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3 日

朱宏繼續說道:「我從西市區一個販賣藥材的老傢伙那裡得知,他的遠房親戚有個閨女,據說極愛鑽研藥方藥理,小小年紀就能分辨出數百種藥材,還能無師自通的配製出很多簡單藥劑,今年也才十一歲……」

只見戰羽打斷了他的話,說道:「就這個小姑娘吧,你去好好打聽打聽,如果她願意來我們聖辰樓,就把她接來吧!」

朱宏笑道:「肯定想來的!她家並不富裕,能加入我們聖辰樓是八輩子修來的福分!」

戰羽說道:「但願如此! 任女 把她的父母和其他直系親屬也一併接來吧,免的小丫頭一個人太寂寞!」

朱宏連忙稱是。

隨後戰羽就轉身離開,他又去安舒房間看了看,發現對方還在沉睡之後便來到了製藥房。

為幾個藥師講解了一些晦澀難懂的藥理知識后,他又前往了庫房。 朱宏已經將修鍊所需的天材地寶全都備齊了。

只見戰羽一手提著一個箱子,很快回到了房間里。

我的溫柔霸道總裁 而此時蘇辰也不知道去哪裡了,聖王府的十個供奉只留下了兩個守在聖辰樓,其餘人也都消失不見。

接下來,戰羽就準備突破到凡體境大圓滿。

首先,他拿出了足足十種靈草,將它們按照特定比例柔和在一起,然後又用真力將其碾碎,只見裡面的精華液匯聚成了一小團金黃色液體。

有了這團金黃色精華液的幫助,他便能將天海歸元丹的藥力完全吸收,而平常人只能吸收一半而已。

由此,他打破桎梏,達到大圓滿境的幾率就會大大增加。

隨後,他便盤膝坐於床榻上,開始運轉無塵經,調整自身狀態。

過了足足一個時辰,精氣神才達到頂峰,而真力也已經在體內運轉了十個小周天。

此時,只見他氣血旺盛,天靈蓋上甚至隱約閃爍著血色光華。

『呼~』

他輕輕的吐了一口氣。

瞬間,白色的靈氣噴薄而出,飄蕩在身前久久不散。

戰羽知道,突破境界的最佳時機已到。

接下來,他便抓起一根拇指粗細,一寸長短的碧綠藤條放進了口中咀嚼起來。

此物名為『沸血根』,服用之後能讓人體血液沸騰,使身體處於最亢奮的狀態。

之後,他又抓起一把天材地寶,將它們全部碾碎,精華液一股腦兒的吞進了腹中。

沒過多久,就看見他渾身上下都冒著熱氣,汗水很快就浸透了衣服。

此時,氣海中的天花不停搖曳,像是要破體而出似的。

就這樣,戰羽繼續運轉真力,將這種狀態保持了足足一刻鐘。

這才拿起早已經準備好的天海歸元丹,將其放在了那團金黃色液體里。

過了十個呼吸的時間,他就將金黃色液體和天海歸元丹全部吞服而下。

丹藥入體,戰羽突然感覺氣血紊亂,經脈劇痛,全身上下都充滿了一股霸道的力量,幾欲爆體而出。

但是,他並未驚慌。

因為他太熟悉此種感覺了,這是即將突破的徵兆。

這個時候尤其不能分心,不然很可能會功虧一簣,不但無法突破到大圓滿之境,就連根基都可能受損。

就在體內的異種力量如狂蟒般衝撞之時,戰羽立刻將真力催動到極致,匯聚成一股洪流,順著經脈和穴竅沖刷而過。

『嘣嘣嘣~』

一聲聲輕微的爆裂聲響起,劇烈的疼痛差點讓他昏厥過去。

雖然如此,可他的臉上卻浮現出了滿意的笑容。

