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3 日

朱帥的雙眼一眯,身形閃動之間,來到了與此人相仿的高度,饒有興緻的看著這名突然出現的法皇強者來。

原來,暗影宗派出的這支小隊,不僅僅是這十幾名法王高手,他們領隊的,應該是這名法皇強者才對。

只不過,從這名法皇強者凌亂的衣服來看,這傢伙剛剛不知道又在禍害哪家的姑娘,直到手下人死了,才著急忙慌的出來。

對於這種人,朱帥能夠想到的唯一下場,就是死!

「暗影宗?呵呵,暗影宗很了不起么,整個南大陸都是你們暗影宗的不成,任由你們胡作非為,今日,我就替南大陸的同胞們復仇!」

朱帥的雙眼緊眯,一雙瞳孔之中,似乎要噴出火來,雙拳緊握,牙關緊咬的說道。

「哈哈,就憑你?你也太高看自己了吧!」

此時,暗影宗的這名法皇強者,也已經將那些散落的靈丹,全部收入到了他手中的水晶球之中,小心的將那水晶球,放入納戒中之後,這才取出一柄通體湛藍的法杖,朝著朱帥不屑的說道。

朱帥很快就判斷出了此人的實力。

這名法皇,實力應該在五段左右,從他手中握著的法杖,可以斷定他是一名水系法皇,而且,施展法術還需要藉助法杖,這名法皇,根本不是自己的對手。

「是么?那就來吧!」

朱帥說著,身形一個閃掠,在那名法皇強者的周圍,就出現了一條條粗壯的翠綠色藤蔓。

「一個小小的二段法皇,也敢在本皇的面前撒野,今日,本皇就讓你知道自大的後果!」

這名法皇強者也揮動著手中的法杖,開始凝聚起法術來。

很快,朱帥召喚出的柔木纏絲,就來到了這名法皇的周圍,下一刻,他的四肢,就會被這些藤蔓,緊緊的禁錮。

也就是此時,這名法皇強者,卻召喚出了一根根水系利劍,利劍瘋狂的轉動著,瞬間就將那些翠綠色藤蔓,絞成了斷枝,散落而下。

只可惜,朱帥施展法術,根本不需要手印的輔助,施展起法術來,速度要比他快不少。

這名水系法皇,才剛剛將那些藤蔓解決,一根根鋒利的,透著一絲絲寒芒的金錐箭,就接踵而至。

這名水系法皇的臉色,這才一變。

他怎麼也想不通,這名看起來只有二十左右,實力也僅僅為二段法皇的年輕人,施展法術,竟然會如此的快捷。

難不成,他和宗主凌影一樣,都進入到了傳說中的天地合一的境界中了?

怎麼可能,那個境界,自己追尋了數十年,到現在一點頭緒都沒有,這個年輕人怎麼會觸摸到那個境界呢?

「玄水鏡,凝!」

不過,現在可不是考慮這些的時候,那些金錐箭,已經掠至了身前,再不行動的話,他的身體,也要被這些金錐箭,射程篩子。

這名水系法皇,身形一邊急速的後退,一邊快速的揮舞著手中的法杖,在自己的身前,凝聚出了一扇厚實的水系防禦鏡來。

叮!叮!叮!

那些金錐箭,很快就撞擊在了那鏡面之上,發出了叮叮噹噹的響聲,可是那水系鏡面,卻十分的堅固,朱帥的數只金錐箭,都沒有將之擊碎。

看來,這玄水鏡的防禦力,還是十分的不錯的。

只可惜,自己現在只能施展這些靈階法術,不然的話,憑他這小小的防禦鏡面,怎麼可能抵擋住自己如此多的攻擊。

不過,這場戰鬥,該結束了!

