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朱里雖然滿肚子的火氣,也不好在這邊發泄。不發一言,徑直從陳思璇面前穿了過去。

米紫安坐在病床上,身後靠著兩個枕頭。厲傾城站在她身邊,一幅守護者的架勢。秦洛坐在病房唯一的一張沙發上,笑眯眯的看著走進來的朱里和焦金雷。

因為只有一張沙發被人坐下,朱里就無處可坐,也沒有人邀請他坐。有心想要坐在另外一張床上,但是又距離秦洛太遠,不方便雙方談話。

所以,他只能站在哪兒,就像是馬仔在聽大老闆訓話一樣的姿勢。這讓他心裡充滿了憋屈。

秦洛不說話,朱里也不知道應該先說些什麼。他的人是到了,可是,上來就讓他主動出聲道歉,這事兒他實在做不來,也張不開嘴。

倒是焦金雷機靈,感覺到房間里的氣氛沉悶,趕緊跳出來打圓場,笑呵呵的看著米紫安,說道:「米小姐,你的傷好些了吧?我昨天過來看望你,但是於小姐說你要休息,無緣得見—–我和朱少說起你受傷的事情,朱少非常關心,今天非要再過來看望一遍才安心。這不,我就帶他過來了。哈哈。」

朱里找到了下台的台階,臉上也塗抹上了笑容,笑哈哈地看著米紫安,關切地說道:「安安,你的腿好些了嗎?我昨天晚上才知道你受傷的事情,心裡真是非常著急。當時就想開車過來,可是老焦說我最好不要來打擾你。我就只能熬到今天—–怎麼會受傷呢?這一定是老焦他們的工作沒有做到位。我得好好批評批評他,找他給你討回一個公道。」

米紫安臉色平靜的看著他們,不喜不悲,不言不語。

如果說昨天她還很生氣的話,今天她的氣已經消得差不多了。而且,她知道秦洛會幫她討回公道。她只需要放心的把一切都交給他就好了。

看到米紫安不說話,也不回應他的表態,朱里的臉色就有些很不好看。心想『臭婊子,你囂張什麼?等到這件事情完了,看我怎麼折騰你。你不是自視清高嗎?我非要找上十幾二十個兄弟好好玩你。這還不算,我還要把你的裸照傳到網路上』。

「朱大少,你的談判對象是我。」秦洛終於說話了。聲音溫和,就像是來見生意夥伴的商界精英。

朱里轉過身看著秦洛,說道:「秦先生有何指教?」

「那要看你是否願意配合了。」秦洛笑著說道。「朱大少能夠賞臉光臨,證明你也是個聰明人。」

朱里心裡又憋了一口悶氣。他的意思是說自己識時務。什麼叫識時務?就是說,不應該碰的不要碰,不應該惹的不要惹。

以前,都是他居高臨下的和別人說話,什麼時候輪到一個小癟三這麼教訓自己了?

「我想,我已經表達過我的誠意。難道秦先生還有什麼不滿意的嗎?」朱里強忍著心中的怒氣說道。

「不滿意。非常不滿意。」秦洛說道。「我朋友傷了一條腿。你嘛,斷腿就不用了。大家抬頭不見低頭見的,總要留點兒情面—–我給你面子,你也得給我點兒裡子。不然的話,我朋友還覺得我辦事無能呢。要不,你就抽自己幾耳光意思意思?」

(PS:抱歉,今天只寫出來兩章。明天努力三更。。。) 比試結束之後,奎星便隨同清澤民一同離開,對於兩人會談論一些什麼自然沒有人能夠清楚,但是如今所有人都簇擁在了楚天的身旁,對於他能夠戰勝奎星,大家都是表以讚賞。