「終於突破了!」

戰羽喃喃自語。

這種感覺實在太熟悉了,上一次雖然發生在五百多年以前,可就像是在昨天一樣清楚、清晰。

五百年對於戰羽來說,只不過是閉上眼睛,睡了一覺而已。

不過,此時還未結束。

剛剛突破,他需要先穩固修為,不然一不小心境界就會回落,到那時候就算哭都開不及了。

只見戰羽將剩餘的異寶全都拋向高空,然後用真力震碎,頃刻間精華液像是漫天雨滴,紛紛灑落而下,全部灑在了他的身體表面。

接下來,他就開始閉目打坐,繼續運轉無塵經,鯨吞似的吸收著四周的靈氣,眨眼間便成為了漩渦中心。

許久之後,他體內的真力才逐漸歸於平穩,如同小溪,涓涓而流,滋養著身體的每一處地方。

這一刻,修為終於徹底穩固。

戰羽興奮無比,他想要仰天長嘯,宣洩心中的激昂,可最後還是生生忍了下來。

隨後,他站立而起,又打了一套開山拳法。

『砰~』

普普通通的一拳竟有兩千九百斤之力,打的空氣不斷奔涌,發出了沉悶的氣爆聲。

此刻,他比普通大圓滿修者足足強了千斤力。

可以說,這次突破之後,戰羽實力有了質的飛越。

當時從前期達到中期,他增加了四百斤之力,從中期到後期也才增加了五百斤之力,可是從後期突破到大圓滿竟然增加了足足一千斤力。

這實在太可怕!

要知道,普通分神境前期修者,傾盡全力一擊,也不過才三千斤的力量。

所以他相信,如果現在再遇到大千宗那位分神境強者,根本無需使出所有殺手鐧就能將其擊殺。

戰羽很清楚,正是因為聖級功法和天級聚靈陣,才讓他可以將大量真力瞬間爆發出來,力量自然異於常人。

他暗暗道:「若是我的天花有葉,瞬間爆發出來的力量還能再增加至少一成,就算遇到分神境中期修者,也有一戰之力。」

不過,無論瞬間爆發出的力量有多強悍,戰羽還是不滿意,因為他的真力根本無法保持綿延不斷,而這也是他在和大千宗眾弟子廝殺時暴露出來的致命問題。

歸根結底還是因為天花品階太低,真力的轉換速度太慢的緣故。

不得不說,無葉天花就是他的瓶頸,什麼時候能夠打破這個瓶頸,他才能真的一飛衝天,有希望成為絕代強者。

只是,想讓天花長出葉子何其之難,根本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只能看機緣了。

搖了搖頭,戰羽將所有思緒拋之腦後。

隨後,他離開房間來到了大堂之中。

此時,天色已暗,可大堂里卻燈火輝煌,許多人在走動,不停的進進出出。

戰羽看了一眼,發現朱宏正在指揮雜役搬運櫃檯、葯櫥等東西。

他知道,這大堂以後就是葯堂,後天就要開業,所以現在就得趕緊布置。

「嘿~戰大爺,你來了?」朱宏眉開眼笑的問道。

戰羽皺眉,不滿道:「再這樣喊,我封住你的嘴!」

朱宏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說道:「習慣了,習慣了!那個啥,戰羽,我又雇傭了幾個藥師和雜役!我還讓那些藥師把他們自己的葯童也都帶來了!」

戰羽點頭,一旦聖辰樓開張,憑藉各種聖葯,定然會名氣大增,到那時來客熙熙攘攘,現在這些人手根本不夠,遠遠不足!