朱帥身形在度一閃,又是十幾隻金錐箭,朝著那名水系法皇侵略而去。

「小子,你的這些法術,對我沒用!」

「玄水鏡,凝!」

見朱帥故技重施,這名水系法皇的臉上,瞬間大喜,看樣子,朱帥也到了黔驢技窮的時候了,於是馬上有凝聚出了一面玄水鏡來。

可是,他的話才剛剛說完,他臉上的笑容,就瞬間凝固了。

一根透明的,根本引不起任何人注意的透明金槍,已經穿過了他的胸膛,在那金槍的槍尖之上,還沾著他的一絲絲鮮血。

「這,這怎麼可能!」

那水系法皇,不可置信的說了一句之後,身前的玄水鏡,便快速的消失不見,而他的身體,也朝著下方,快速的墜去。

簡單的一擊,朱帥就快速的收掉了一名五段法皇的性命。

「哎,和這樣的人打架,真是一點意思都沒有!」

看著那名水系法皇眼中的生機,快速的消散,朱帥無奈的搖搖頭,身體朝著那水系法皇的屍體掠去。 要是換做別的二段法皇,擊殺一名五段法皇之後,還有這樣的想法的話,一定會被大家恥笑。

不就是運氣好,遇到一個傻子五段,裝什麼大尾巴狼,有什麼好嘚瑟的?

可是對於朱帥來說,擊殺了這名水系法皇,還真的是有那麼一絲的不過癮。

朱帥的殺手鐧,想湮滅之塵,幻泉之水等,一個還沒用出來呢,就連經常使用的碧波之牢,剛剛都沒有施展。

饒是如此,那名五段法皇,還是被朱帥很輕鬆的擊殺,怪不得朱帥現在會有這種想法了。

快速的掠到了這名水系法皇的身邊,朱帥伸手輕輕了一掰,這名法皇手指上的納戒,就被朱帥捋了下來。

朱帥的靈魂力量,進入到了納戒之中,將那顆儲存著靈丹的水晶球找了出來,將之徹底的毀滅。

妖精的夥伴 雖然這些靈丹,對於黑暗勢力來說,根本微不足道,但是朱帥也不能讓這些靈丹,落入到黑暗勢力的手中。

做完這一切之後,朱帥就打算將這納戒丟棄,可是納戒之中的一物,卻引起了朱帥的注意,朱帥一下子停止了動作。

將那黑色物品抓在手中,朱帥藉助著月色,仔細的端詳了起來。

這東西,看起來像是一種令牌,但是它的形狀,卻十分的怪異,上面還刻畫著一些張牙舞爪的魔獸,看起來有種陰森的感覺。

可是,朱帥總感覺手中的東西,有種熟悉的感覺。

自己到底是在哪裡,見過這種東西呢?

朱帥的腦海之中,苦思冥想了起來,突然,朱帥的雙眼一亮。

這令牌,不正是進入暗影宗的那種奇異令牌么?

當初,自己在前往人魚族的路上,遭遇了暗影宗五鬼的截殺,並且成功的利用分身符,凝聚出了一具靈魂分身,跟著五鬼,找到了暗影宗的駐地。

在五鬼進入暗影宗駐地的時候,為首的一人,正是使用了一塊這樣的令牌,才成功的將那巨石幻化成為了一個通道。

哈哈哈,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一世兵王 朱帥此前,還有些惆悵,雖然自己知道了暗影宗的駐地,但是想進入其中,還是有一些困難,甚至會引起暗影宗的注意。

沒有想到啊,暗影宗竟然雪中送炭,及時的將這通行令牌送到了自己的手中。

有了這塊令牌,日後炎陽盟的戰士進入暗影宗,就再也不用發愁了!