就算是先前的一些不看好楚天的武將,此時也是爽快的上前來打招呼,面對著所有人的簇擁,楚天也是好不容易才脫身而出。

而此時清康平也是上前來祝賀楚天,有他的幫忙楚天也是得意脫身而出,之後清康平和百官辭別離去。

至於清憐兒也是喜上眉梢,只不過這樣的場合她不能夠表現的太過明顯,後者只好目送著楚天他們的遠去。

「好你個三弟,沒有想到竟然找到了這樣的幫手,既然你執意如此的話,那我也就不客氣了。」清正目光微眯的看著清康平所在的馬車遠去的背影,之後他拂袖轉身離去。

而在大雄寶殿的頂端之上,一名男子正腳踩其上,像是這樣的威嚴之所,後者竟然敢如此的大不敬,如果常人的話只怕會死路一條。

但是這名年輕人卻是完全沒有將這樣的世俗放在眼中,在他的雙眼之中只有無盡的狂傲。

「果然沒有看錯,楚天你果然是值得我一戰的對手,只不過現在這種程度還不夠,想要借你突破,你還必須要擁有更加強大的力量,閉關三年我都忍耐過來了,難道還差這麼一點時間不成,我會耐心等待的。」清銘城開口道。

雖然如此說道,但是他的雙拳已經攥緊,目光銳利的盯著清康平馬車的離去,如若不是強行忍耐住的話,恐怕現在他已經向著那馬車衝過去了。

而此時在馬車之上,楚天眼神微眯的掃視了一眼後方,那清銘城的身影他自然也是看到了,不過對方只要不出手的話,楚天也懶得去理會後者。

「康平兄,抱歉了,還是沒有能夠抓住那奎星的馬腳。」楚天開口道。

「楚天兄言重了,此次你已經做得很好了,至於能不能逼出這奎星的馬腳也不過是錦上添花罷了,如今皇妹的婚事已經被暫緩下來了,不過從今天這種情況看來,那奎星對於婚約並不是那麼的執著,恐怕正如你我所料想的一樣,這個奎星來到我出雲國恐怕是另有目的。」清康平沉思道。

楚天點了點頭,在擂台之上他也是看的很清楚,當時被逼到極限的奎星很顯然想要立刻戰勝楚天,將自己的全部底牌給攤開來,但是最後彷彿是想到了什麼一般,還是隱忍了下來,他這才會贏下這場戰鬥。

此時馬車已經離開了皇城,楚天向外看了一眼,隨即手指在空中劃過,一滴鮮血在空中被篆刻成簡單的字元,這之後馬車之外的雜音已經徹底消失了,看到這一幕清康平的目光也是看向了楚天,他知道楚天之所以會這麼的謹慎恐怕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要和他討論。

「康平兄,雖然這可能是你的家務事,我這個外人不便參與其中,但是如今因為憐兒小姐的事情,我已經被捲入其中了,我也就明人不說暗話了,我願意幫助你登上皇位。」楚天開口道。

聽到他的話,清康平的臉上露出了喜色來,雖然一直以來楚天都在幫助著自己,但是一直以來都是他將楚天給帶入各種局勢之中,楚天自己也從來沒有表示過願意幫助自己的意思。

但是現在的楚天已經明確表現有心幫助自己,雖然楚天只是一人而已,但是這對清康平來說已經足夠了,楚天的才學比得上千軍萬馬。

「楚兄,能夠有你這番話,我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雖然我們兩人相識沒有多長的時間,但是這情誼卻已經堪比手足,此刻我倆不如就趁此結拜兄弟,有你共助大業,簡直是如虎添翼。」清康平激動的道。