「戰羽,我已經去過西市,估摸著那小女孩這兩天就能到了!」

戰羽點頭,他的確想要收徒了。 畢竟他是要離開滄都城的,而配製聖葯的核心步驟根本不能隨便傳出去,所以只能收個徒弟替他完成無法完成的事情。

隨後,他就走進了製藥房。

藥師們忙了一天,都已經休息去了。

而大量半成品樂陽散和天元散全都被分類堆放在他製藥室里。

戰羽苦笑,修為剛剛突破,原本是想要散散心的,可又不得不坐下來配製藥物。

首先,他拿起其他藥師配製的樂陽散看了看,經過仔細觀察和鑒別,他暗暗搖頭。

這些藥師能力不一,所配置出來的藥物也是良莠不齊,最後發揮出來的藥效肯定也是各不相同。

幸虧,對於普通人來說這種差別並不明顯,可如果被有心人拿來做文章的話,那肯定會壞了聖辰樓的名聲。

樂陽散配置起來比較簡單,卻已經出現了這種情況,更不用說步驟更繁瑣的天元散了。

戰羽覺得,他有必要給那些藥師們好好講解一番。

嬌妻太拽,總裁快認栽 同時,他決定再剔除幾個濫竽充數的藥師,不給他們一點壓力,那些人總是自視甚高,不好好行醫製藥,最後還是會砸了聖辰樓的招牌。

想到這裡,戰羽就感覺頭疼。

「怪不得大多數修者都不願意沾染紅塵事,這實在太傷腦筋了,而且會佔用大量時間,對修行毫無裨益!」

他暗暗決定,要儘快收徒,然後將這裡的事情全部交給朱宏打理。

此時,他又很羨慕蘇辰,那小子現在完全是甩手掌柜,整天都看不見人影,只是偶爾過來看看就走了。

當戰羽將所有半成品藥物配製完時已經是深夜了。

而葯堂也已經布置完成。

由深紅色『百年中木』做成的柜子、葯櫥、桌子、椅子一應俱全,皆散發著具有凝氣安神功效的馨香之氣。

葯櫥裡面還空空如也,就等著明天藥師葯童和雜役上工之後,將藥材按照種類區分放置在裡面了。

葯堂東西兩側有多個房間,到時候會全部分給普通藥師,讓他們在裡面為病人診斷開藥。

二樓則是特殊區域,以後會全部分配給那些葯術更高明的藥師。

三樓目前還是居住區,可以後會設為頂級區。

能進入三樓的藥師,定然都是享譽整個滄玉國的頂尖藥師,而能夠進入三樓的病患定然也是身份尊貴之人,因為凡是頂尖藥師,診費都貴的離譜,普通人根本無法承受的起。

至於四樓,以後就會成為聖辰樓人員的居住區。

五樓則是貴客區,凡是想要購買聖葯的人都會在那裡商談,而聖葯以後也會全部存放在五樓,由武道高手和修為深厚的修者共同看守。

當然,這只是戰羽一人的想法和打算而已,明天他會先和朱宏詳談一次,最後再告知蘇辰。

全球緝愛:老婆別喊疼 看著周圍的一切,戰羽暗自感嘆,他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重活一世,自己竟然會以這種方式開始新的征程。

隨後,他便來到了安舒房間,看著沉睡的小丫頭,他的嘴角掛上了淡淡的微笑。

其實,直到現在,他也不知道安舒的具體身世。

只模糊的記得,在孔徽很小的時候,他的父親孔雲在一次外出后將這丫頭帶了回來。

後來孔徽曾詢問過他的父親,可並未得到正面回答。

再往後,有關安舒身世的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

『嗡~』

就在戰羽失神之際,房間突然輕微震動。

只見安舒的身影突然變的越來越模糊,就連她身邊的光線都發生了扭曲。

戰羽大驚,迅速走過去,伸手就抓。

可是他卻抓了個空,而且因為用力過猛,整個身體都撲在了床榻上。

令戰羽驚恐的是,他竟然和安舒的身體相互重合,卻根本感覺不到對方的存在。

好像床榻上躺著的只是一個影子似的。

「不~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戰羽從來沒有看到過這種情況,竟變得驚慌失措。

此刻,安舒的身影變得近乎虛無,隨時都會消失。

戰羽卻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根本無能為力。

因為他知道,安舒的身上發生了不可思議的異變,這種異變涉及到了空間規則。

而空間規則和時間規則是最為神妙的規則,也是萬千規則中,處於最頂端的規則。

據傳,凡是能夠同時掌握時間與空間規則,就能掌握生死輪迴。

更有人言,就連生死輪迴也是一種規則,只不過這種說法並未被大多數人認同罷了。

不說現在的戰羽,就算是五百年前的他,遇到了掌握空間或者時間規則的敵人,只能束手無策。

幸好,他以前從來沒有遇見過這種人。

可是沒想到,重活一世,身邊的一個丫鬟竟然就陷入了空間規則的麻煩之中。

只是,他還不清楚,到底為何會突然發生這種情況。

而就在這時,房間內突然陷入了無盡的黑暗之中。

這一刻,戰羽也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

他不知是自己看不見了燈燭,還是燈燭無法照亮他的眼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