朱帥欣喜的將這令牌,塞進了自己的納戒之中。

有了這令牌的事情,朱帥更加仔細的在這枚納戒之中搜尋了起來,可是除了一些衣物,以及一些自己根本看不上眼的東西之外,再無其他有用之物。

隨後,朱帥便將納戒之中的東西統統的丟棄。

至於這納戒嘛,朱帥暫時留了下來。

畢竟納戒還算比較珍貴的東西,人魚族擁有的納戒,也少之又少,等回了炎陽盟,將這納戒送給那茲等人,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輕鬆的解決掉黑暗勢力的這支小分隊之後,朱帥又悄無聲息的潛回到了房間。

娜美依舊在甜甜的睡著,睡夢中的娜美,還在不斷的低語夢囈,那樣子,十分的可愛,朱帥寵溺的摸了摸娜美的臉頰,在她的身邊,躺了下來。

一夜,很快度過,第二天天剛亮,朱帥和娜美,就同時醒來。

經過一晚上的休息,兩人臉上的疲憊之色,也消失不見,重新變的精神抖擻,滿面春光起來。

趁著街上的行人還十分的稀少,朱帥與娜美在簡單的洗漱過後,召喚出了熬勝,朝著湛藍的天空之上,翱翔而去。

接下來的兩天,朱帥與娜美,沒有休息一刻,直接朝著炎陽盟的駐地飛去。

熬勝的速度,果然極快,只用了兩天的時間,就已經飛抵炎陽盟的外圍。

可是,這裡的情況,卻讓兩人心中隱隱的不安起來。

周圍的山脈之上,已經是一片狼藉,山脈上的巨石森林,都已經化為了廢墟,揭示著此處爆發過的大戰。

而厲家之前在此處布置的那密林陣,也早已消失不見。

等一個天荒到地老 不好,在自己離開的這段時間,黑暗勢力,果然對炎陽盟開戰了,而且,看這裡的樣子,似乎炎陽盟的處境,並不是十分的樂觀。

朱帥的心中,微微的一稟。

炎陽盟成立之後,朱帥心中,十分的樂觀,集南大陸所有勢力之力,一定可以輕鬆的擊敗黑暗勢力,若不是對黑暗勢力的天羅毒瘴十分的忌憚,朱帥等人,早就對黑暗勢力宣戰了。

可是到頭來,黑暗勢力不僅主動攻擊炎陽盟,而且雙方的第一次交手,黑暗勢力就一舉將炎陽盟的防禦體系摧毀,這樣的實力,還是大出朱帥的意料。

看來,黑暗勢力暗中隱藏的高手,遠遠不是自己知道的那些,這場戰鬥,才剛剛開始,接下來,將更加的艱難。

就是不知道,炎陽盟內部,現在是什麼情況了!

朱帥小心的降落在了一處藏身之地,將熬勝收回靈魂之海后,使用了一張沉著符,拉著娜美,小心的朝著炎陽盟的腹地行去。

至於娜美,本身無法修鍊的她,身上沒有任何的元素波動,不必擔心黑暗勢力的那些強者,會發現她。

兩人緊緊的牽著手,小心翼翼的前進著,在躲開一波又一波的黑暗勢力士兵之後,成功的來到了炎陽盟的入口處。

而此時,這裡的情景,更是令朱帥揪心。

在這裡,雙方士兵的屍體,已經多了起來,那些士兵的死相恐怖,眉心之處,更是被挖開了一個大洞,很明顯,這些戰死的士兵,全部被人挖去了靈丹,就連黑暗勢力自己的士兵也不例外。

而且,這些屍體之中,明顯是炎陽盟的士兵居多,看來,炎陽盟在這場戰鬥之中的損失,十分的慘重。

再往裡,屍體逐漸的減少,而不遠處,一層厚厚的封印,也出現在了朱帥的視線之中。

蓮花大陣!

這炎陽盟用來保命的底牌,現在就被逼迫的使用了出來,足以可見,這次的戰鬥,多麼的慘烈,多麼的殘忍。

可是,令朱帥感到疑惑的是,在這周圍,自己並感受不到黑暗勢力那些法宗強者的存在,就連法皇強者的氣息,自己都感受不到幾個。

既然黑暗勢力的頂尖強者,都不在此處,那麼炎陽盟,為什麼會如此的大動干戈,將這最後的底牌,都施展了出來?