「康平兄你太過看得起我了,我雖然自負有些實力,但是這皇位之爭可不是光靠這個人之力就能夠成事的,就今日我看這個情況,你的父皇恐怕並沒有傾心於你。」楚天開口道。

清康平沉默的點了點頭,他無奈的嘆了口氣。

「楚兄,事到如今我也就不瞞你了,我的母后並不是豪門出世,所以並不受待見,在我還年幼的時候已經病逝了,皇位之爭血統乃是非常重要的,我自然而然不受待見。」清康平道。

楚天默默的聽著清康平的話語,這次之所以會主動提出幫助清康平的目的也是為了以後楚家考慮。

楚家既然身處於出雲國,想要在這個出雲國生存下去,有皇室的幫忙自然是再好不過的了。

原本楚天是不準備參與皇室之爭的,但是從近段時間看來,清康平實則是一個可深交的人,楚天自然也是樂意幫忙。

很快馬車已經停在了府邸之前,清康平也是在前方給楚天領路,兩人就這樣進入了府邸的深處,商談今後的事情。

清康平將楚天帶到了一間密室之中,在此處設有各種各樣的陣法,如此一來的話就能夠防範被外人給察覺到。

「你們下去吧,這一位是楚天先生,今後見到他與我一樣。」

在密室的暗處有不少的人影,這些人的實力都相當的不錯,在聽到清康平的話之後,所有人立刻離開了此地,這些人訓練有素,清康平也是暗中藏匿了不少的手段。

「楚兄,我這個人喜善結交一些朋友,在此處也有我的一些幕僚,就讓我來為你引薦一下吧。」清康平道。

楚天點了點頭,當到達密室的深處后,楚天看到了一個偌大的庭院,原來那密室是連接到另外的一處宅院。

此時房間內已經有四五道身影齊聚一堂,看到清康平的出現后,他們都是相當的恭敬。

「屬下見過三皇子!」眾人開口道。

楚天的目光看了一眼在場的所有人,所有人都在神通境中期之上,其中還有一人已經有神通境後期的實力了。

「眾位不用如此的拘束,我來為你們介紹一下,這一位就是我經常提起的楚天先生,今後他也將會是我的助力。」清康平開口道。

而聽到他的話后,所有人的目光都是落在了楚天的身上,對於楚天之名他們也只是聽聞過,但是知之甚少。

畢竟方才比試才剛剛結束,他們不知道如今的楚天已經取勝,也是正常的。

「三皇子,我等都是為您效力多年了,覺得值得信任,但是這個楚天莫名的出現,而且屬下對於他的實力也不知根知底,他是否有資格成為三皇子你的幕僚,我想親自驗證一番。」

那名神通境後期的男子開口道,以他的年齡能夠成為神通境後期,本身的修鍊天賦也是相當的不錯,所以後者有這樣的傲氣也是很正常的。

「楚天先生的實力我是有目共睹的……」

「這位朋友說的也是有道理的,既然是為了三皇子效力,如果只是無能之輩的話,實在是留之無用。」

楚天打斷了清康平的話,看到楚天的眼神后,清康平也只好點了點頭。

「既然如此的話,那麼就點到為止。」清康平道,對於楚天的實力他也是有著足夠的信心。

「以一對一這樣實在是太過緩慢了,我也想要見識一下在場諸位的勢力,還請你們一起動手吧。」楚天開口道。

「狂妄!」

聽到楚天這話,在場眾人一陣的惱火,之後所有人一擁而上,面對著眾人的圍攻,楚天面帶笑容。

隨後他的眼中精光一閃,只能夠看到他的肩膀略微一晃,就在此時場上眾人的面前突然多出了一道身影,正是楚天。

看到突然出現的楚天,眾人都是吃了一驚,就在他們準備動手抵擋的時候,楚天的手指已經奇快無比的點出。

一時間所有人都是被擊退了出去,即便是那名神通境後期的存在也是如此,所有人聯手竟然還擋不住楚天的一招。 此時場上的眾人體內的氣血一陣的涌動,而他們的表情都是一陣的鐵青還有難以置信,楚天不過是和他們一樣的神通境中期的存在而已,但是竟然一招就將他們全部給擊敗。

