明的肉身真正蛻凡,到了那個時候便是真正的我即是天地的程度。?

齊空明站在自己的法相天地之中看著自己的法相愈發暗淡,恐怕再也維持不住了。

這個時候,齊空明忽然收回了?自己的盾與劍,再次擺出了那一個奇異的架勢。

法相也隨之擺出。

五錢武技!玄武拳!?小成之境!

一隻龐大的玄武虛影籠罩在了齊空明和他的法相上,抵抗著上面萬拳轟殺。?

但是,?玄武虛影也沒有抵抗多久,不過三秒,玄武虛影也轟然消散,齊空明連忙從那個姿勢之中出來,看著自己即將被打破的法相,無奈一笑。

齊空明右手猛然出現玄龜盾(之前已經修復完畢,拿了回來,而且將其升級到了五錢層次)?,齊空明身上的氣血玄武猛然出現,向天怒吼著,齊空明這一刻的精氣神達到了驚人的聚合,一盾轟天!

鎮魔!

沒有什麼華麗的光彩,只有一盾轟出,就好似玄武的一腳踏出,大道至簡!?

法相隨之一起使出了他自己創出的招式,鎮魔!?

站在木人頭頂的商央莫名一陣心悸,就猛然看見一道藍色身影從自己的萬木化神之中直接沖了出來,木人的萬隻巨手轟然碎裂,化為木屑,翩翩飛舞。

不好!

商央自然意識到了齊空明的動作。

只見十丈的藍色身影,手中一把大劍揮舞而過,天地之間,水之靈力萬馬奔騰而來,萬水歸源!

?五錢武技!萬海歸流三劍式!第三式!萬海歸流!

一道藍光從百丈木人的腰間閃爍而過,十丈巨人的劍依然回歸劍鞘?。

商央臉色陰沉了下來,果然,他腳下的木人攔腰而斷,斷口平整,連著他身後的無數樹木都在這一劍之下化為烏有。?

?商央站在掉落的上半身木人身上,終究還是祭出了自己的第四張本命符籙,萬木歸靈符!

齊空明身影瞬息而至,十丈巨人拔劍而斬。

但是,方圓百里,齊空明可以感知到所有生機都被掠奪而走。

不好!

齊空明轉身而看,那被他一劍斬斷的木人竟然是再生而出,包括那萬隻巨手,而且依然臨身。

猝不及防之下,齊空明的身影再次被?巨手壓制了下去,不見蹤影。

?商央全力催動著自己面前的四張本命符籙,他站著的這個上半身木人竟然也是重生了起來,又是一尊萬手木人出現。

但是,遠遠不止!

方圓千里,生機滅絕。

唯有四尊萬手木人環繞著一個巨坑的中央。

巨坑的中央齊空明操控著殘破的?法相,看著這一幕,心中暗暗罵道:「符宗的這些變態,這哪裡是人幹得出來的。」

四個木人之間一條條靈力絲線相互連接,四個白丈木人竟然是形成了一個戰陣,包圍著齊空明。

?「齊空明,這是我最後一招,若是你還可以接下來,我自會認輸!」站在其中一個木人身上的商央臉色已經不是蒼白了,整個人好像都被抽干一般,搖搖欲墜。

這是他的底牌,齊空明也不得不承認,這很強大。?

「好!就拼這最後一招!」?齊空明身前浮現出來了一枚靈珠!

六錢異寶,重水靈珠。

同時手中開始結印。?

對方亮了底牌,他當然也要了!?

硬碰硬,他從來不慫!?

?四錢法術!多重水分身之術!小成之境!

只見齊空明的法相直接消散,身邊出現了一個個與他一樣的他!

足足有百個之多。

百人同時再次結印!?

商央知道,不可以在這樣子放縱下去了。

四個木人同時動了,沒有什麼花里胡哨,就是砸!

四萬隻?巨手轟殺了下來。

頓時,天地變色!

頓時,?大地都震動了起來!

齊空明也結印結束!?

三錢法術!?重水亂槍術!小成之境!

齊空明本體面前的重水靈珠散發了有史以來最為摧殘的光芒!

齊空明如今可以發揮出來重水靈珠?絕大部分之威力。

有著重水靈珠的加成,他的?小成之境的重水亂槍術此刻比圓滿還要可怕。

你有萬萬拳,我亦有萬萬槍。

在商央驚詫的目光中,百位齊空明齊齊揮手,重水凝結而成的重槍與天空之中轟來的木人之拳對撞在了一起。

宛若天神之戰!

好似凡人伐天!

?商央身上的氣息愈發暗淡了下去,他的底牌,可以說少有人敢硬接,但是齊空明可以。

其他人或者會以極其靈巧的手段躲避這一招,但是齊空明他不會。?

木屑飄舞、重水四濺。

這一戰之地,方圓十里,都被?木屑與水霧淹沒,唯有轟鳴之聲響徹天地。

凡人最後一境,亦是如此可怕!?

過了一會兒,轟鳴之聲漸漸弱了下去。

直到水霧消散,木屑落地,?四個巨大的木人已然消失,商央站在了無生機的大地之上,慘烈一笑,看著還是精氣神飽滿的齊空明,他知道自己敗了,完完全全的敗了。

而且在他的感覺之中,齊空明體內蘊含著極其可怕的力量,若不是自己木人已經非是?自身之力,乃是藉由天地之力,否則不一定壓製得住對方。

但是,只能壓制,他根本維持不了多久木人。

?商央看著木人,心中暗暗說道:「他可以到達什麼地步呢?」

這已經容不得他多想了,他身體終究還是承受不住,消散而去。

齊空明看著商央消散,微微一皺眉頭隨後又舒展開來。

而後他的身影也回歸了戰殿之中,體內的力量再次恢復了巔峰。?

戰殿之力,亦是奇妙。?

天榜之上,齊空明的名字佔據了商央的名次,商央和商央以後得人都一個個下落著。

當然,這還沒有引起多少人注意,唯有那些萬名以下的人才注意到。?

齊空明的目光在天榜之上不斷掃視,最終看到了一個人的名字,這個人讓他有些熟悉。?

當初進入劍神秘境之前劍無雙曾經與其交流過一些情報,只是隨口說說一些人罷了,但是他對這個人卻是感覺有點熟悉,回憶了一下劍無雙的描述,他又回憶了一下當時的事情,忽然他明白了為什麼感覺熟悉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