朱帥一肚子的疑問。

但是,此時也管不了那麼多了,還是先回炎陽盟,找到蓮花他們再說吧。

緊緊的拉著娜美,朱帥順著人少的地方,悄無聲息的靠近了那蓮花大陣。

此時,蓮花大陣的周圍,已經圍滿了黑暗勢力的士兵,幾乎沒有可以容兩人通過的地方。

不過,怪異的是,那些黑暗勢力的士兵,只是將蓮花大陣圍了個水泄不通,也沒有出手攻擊那大陣,這倒是給了兩人一絲的機會。

朱帥拽著娜美,直接掠上了天際,趁著下方的那些士兵不注意,就一頭扎進了大陣之中。

兩人的身形,才剛剛穿過大陣,周圍就湧出了一批炎陽盟的士兵,虎視眈眈的看著二人,等他們看清楚來人是朱帥之後,猶如看到了希望一般,紛紛的朝著朱帥行禮示意。

朱帥朝著眾人揮揮手,直接拉著娜美,朝著炎陽盟的大殿掠去。

心中無比焦急的朱帥,甚至都沒有發現,自己可以無視任何的封印,隨意的穿梭於各種封印之中,可是剛剛,身邊的娜美,也十分順利的跟著自己,穿過了這令法宗強者都毫無辦法的蓮花大陣。

兩人快速的來到了炎陽盟的大殿,推門而入。

整個大殿之中,人數眾多,可是氣氛,卻十分的壓抑,大家都低垂著腦袋,唉聲嘆氣,看起來一點鬥志都沒有。

感受到有人進來,眾人這才有氣無力的抬起腦海看了一眼。

可是,當他們看到,進來的人是朱帥之後,那無助的眼神之中,立刻迸發出了一陣激動的神色,一個個的站起了身來。

看著眾人的變化,朱帥的心中,也微微的有些酸楚,自己不在的這些天,炎陽盟的這些戰士們,一定遭受了極大的困境。

朱帥正打算說些什麼,就感覺一陣香風襲來,然後一個柔軟的嬌軀,就撲進了自己的懷中。

「朱帥,你沒事,你還活著,真是太好了!」

一陣熟悉的聲音,傳入了朱帥的耳朵,正是月檬姐姐。

此時,月檬姐姐的聲音,都極度的興奮,那聲音之中,甚至還帶著一絲的哽咽。

「月檬姐姐,我沒事,我沒事!」

朱帥也伸手擁住了懷中的月檬,拍著她的背,輕聲的安慰著。

「你終於回來了,炎陽盟現在的處境,可不是很好!」

在朱帥的懷中窩了一陣,月檬才意識到這大殿之中的人員眾多,有些嬌羞的站在了一旁,低聲的說道。

「回來的路上,我看到了,黑暗勢力,竟然隱藏的這麼深,他們的真實實力,遠超我們的想象,咱們需要儘快的想想辦法。」

朱帥一邊說著,一邊朝著上方的座位走去。

卻發現,自己身後的娜美,此時正有些異樣的看著自己。 看著娜美那怪異的眼神,朱帥的腳步,突然一頓。

現在,月檬姐姐對自己的態度,越來越大膽,已經不止一次在在和眾人的面前,擁抱自己了。

霸隋 朱帥也不是個傻子,當然知道月檬姐姐對自己的情義,說實話,朱帥的心中,對月檬姐姐,也十分的傾慕,只不過大家還沒有說明罷了。

現在,娜美看到自己和月檬姐姐稍顯親密的舉動,才會如此看著自己,看來,自己需要找個機會,和娜美解釋一下這件事情了。

當然,現在還不是考慮這個的時候,炎陽盟現在,已經到了風雨飄搖的地步了,所以,朱帥必須以大局為重。

快步的來到了大殿的首位坐下,朱帥朝著下方的人群掃視了一圈,不知為何,朱帥總感覺在場的這些人,身上的氣息,都有一絲飄忽的意味。

「蓮花長老,炎陽盟現在是什麼情況?」

由於自己前去尋找冰寒血水,離開了將近十天的時間,所以,炎陽盟現在到底遭遇到了什麼樣的困難,朱帥並不知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