而且看後者的樣子還留有餘力的樣子,如果對方有心要殺他們的話,簡直是易如反掌,就算是先前那名狂傲的神通境後期也是說不出話來。

「三皇子能夠這位楚天先生的幫助,必然能夠成就大業,那我等也就不多打攪了。」此時那名神通境後期的男子站起身來開口道。

「這只是一場切磋而已,你完全可以不用那麼的在意的。」清康平也是出聲挽留道。

「我學藝不精,留在這裡也只會拖累了三皇子而已。」男子開口道。

「既然如此的話,那就不送了。」楚天冷哼一聲道。

他看得出來此人不過就是想要倚老賣老罷了,想要通過離開來威脅清康平罷了,聽到楚天的話,男子冷冷瞪了楚天一眼,隨即拂袖而去。

「三皇子,我知道你宅心仁厚,但是有時候當斷則斷否則必受其亂。」楚天開口道。

聽到他這話,清康平也只能無奈的點了點頭,而此時其他人的目光對視了一眼,隨即都是彎腰向著楚天行了一禮。

「我等幾人願意以楚天先生馬首是瞻。」

「諸位不必如此,大家都是為了三皇子盡心儘力罷了。」楚天開口道。

清康平的目光看著楚天越加的滿意,他認為自己也許前往丹鼎劍派最大的收穫便是與楚天相遇。

和清康平的幕僚們了解了之後,楚天便和清康平再次回到了府上。

「楚兄你對於我的那些幕僚有何看法?」清康平開口道。

「說句大不敬的話,那些人都是一些酒囊飯袋,也許他們是跟隨著三皇子你立下了汗馬功勞,但是如今的他們已經不堪重用,對於自己的功勞看得太重,如此的傲慢難以成就大事,三皇子依我看如若想要成就大事,這丹鼎劍派還是必不可少的助力,就依照您現在麾下的這些人還是稍有不足。」楚天開口道。

清康平點了點頭,其實這一點他自然也是看得出來,只不過那些人確實跟隨他多年,就這樣輕易捨棄他一直覺得太不近人情,但是現在有楚天的這番話,他也是已經心中做好了決定。

「你的意思我明白了,這件事我會妥善處理了,依你看現如今我們是應該先回到丹鼎劍派嗎?」清康平道。

「三皇子,我也只能夠提出一些建議而已,如何的行事不應該是我這樣一個幕僚來決定。」楚天微微一笑道。

清康平深深的看了楚天一眼,隨後哈哈大笑了起來。

「楚兄,我果然沒有看錯你,從今日的情況上來看,雖然父皇知道那奎星另有圖謀,但是他卻對此人如此的待見,恐怕應該是另有所謀,這件事我們不知情的情況下還是不要輕易插手,如今我們離開丹鼎劍派也有些時日了,現在確實應該回去丹鼎劍派了。」清康平開口道。

楚天點了點頭,他既然答應了幫助清康平成就大業,那麼一些事情就必須要在這之前妥當處理,比如這個不在其位不謀其政的想法。

他只是一個清康平的幕僚,如若所有的事情都由他來決定的話,那麼這主僕就要顛倒而至。

正當他們準備詳談一些具體的事宜,突然門外傳來了敲門聲。

「公子,有貴客到!」

而就在門外剛剛傳來聲音的時候,突然房門就被一把推開了,迎面進來了一道倩影。

「皇兄你太好了,竟然真的幫我擺平了這件事,還有楚天今後我也要對你刮目相看了,今天真是太厲害了。」清憐兒一進門就激動的語無倫次。

「好了,你收斂一下,沒看到我正在和楚天商量事情嗎?」清康平不悅的道。

「又沒有什麼大不了的,既然事情已經擺平了,我們就趕緊回到丹鼎劍派吧,到了那邊后,我就不用再聽父皇的嘮叨了。」清憐兒開口道。

「瞧你這瘋瘋癲癲的勁,也不知道那奎星是怎麼看上你的。」清康平無奈的嘆了口氣道。

「誰要他看上,本姑娘才不稀罕呢。」清憐兒皺了皺自己的小鼻樑道。

「三皇子,既然憐兒小姐都有這個意思的話,我們不妨就此回到丹鼎劍派內。」楚天道。

清康平點了點頭,隨後為了事不宜遲,他便讓下人去準備馬車立即動身出發。

不一會的功夫楚天他們便乘坐著馬車向著燕京城外離去,楚天眼神微眯的看了一眼整個燕京城,他可以從中感覺到在這個燕京城之下恐怕隱藏著一場不為人知的亂事。

也許正是因為他的插手干其中,這場亂事正在不斷的愈演愈烈。

燕京城內,天香樓內依舊有裊裊的琴聲傳出,而太師府內,徐毅的目光正落在一張擺好的棋盤之上,那正是當日他和楚天對弈的那盤棋。

而皇宮深處一名老人正獨坐蓮葉之上,他舉目抬頭看天,眼神之中露出了一道滄桑之色。

雖然楚天他們是在白晝出發,但是當到達丹鼎劍派的時候,已經是深夜了。

不過三人只是出示了宗門令牌,很輕易的就能夠進入丹鼎劍派之內,而對於他們的回歸,泰源也是很快就已經出來迎接他們了。

「你們幾個可算是回來了,清康平、楚天你們兩個隨我來吧,掌教已經下令過了,只要你回來之後便帶你們兩人過去。」泰源開口道。

楚天和清康平對視了一眼,隨後泰源便在前方給他們兩人引路。

兩人並沒有前往玄天大殿,畢竟那大殿平日如果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是不會開啟的,如今他們被帶到的乃是丹鼎劍派的後山。

