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5 日

本章完 肯定得憤怒啊,要誰都會發脾氣的就更別說這個天生戾氣就很重的朱鵬了,加上他喝過龍血,這戾氣就更加濃烈了。灬

喔,我特麼好心好意送你回家,完事兒你特麼腿腳一點事兒都沒有。

玩兒我呢?

誆我呢?

老頭一驚,連連搖手道:“不不不,我沒騙你,我剛纔腿真的斷了,可是現在又好了,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

朱鵬的脾氣一下子就上來了。

反正我也不是什麼好人,正好今天沒殺人,就拿這老頭開刀吧!活了一把年紀了也該夠了。

朱鵬拔出背在身上的砍刀就砍了過去。

老頭嚇得扭頭就跑,朱鵬自然要追,可追着追着,他驚訝的發現,無論自己怎麼追,都無法追到老頭。

朱鵬扶着一棵樹氣喘吁吁了起來,老頭回過頭,躡手躡腳地走了過去。

“嘿嘿,你不追啦?你追我呀。”

朱鵬喘氣道:“你,你究竟是誰!別,別再騙我了,不然我非殺了你不可!”

老頭坐在了地上,不知從哪兒摸出了一個酒壺喝了起來。

“你一生殺戮太多,已經被地府重點觀察了知道嗎?我現在是來要你命的,殺了你我就能交差了。”

朱鵬的脾氣又上來了。

“殺我?就憑你?!有本事來啊!”

朱鵬提刀衝去,老人不閃也不躲,拿起自己的人字拖便進行格擋。

“叮!”的一聲金屬碰撞聲襲來,只見朱鵬的龍鱗看到居然斷了!

一分爲二!

就特麼這麼斷了!

朱鵬是第一次感到恐懼,他不斷地後退道:“你,你究竟是誰!”

言語間,朱鵬通紅的雙眼也逐漸恢復清明,恐懼強行命令着他的大腦保持冷靜。

“說了我是來要你命的呀,你這死孩子怎麼不信呢?”老頭不以爲然道。

朱鵬知道,善惡到頭終有報,現在是自己的報應來了。

自己殺了那麼多人,早晚會有這一天的。

他失落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老頭晃悠到了朱鵬面前,也坐了下去。

“不過嘛……我見你善心未泯,還算有救,我公司還差個餐飲部主管,以後來幫我殺豬,我算你工資,怎麼樣?”

朱鵬愣了,徹底的愣了。

“我,我不用死了?大仙!你,你真的不殺我了?!”

老頭連連搖頭道:“我可不是神仙,只不過我看你條件還不錯,就這麼死了可惜了,以後跟着我混吧,我罩着你,有人欺負你就報我名字,記好了,我叫宮三元。把你手上的事情辦完就來蘇洲找我吧。”

話音剛落,宮三元的身子便消失了。

朱鵬的情緒十分複雜,眼淚緩緩流下,他對着宮三元之前的方位跪下去磕了三個響頭。

回到住處,將家裏那幾具屍體安葬後,朱鵬便踏上了前往蘇洲的旅程。

從此,江湖上再也聽不到有關屠龍大仙的名號了。

只是在蘇州的某個菜場,多了一個鬍子拉碴的中年屠夫,經常嘴角叼着一根菸頭。

殺豬刀,也是用那斷刀改造的,這也成爲了他最忠實的夥伴。

往事種種皆已成過往雲煙。

這一次,世間再無屠龍大仙,他徹底地離開了……

“趙兄,不要發那麼大的脾氣嘛,這傢伙已經死了不是嗎?”黑衣人微笑說道。

趙正源猛地將人皇劍插在了地面上,怒聲咆哮道:“放屁!你站着說話不腰疼!如果不是你,我怎麼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鏡頭轉向趙正源。

左肩以下,空空如也,他和黑衣人都捨不得開大招,朱鵬便在最危急的關頭砍下了他的一條胳膊。

朱鵬每天都會用這招來殺豬,早已練得爐火純青,也正是在這一擊過後,朱鵬的暴走模式便徹底結束,接着便迎來了死亡。

“趙兄,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我也參與到戰鬥當中了啊,我也受了很重的傷,一條胳膊而已,及時接上去就可以了,沒那麼嚴重的。”黑衣人笑道。

現在好,不論你是否真心幫助我們剷除輕塵公司,你都跑不掉了。

朱鵬是你殺的,就算你現在要退出也來不及,我馬上就會把這個消息放到江湖上。

單獨的一個趙家,絕對無法抵抗兵強馬壯的輕塵公司,到時候他趙家就必須依靠姜家和魯班門。

嘿嘿。

跑不掉了吧?

上了我們的賊船後下不去了吧?

趙正源怒吼道:“你放屁!我的傷口上沾了龍血!這與我自己的血是相排斥的!我的胳膊再也裝不上去了!你知道嗎?!”

自從黑衣人認識趙正源以來,還沒見他發過這麼大的脾氣呢。

現在黑衣人的心情別提多好了。

“趙兄你這是幹什麼?事情都已經發生了你就不要有情緒了,我們應該及時調整狀態,迎接後天的大戰,你說呢?”