在後山處有一處亭台樓宇,那裡的靈氣逼人,而丹鼎劍派的掌教丹青便是在這裡修鍊。

「長老泰源帶領楚天、清康平二人求見掌門!」泰源開口道。

「進來吧!」

就在此時一道聲音從房間之內傳出,泰源看了兩人一眼,楚天和清康平兩人也是相當的清楚,他們一起向著房間之內而去。

不待他們開門,房門已經無風而動開啟了,兩人得以順利的進入其中,至於泰源在看到他們二人進入房間內后,也是轉身離開了此地,畢竟這裡乃是丹青的閉關重地,如果沒有傳喚的話就算他是長老也是沒有資格留在此地。

而至於楚天他們兩人在進入房間之內后,便看到了為首的丹青,後者此時的目光也是落在了他們兩人的身上。

「弟子見過師尊!」兩人同時開口道。

如今他們已經是丹青的入室弟子了,自然而然要喊後者為師尊。

「你二人雖然來得晚了一些,但是事後也來得及,現在就進入秘境之中,你兩位師兄妹都在其內。」丹青開口道。

而就在此時丹青的手掌拂過,頓時一陣狂風捲起,兩人都是沒有抵擋,楚天的目光掠過地面之上。

雖然看似這狂風將他們帶動而行,實則真正要帶領他們進入秘境的乃是腳下的傳送陣法,只不過丹青用狂風來加以掩蓋,但是這樣的行徑可是騙不過楚天的。

當狂風徹底消失之後,楚天一行人已經出現在了一塊石柱之上,在此處總共有四十九根石柱,光是站在這石柱之上,便能夠感覺到濃郁的靈氣,此處靈氣的濃郁程度,甚至於能夠用肉眼來察覺到。

「此處就是我為你們準備的修行秘境,神通境最主要的就是吸收靈氣來助長修鍊,這裡對於你們的修鍊有很大的幫助,我會給予你們這裡的通行令牌,你們可以隨時離開這裡,雖然在這裡修行也可以互相切磋,但如若出現手足相殘的情況,本座也不會留下那樣的兇惡之徒,到時候必然會清理門戶。」丹青的聲音之中帶著一道不可抵抗的氣勢。

而這話最主要的乃是說給楚天和白天華聽的,此時白天華和媚香也正佔據一根石柱修行,不過看到丹青出現之後,兩人也是從修鍊之中轉醒了過來。 第1213章、第一個實驗品!

聽到秦洛這話,朱里差點兒把肺都給氣炸了。

什麼叫做斷腿就算了?難道你還想打斷我一條腿不成?

抽自己幾耳光也就是意思意思?你怎麼不抽自己幾耳光意思意思?

什麼叫做欺人太甚?這就是。

朱里也不裝紳士裝儒雅了,國字臉黑的跟鍋貼似的,冷笑著說道:「秦先生有點兒欺人太甚了吧?我朱里活了這麼大歲數,還真沒自己抽過臉。我朱家人的臉也從來沒被別人抽過—–這個意思,我實在意思不了。不過,我倒是要勸一勸秦先生,常在河邊走,總會有濕鞋的時候。大家都在燕京城這幾畝地上刨食,平時抬頭不見低頭見的,最好不要出手太黑。做人留一線,日後好相見。」

「我欺人太甚?」秦洛像是被朱里給逗樂了似的,說道:「你追求我朋友米紫安不成,就讓人斷電把她的腿摔傷—–這也幸好只是把腿摔傷,你要是把她給摔死了呢?還有,她過幾天就要登台表演,演唱會的門票都售出去了,結果演員卻上不了台。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你想把她給毀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