趙正源咆哮道:“我戰你媽了比!老子胳膊都廢了還怎麼打!我退出!我不會摻和你們和輕塵公司只見的破事!我也不會再幫助你們!滾!”

黑衣人完全不會因爲趙正源罵了自己而生氣。

小孩子纔看對錯,成年人只看利益。

被噴兩句又不會少塊肉。

噴唄。

但不可改變的事實就是,姜家和我,已經擁有了趙家這個強悍的援軍。

黑衣人倒吸一口冷氣道:“趙兄,你,你可不能說這胡話啊。輕塵公司的朱主管是你殺的,這個馬癩子都看見了,他肯定會告訴姜超,姜超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趙正源已經瘋了。

不管不顧道:“我不怕!不就是一個姜超嗎?!你讓他來!槽踏馬的老子一輩子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還讓一個晚輩給嚇住了?!”

黑衣人連連嘆氣。

“唉,你說這事兒鬧的,如今輕塵公司不僅有許家相助,就連李青雲都站在姜超那邊,再加上他們的幾個主管,還有御lín jūn,我的天吶,光憑你一個趙家,陣容怎麼看都不夠用啊……”

如今光是一個主管便能打他們倆,如果把上述所有人都加起來。

趙家怎麼可能是的對手呢?

直到現在,趙正源終於反應過來了,他一把抓住了黑衣人的衣領。

“你他媽敢誆我?!”

本章完 雖然黑衣人有誇張的成分在裏面,但他說的基本都是事實。☆

朱鵬一個人打了他們兩個那麼久,可我們也必須分情況。

朱鵬啥情況?

困獸之鬥,殊死一搏,肯定是得把看家本領都甩出來了。

黑衣人和趙正源呢?

兩人雖然都一百多歲了,但之前根本沒有過交集,臨時湊在一起的戰鬥團隊。

你不信任我,我不信任你。

你捨不得開大,我特麼也捨不得。

好了。

兩個不開大招的老前輩,被一個開了大招的晚輩虐菜,居然還讓晚輩砍下了一條胳膊。

按照實力比配的話,怎麼着也應該是兩個晚輩打一個前輩纔是。

可黑衣人與趙正源心中各自都有打算。

所以才特麼造成了這樣的局面。

但黑衣人始終沒有誇張,他說的也基本都是事實。

啥事實?

就是單獨一個趙家絕對不是輕塵公司的對手。

黑衣人舉起雙手說道:“趙兄你說的這是什麼話?我怎麼會誆你呢?我們不是都商量好的嗎?發生了這種事情只是意外而已,我們要面對現實啊。”

彭俊是誰?

這是一個上趟刀山都能摳下二兩鐵的主。

月光灑落。

藏污納垢的城中村,街道上遍地垃圾,空中的電線交織如麻,出租屋和洗頭房到處都是,邊上的電線杆還貼着治療陽痿的野廣告。

彭俊沒陽痿,但上面這“重金求子”的廣告卻吸引了他的眼球。

只要和這女的睡一宿,就能拿到100萬?

這女人長得不錯啊……

管他真的假的,打個電話過去問問再說!

“你好,我……”

沒等彭俊說完,電話那頭便傳來的一陣女人的抽泣聲。

“終,終於有人給我打電話了,嗚……”

彭俊樂道:“xiao jie姐別哭,我這不是來搭救你了嗎?”

“那我加你好友,給你發定位,你來我家吧。”

彭俊笑道:“xiao jie姐,你那照片是真實的嗎?”

“來了不就知道了?”

說完,肖涵便把電話給掛了。

看着手機屏幕,彭俊冷笑道:“妖孽,總算讓我抓到你了,又能完成一件地府任務了,真開森。”

獨龍坡,三合公墓。

原本已經荒廢了的地兒,此時居然多了棟別墅。

走過去後,鐵大門“吱”地一聲自動開了。

別墅內。

只能用金碧輝煌來形容了。

一名身穿黑色連衣裙的女人,正慵懶地半躺在沙發上。

迷離的雙眼抹着桃紅色的眼影,挺翹的瑤鼻,一張櫻桃小嘴將整張臉點綴得十分完美,皮膚也白皙無比,光滑的很。

“xiao jie姐我來了。”彭俊舉手說道。

肖涵疑惑道:“你是?”

“我剛加你微……”

沒等彭俊說完,只見一名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地走了進來。

“měi nǚ!廣告是你發的不?!”

女人笑道:“是啊帥哥。”

臥槽,這尼瑪也叫帥哥?

那我成什麼了?

彭俊不爽道:“xiao jie姐,你既然叫我來了,還叫他幹什麼?”

中年人看了看彭俊,彷彿感受到了一絲危機。

“小夥子你基因有我好嗎?!趕緊走吧!”

彭俊驚訝地睜大了雙眼。

“這位叔叔你好,你摸着良心自己說,你渾身上下哪一點比我強?”

中年人冷笑一聲,瀟灑地點起了一眼香菸。

吞雲吐霧。

“男人四十一枝花懂麼?”

不能忍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